正文 45.喜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45.喜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答应了武曌, 去查那永昌公主的相好儿。

    不过其实挺难查的, 因为这年头, 公主不用三从四德,永昌公主又是出了名儿的风/流, 永昌驸马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帽子。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着永昌公主行/事比较心, 虽然永昌驸马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但是找不到人, 每次都捕风捉影的。

    武曌在贾府等了几日,那面子六儿跳窜窜的又来了,大家见六儿来了,都笑眯眯的逗/弄他。

    因为这些日子, 六儿几乎儿的来, 大家都知道他是那北府的门童, 还是个十分可怜儿的门童, 圆/润润的, 奶声奶气的,还一副大人模样,据是北静郡王的心头宝, 有什么重要的事儿,都交给他做, 别看六儿年纪, 还是会功夫的, 功夫是郡王亲自教出来的。

    今儿六儿又来了, 捧着一个大捧盒,恨不能比他还要大,两只肉胳膊举着,一路蹦蹦哒哒就跑来了,他一到门口,丫鬟厮都认识,还笑着逗/弄他,:“呦,六儿爷今儿又来了?给六儿爷请安!”

    六儿昂着圆脸儿,:“别闲话,菜凉了你赔得起么?”

    那厮丫头赶紧引着六儿过去,一路跑送到贾母院儿里的碧纱橱去。

    武曌听六儿来了,果然一个豆丁就钻进来,都不需要打帘子,一蹭就从帘子下面滚进来了,还捧着一个大捧盒,跑过来把捧盒放在桌上,急吼吼的掀开盖子。

    “呼——”一下,香味顿时冒出来,竟然是一条清蒸鱼!

    六儿:“林姑娘,王爷叫我给你送来的,热乎着,今儿早上刚打上来,有人孝敬王爷的,王爷听姑娘喜吃鱼,特意叫人做的。”

    武曌见六儿完,还跟自己挤眉弄眼的,武曌一看,有些无奈,屏退了左右,雪雁和紫鹃,并着一些婆子全都退出去,武曌把六儿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然后夹了一筷子鱼,喂给六儿。

    六儿张/开嘴巴“嗷呜”一口就吃了,美滋滋的擦了擦嘴,似乎很鲜,眼睛里差点放光,武曌知道他喜欢,就又喂了两口给他吃,:“有什么话儿,快罢。”

    六儿立刻声儿的:“林姑娘,我们王爷已经找到了林姑娘要找的人,就是那个公主的……的……的……”

    他“的”了半,又拽着自己的犄角,才恍然大悟:“姘头!”

    他完,又纳罕的:“姑娘,姘头是什么意思?”

    武曌很是无奈,:“先是谁。”

    六儿这才:“对对,就是那……”

    他低声对武曌了,武曌幽幽一笑,饧着眼睛,似乎已经有了应对的计策,六儿还纠结什么是姘头,武曌则是:“孩子多吃鱼,少问这些。”

    六儿虽然不满,觉得自己不是孩子,但是吃鱼他还是喜欢的。

    那面儿六儿吃了整条鱼,肚子都撑起来了,酒足饭饱摇摇又晃晃就回去复命了。

    北静郡王见六儿这模样,就:“姑娘喜欢那鱼么?”

    六儿想了想,姑娘没怎么吃,都叫自己吃了,便:“喜欢!”

    北静郡王无奈的一笑,:“你这馋猫,下次把幌子搽干净了。”

    六儿这才抬手抹了抹自己的嘴巴,原来嘴上还挂了一片鱼肉,没擦干净呢,一路跑回来,已经干了,贴在嘴巴边上,特别牢固!

    话转眼已经到了正月底,正月底是薛姨/妈/的生日,薛姨/妈本想低调一些的,但是不知怎么的,管家的林姑娘一定要给她办起来。

    武曌给王夫人请安,还笑着:“薛姨娘远来是客,又是咱们太太的嫡亲妹妹,这怎么能亏待了呢?若是不大办起来,旁人定然以为咱们荣国府,刻薄了客人,连太太娘家人都刻薄了去,实在不成体统呢!”

    王夫人本就照顾娘家人,如今听了武曌这么,也想大办起来,那面薛姨/妈假意推辞着,贾宝玉也过来凑热闹。

    贾宝玉好些日子没见着林妹妹了,如今一见,更是爱见的花乱坠,跑过来腻歪着。

    武曌则是视而不见,又笑着:“既然太太都首肯了,那我就忖度着太太的心意,去办了,只一点儿,我也知道太太心疼薛姨娘,绝不会寒酸了便是。”

    王夫人点了点头,还有些颇为高兴的模样,觉得武曌懂事儿。

    武曌继续:“我前儿听北府的老太妃,京/城来了个戏班子,虽然是新的戏班子,但是那唱功愣是顶好的,几乎要把京/城所有的戏班子都比下去了,只是如今初来乍到,还不成名气,这大正月里的,戏班子都被人请走了,咱们也不好冲/突,不如就请那新的戏班子来,也绝不差的!”

    王夫人想了想,也不好和旁的府邸冲/突了,就:“你看着办就是了,这些事儿也来问我?”

    武曌应声:“是了,那太太放心,我这就去办了。”

    武曌随后就走了,那面儿贾宝玉还想去追,结果武曌很忙,又去了抱厦,他追到抱厦门口,还被赖大总管给拦住了,贾宝玉往里一看,里面儿有人,是贾芸。

    贾宝玉就:“那贾芸能进去,我凭什么不能?”

    赖大满脸尴尬的:“芸爷是来回话戏班子的事儿,二爷若是没事儿,还是朝前面儿顽顽去罢?”

    贾宝玉很不服,口里着:“这家里,谁是爷?他一个下九儿,也成了爷们儿?”

    贾芸在屋子里都听见了,只是不理他,那面贾宝玉不服不忿的骂过了,也没人理他,就自己愤愤然的走了。

    薛姨/妈/的寿辰很快就到了,武曌弄了个寿宴,办得很是热闹,请了不少太太/姐的,有的是为了荣国府来的,有的是为了王夫人来的,但没几个是为了薛姨/妈本人来的,还有的竟然是为了见一见武曌来的。

    如今武曌可了不得,皇上爱见,郡王爱见,还扳倒了大太监戴权,据不日之后,皇上就要接武曌进宫,封个贵妃做做呢!

    如今这满城风雨的,自然好些人来见武曌,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荣国府门前车如流水,很多人都进进出出,一时张灯结彩的,后面已经搭起了戏台子,姑娘们在那里热闹着,薛姨/妈众星捧月,薛宝钗今日难得也出来了,和大家聊地的。

    武曌笑眯眯的,不过她的目光在戏台子上,那戏台子上一个旦正在唱词儿,水袖一甩,真真是美艳无边了。

    那旦唱完,大家一哄的鼓掌,随即旦就谢下来,王夫人辞着薛姨/妈再点一个,薛姨/妈众星捧月,却假意推辞,让王夫人来点。

    王夫人刚才点了不少戏,如今拿着戏牌子,转头:“那就林姑娘点一个罢?”

    不过她一转头,坐在后面儿的林姑娘不见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那面儿有人笑着:“林妹妹喝高了,是头晕,去歇会儿。”

    王夫人也不疑有他,最后还是请薛姨/妈来点戏。

    武曌哪里是喝高了?虽然她这身/子骨的确是不怎么能喝酒的,不是会喝高,而是喝多了心慌头疼憋气等等,所以不敢多喝,尤其这儿还是有正经事的。

    武曌从宴席出来,就绕到了后面,后面远远的有人站在那里,不是旁人了在,正是一脸凶神恶煞的焦大!

    焦大早就在等了,他得到了武曌的消息,就一直在这里等,生怕自己来晚了。

    武曌并着丫头出来,焦大立刻过来请安,:“姑娘,您让我办什么事儿?”

    武曌一笑,:“看戏。”

    焦大不明所以,一脸惊讶纳罕,:“看……戏?”

    不一会子,就听到脚步声,有人过来了,几个人笑笑的,正是刚才几个谢下来的戏/子,这边是戏/子临时住的地方,他们自然要过来。

    那方才扮作旦的,是个年纪也就十四岁左右的年轻男子,长相十分风/流,身段儿羸弱异常,站在林妹妹身边儿,真真儿成了另外一个林妹妹呢。

    那戏/子走着,突然被人一拽,根本没反应过来,竟然就被拖走了,旁边几个人还在笑,压根没发现什么。

    戏/子被捂着嘴,“嘭!!!”一声摔在地上,吓得脸色惨白,睁眼一看,却看到一个言笑晏晏的姑娘。

    武曌低着头,笑眯眯的看着地上的戏/子,:“你好啊?”

    那戏/子有些狐疑,又看到旁边有个五大三粗的焦大,连忙告饶:“饶命啊!饶命啊!”

    武曌幽幽一笑,:“我还什么都没,你就喊饶命了?那一会子我问出你与永昌公主的苟且事儿,你还能喊出什么新鲜的?”

    那戏/子一愣,随即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认识什么永昌公主!真的……真的!”

    武曌笑着:“好个薄情郎,人家永昌公主,为你怀了身/子,你却一推三二五,真真儿薄情呦!”

    戏/子更是不承认,:“您不要难为我,难为我我也不认识!”

    武曌:“那好办了,你不承认……焦大。”

    焦大立刻应声,:“姑娘!”

    武曌挑眉:“把他的牙给我都掰下来,脆声儿点!”

    戏/子一听,吓得全身打飐儿,却还是:“就算……就算这么着,我也……我也不认识什么永昌公主啊!”

    武曌一笑,:“好办,先掰掉了满嘴的牙,再掀掉他的指甲盖儿,然后嘛……弄些盐水来,将他双手泡一泡,人家都,十指连心,我倒是没见过,心疼是什么样儿呢。”

    戏/子全身打颤,伏/在地上不敢抬头,不过还在强忍害怕,武曌又慢慢的:“你放心……这还不算完呢,你以为这就好了?等你泡过了盐水,在盐水里腌成了咸菜,我再把悄悄的送去永昌驸马那里,你瞧瞧,你这如花似玉的/脸儿,我真不忍心下手,但永昌驸马就不同了,他若是知道你与永昌公主不干不净,会怎么你?不过是一句,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罢了!”

    戏/子吓得差点尿裤子,武曌又:“别你和公主清清/白白,好,就算你和公主清清/白白,公主让驸马出了不知道多少次丑,我把你送过去,你就是清/白的,驸马能放过你?这边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呢。”

    戏/子已经吓得不行,扑倒在地上,磕头:“饶命!饶命啊!姑娘饶命啊!”

    武曌:“你的命,对我不值什么,我要也行,不要也行,都看你自己了。”

    戏/子连忙:“是是是,求姑娘饶我!人也是被/逼无奈的!”

    武曌笑着:“给他画押。”

    焦大立刻拿出一张纸来,丢给戏/子,让他画押,戏/子一看,那纸上写得清清楚楚,全是自己和公主的苟且事儿,还有公主怀/孕的事情。

    戏/子吓得面无人色,瑟瑟发/抖,武曌:“别耽误工夫。”

    戏/子想要自保,他从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女人,挣扎着:“我若画了押,就能离开了?”

    武曌笑了笑,:“你画了押,我便给你钱,让焦大送你远远的出了京/城,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戏/子看着纸,没有办法,只能画押,武曌又:“你身上有没有公主给的信物?有就一并拿出来,放在你身上,也是讨死!”

    戏/子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金钗子,:“有有有!有这个,是永昌公主送我的,我拿着当保命符用的!姑娘饶命,我也是被/逼的,我们做戏/子的,也没有选择,公主叫我们做什么,我只能做什么啊!”

    焦大赶紧把钗子拿过来,递给武曌,武曌一看,钗子上刻着永昌二字,这钗子还是宫廷之物,怕是皇上御赐给永昌公主的,后来永昌公主给了戏/子,戏/子也是聪明,想要拿个东西当免死金牌。

    武曌将钗子收了,笑着:“得了,今晚上就走,焦大/会送你出京。”

    武曌干了一票大的,很快又没事儿人似的坐回去听戏了,只是后来哪里也找不到那唱旦的戏/子。

    没过两,果然皇后娘娘就发威了,但是并不是明摆着发威,只是让武曌进宫去坐坐,喝喝/茶。

    武曌一听,这还不明白么?是喝/茶,其实自己一进宫,恐怕就被人抓起来了。

    不过武曌也不怕她,怕就怕皇后她不来发难,武曌还想借机会,敲个竹杠才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