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静候佳音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44.静候佳音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众人也知道这个香囊是皇后娘娘的, 毕竟这种香囊实在贵重, 还传得神乎其神, 据是十年配的香料,香料配方还给毁了, 再也做不出第二个来。

    这是皇后娘娘上次给武曌的香囊,武曌后来转赠给了永昌公主。

    永昌公主喝道:“一定是你偷偷换了里面的香料,在里面下毒,想要谋害本宫!”

    旁边好多太太和/姐们,还有贾家的王夫人和王熙凤等等, 这时候却不敢话,全都躲得远远的。

    武曌笑了笑,:“公主若觉得民女在香囊里动了手脚, 请人来辨一辨不就知道了?这种香料闻之忘俗,想必闻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如果是民女偷偷加了东西, 香味肯定会有所改变, 公主难道闻不出来?”

    旁边好些人看着, 似乎在看热闹, 平日里永昌公主仗着皇上皇后宠爱, 又是嫡女,所以非常肆意,欺负人的事情是不少做的, 身上也背着不少人命, 因此这会子虽然很多人来探看, 但是有热闹,当然不嫌事儿大了。

    永昌公主恶狠狠的:“你还想狡辩?!来人!给我抓/住她!狠狠抽她的嘴!给本宫掌嘴!打到她承认为止!!”

    永昌公主这么一,众人一片唏嘘之声,公主这怕是要屈/打/成/招了?旁人虽然心里不服不忿,但是嘴上却仍不敢,也等着看热闹。

    武曌仍然不着急,慢条条的:“公主,民女虽然不才,但家父乃是皇上亲点的探花,如今是三品左副都御使,公主想要屈/打/成/招,恐怕难以堵住下悠悠众口罢?再者了,屈/打/成/招的事情如是传出去,公主难道就不顾忌一番……皇家的脸面儿么?”

    她这话一,公主气的差点吐血,大喝着:“你这浪蹄子,还敢威胁我了!?我是公主,你不过是个三品官儿的女儿,你还敢跟我顶嘴?!我叫你死,你就活不了!”

    武曌冷笑一声,:“敢情公主是特意难为我了?”

    永昌公主:“你下毒/害谋害本宫,本宫还难为你了?!来人!给我抓/住,掌嘴,先给我狠狠地打!!”

    王夫人和王熙凤都吓坏了,其他人也不管,全都往后缩,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宫女匆匆跑进来,:“老太妃来了!”

    永昌公主一听,吓得不行,连忙躺下往被子里缩,前面儿宫女通传,后面就听到脚步声,果然有人进来了,竟然是北静郡王府里的老太妃。

    老太妃被簇拥着走进来,排场不,满脸都是长辈的威严,走过来,:“我听永昌你病了,这是怎么了?”

    因着老太妃对皇上有养育之恩,虽然不是母后,也不是母妃,但是皇上以孝为先,自然要尊重着,公主身为辈儿,也不敢怎么造次,就委委屈屈的,换上一副柔/弱的模样,哭哭啼啼的:“太妃,您可要给我做主啊,都是那歹/毒的人谋害孙女……”

    她着,恶狠狠指了一下武曌,永昌公主又:“那歹/毒的人,竟然在香囊中下毒!”

    老太妃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香囊,又看了一眼武曌,武曌则是镇定的:“老太妃是个明事理的人,这香囊乃是皇后娘娘赏赐,民女自知身份地位,不配佩戴,才转赠给了公主,只是公主一口咬定民女在香囊中下毒,也不令人去查香囊是否真的有毒,这空口白牙的,民女有理也不清楚。”

    老太妃这么一听,就:“来人,太医何/在?查一查这个香囊!”

    其实永昌公主早就让人查过了,根本没毒,这香囊举世无双,佩之让人遍体留香,十分神奇,但是其中的香料过于阴寒,因此女人佩戴其实并不好,长期佩戴可能影响生育,更别永昌公主怀着孩子。

    永昌公主的孩子掉的时候,永昌公主瞬间就明白了,恐怕皇后把这香囊赐给武曌,其实就是为了让武曌不能生育,以备万全之策,只是没想到武曌如此恶/毒,将香囊转赠给了自己,那时候永昌公主图虚荣,所以根本没想到,转头就佩戴上了,几就不行了,肚子剧痛,孩子也掉了。

    永昌公主怎么能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原来是皇后娘娘想要害人,结果反而把自己的女儿给害了!

    永昌公主虽然知道,但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想找武曌的晦气,哪知道突然老太妃来掺合了一脚。

    老太妃让人去查香囊,太医很快过来把香囊拿走去查,随即回禀:“回太妃……这……这香囊里,的确……的确没有毒……”

    只是……

    老太医还想再只是,不过武曌却先话了,突然装作一副柔/弱的模样,没有了方才的强/势,:“民女就,这香囊是皇后娘娘赏赐的,怎么可能有毒呢?皇后娘娘宅心仁厚,肯定是哪里弄错了,误会了。”

    永昌公主气的得得得发/抖,全身都在打飐儿,狠狠盯着武曌,只是太医没毒,武曌又了皇后娘娘的好话,把后话都堵死了,永昌公主又不好香囊里有恶/毒的大寒之物,能让女子不/育流/产,这样一,岂不是大家都知道皇后娘娘的歹/毒用心了么?

    如今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

    老太妃则是:“好了,既然是误会,那就这样罢,永昌你别急躁,你年纪还,好好将养身/子,总会有的。”

    永昌公主吞了这口恶气,也不出来,只好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发狠,老太妃还能总跟在武曌身边儿?只等老太妃走了,就狠狠弄死武曌,还怕寻不得空隙了?

    那头里太医却战战兢兢的,“扑腾”一声跪在地上,连续磕了七八个响头,然后双手贴地,额心贴地的,打飐儿的:“太妃娘娘……这、这……公主因着这次身/子受损,还有……还有……”

    当然还有香囊的缘故,最主要也是香囊的缘故。

    太医颤/抖的继续:“公主可能……可能以后很难再有喜……”

    这话一完,老太妃先是吃惊,随即了然,她也是宫里出来的,宫里勾/心/斗/角这么多年,一切都了然的,皇后能有几斤几两,平日里看起来大气温柔,其实内地里多得是狠手段,如今却把自己女儿给害了。

    老太妃摇了摇头,叹口气,没什么话,只是抬起手来挥了挥,让太医退下。

    太医如蒙大/赦,赶紧爬起来就跑,不敢停留,飞也似地跑了。

    那面儿永昌公主突然听到这话,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一张惨白的脸更是白的透透的,嘴唇发紫,不停的颤/抖着,嗓子里发出“嗬——嗬——”的粗喘声,就像是拉风箱似的,随即“啊!”一声,陡然双眼泛白,直接晕了过去。

    旁边一堆的宫女太监也吓得要死,赶紧过去抢救,大喊着:“公主!公主!”

    “公主您怎么了?!”

    “太医,快传太医呀!”

    屋儿里一团乱糟糟的,好些太太/姐还在看热闹,太医很快又来了,抢救公主等等,众人就全都退了出来。

    大家退出来之后,就看到永昌驸马站在墙根儿底下,正在等待听宣,如果没有传唤,驸马是不能进来的。

    很多人都觉得驸马是皇帝的女婿,简直一步登,其实不然,尤其是这年头的驸马,公主和驸马不住在一起,公主下嫁之后,皇上会拨银子造公主府邸,就是公主花园了,驸马不能住在这里,公主想要见驸马了,就传唤驸马。

    公主吃饭的时候,驸马站在一边伏侍着,公主坐着,驸马就要站着,公主站着,驸马就要跪着,那是生怕错一点儿,惹恼了金枝玉叶。

    而且公主万一死了,死在驸马前面儿,公主花园还要收回去,驸马要住自己的宅子,还要“守寡”,等等。

    永昌驸马就站在墙根儿底下,如今这么乱,怎么可能有人传他,但是他一脸浑不在意的模样,十分奇怪。

    公主花园乱七八糟的,武曌也不想多留,老太妃今儿就是为了这个过来的,其实是北静郡王听公主流/产了,心中有几分了然,怕是有人给他“干妹妹”脸色看,巴巴的让自己母亲过来看看情况。

    老太妃也是嫌弃这里乱,就:“丫头,我乏了,你扶着我,咱们走罢。”

    武曌就走过去,扶着老太妃,在众人瞩目的目光下,走出了公主花园。

    那面他们出了公主花园,武曌刚准备扶着老太妃上马车,结果就看到了立在马车旁边侍候的人,那人一身冷紫色长袍,外罩白色沙衫,不知是不是出来的匆忙,也没有加件披风,可不是北静郡王么?

    北静郡王见她们出来,便亲自下了马,扶着老太妃上车,还看了一眼武曌,:“公主可为难姑娘了?”

    武曌摇了摇头,老太妃倒是笑了,:“怎么?我虽是个老太婆了,但也不至于如此不中用,这点事儿还要问?”

    北静郡王笑着:“母亲,当心,上车罢。”

    老太妃这才白了他一眼,上了车去,:“丫头,跟我上车,也是好些日子没去我那儿了,如今被我逮着了,还想跑?”

    武曌笑了笑,:“怎么敢?还要多谢方才太妃出手帮忙呢。”

    武曌上了车,与老太妃一辆车同乘,北静郡王倒是成了保驾护航的,就往郡王府上去了。

    老太妃是很爱见武曌的,毕竟武曌话体面,又知冷知热,难得和老太妃的眼缘儿,老太妃留了武曌话儿,还一起吃了晚饭,眼见着快黑了,再不放回去不好,这才让人去送武曌。

    武曌进了北府做客,北静郡王竟然没能一句话,武曌全全的被老太妃给“霸占”了去。

    这会子终于等到送武曌回去,北静郡王可是能上两句话了,不过六儿在旁边跳窜窜的,一直不闲着。

    北静郡王:“那永昌公主乃是皇后的嫡系,如今林姑娘得罪了永昌公主,怕是往后少不得被皇后娘娘寻晦气,林姑娘可做了打算?”

    武曌其实心里头早有打算的,毕竟贾府的那些人,一个个看起来跟土皇帝似的,其实是纸老虎,遇到个太监都点头哈腰的,真要是对上了皇后娘娘,还不早就吓得肝胆俱裂,又怕这个,又怕那个,还要怕皇后娘娘给元春使绊儿,最后就差把武曌五/花/大/绑送上/门去请/罪了。

    武曌若不是为了罗些人脉,早就搬出贾府去了,只是如今留下来,往后给林如海铺垫着才是。

    武曌笑了笑,:“劳烦郡王挂心,民女的确想了一些,正想请郡王……帮个忙呢。”

    北静郡王一听,笑着:“哦?姑娘这是要用上次的人情债了?”

    武曌点了点头,北静郡王:“没成想这人情债,来得快去得也快,王/还想捂热乎点儿,姑娘可是用这个人情债,让王替你挡婚事儿了?”

    武曌一听,敢情北静郡王/还挺幽默的,竟然会讲笑话了,不过武曌完全不理他这个岔子,只是:“郡王笑了。”

    北静郡王见武曌不理他这岔子,就:“请姑娘吩咐就是了。”

    武曌:“吩咐不上,只是想让郡王帮忙查查,永昌公主滑的那胎,到底是谁的孩子。”

    北静郡王一听,顿时了然的笑了起来,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之前永昌驸马一副冷漠的站在墙根儿底下等着听传唤,似乎一点儿也不为掉了孩子而心疼。

    按理来,驸马都是以妻为贵,以子为贵的,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要有个孩子,不准就是男孩儿,往后出人头地等等,但是驸马掉了孩子,竟然一点儿也不心痛,没个表情,还很冷漠。

    为什么?

    当然很简单,那孩子八成不是驸马自己的。

    武曌知道永昌公主肯定会让皇后找她麻烦,毕竟永昌公主可被太医下了死刑,永远不能生育了,皇后怎么可能不把武曌大卸八块?

    武曌自然想要抓/住永昌公主的把柄,换句话,抓/住皇后娘娘脸面的把柄,让皇后娘娘,不敢惹自己。

    北静郡王笑了笑,:“这事儿,若是交给旁人恐怕就难了,交给王,那是正好的。”

    毕竟北静郡王在朝中是个老好人,很多老好人都喜欢和北静郡王交好,例如没有权/势,又喜欢攀龙附凤的永昌驸马,总是喜欢巴结着北静郡王,不相干的人还觉得北静郡王人好,温柔又随和等等,因此北静郡王出马调/查这个,最为方便。

    武曌一笑,:“那就……静候王爷的佳音了。”

    北静郡王也笑了笑,看着武曌,拱手:“不敢,其实……王也想静候姑娘的佳音,只是不知还要等多久?”

    武曌听他的话,自然明白什么意思,看来北静郡王/还是没死心。

    那面子六儿揪着自己的犄角,在旁边等的都着急了,努了努/嘴巴,郡王和林姑娘“佳音”来“佳音”去,弯弯绕绕,令人听不懂,好是奇怪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