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借花献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42.借花献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进了花园, 那面子又安静下来, 只听得一声声通传,又是这个大官,那个雅客来了, 络绎不绝的, 这永昌驸马, 似乎面子也很广。

    武曌跟这众人进了公主花园的府门,里面人已经不少了, 搭上了戏台子, 十分之热闹。

    杨提督的太太一进来,顿时撇掉了自己傲慢的模样, 连忙跑过去,拉住一个人的手, :“哎呦,我的公主,可让我见着你了!最近身/子好不好?这越发的金贵了!真真儿一日比一日耀眼,我愣是快不认识你了!”

    杨提督的太太嘴巴齁人, 众人定眼一看,拉着的可不就是永昌公主么?

    永昌公主年岁比武曌大一些, 穿的非常华贵, 身边簇拥着各种丫头婆子, 还有使唤的太监。

    这永昌公主看起来还身怀六甲, 已经现了形, 有些日子了, 此时正是养尊处优的时候,身/子难免有些水肿,脸上也有些水肿,只是杨提督的太太浑然不见,的花乱坠的。

    旁边王夫人也:“是呢,公主越发的尊贵起来,这为人母的人,就是不一样儿了,往常就够尊贵了,如今倒叫大家都惭愧死了。”

    众人着,赶紧给永昌公主请安,永昌公主不理会王夫人的奉承,眼神一转,在众人中逡巡着,最后把目光盯在了武曌身上。

    她早就听皇后了,皇上看上了林姑娘,贤德妃又有/意拉拢林姑娘,这样一来,趁着永昌公主办寿宴,特意给这人见人爱的林姑娘,一点颜色看看。

    永昌公主便笑着:“哎呦,这是谁?我怎么不认得?谁家的洗脚丫头混进来了?”

    她这么一,旁人先是一愣,随即面上尴尬,不敢话,毕竟武曌这些日子出了名儿,好些人知道她一个女儿家,竟然扳倒了戴权,那还了得?如不是夜叉的手段,怎么能扳倒戴权?所以不敢招惹,也不好做出头鸟,干脆不话静观其变。

    那面儿杨提督的太太也被皇后提前知会了,要给武曌点颜色,冲出来做/好/人,笑着:“公主,瞧您的,您不认识,这是林妹妹呀!哪是谁家的洗脚丫头,反正我们家可不敢用这样的丫头洗脚呢!”

    众人听着,都暗暗有些计较,杨提督的太太一脸充好人的样子,却一口一个洗脚洗脚,分明就是给武曌难看。

    旁边好多大家闺秀,都嘻嘻笑起来,似乎想要再看看热闹。

    武曌笑了笑,也没当回事儿似的,众人这么嘲笑她,她愣是不生气,这样一来,大家好似打在棉花上一样,一个个心里也不是很痛快。

    之后众人一个个献礼,开始现弄自己的体面,最先献礼的是杨提督的太太。

    杨提督的太太拿出一个拳头大的夜明珠,用锦盒装着,笑着:“公主,这算不值什么,不过是我家大/爷从海边淘来的,你知道的,他一年到头不沾家,不能来拜见公主,所幸还有些成算,漫找了这么一个夜明珠来,虽然不够大,但是也请公主别笑话了。”

    永昌公主摆了摆手,:“你是有心了。”

    她着,转头对武曌:“林姑娘,你看看,你见过这么大的珠子么?”

    杨提督的太太和她一唱一和的,笑着:“哎呦喂,我的好公主,您真是的,这底下,除了您这样金贵的人,哪还能见过这样的珠子呢?林姑娘不过是个丫头,能见过什么?她是不会见过的。”

    武曌心中冷冷一笑,自己连女皇都做过,把一帮子大老/爷们儿捏咕在手里面儿,还能没见过夜明珠?

    武曌却不,仍然装作低眉顺眼的样子,旁人一见她这个模样,还以为武曌不过是表面传的深,其实内地里是个认人捏瘪了揉圆了的蠢物罢了。

    众人越发肆无忌惮的嘲笑起来,一会子问武曌见过夜明珠没有,一会子问武曌见过那么大人参没有,一会子又问武曌见过珊瑚没有,全把武曌当成了没见过世面的黄毛丫头了。

    大家都献了礼,金山金山恨不得都搬过来了,轮到了武曌,杨提督的太太就:“不知林姑娘今儿个带来了什么?若没什么好的,也太不把咱们公主放在眼里头了罢?”

    永昌公主笑了笑,很大度的:“嗨,她能有什么好的?算了,也不值什么,反正我家里头也不缺什么,能短她的礼物?”

    武曌依旧低眉顺眼的,很是恭敬的模样,这个时候终于笑眯眯的开口了,满含/春风,一脸堆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谄媚呢,令身边的丫头捧上来一个大红锦盒来。

    武曌笑着:“太太们得对,我是扬州来的丫头,比不得各位太太姑娘们金贵,也没有能拿得出手的物什,不过心里头又怕怠慢了公主这样的金贵人儿,所以思来想后,也只好……借花献佛了。”

    她着,亲手打开了锦盒子,众人立刻探头一看,竟然是一只——香囊!

    这不就是那皇后娘娘送了武曌的香囊么,底下仅此一只,据这里面的香料,是最厉害的香料铺子,配了十年才配出来的,其中很多番邦才独有的香草,配好之后,为了独显这香囊的尊贵,特意把香料的方子给毁了,因此这底下,就这么一份儿,绝无二家了。

    众人一看,都是识货的,不由的发出“嗬——!!”的一声儿,睁大了眼睛,满眼都是歆羡。

    方才还有好多人瞧不起武曌,如今见到了这香囊,都惊讶的不能自已,不由想武曌头去纳罕的目光,心想武曌怕是用足了功夫,想要巴结永昌公主的,这么名贵的东西,掏了家底儿的送出来。

    永昌公主可不知道这香囊,可是她母亲的计策,里面儿的确是十年才配出来的独一无二的绝妙香料,但是也掺杂了很多“狠/毒”的东西,一般人佩戴没什么,但是若女子长时间佩戴,很大程度可能无法生育,若是这身怀六甲的人佩戴……

    其实武曌准备了两份寿礼,一份是香囊,另外一份则是正经的寿礼,她就知道此行不会简单,心里早就打算了,若是永昌公主不找麻烦,或者不怎么找麻烦,就放她一马,送个普通的寿礼。

    但是若永昌公主执意找麻烦,武曌怎么可能被她这么捏咕,没有半点怨言?王熙凤都万万不是武曌的对手,还轮到一个养尊处优,坐井观的公主了?

    武曌笑的十分温柔,:“还请公主笑纳。”

    永昌公主早就知道这香囊,也是爱见的紧,只是她母亲执意不给她,如今这香囊辗转到了她面前,永昌公主怎么能不喜欢,不过虽然爱见,但是不想表露/出来。

    永昌公主“嗯”了一声,:“你这礼物,虽然轻薄了点儿,但也算是用心了。”

    武曌笑的“温柔可人”,一派女子模样儿,似是受了夸奖,笑着:“谢公主,只要公主喜欢,那就千好万好了!”

    旁边杨提督太太送的夜明珠,顿时就被比下去了,心里头不是很甘心,但是也没有办法。

    寿礼都送完了,就开始听戏吃果子点心了,大家都落了座,武曌被永昌公主“特意”照顾着,因此坐了最后角落,根本就看不见戏台子,但是也不怎么气恼,就端端坐着。

    那面杨提督的太太也喜欢那香囊,毕竟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还是宫里头的东西,就想要借着看看。

    杨提督的一提出来,旁边好些太太/姐都提出来,想要仔细看看,永昌公主也为了卖弄自己的体面,就:“算了,给你们看看,值得什么?”

    她虽然不当回事,但是却又补充:“只一点儿,谁也别给我弄坏了,弄坏了仔细捶你们。”

    永昌公主让人把香囊拿过来,杨提督的太太赶紧凑过去看,放在手心里摩挲起来,:“哎呦,这好看,你看这花色,这绣工……你们闻闻,这香味儿!”

    她着,狠狠嗅了两口,爱不释手的,那面儿突然瞥到永昌公主瞪自己,便立刻改口:“哎呦,还是咱们公主能个儿,若不是咱们公主,谁配得起这个?还不是平白糟蹋了?只有咱们公主,那金贵的头等,才能配得上呢!”

    永昌公主笑了笑,:“你得对。”

    杨提督的太太虽然这么,仍然爱不释手,仔细把/玩了一会子,这才恋恋不舍的将香囊还给了永昌公主。

    永昌公主不舍得立时佩戴,也显得自己太急躁,不成样子,就让人放起来,又拿回去了。

    这面大家一起吃果子看戏,正看到兴头上,杨提督的太太笑着:“公主你看,那丑旦,怎么长得那么像林姑娘呢?”

    众人一看,压根不像,毕竟是个丑旦,故意丑化了,上蹿下跳的,只是杨提督的太太这么,大家就明白了,还是故意给武曌难看呢。

    只是她的话刚完,大家还没应和呢,突听杨提督的太太:“哎……哎呦……哎呦!”

    她喊了两声,不知怎么的,顿时一个不稳,扑倒在旁边桌上,一手支着桌子,一手插着自己的腰,疼的满脸惨白,嘴里哀叫着,满头冷汗都落下来了。

    众人一看,唬的全都跳起来,向后撤开,生怕有自己什么事儿。

    杨提督的太太趴在桌上,茶盏全都摔在地上,“豁朗!”一声脆响,闹得所有人全都看过来,台上的戏/子们也不敢则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那面有人突然尖/叫:“啊呀!流/血了!”

    “见血了!”

    杨提督的太太哀叫着,有人指着她,众人仔细一看,可不是么?杨提督的太太裙子角上,都是血,血水还顺着往下淌呢,哗啦啦的,很是吓人。

    旁边的永昌公主也大叫一声,她现在身怀六甲,四五个月了,最见不得血/腥这种晦气的东西,差点吐了。

    好些宫女太监冲过来,一时不知怎么回事儿,赶紧叫:“太医,快去请老太医!”

    因着永昌公主身怀六甲,所以公主花园里就留着老太医,皇后娘娘/亲自派来的,那只最好的医术,就怕公主有个意外。驸马府,公主花园都搁置了几个太医,公主产子之前,不叫回家的。

    武曌也有些惊讶,那杨提督的太太,怎么看起来像是中毒似的,脸色惨白,也不像是伪装的,还流了好些血,仔细一看,这血也不是外伤,还是从裙子下面流/出来的。

    老太医赶紧冲进来,女眷们吓的回避,一时生辰宴乱的像锅粥一样,那面儿永昌驸马还在宴请各位有头有脸的,突然有太监跑过来,提督太太不好了,把杨提督给吓坏了,连忙跑过来。

    幸亏这会子,因为出了事儿,女眷都进了屋儿,已经不再戏台子那边儿了,全都遥遥看着怎么回事儿呢,一个个担惊受怕,就恐怕是有人在寿宴上下毒,自个儿也误食了。

    太医检/查了一下杨提督的太太,那边杨提督,还有永昌驸马等等也赶来了,正听老太医:“这大事不好了,太太的胎儿怕是保不住了!”

    他这话一出,杨提督的太太,永昌公主,还有永昌驸马,包括杨提督本人,顿时晴霹雳,“啪嚓!!!”一下,险些整个人都糊了!

    武曌在那边隔着院子,但是遥遥听到一耳朵,险些笑出来,不为别的,正因为之前杨提督的太太也了,杨提督身为水师提督,经常不在京/城里,这会子有一年没回来了,因着永昌公主大寿,所以才快马加鞭的赶回来,也是刚刚到的。

    而杨提督的太太竟然怀/孕了,而且很不稳定的样子,这明才刚刚怀上,这会子怕是因为刚才又摩挲,又嗅武曌送的香囊,所以惊喜的掉了。

    杨提督顿时脸色不好,自己太太怀/孕了,可自己压根不在京/城,这摆明了是绿帽子,明晃晃的!

    杨提督的太太还哎呦哎呦的叫唤着,好多人隔着院子都听见了,纷纷喧哗起来,好事儿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更别这样子茶余饭后的谈资了,一时大家都兴致勃勃的。

    武曌没成想还来了个意外之喜,她本想把香囊以牙还牙的送还给皇后的女儿,结果没成想,那刻薄脸酸的提督太太自己吃了酸果儿。

    公主花园乱七八糟,虽然有好戏看,但是众人不方便留下来,很快公主便命人送客了。

    王夫人他们当时在屋儿里,不知情况,因着和杨提督的太太相熟,还要留下来探看探看,武曌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武曌当即出了公主花园,登了车马,正准备离开了,就听到一声马嘶的声音,还并着一声轻笑。

    武曌打起车帘子一看,原来是北静郡王,郡王今儿个没有穿官袍,一身儿浅杏色,仿佛将暖春都穿在身上了。

    北静郡王腰身挺拔的坐在马上,勒着马缰,脸上挂着浅笑,还有一派了然,:“姑娘今儿可尽兴了?王今儿个倒是白来了。”

    北静郡王今日过来,其实是为了卫若兰的,怕永昌公主找武曌的晦气,哪知道武曌倒是把永昌公主的花园府邸,搅了个翻地覆。

    武曌笑了笑,:“女不知郡王的哪一出?”

    北静郡王无奈的笑了笑,:“恐怕那杨提督还要谢你。”

    武曌:“这不必了,举手之劳,做件好事儿罢了。”

    北静郡王听她这么,不由笑的更甚,满面的无奈好气,又有些宠溺包容似的,:“改明儿林姑娘再来?太妃又跟王叨念起林姑娘了。”

    武曌没什么,只是:“改日。”

    北静郡王点了点头,拱了拱手,:“儿寒,快入车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