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1.慢火煎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41.慢火煎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皇上带着众人从桥上下来, 元春立刻装作受惊, 匆忙拜下, :“妾罪该万死,惊扰了圣驾,妾身这就退下。”

    皇上却不想让元春走, 毕竟武曌还在这里, 便笑着:“不必多礼了,爱妃快快请起罢。”

    他着, 眼神却在武曌身上转悠,但也不好仔细看, 打谅了两眼,就收回了目光。

    这边皇上在御花园和武曌巧遇,那边皇后立刻听到了消息, 还没两句话,竟然就来了,也来了个巧遇, 可见耳目众多。

    皇后娘娘走出来, 众人又给皇后请安,皇后娘娘冷冷的看了一眼元春, 元春吓得眸子一缩, 连忙低下头去,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模样儿。

    皇后则是装作一脸大度的样子, 笑着:“皇上, 这就是那林姑娘了。”

    皇上这才投去目光, 简单的夸奖了两句,但是也不夸奖武曌的颜色,而是她聪明伶俐,这次抓/住戴权有功等等。

    皇上虽然没有和武曌两句话,但是大家心知肚明,皇上这恐怕是看上了武曌,北静郡王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话,不过眼睛饧着,嘴角板着。

    皇后见皇上爱见武曌,能不明白元春的心思?便笑了笑,仍然装作很大度的样子,:“林姑娘头一次进宫,我这儿也没什么好送的,但是若不送,不成个体统。”

    她着,抬了抬手,有宫女立刻捧过来一个大红锦盒,皇后娘娘/亲自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只香囊来,别看只是一只香囊,但是模样精致异常。

    皇后笑着:“你可别嫌弃本宫寒酸,这只香囊,别整个京/城,就是底下,也独一份儿,里面的香,乃是十年才调配出来的,再没有这样好的香料了,我看你不俗,配在身上,才叫这香不枉费了。”

    武曌收敛着幽幽的目光,元春刚刚跟自己顽了把戏,如今皇后娘娘又来跟自己顽这种不上等次的把戏。

    后宫里的权/术,无非就那么两种,在武曌眼里,仿佛是孩子过家家一般,武曌见皇后拿出这香囊,还一脸殷勤,就知道这香囊怕是“有毒”。

    真的有毒到也不见得,无非是那些不能生孕的“毒”罢了,长时间佩戴,恐对身/子不好之类的。

    武曌也不点破,只是笑的温柔,:“多谢皇后娘娘恩典。”

    皇后见她高兴,还以为武曌是没见过台面的丫头片子,就放心的将香囊交给武曌了。

    武曌“高兴”的接过来,放在手心里反复摩挲,似乎很喜欢,皇后见她喜欢,也就放心了,而旁的贾家女眷,心里都有些嫉妒,这底下独一无二的东西,怎么叫武曌拿去了?

    武曌摩挲了两下香囊,也就不摸了,本就做做样子,也怕多摸了不好,只是武曌明白,皇后娘娘能当着皇上的面儿,把这个香囊送出来,就明绝对不是那么好毒发的东西。

    所以武曌才会这么摩挲两下,打消皇后的顾虑。

    武曌心中则是另有一番计较,这香囊留着,恐怕往后还能用上,也是多谢了皇后娘娘费心。

    皇上眼看武曌姿容好,想要和武曌多话儿,只是这么多人在场,也不容易,还要注重仪态,因此也就没有多什么,这事儿还是要令皇后出面,才妥当些。

    元春眼看着就要成了,哪知道皇后突然杀出来,横在中间,若是皇后杀出来,那这事儿肯定要交给皇后,肯定不能越过皇后交给自己,若是以后林妹妹真的进了宫,那是皇后的恩典,还是自己的?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么?

    只是如今元春也没有办法,只能本分的站在一边伏侍着。

    众人领了赐饭,这才从宫中/出来。

    北静郡王/还有事儿,因此没有一同出来,留在了宫里头,很晚才出宫来。

    武曌出宫来,并着众人一并回了贾府,立刻就让紫鹃弄来一个盒子,还:“要密实的。”

    紫鹃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去找了一个密实的大盒子,盖得很严实,武曌赶紧把香囊接下来,扔进盒子里,然后死死盖住了盖子。

    紫鹃还是不明所以,并不知道这皇后娘娘赏赐的东西竟然“有毒”。

    武曌又怕自己这身/子骨儿太弱,有什么不妥,还借口出去一圈儿,不胜风寒,找了大夫过来看看病情,所幸是没有事儿,果然那东西应该就是长时间佩戴不能生育的,严格来,并不是什么毒物。

    武曌让紫鹃把盒子收起来,等到哪日不定就能派上用场。

    贾宝玉听武曌生病了,感染了风寒,还要过来看看,不过被婆子丫头拦在外面,只是姑娘身/子不方便,又怕把病染给了宝爷,所以不让贾宝玉进来。

    贾宝玉心里头不痛快,但是如今武曌明显被皇上“看上了”,而且还得皇后娘娘的“厚爱”,所以贾府的人也不敢则声。

    却这几日,皇上一直心心念念着武曌,令皇后去办事儿,但是皇后怎么可能办事儿,又有那边戴权被正/法之后揪出来了的烂七八糟的事儿一大堆,因此皇上也就忙的焦头烂额,顾不得武曌怎么的。

    不只是皇上忙,这些日子,北静郡王也忙,纠察戴权是他一手操办的,自然忙的不行,戴权府上被抄/家,妾就不知有多少人,数都数不清楚,更别通房丫头,还有一堆姿色非凡的丫鬟,另外这些丫鬟里头,竟然还有使臣进贡的,被戴权私扣下来的无数。

    北静郡王令人一一上档子,又把戴权的家产上档子等等,忙的不可开交,好几日都不曾回北静郡王府里头。

    倒是武曌听北静郡王不在,那面儿老太妃又一直请,所以武曌就过去走了一圈,陪老太妃了话儿。

    其实武曌心里头也有些成算的,要在如今四王之中,北静郡王得宠,唯独他功高,还是有些缘故的。

    北静王排行老四,和当今皇上那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如今宫里头没有太后娘娘,当年皇上的亲生/母妃死的早,皇上还放在北静郡王的母亲,也就是老太妃那里养过一段时间。

    所以老太妃对皇上也是有养育之恩的,这下以孝为先,自然北静郡王跟着沾光,再加上他本就有本事儿,独宠那是必然的事儿了。

    老太妃如今分量也不轻,虽然不住在宫里头,但是逢年过节,皇上都命人送东西过来,别管表面儿怎么样,那是相当孝顺的。

    既然老太妃如此有地位,武曌没道理给自己添堵,反而打通人脉为好,也能给往后林如海进/京/城做/官,铺垫铺垫。

    北静郡王不在,武曌就在府上陪着老太妃话儿,倒是把老太妃逗得不行,就更是欢喜了,觉得武曌这也好,那也好,知暖知热,懂礼识度,难得的大家子风范。

    过了好些日子,北静郡王才闲下来,皇上也是体谅他这些日子劳累,难得给郡王放了一个假,让他回去休息几日。

    北静郡王这日在府邸里,没什么事情可做,卫若兰就登门来了,包子一样大的六儿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王爷,卫公纸来了!”

    六儿年纪,话虽然利索,但是发音有点含糊,又奶声奶气的,话的时候还喜欢拽自己的犄角。

    北静郡王一听,就拍了拍六儿肉肉的/脸颊,笑眯眯的:“不见,就本王外面儿公干去了。”

    他话音放落,那面里就有人走进来,正是卫若兰了。

    卫若兰老远的就喊着:“好你个水溶啊,我方才在外面都碰到老太妃了,太妃可你在家呢,竟然不见我,我可是给你通风报信来的。”

    六儿一看卫若兰都进来了,就转身跳窜窜的走了,奶声奶气的吩咐一边的丫头倒茶过来。

    卫若兰一面,一面大步走进来,也不把这地儿当外人,直接坐在堂上,还拽了一把椅子,挨近北静郡王,神神秘秘的模样。

    北静郡王有些头疼,:“我好不容易休沐,你到来做什么?”

    卫若兰压低了声音,神秘地:“我来给你通风报信,一会子你保证谢我,的是你那干妹妹的事儿。”

    北静王皱了皱眉,:“干妹妹?”

    卫若兰“嗨”了一声,:“就是林妹妹啊,前儿个,老太妃不是要认她做干女儿吗?那不就是你干妹妹?”

    北静郡王知道他又开始没正经,便不理他,:“没话,那就送客了。”

    卫若兰连忙:“真的是正经事儿来的,还是和那林姑娘有关系。”

    他着,看了看左右,越发压低声音,:“你不知道,我最近当班儿的时候,听到了好几次,皇上这些日子,有事没事儿就提起林姑娘,心里想的紧呢!”

    卫若兰可是龙禁尉,在宫里当班儿,这是个美差,虽然是皇帝的侍卫,但是他们并不怎么管安全问题,而是做做样子,反而能接近皇上,搞不好就混一个眼熟,所以这龙禁尉都是皇亲国戚之后。

    卫若兰当班的时候,那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遇到皇上,听到好几耳朵,皇上打听武曌的事情。

    北静郡王一听,皱了皱眉,卫若兰呷了口茶,叹气:“你这闷葫芦,你怎么打三杆子就放不出一个屁来呢?我是替你操碎了心啊!”

    北静郡王听他的如此“粗俗”,不由看了他一眼,:“你懂什么?”

    卫若兰:“是是是,我不懂,这叫慢火煎茶,火渗透,是也不是?你家林妹妹如花似玉,冷若冰霜,你须得温温/的火儿,慢慢的哄……可是话了,皇上若是真的爱见林姑娘,一句话的功夫,看你还火文火温火,还是慢火了?”

    北静郡王听他口上一套一套的,淡淡的:“只你话多,做了这么多年龙禁尉,也没什么长进,你父亲昨还嘱托我,提携提携你。”

    卫若兰笑笑,:“现在你呢,别我,反正我话儿给你带到了,看你这黑心的闷葫芦怎么办,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你的,憋宝呢,可别把自己憋坏了。”

    着,还拍了怕北静王的肩膀子。

    北静郡王没话,抬起手来掸了掸自己的肩头,卫若兰一阵不服不忿的嗤笑,:“你虽不识趣儿,但是你兰大/爷还是罩着你的,就提点提点你。”

    北静郡王瞥斜了他一眼,端起茶杯来喝/茶,笑着:“你还能提点我?”

    卫若兰:“你别不信,你是贵人多忘事儿,这些事你不记得,过两,不正是那永昌公主的生辰?”

    他这么一,北静郡王眉头一动,似乎还真不记得了。

    卫若兰又:“永昌公主可是皇后娘娘的嫡亲长女,皇上也是爱见的很,如今下嫁了杨提督的侄/儿,只要是摆起生辰宴,少不得请林姑娘过去,这其中的道道儿,你可懂得?”

    北静郡王听他这么一,自然是懂得,皇后不想让林姑娘进宫,元春又和皇后铆着劲儿,这样一来,身为嫡女的永昌公主,怎可能不给林姑娘点颜色看看?

    北静郡王眯了眯眼睛,卫若兰笑着:“虽然是公主寿宴,不过到时候永昌驸马肯定也会邀请一干子人,你看着办罢!”

    他着,又拍了拍北静郡王肩膀,随即大步走了,走得那叫一个潇洒。

    北静郡王这回倒是没有掸衣裳,只是眯了眯眼睛,盯着手边儿的茶碗看,似乎有一份自己的计较。

    果不其然的,武曌就收到了永昌公主的生辰宴请柬,荣国府收到一份,宁国府收到一份,另外武曌又单独收到了一份,虽然很多人不服不忿的,但是武曌如今名头真的出来了,也轮不到别人不服不忿。

    当日公主过寿,宁国府荣国府的女眷们按照品级大妆起来,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另外两府的大/爷们也准备过府去,他们也收到了永昌驸马的请柬,虽然和女眷不在一起,但是也同样热闹热闹,罗一下人情。

    武曌和贾府的女眷一同坐车前往,特意让紫鹃将那密实的大盒子带上。

    紫鹃有些不解,:“姑娘,带这个做什么?”

    武曌笑了笑,:“没准儿用得上,有备无患呢。”

    永昌公主因为是长女,公主花园建造的格外宏伟奢华,女眷从一个门子进去,那面贾府的大/爷们就从另外一个门子过去,隔着院子,也不会冲/突了,更添几分热闹。

    武曌这行人刚刚下了车,旁边还有好些达官贵人的/姐太太们也下了车,最为尊贵的就是杨提督的太太了。

    如今永昌公主下嫁的是杨提督的侄/儿,按理杨提督的太太是公主的长辈,不过杨提督这个太太,打是跟公主一起长大的,一起顽大的,和皇后娘娘也是沾亲带故,同气连枝,这样一来自然亲厚。

    因此杨提督的太太,沾了皇后和公主的光儿,也变成最为尊贵,最为显赫了。

    杨提督的太太一下车,顿时众星捧月,众人趋之若鹜,就连一贯不怎么话的王夫人和邢夫人,也过去打招呼,怕落在了后面儿。

    这个时候却听“王爷来了!”一声儿,好些人立刻看过去。

    有人声:“哪个王爷?”

    另人:“还能是哪个王爷?自然是北静郡王了!”

    虽然爷们下马的门子和这边隔着,但是伸头也能看到,只见女眷们全都伸头去看,就连杨提督的太太也转头,睁大了眼睛去看。

    因着人太多,武曌压根儿没瞧见,只听一声喧哗,似乎有人匆匆进了那面门子,随即有好些太太/姐唏嘘着。

    “这王爷,端端像是神仙一般,我再没见过这样的人物儿了!”

    “是呢,唉,王爷这般好,门第还好,也不知道谁家姑娘,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嫁到王爷府上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