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孔雀开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9.孔雀开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的是明明白白, 也算是再一次在武曌面前示好了。

    武曌笑了笑,都不再接这个话,北静郡王则是不以为然, 低声:“王/还是那句话,若是姑娘哪有了这个心思,一定来找王便是。”

    武曌看了一眼北静郡王,仍然没话。

    北静郡王一边往前走,一边叹了口气, :“看来要打动姑娘的芳心,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武曌第二次看了北静郡王一眼,笑着:“全下那么多美/人儿,排队等着嫁进北静王府,难道郡王不知?”

    北静郡王也正饧着眼, 面带微笑的看着武曌,又接话:“美/人儿只有颜色, 如何比的上姑娘,还有聪明伶俐?”

    武曌便不再话,径直往前走去。

    北静郡王令人收拾了残局, 又对贾政一行人赔了不是, 贾政哪里敢让北静郡王赔不是,大家客套了两句话,北静郡王/还要回宫复命, 已经有人将戴权的脑袋割下来, 装在大盒子里。

    众人一瞧, 不由得“嗬——”一声,齐刷刷的抽/了口冷气,好家伙,北静郡王早就带着盒子来了,这分明就是想要斩了戴权的意思,那时候戴权不老实,一个劲儿的叫嚷则声,反倒称了北静郡王的心意了。

    北静郡王看了一眼闭合的大盒子,上面蹭了一点儿血迹,便拿出一方水蓝色的帕子,将上面的血迹仔细的擦了擦,动作看起来十分温柔,笑着:“那……王/还有皇命在身,也不便多叨扰了,今日打扰,改日定来登门谢罪!”

    贾政哪里敢让北静郡王登门谢罪,连忙一路送着,给让出了贾府大门。

    那面儿好多人聚/集在贾府门口,还以为荣国府犯了什么事儿,北静郡王竟然带兵冲了进去,不过没一会子,大家都出来了,贾政送着,郡王笑着,也都是客客气气,有里有面儿的,没什么异样似的。

    北静郡王很快就翻身跨马,将盒子交给身后的侍卫,朗声:“进宫。”

    那面侍卫前方开道儿,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往前开拔,往皇宫的方向去了。

    贾政送走了北静郡王,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差点瘫坐在地上,饶是他四大家族见多识广,但是也没见过今日的仗势,险些吓死。

    好端端一个内相爷戴权,昨日还不可一世,今儿个就脑袋滚在地上了,没就没,还泼了一地的鲜血。

    那面儿贾政去送北静郡王,武曌是女眷,而且又“受了惊”,所以不便前往,旁的那些太太、姑娘,还有丫鬟们,吓得已经脸无人色,一个个瑟瑟打飐儿,都披着大棉袄,武曌好歹也做了个样子。

    毕竟她身/子骨儿弱,多穿一件儿也不觉得热的慌,反而正好。

    那面王熙凤满脸的惨白,坐在椅子上一阵阵的发呆,眼神都有些涣散了,毕竟刚才戴权脑袋滚在地上的时候,王熙凤也就在旁边儿,而且这事儿是她和贾蔷起头儿的,戴权如今被查,王熙凤恐怕自己被查出来什么。

    但是转念一想,这还是好的,因为戴权的脑袋已经掉下来了,怎么样儿他也不能话了,倒是死了比活着好。

    那面武曌披着厚厚的大披风,就看到凤姐儿在发呆,便体贴的走过去,递了凤姐儿一杯茶,:“凤姐姐,喝些茶,暖暖身/子。”

    王熙凤没看见武曌,还以为是什么丫头,毕竟她在想事情,结果茶都递到手上了,这才看清楚是武曌,吓得差点把茶给砸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武曌。

    不过转念一想,武曌也并不一定知道什么,自己不能乱/了阵脚儿。

    武曌在王熙凤边上坐下来,似乎是想要安慰王熙凤,挨近她,悄咪/咪的压低声音,笑着:“凤姐姐真好计谋啊,来了个借刀杀/人,自己都不用出手,就能坐享其成,而如今呢,戴权大老/爷还死了,死人……是不会开口指认谁的,对么?”

    王熙凤一听,吓得抬起头来去看武曌,武曌模样斯斯文文的,而且脸上血气不足,自有一股不胜的风/流,看起来甚是无害,根本碍不着旁人似的。

    王熙凤眼眸一转,因笑:“林妹妹,你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怕是你被吓着了,你放心,一会子我让人给你端一碗热腾腾的安神茶来,保准你今儿晚上睡得踏踏实实,半点儿都不会做噩梦!”

    王熙凤殷勤的笑着,似乎和平日里的殷勤没有半点区别,来也是,王熙凤平日里对这些姐姐妹妹是最殷勤的,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贾母喜欢/爱见这些姐姐妹妹,但是王熙凤心里头可是有成算的,她知道贾母最爱见的是谁,这辈子最不能得罪的人是谁,那当然是贾宝玉了。

    而其他姐姐妹妹,也就是爱见一阵子罢了,表面功夫做足了,比什么都强,就仿佛王熙凤第一次见到林黛玉,一口气问了林黛玉那么多问题,多大了吃什么药等等,她是真的想要林黛玉回答么?不过是表面功夫,做给老祖/宗看的。

    如今王熙凤又想/做表面功夫,武曌却笑了笑,:“这安神茶,是一定要的,但不是给我喝,而是给凤姐姐和那面儿的蔷二爷吃,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儿,料得也不会做什么梦,但是凤姐姐和蔷二爷……那就大不相同了。”

    王熙凤吓得一惊,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要炸起来了,拢了拢自己的披风,面上却装作镇定,刚要狡辩,武曌已经幽幽开口:“前些儿你送了戴权两个把件儿,还是蔷二爷亲自送到戴权府上的,你当我不知道?”

    王熙凤的狡辩瞬间都卡在嗓子眼儿里,怎么也不出来了,不上不下的,瞪着眼睛看着武曌。

    武曌一笑,面上还是那么虚弱无害,眼神却熠熠生辉,低声:“凤姐姐是好撑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料得我父亲不在这里,这捧子水不是更好泼了?也料得老太太会为了元春大姑娘,咽下这口气,当做不知道,就令你混着泼水,如今倒好了,水没泼出去,还辣了手?”

    她这么一,捂嘴自个儿笑,似乎是被王熙凤给逗得前仰后合,王熙凤脸色更是不好,她做的什么,都被武曌看的透透的!

    武曌见她不出话来,就又:“若是搁在一般女子面前,凤姐姐你这招数,也恁的歹/毒,真真儿厉害了,只是……凤姐姐是不是低估了我的本事?往后若再怎么着,好歹多思量两回,若不行,来和妹妹探讨两回?妹妹定不让凤姐姐做这傻事儿的。”

    武曌完,也不看王熙凤脸色了,站起来就走,对身边的丫头:“我身/子乏,回去罢。”

    雪雁和紫鹃赶紧扶着武曌,就往贾母的院落碧纱橱去了。

    那头王熙凤怔怔的坐在原地,吓得已经六神无主,原来林妹妹心里头跟明/镜儿似的。

    戴权被斩首之后,王熙凤提心吊胆的好几,一下病倒了,卧病在床,也起不来,荣国府的各种事宜,就全都落在武曌肩膀子上,王夫人面子上怕武曌身/子骨禁不住,不过其实是想让自己的人管一管荣国府的中馈,锻炼锻炼薛宝钗,便用武曌身/子不好为借口,让薛宝钗也帮衬着。

    武曌对这个倒没有什么异/议,毕竟她的志向可不在这里,贾家的人都把荣国府和宁国府当成宝贝一般,武曌向来是看不起的。

    因着老太太这些日子也卧病,王熙凤也卧病,听贾蔷也病了,在他府上一直没过来,武曌倒是清闲了很多。

    这突然有宫里的太监过来,众人吓得,还以为是戴权的事情,不过的确是跟戴权的事情有关系,贾政带着一家老跪在荣禧堂等听旨。

    没成想,竟然是褒奖的圣旨。

    北静郡王奉命捉拿戴权,原皇上早就对戴权有所不满,一直命北静郡王纠察,只是戴权的势力牵扯甚广,所以一时半会子解决不了。

    如今有人送来了戴权的各种贪/赃枉法的名录,北静郡王自然正好发难,二话不,砍了戴权的脑袋。

    皇上听了这事儿,没有生气,也没有怪/罪北静郡王,倒是非常高兴,这些日子,宫里头腥风血雨的,戴权一方面联络了很多官/员,结党营私,另外一方面,也把手伸到了后宫里,很多嫔妃都受了戴权的恩/惠,有些关系,也被整顿了一番。

    这些日子过去,皇上终于忙的差不多了,又有北静郡王回禀,自然论/功行赏。

    那宣旨的大太监站在当众,扫视了一遍众人,就看到地上跪着贾政贾赦贾珍贾琏等等,女眷还有老祖/宗王夫人邢夫人等等,都是有品阶的,其余没有品阶的人等全都回避了。

    那大太监眼神转了一圈儿,便:“林姑娘可在列中?”

    贾政连忙回话,:“侄/女儿年纪尚,恐怕冲撞了圣意,因此没在列中。”

    那大太监:“快快请来,还要论/功行赏。”

    众人一听,都有些诧异,就算戴权的事儿,是因为要强娶武曌而起,但是论/功行赏,也不能赏到武曌头上?

    再者了,众人还以为戴权的事儿一出,林姑娘的闺誉怎么也要受点牵连,结果现在还要论/功行赏?

    武曌好端端的坐在抱厦看账本,那边儿薛宝钗也在,虽然是商户人家的女儿,但是多做些针黹,轮看账本根本不在行,有许多看不懂,一直枯坐着。

    这时候就有人匆匆跑过来,还没进入抱厦,站在台矶上就大喊着:“林姑娘!林姑娘了不得了!老/爷们请您出去,是皇上要赏林姑娘呢!”

    薛宝钗听了惊讶,武曌则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站起来,都不曾整理自己的衣裳,就随着传话的人走出去了。

    大太监等了一会子,眼看着“豁朗”一声,帘子打起来,有人从里面转出来,是个年纪很轻的女子,身形纤细娇/弱,面若也惨白中带着殷/红,羸弱十分,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大人物儿。

    不过那大太监只管宣旨,等武曌跪下来,立刻宣读圣旨,果然如同北静郡王所,褒奖了武曌。

    圣旨上,武曌检/举戴权有功,圣上十分欢心,奖赏了武曌很多东西。

    众人一听,唬的不行,敢情那日里郡王手上拿的册子,竟然是林妹妹检/举的,上面都是戴权的罪证。

    众人诧异的看向武曌,那么多大老/爷们儿都没有扳动戴权,而一个姑娘,竟然检/举了戴权,而且还一举成功。

    皇上赏赐了武曌很多东西,还开了恩,让贾府的人,跟着武曌进宫,去省贤德妃,也就是元春。

    老太太一听,高兴的什么似的,本以为明年正月十五,元春才能过来省亲,没想到如今皇上因着戴权的事儿,十分欢喜,竟然开了恩,允许她们进宫去拜见元春。

    其实这个,不过是皇上觉得林妹妹奇,所以想要见一见,但是这么见一见不太好,空惹人口舌,所以才借着元春的名义,把武曌叫进宫来看看。

    这可是大喜事儿,贾府因着武曌,突然沾了光,一夜之间,林妹妹的名声顿时传出去了,因为很多人都恨极了戴权,只是没辙,如今戴权被正/法,还是一个姑娘的功劳,因此武曌的名声被传得还颇为传/奇色彩。

    这贾府中的众人,就准备进宫面见了,贾政一行人去叩见圣上,而贾母并着一些女眷,先去拜见皇后娘娘。

    贾府的众人进了宫,自然有宫女和太监引导着,两边人刚要分开,就看到远远的有人走过来,那人身后跟着两个从者,一身银白色五爪蟒袍,头戴王帽,步履生风,微微蹙着眉头,正匆匆而过。

    不正是北静郡王?

    郡王从旁边过去,显然也是要面圣的,正好撞见了贾府的众人,贾政带头连忙请安。

    北静郡王当即展开眉头,温和的笑了笑,:“贾大人不必多礼。”

    他着,摆了一个请的手势,:“王正要去拜见圣上,正好同路,大人请。”

    贾政怎么敢走在郡王前面,连忙:“郡王请,君王请!”

    北静郡王也不跟他争执这个,反而朝武曌那边看了一眼,还对武曌微微一笑。

    旁边的人可都瞩目着郡王,郡王目光柔情似水,脉脉含情,表现的太明显不过了,众人的视线立刻又全都扎向武曌。

    武曌垂低了头,就当没看见,北静郡王这一笑,显然是故意的,而且犹如孔雀开屏,那温柔似水,险些令武曌掉了一身鸡皮疙瘩……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