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利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8.利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朝/廷钦犯?

    众人全都懵在当地, 只有武曌一个人满面含笑, 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就听到“踏踏踏”的脚步声,先是两队明晃晃手执兵器的士兵冲进来, 随后是一顿嘈杂, 北静郡王一身银白色五爪蟒袍, 头戴王帽,今儿没有披任何披风, 从外面大步走进来。

    北静郡王一贯是温柔有礼,笑眯眯的模样,如今他却板着脸, 大踏步而来,那气势似与平日里不同了。

    北静郡王走进来,外面贾政贾赦, 连带着那东头里的贾珍等等,也都进来了, 一个个脸无人色的。

    戴权也吓得一愣, 他本是带人来的, 但是带的是打/手护院, 而如今北静郡王也带人来了, 那就大不同了, 带的则是手持兵刃的士兵。

    戴权见他们冲进来, 立刻大吼一声:“北静王!你要造/反么!竟然公然带兵私闯荣国府!也太不把荣国府看在眼里了!”

    戴权这显然是在挑/拨离间, 北静郡王却幽幽一笑, :“本王皇命在手, 何来私闯一?”

    众人一片惊讶,喧哗起来,北静郡王又:“各位稍安勿躁,今日本王而来,并非惹是生非,而是因着有朝/廷钦犯窜入荣国府,所以本王奉命前来!”

    他着,将手中的旨意一展,戴权只看了一个恍惚,吓得瞪大了眼睛,那敢情是……圣旨?!

    众人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戴权喝道:“北静王,定然又是你编排流言,想要诬陷与我!”

    北静郡王冷笑一声,:“是不是我排揎你,你自己看了就知道!”

    他着,“啪!”一声,将一个册子直接扔在戴权脚边,戴权低头一看,顿时脑袋里“轰隆!!!”一声巨响,差点被炸成了大坑,这不是旁的,就是那武曌拿来威胁戴权的册子,上面有戴权作奸犯科的证据。

    因着这个,戴权好些日子没过来讨麻烦,其实是去处理了一下,把证据抹杀的干净一些。

    但是哪想到,这证据,竟然跑到了北静郡王手里?

    其实那日卫若兰去找北静郡王,已经在武曌的预料之中,所以她之后把贾芸找来,让贾芸去上北静王王府一趟,将那证据的册子,交给北静郡王。

    虽然贾芸一贯比较畏惧北静郡王,不过武曌交给他的事儿,还是会办妥的,当即就来到了北静王府,面见了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看了那册子,只是眯着眼睛若有所思,最后对贾芸:“有劳你转告林姑娘,这东西好得很,是我欠林姑娘一个大人情儿了。”

    贾芸把北静郡王的话,原原本本的带到,武曌就知到,戴权要死,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自己给北静郡王送去了一个厚礼,那自然是戴权为/非/作/歹的证据,如今北静郡王正在查办戴权,倒是让北静郡王得了一便宜,让自己得了一个人情儿。

    戴权一看那册子,顿时脸上惨白一片,:“这……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北静郡王冷冷的:“你替贾蓉大/爷捐了五品龙禁尉,谈了一千多两,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他这么一,贾珍先是一头冷汗,更是不敢话了。

    北静郡王继续:“你替南安郡王府上摆平了一条人命官司,这也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戴权脸色不好看,越发的冒冷汗,待要辩解,北静郡王已经第三次开口,:“你买通宫人,在吴贵妃的安胎药中下毒,险些害死贵妃与皇女,这也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戴权脸色瞬间惨白,嗓子滚动了好几下,愣是发不出一个声儿来,当然这都不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而且都是武曌令贾芸查出来的,明明白白,武曌是最明白贪/官的人,戴权这样没头没脑的贪/官,根本不值什么,还想和自己面前充大个儿,捣鬼?

    武曌明白这些贪/官的秉性,自然查起来就方便,一查一个准儿,要证据也不老少。

    只是武曌如今没有身份,不过是个官/员之女,定然告不动戴权,反而弄一身骚气,还脏了自己的手,于是武曌就想到,让北静郡王代为出手,还能平白讨一个人情的好事儿。

    北静郡王冷冷的:“如今检/举属实,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那就下牢里去狡辩罢!”

    他着,一摆手,宽大的袖袍发出“哗啦”一声,身后的侍卫冲过来,就要捉拿戴权。

    戴权大喊着,挣扎:“不!你诬陷我,你素日与我不合,明摆着诬陷我,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戴权着,向前挣扎,那面里贾政贾赦贾珍全都一哄散开,生怕打到了自己,贾蔷和王熙凤早就吓得面无人色,不敢吱声儿了。

    戴权先前冲去,大喊着:“我要见皇上!皇上……”

    士兵愣是拿他不着,北静郡王脸色一沉,猛地一抬,就听到“嘭!!!”一声巨响,戴权直接一个仰巴壳儿,老太太钻被窝,“哐当”一声摔在地上。

    丫头们吓得“啊!”的一声惊呼,王熙凤也吓得往后退,戴权倒在地上,愣是挣扎不起,肋骨瞬间断了,疼得他直打飐儿。

    戴权倒在地上起不来,气的面上惨白,颤颤的抖着,大喊着:“好你个北静郡王!你分明是公报私/仇!你自己结党营私!还跑来这里教训起我来!你倒是什么干净儿人么!真真儿是大的笑话!你比我来的还要肮/脏,我不过是贪些不言的钱,贪些不言的权,顽弄了几条人命,而你呢?!你这狼子野心,包藏祸心的,你贪……”

    他的话还没有完,北静郡王额上突然青筋暴怒,眼睛一眯,平日里那温柔随和的模样断然无存,“嗤——!!”的一声,宽大的袖袍一摆,猛地抽/出身边从者的长剑。

    “贪……贪……嗬!!”

    “啊啊啊啊!!”

    “呀——!”

    只听得戴权的话还没完,戛然而止,突然没声儿了,戴权仰着头倒在地上,脖子上一条长长的血痕,脑袋瓜子险些搬了家,被一剑摘下去,鲜血“呲——”的崩流,还当啷着,斜靠在地上的血泊中。

    北静郡王竟然一剑斩了戴权!

    贾母等等一干姑娘们根本没见过这场面,老太太吓得一声大叫,险些翻白眼儿晕过去,王熙凤也吓得花容失色,双手打飐儿,一个劲儿往后钻。

    众人吓得屏气凝神,武曌还坐在那边儿,感觉到一股温热,鲜血蹦将过来,脏了她的裙子角儿,武曌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抬手用帕子将自己的裙子角擦了擦,然后将染了血的帕子一丢。

    那面北静王也是,抬手一抖,将长剑上的鲜血抖掉,然后反手直接插回从者的剑鞘之中,全程不过眨眼功夫,这才淡淡的:“贼子戴权,冥顽不灵,已被本王正/法。”

    他着,掸了掸自己的袍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王帽,似乎不曾看到还在地上流/血的戴权,对贾政一行拱了拱手,瞬间又恢复了温柔与和善,笑着客套:“王奉命捉拿朝/廷钦犯戴权,不想叨扰了各位清净,在这里给各位陪个不是了。”

    贾政贾赦和贾政哪里敢半个不字儿,尤其是贾蔷和王熙凤,本想用戴权来压林妹妹的头等,给武曌找点麻烦。

    哪知道北静郡王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竟然直接斩了皇上的宠臣戴权!

    贾政连忙:“不……不敢,不敢,郡王言重了……这戴权,平日里就……就仗/势/欺/人,做了不少伤//害/理的事儿,如今郡王将他正/法,再合适不过,劳烦了郡王才是。”

    北静郡王笑的温和:“贾大人如此通情达理,真是世间少有,今日是府上薛千金生辰大喜日,王本该携礼庆贺,不过实乃公/务缠身,不得清闲。”

    薛宝钗此时已经吓坏了,她本是商家女,不过因为家里富裕,而且和官宦连气同枝罢了,哪见过这样杀/人砍头的大仗势,吓的面白如纸,心想着果然母亲的是对的,这北静郡王,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忒的心狠手辣,不如宝兄弟,虽然任性娇惯了些,但到底不打打杀杀。

    薛宝钗直不敢,北静郡王笑了笑,让人收拾了场面,一时这里乱七八糟,还要将戴权带来的打/手押走等等,老太太并着丫头们,还有爷们儿们都先转移了地方儿。

    因着这会子乱,北静郡王才抽空和武曌了两句话,拱了拱手,笑着:“林姑娘。”

    武曌笑了笑,:“恭喜郡王,想必郡王这阵子为了戴权的事儿,忙的不可开交,如今好了,戴权被正/法,郡王也能闲个一两日了?”

    北静郡王笑着:“若不是林姑娘鼎力相助,恐怕王/还要再忙上些许,圣上本已留心戴权,没想到戴权不知好歹,如今姑娘是立了大功,王定然禀明圣上,改日必有赏赐。”

    武曌:“赏赐不赏赐,民女从未想过,郡王言重了。”

    北静郡王:“也是王欠了姑娘一个人情儿。”

    武曌一笑,:“郡王放心,民女定然不会把这人情儿用在挡婚事儿这档子上。”

    北静郡王一听,也笑了,他面容本就俊美无俦,如今这么一笑,还不是假笑,也不疏离,反而有几分真正的亲和,还带着一点点无可奈何的感觉,叹气:“实在的,王被姑娘利/用的,也算是甘之如饴。”

    北静郡王也不傻,其实早就明白了,武曌先找到史湘云,通/过卫若兰告诉他戴权的事儿,再有贾芸送了册子过去,自然是利/用北静郡王的权/势,再者就是,皇上最近都在命北静郡王暗暗处理戴权的事,武曌不利/用他利/用谁?正好是一举两得,也不脏手。

    不过到利/用,也只是互利互惠罢了,并非单方面儿的。

    武曌:“郡王也得了不少便宜,这不能称之利/用罢?”

    北静郡王顺着她的话,笑眯眯的,口气温和,声调低沉沙哑,半真半假的:“既是都有好处,王倒是想让姑娘把这人情债,用在挡婚事儿这档子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