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强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7.强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众人吓得一哄而散, 老太太眼见戴权走的愤/恨, 吓得就:“你……你……你怎么……唉!你惹了大事儿了!”

    老太太着,赶紧让人去追内相爷, 让贾政贾珍他们去好话儿。

    武曌则是气定神闲, 一点儿也不在乎, 只是:“雪雁,把地上拾掇了。”

    雪雁赶紧应声, 把地上被撕坏的册子拾掇起来,已经烂的不能要了,不过幸好武曌那里还有一本。

    话这册子, 不是旁的,原是武曌之前吩咐贾芸去查的事儿。

    那日里,贾芸戴权十分可恶, 家里已经有许多妾,虽然他是个太监, 但是专门喜欢抓人家女儿做妾, 好多人都是被强娶的。

    武曌心里有个想法, 就让贾芸去查, 那便是让贾芸去查那些妾。

    戴权家里的妾是强娶的, 自然怨/声/载/道, 再加上戴权本不是什么好人, 自然不是什么好官儿, 武曌这个人, 做了十五年女皇, 最清楚的不就是贪/官么?

    武曌告诉贾芸该怎么查,贾芸立刻就去办了,从戴权的那些妾入手,果然查出了很多,列成册子,还有许多的证据,贾芸心里有个成算,怕这册子被抢了,干脆誊写了一份。

    只是贾芸也有些担心,这些证据好多是明摆着的,但是没有人能扳倒戴权,毕竟戴权/势力滔,也不知道林姑娘要怎么处理。

    戴权看到这册子,十分气愤又害怕,武曌只是个女子,能搞到这么多证据,自然害怕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足为惧。

    这事儿戴权越想越气愤,就觉得一定要给武曌点颜色看看,不把武曌娶到家里头,这面子就找不回来了,必须给武曌来个下马威,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才行。

    那面戴权离开,贾芸和焦大就过来了,两个人实在气不过,焦大听戴权进了姑娘的闺房,气的骂咧咧的:“狗/娘养的阉人,跑到这儿来撒野!若不是他们这帮子不成器的糟蹋,就祖/宗留下来的基业,也不能让这个阉党这般凌/辱了!姑娘你别怕,我这就去,狠狠揍一顿那个戴权!看他还猖狂不猖狂了?”

    焦大越越气愤,武曌却十分镇定,:“你们谁也不必去。”

    贾芸和焦大有些狐疑,看向武曌,武曌则是坐在石桌边,悠闲地喝/茶,热腾腾的蒸汽,从茶碗里冒出来,蒸腾着武曌的双目,长长的眼睫都挂上了氤氲的水珠儿,令武曌看起来,更加羸弱纤细。

    只是武曌气定神闲,一点儿也不见害怕,只是呷了一口茶,翘了翘嘴角儿,:“要戴权死,何必咱们自己动手?”

    那俩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怎么回事儿,不过武曌也不透,只是:“行了,你们先回罢,改明儿过来看热闹就是了,我自有分寸。”

    焦大还要再,贾芸知道武曌心里是明/镜儿一般,就拉住焦大,没让他再,一并与武曌告辞,就走了。

    那面贾蔷和王熙凤可是高兴了,两个人得了空,又聚在一起,贾蔷笑着:“好婶/婶,你倒是给我讲一讲,我那会子没在,没看着好戏。”

    王熙凤笑着:“你哪是没在?你是不敢在罢?怕咱们好林妹妹,一下给你戳/穿了!”

    贾蔷其实就是这么想的,因着贾蔷前些日子去拜会了戴权,跟戴权面前林妹妹这个好,那个妙,生的如花似玉,性格也如冰似霜,而且据北静郡王/还看上了,若是戴权能抢在前头儿,岂不是给北静郡王好看?

    戴权这么一听,心里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儿,因着之前,北静郡王下了一趟扬州,给自己找了晦气,所以戴权安分了几个月,别提多难受,如今已经“解禁”,也想找北静郡王晦气。

    王熙凤和贾蔷谈地的,笑的跟什么似的。

    贾蔷又:“对了,我听,林妹妹又搞了什么册子,把内相给气走了?怎么回事儿?”

    王熙凤挥手:“嗨,没什么事儿,就她一个,还能把戴权老/爷给拽下/台不成?也太把自个儿当回事儿了,咱们家里太太奶奶都心软,面慈心善的,因着让她捣鼓了主事儿,一个没见识的丫头,还想给戴权老/爷下马威,不成事儿的。”

    贾蔷听她这么,也就没放在心上。

    武曌等贾芸和焦大都走了,自己琢磨了一下,正好看到史湘云走过来,正巧儿了,她正想找史湘云呢。

    武曌想要史湘云帮她办件事儿,不过不能明,这会子史湘云看到武曌,立刻迎上来,:“你怎么跟这儿呢?冷的紧,回屋子坐坐。”

    武曌立刻换上一副忧愁的模样,叹口气,抬起帕子,轻轻擦了擦什么也没有的眼角儿,气息游离的,幽幽的:“我这儿正伤心呢。”

    史湘云没看出武曌假哭,还以为怎么的,便:“谁又欺负你了?”

    武曌:“没人,只是我心里头难受,我这是寄人篱下的,想走,那边不让我走,不走,这边又有人欺负上/门来,也没人管,因着心里头堵得慌,坐在这冰雪地的,正好儿了。”

    史湘云一听,就明白了,过年的时候,武曌提出来要搬走,贾宝玉不同意,老祖/宗就顺着贾宝玉的话,结果现在好了,不叫搬走,戴权一个太监,上/门来相看武曌不,还进了闺房,贾府偌大,连个屁都不放,跟别则声儿了。

    史湘云一听,难怪武曌委屈,当即就:“你别难过,千万别哭坏了身/子,你爹爹还在扬州,你哭坏了身/子,那帮子坏人也不会心疼,倒叫旁人看了好戏。”

    武曌仍然在假哭,史湘云性子太直,压根没看出来,连声儿安慰着,武曌就:“也是,幸得了你开解,我一个女子的,没权没势,能倚仗什么?不过被人欺负了,抹两把眼泪罢了,还徒劳坏了身/子。”

    她着,十分悲惨似的,史湘云想了想,突然想起什么,:“要不……咱们跟郡王一?”

    武曌摇头:“跟郡王什么?非亲非故的,若人听见了还要笑话我攀高枝儿了。”

    史湘云听得愁眉苦脸的,但是不好叹气,只管着安慰武曌,越是安慰武曌,自己越是难过,差点也跟着哭起来。

    武曌见有了作用,也安慰了史湘云两句,便带着史湘云进了贾母的院儿,去碧纱橱坐坐。

    却史湘云听了武曌的诉苦,觉得武曌好生委屈,越发觉得老祖/宗偏心,但人家元春是嫡亲的孙女儿,还在宫里头当妃子,武曌只是个外孙女儿,这一比较,自然有取舍了。

    况自己呢?史湘云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内侄外孙女,这样不用比较,也知道更是轻微不可言了,或许早晚有一,自己比那林妹妹还要惨呢。

    想到这里,史湘云不免想到了自己的身世,越想越是不痛快,结果这个时候,卫若兰还不知道戴权的事儿,心里想着好些没曾逗/弄史湘云了,便上/门来,又打着串门子的借口。

    卫若兰进来,就看到史湘云坐在树下的石凳子上发呆,脸色有些凄苦,眼睛还红彤彤的。

    卫若兰吓了一跳,:“你这怎么了?”

    史湘云也吓了一跳,正想自己心思呢,惊讶的:“爱哥/哥,你怎么来了?”

    卫若兰一听他叫自己,心里就舒坦,笑着:“我去那边找你们宝二爷。”

    史湘云一听宝二爷,顿时拉下脸来,因着她还记得之前武曌的,要走不让走,现在出事儿也不管,自然没好气。

    卫若兰不知怎么惹了史湘云,了好一阵好话儿,史湘云这才委屈的把戴权这些日子过来,相看武曌,还咄咄逼人,连闺房都进,最后撂下狠话的事儿了。

    卫若兰一听,顿时心里暗暗记下,面上:“戴权?哼,就他现在一身的腥,也赶过来找事儿?还找林姑娘的事儿,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史湘云:“这事儿,你千万别告诉郡王。”

    卫若兰惊讶:“为何不能告诉郡王?”

    史湘云:“林姑娘的,不想让郡王知道,若是旁人听了,要林姑娘攀高枝儿了。”

    卫若兰冷笑一声,:“什么高枝儿不高枝儿,这事儿你也不用管了,我有分寸。”

    武曌就知道,这事儿史湘云肯定要告诉卫若兰,而卫若兰呢?武曌也是算准的,他性子直爽仗义,出了这样的事儿,绝对会告诉北静郡王,再者就是,卫若兰也知道,北静郡王前些日子行猎受伤,和戴权脱不开干系,如今戴权上赶着找事儿,如此怎么可能不告诉北静郡王?

    卫若兰匆匆离开了贾府,直接骑马,径直到了北府,因着卫若兰是北静郡王的好友,门外都不需要通传,直接大步走了进去。

    北静郡王正好从宫里头回来,刚进了府,还没喘口气喝口茶,就听得匆匆脚步声,卫若兰进来了。

    卫若兰一脸凶神恶煞,北静郡王笑了笑,:“怎么,谁欺负你了?你这一脸狼崽子模样。”

    卫若兰进来,冷笑一声,往椅子上一座,:“没人欺负我,我只是替你不忿,你那林妹妹,马上要变成戴权这个老阉人家的了,你你忿不忿?”

    北静郡王本带着笑容,此时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换上了一副森然的模样,脸上还带着一股阴霾,淡淡的:“哪儿听来的?”

    卫若兰:“哪听来的?郡王你这些日子忙着公/务,还不知道罢?戴权上了贾府,亲自相看林妹妹去了,不止如此,还去了两趟,第二趟非要进闺房!”

    北静郡王一听,“嘭!”一声,将手里的茶碗直接撂在桌上,发出狠狠地一响,嘴里冷笑:“戴权胆子也是大了。”

    戴权被武曌“吓走”,有个好几日光景没来这边走动,众人有些吃惊,尤其是王熙凤和贾蔷,还以为这事儿要黄,真的给林妹妹吓跑了。

    很快就要到薛宝钗的生辰,因着之前府上神/经兮兮的,如今到了这时候,都想冲冲喜,就准备给薛宝钗大办一个,好让大伙儿也喜庆喜庆。

    正月二十一这,从早上开始,好些人就来贺寿了,这家的太太,那家的/姐,都带着礼物过来,给薛宝钗捧场。

    要薛宝钗,这进/京/城之后,人缘儿是好的很,上面到老祖/宗一堆的太太们,下面到丫鬟婆子们,都十分的爱戴薛宝钗,大家都,愣是挑不出薛宝钗一个理儿来。

    今儿个热闹,众人坐在一起笑笑,爷们儿不过来,但是贾宝玉独独的来了,非要和姐妹们一起玩耍,好些人他两无猜,没有那方面龌龊心思,也有好些人他年纪还,怎么也不能油腻,那就万万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贾宝玉还,那是正经儿,毕竟年虽不大,但是已经和袭人等等有了那方面关系,阅历不可谓不深,还跟着秦钟一行人瞎混,尝遍了个中滋味儿,如今在家里头,没少摸这个丫头颈子,吃那个丫头嘴上的胭脂,好一个风/流。

    如今贾宝玉趁着热闹又来了,浑似忘了几前哭抢地的不让林妹妹出嫁。

    大家坐在一堂,老太太坐在上首,请了戏班子来,虽不是顶好的,但是也是热闹。

    薛宝钗很有城府,虽是他过寿辰,却不独大,专门捡老太太喜欢的吃,喜欢的点,老太太就更是高兴了。

    就这光景,外面的爷们儿突然闯进来,带头的就是贾蔷,后面还有贾琏,幸亏屋里头的都是姐姐妹妹,没几个媳妇,见到他们就笑嘻嘻的问。

    “你们怕不是闻着香味儿来的?”

    贾琏急的直跺脚,:“不是!外面儿……外面儿……”

    老太太惊讶的:“怎么了?”

    贾琏:“外面儿戴权大老/爷来了!是今儿个要过来,将林姑娘带走成亲呢!”

    戴权讨上府门了,吓得众人一唬,老太太惊呼一声,险些跌坐在地。

    话间,戴权已经背着手,大笑着走进来,身边儿还跟着好些个从者,看着就像是打/手,一溜儿走进来,分两列站在身后。

    这处摆着戏台子,戏/子们吓得一哄而散,王熙凤心里一计较,自己就站出来,好似主心骨儿一般,:“内相爷大驾观临!大驾光临!”

    戴权走进来,冷冷的扫了一遍众人,就将目光钉在武曌身上。

    旁人都吓得站起来,要么跳起来,而武曌却端端坐着,这会子悠闲的喝/茶呢,仿佛没看见戴权一样。

    戴权冷笑:“咱们明人不暗话,我今儿就是来带人的,带了就走!”

    武曌还是不为所动,旁人所有的目光都聚/集过来,戴权见武曌不动晃,仿佛没看到自己一般,更是生气,:“我看上你,是你的脸子,你去打听打听,这京/城里,多少达官贵人,争抢着把女儿送到我府上?如今我相上了,你别不/要/脸!再了……”

    戴权阴测测的话锋一转,:“上次林如海的事儿,我还没跟你们算账呢。”

    戴权指的自然是林如海的叔父那事儿。

    戴权又:“你若今儿不从了我,哼哼,林如海还想进/京做/官儿?怕是怎么丢/了脑袋,都不知道!”

    众人唬的不行,王熙凤连忙想要打圆场儿,些别生气,别动怒这样的话。

    武曌端着茶碗,悠闲的一笑,稍微挑了挑唇角,:“你这句得好。”

    她这么无端端一,众人都有些怔愣,不知道武曌的什么好?

    戴权瞪着眼睛,武曌终于抬起头来,正眼看他,:“别怎么丢/了脑袋,都不知道呢。”

    她着,还抬了抬茶碗,笑着:“这句话,我敬内相。”

    戴权一听,武曌这摆明了威胁自己,当即气的就要令人抓/住武曌,扭送走。

    不过还没发话,一口气憋着没出来,武曌已经幽幽的:“内相别着急,好戏总是在后头。”

    正话间,突然有人冲过来,急匆匆的:“北……北……北北北北、北静郡王来了!”

    先是戴权,后是北静郡王,大伙儿还以为是来争抢林妹妹这个香饽饽的,结果就听那厮还有后话,:“带兵……郡王带兵来的!是……是要捉拿朝/廷钦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