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木秀于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6.木秀于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戴权过府来, 这个可是大事儿, 而且有如此的无稽之谈, 立刻传的满府皆知,老祖/宗很快也就知道了。

    武曌与贾芸罢了话儿, 被丫头婆子们簇拥着,准备回碧纱橱,穿过贾母院子的时候, 就听到了一阵阵杂乱的声音, 惊动地的,哭喊地的, 如丧考妣一般,这大正月里头, 恁的吓人!

    武曌有些狐疑, 正这个时候, 贾母的暖阁里窜出一个丫头来,仔细一看, 是贾母身边的大丫头鸳鸯。

    鸳鸯跑出来,见到了武曌,立刻冲过来, :“林姑娘,老祖/宗好找啊!快进来!”

    于是丫头们送武曌往老祖/宗的屋儿里去, 果然就看到屋里闹得翻地覆的。

    老祖/宗坐在炕上, 趴在桌上, 正哭抢地了, 地上站着一溜儿的人,什么贾赦之妻邢夫人、贾政之妻王夫人、王夫人的内侄/女王熙凤、东府的贾珍之妻尤氏、长子贾珠之妻李纨、丫头迎春探春惜春、借住的薛姨/妈薛宝钗,合着婆子们就有李嬷嬷王嬷嬷赵嬷嬷赖嬷嬷,等等等等。

    当然了,还有贾宝玉,贾宝玉此时正梨花带雨的倒在贾母怀里头,贾母心肝肉跳大叫着,不知道的还以为贾宝玉得了什么绝症呢。

    总之是一大屋子人,武曌险些以为都要站不下了,根本没地方插足,正话间,那面子赵姨娘也过来了,一进来就哭,大喊着:“哎呦!这是造了什么孽!煞的,内相爷怎么就相看上咱们林姑娘了呢!林姑娘呦……哎呦,林姑娘……”

    武曌一听,已经了然了,原来是老祖/宗听了这个事儿,戴权的确是来相看武曌的,而且还挺有谱儿的,似乎觉得武曌不错。

    赵姨娘一哭,大家心里都是颤呼,老祖/宗正哭呢,听赵姨娘那大嗓门儿,顿时气得拍着桌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果然是上不了台面儿的人!谁让你这般胡嚼舌,叉出去!”

    赵姨娘还没哭完,讨了个没趣儿,竟然被丫头们给推了出去,气得赵姨娘不行,但是也没有办法,愣是不敢再进去了,悻悻然就走了。

    那面赵姨娘过来捅破了机,老祖/宗更是哭的心肝儿似的,贾宝玉在老祖/宗怀里打着滚儿,:“老祖/宗,您快想想办法啊!我不要让林妹妹嫁给什么戴权,林妹妹是咱们家的人儿!”

    武曌看着他们哭抢地,只是凉凉的扫了一遍。

    那面王熙凤也在,眼珠子转了转,就哭着:“哎呦,我这命苦的妹妹,娘走了没几年,好在有老祖/宗爱见,结果现在突然杀出了个内相爷,这可怎么办呢!都怪我这林妹妹,长相太标志,作风也太好!竟然被内相给相中了,还能怪谁呢?!”

    老太太一听,更是苦的惨,崩地裂一般,:“别了,怎么倒是成了我外孙女儿的不是!”

    王熙凤就:“可不是,那还能是谁的不是?林妹妹这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武曌凉凉的看着王熙凤,嘴上捧着自己,其实心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贾宝玉哭喊着:“快想想办法啊!有什么办法,我不叫林妹妹嫁给戴权!”

    史湘云也:“是啊老祖/宗,林姑娘若是嫁给了戴权,岂不是毁了?万不能这样的,老祖/宗快想点办法!”

    老太太自然也想想办法的,但是能有什么办法?

    如今的贾府,已经不是当年荣国公和宁国公坐镇的贾府了,贾府一代不如一代,吃的是祖/宗的基业,贾政不过是个五品的官儿,贾珍那头也没什么品阶,儿子不过是个五品的官儿,而且贾蓉这个五品的龙禁尉,还和卫若兰不一样,卫若兰是钦点的,而贾蓉是花钱捐的,捐官的时候,托的就是戴权。

    这样一来,贾珍因为有这个关系,不敢和戴权则声,贾蓉捐了龙禁尉,但是没有机会面见皇上,不像卫若兰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

    如今一来,他们家虽然辉煌一时,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但是但凡在皇上面前得上话儿的,什么四王/八公,还有这个内相太监,那个六宫太监,见了面儿全都是恭恭敬敬行大礼,都不敢则声的。

    如此,老太太也没了办法。

    那面儿薛姨/妈眼睛转了转,这家里头,林妹妹还没嫁给北静郡王呢,风就是雨的,林妹妹恨不得已经登了,又开始掌管起中馈了,薛姨/妈就恐怕老太太一个高兴,撮合了林妹妹和贾宝玉。

    薛宝钗已经落选了,不能再错过了贾府的心肝儿贾宝玉,就算林妹妹嫁不了贾宝玉,薛姨/妈也怕林妹妹真的嫁了北静郡王,那岂不是又比自个儿女儿高出些许了么?

    薛姨/妈拱了拱薛宝钗,薛宝钗低着头,想了想,宽解着老祖/宗,:“老祖/宗,话虽这么,可是咱们跟戴权老/爷面前,没有得上话儿的人,再者了……咱们元春大姑娘,还在宫里头,如今刚刚晋封,圣上还开恩,许下了省亲的泼喜事儿,若是眼下得罪了戴权老/爷,戴权老/爷在宫里头,皇上面前,可都是得上话儿的人,这……这要是给元春娘娘穿鞋儿,使绊子,那……那可如何是好了?”

    老太太被这一道儿,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怔怔的歪在炕上,吓得面无人色,旁边的人也都是一片唏嘘。

    王子腾和元春,可以是他们贾家的两个支柱,如今元春得了盛宠,贾家才更是扬眉吐气,眼下元春刚刚得宠,而戴权也是皇上身边的宠信宦官,若是戴权给元春穿鞋,贾家的荣华富贵,不就打了水漂儿?

    老太太定在原地,满脸怔愣,王熙凤一听,赶紧哭着“哎呦呦,可不是这个理儿,还是宝钗妹妹想的周到,可是这怎么办呀!元春大姑娘一个人在宫里头,无亲无故的,若是真有人给她使个绊儿,那可是老祖/宗您嫡嫡亲的孙女儿呢!哎呦喂,哎呦喂!”

    王熙凤故意咬重了嫡亲,还了两遍,就是想要老太太来个取舍。

    之前也过了,老太太的宠爱,就是有取舍的。

    武曌听到这里,更是冷冷的笑着,果然,老祖/宗面容变了刚才还哭抢地的,如今脸上却变化着。

    别看如今老太太面慈心善的,特别疼爱辈儿,溺爱的不行,但是其实老太太早年也是个狠主儿,要不怎么一个人熬到老祖/宗的位置?

    老太太心里有的是成算,这么一想,元春关联着贾府,而林妹妹呢?孰重孰轻,在老太太心中,顿时分的清清楚楚,再明白不过了。

    贾宝玉不明就里,还在哭,摇着老太太胳膊,:“老祖/宗,您倒是,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叫林妹妹嫁出去!林妹妹是咱们家的人!”

    老太太这回也没话了,脸色十分纠结难堪,贾宝玉哭喊着,那面武曌冷笑一声,看着屋儿里一片乱糟糟的,直接转身出门来了。

    屋儿的人一面哭抢地,一面假惺惺,一面又安慰老祖/宗,一面又安慰贾宝玉,乱成了一锅浆糊,武曌却是不理。

    武曌回了屋儿,被他们吵的头疼,想要躺下来休息一会子,紫鹃雪雁伏侍着武曌休息,那面雪雁声:“紫鹃姐,这可怎么办?咱们姑娘这么一朵娇花儿,真便宜了那老太监?”

    紫鹃比了一个声儿的手势,倒不是怕被别人听见了雪雁骂戴权是老太监,而是怕雪雁声儿大,吵着姑娘歇息。

    紫鹃低声:“妹妹,你这些日子,也没什么长进?咱们姑娘什么人,不是跟芸二爷了,有办法,那就是有办法,戴权要来,只管给他好瞧就是了。”

    雪雁听着,似懂非懂的。

    老祖/宗哭了一,第二借口病了,都没让武曌过来省她,第三就跟没事人儿一样了,绝口不提戴权的事情,什么也没,就当戴权没有相看武曌一样,似乎是不想管了。

    毕竟在元春和林妹妹之间,老太太根本不需要做出抉择,心里已经有了抉择。

    武曌什么也没,只是安排自己的事儿,还有过些就是薛宝钗的生辰了,还要办喜事儿。

    过了几之后,府里又平平静静的,好似谁也不记得戴权的事儿了,结果戴权就又上/门来了。

    武曌刚歇了午觉,打算去那面抱厦看账本儿,结果雪雁急匆匆冲进来,险些摔一个大马趴,紫鹃赶紧扶住她,:“做什么,如此慌张?”

    雪雁吓得脸无人色,结巴:“内内内……”

    紫鹃:“那什么?”

    雪雁:“不是那!是内!内相爷又来了!”

    紫鹃一听,脸也绷起来,雪雁着急:“内相来了府上,这会子不着姑娘过去了,要来姑娘闺房!已经往这边儿来了!”

    紫鹃也有些花容失色,戴权这谱子真大!

    武曌的闺房可是在碧纱橱,那是贾母的内院儿,戴权却要进来,而且冠/冕/堂/皇,他是个太监,不需要避嫌,结果呢,这不需要避嫌的太监,正打着强娶林妹妹的如意算盘。

    武曌听了,却没有一点儿震/惊或诧异,只是淡淡的:“雪雁,你怀里头是什么?”

    雪雁一听,这才想起来,赶忙双手打飐儿的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看起来像是一本书,:“险些忘了,方才在外面头儿,看到了廊上的芸二爷,芸二爷了,是来跟姑娘回话的,姑娘日前吩咐他的事儿,他已经办妥了,就在这里了。”

    她着,把本子递过去,武曌一看,还是两本,雪雁又:“芸二爷了,这里两本儿,一模一样的,他怕有变故,还誊抄了一遍儿。”

    武曌听到这里,幽幽一笑,仿佛不把戴权的事儿放在眼里似的,:“这芸儿,越来越有成算了,倒是越来越让人可怜儿了。”

    紫鹃和雪雁有些迷茫,那面儿姐妹们听了戴权要进来,全都跑来了,史湘云急的团团转,:“这怎么办!?”

    薛宝钗想了想,:“要不然,林妹妹先出府去,避避风头儿?”

    贾宝玉又要哭,那面儿不等他哭,戴权已经进来了,一行人陪着,吓得女眷们连忙避让。

    武曌则是气定神闲,冷笑一声,:“我倒是给这内相爷,准备了一份厚礼。”

    “豁朗!!”一声,戴权就从外面掀开帘子进来了,他十分急切,都不需要旁人掀帘子,自己动手掀开,跻身进来。

    武曌这闺房里,没什么香味儿,也一点儿不旖旎,反而大气十分,看起来和普通的屋儿没什么区别。

    戴权走进来,老/爷们大/爷们也不好进来,只有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等陪着进来。

    贾母干笑两声,这时候也不敢在戴权面前充老祖/宗了,戴权背着手,这年纪比林如海还要大十几岁,都能给武曌当爷爷了。

    戴权打谅了房子,又打谅武曌,笑着:“好好好,上次我就看过了,很是满意,这会子,我为什么来,你们也该懂了,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聘礼和嫁妆的事儿罢。”

    戴权的话真是好不/要/脸,他想强娶,还要谈嫁妆?

    史湘云第一个忍不住,薛宝钗拦她,她也不听,就:“林姑娘的爹爹还在扬州,这事儿怕是谈不成,怎么也要等林大人进/京再!”

    史湘云虽然活泼,但到底不是没成算的,这么一,的确在理儿。

    戴权却嗤笑:“林如海?我娶他女儿,是给他面子,还需要他做主?如今林姑娘住在你们这儿,你们做主便是了。”

    众人脸色全都不好看,戴权也太猖狂了,武曌却一点儿没有生气的模样,笑着站了起来,她一笑,戴权险些看花了眼,定定的盯着,仿佛见了仙一般。

    武曌面上笑的温柔,声调也是温柔,拿出贾芸方才递来的一本册子,另外一本已经收好了,放在桌上,笑着用白/皙的手拍了拍,:“内相爷别急,女子为内相爷准备了一份厚礼,内相爷看了之后再谈,也不迟。”

    武曌这温柔/软语,险些把戴权给的没了魂儿,戴权一口笑着:“好好好!”

    就伸手拿起那册子,众人都不知道那册子是什么东西,但是眼看戴权满脸淫/笑,拿起册子只看了一眼,之后却满脸震/惊,笑容都凝固了,一点点皲裂,仿佛从脸上掉下来的渣儿,哗啦啦瞬间脱落。

    随即戴权的脸抽/搐起来,十分狰狞,“嘶啦!!”一声愣是个劈手撕了,拍着桌子:“好你个不知好歹!给脸不/要/脸!你就凭这些想要扳倒我?也不看看你是谁?!不过一个蹄子,敢跟我面前作弄!?我今儿就把话放在这里了,你就算有这个,也没人敢管这事儿!”

    戴权完,气急败坏的,冷哼一声,甩袖子便走。

    众人吓得怔住,不知道是什么事儿,但是戴权脸上显然又是怕,又是愤,而且走的匆忙。

    武曌笑了笑,还往前走了两步,朗声:“内相爷,不送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