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卖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3.卖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送了一百条手帕的事儿, 恐怕贾府没人不知道了。

    也成了富太太们的谈资,许多人都在谈论着这事儿, 有人这一百条手帕, 可不是空穴来风,而是那日在北静郡王寿宴上, 林姑娘不心看到了北静郡王赏赐给戏/子的一条汗巾,于是醋性大发,发了好大一通子的脾气,北静郡王闹不过,就找了一百条手帕,送给林妹妹。

    好些人觉得林妹妹醋劲儿太大,也有好些人觉得北静郡王是爱见死了林妹妹,另有好些人认得, 送一白条手帕的丫头可是老太妃的大丫鬟, 哪是北静郡王爱见死了林妹妹, 而是老太妃爱见的心肝肉跳。

    总之不管是林妹妹醋劲儿大,还是北静郡王怎么怎么样,老太妃怎么怎么样,总之谈的满城风雨,自然, 林如海也知道了。

    林如海这里日就要离开了,武曌专程过来, 准备送行, 帮衬着收拾东西, 打点打点行李。

    林如海见女儿过来,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儿,武曌还以为他不舍得走,哪知道林如海让武曌坐下,然后十分心的:“女儿,你到底怎么想的?”

    武曌都给他问懵了,什么怎么想的?

    林如海:“郡王,北静郡王的事儿。我听,前儿,郡王令老太妃身边的丫鬟,给你送去一百条手帕?”

    武曌提起这个就头疼,她已经给退回去了,一百条手帕别是太贵重,都是什么名家手笔,就武曌用到棺/材里都用不完,自然给退回去了,不过后来又退回来几条非常名贵的,武曌也不好这么退来退去,平白让旁人看了热闹。

    武曌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女儿没什么想法。”

    林如海听她拒绝的爽/快,就问:“女儿,你觉着这北静郡王不好?”

    武曌一笑,:“什么好?什么不好?女儿不曾想,也不想去想。父亲,难你不知,侯门深似海,你舍得把女儿送进那深坑?”

    其实武曌并不是这心思,什么侯门深似海,皇门她都逗过,将李唐的下握在掌中,也不过尔尔,只是武曌用这个借口罢了,她实在不想和北静郡王去斗心斗力。

    林如海一听,倒也心疼女儿,不舍得女儿嫁进那样的人家,虽然高台面是高台面儿了,但到底规矩多,拘束也多,女儿这样心思细腻的人,怕是进了那样的高台盘,要生病的。

    林如海:“也是这样儿。”

    武曌笑着:“父亲都快回扬州了,还谈别人呢?”

    林如海:“是是,得快些收拾东西,还有很多杂事儿,我这一去,须得交接个把月,路上也要耽误些时日,再回来赴任,最快也要半年,慢了就一年,还要辛苦你在姥姥家住着。”

    武曌:“倒不辛苦。”

    只是不知贾家谁又辛苦了……

    那面儿武曌在林如海府里头,有人就过来拜会了,不是什么贾宝玉贾蔷之类的,而是个女孩儿。

    就是那老祖/宗的内侄孙女儿,史湘云了。

    史大姑娘是老祖/宗的内亲戚,以前还跟着老祖/宗养过,父母死的早,跟着叔叔婶子,偏生他们家又没钱,过得也不好,所以老祖/宗总是接史湘云过来住些日子。

    如今过年,史湘云自然要过来拜年,顺便也在贾府住些日子。

    史湘云一向活泼,没什么城府,而且十分大气爽/快,这日里在贾府,听宝姐姐,林妹妹去了林府,也想去看看林妹妹未来的府邸,其他姑娘家觉得不方便去,毕竟林府上有林老/爷,史湘云却觉得没什么不方便。

    旁人觉得史湘云胡闹,没跟着瞎羼和,这样只有史湘云一个过来了,下人一开门,吓了一跳,赶紧迎着史大姑娘进来。

    武曌听史湘云来了,有些吃惊,不过转念一想,那丫头就是这么贼大胆子,也不拘束,据转念就要相看婆家了,还是这么样儿。

    不过武曌倒是挺喜欢她,大气又豪爽,不扭/捏,也没那些贼心样儿,肚子里都是好心,自然和武曌这种人相处最好。

    史湘云过来,林如海就让武曌和史湘云话,自己去打点东西,正好又有人来拜访,正是那王孙公子卫若兰。

    之前在寿宴上,林如海也算是认识了卫若兰,往后都要同朝为官,之前听过,卫公子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个大人物儿,颇有些建树,如今是五品龙禁尉,这和之前秦可卿死的时候,贾珍给贾琏捐的官儿一样。

    这个官儿大都是王公国戚的公子充担,毕竟是皇帝身边的侍卫,那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容易成为大红人儿。

    卫若兰听林如海要回扬州去了,今日也是来践行的,特意过来一趟,林如海赶紧迎着,卫若兰笑着拜会,:“林大人是长辈,品阶又比我高,怎么能让林大人迎着?”

    话虽如此,不过卫若兰是世袭的公子,家里有爵位,而林如海世袭已经过了,没有爵位在身,所以虽然比卫若兰品阶高,但是权/势不如卫若兰大。

    那头里贾家之前看不起林如海,也是这个缘故。

    卫若兰其实今儿过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来找武曌的,但是武曌是女眷,又是未出阁的女儿家,所以卫若兰不方便过来,只能来个巧遇了。

    武曌在花园里和史湘云话,那头就有人探头探脑的,史湘云一眼看见,就:“是什么人?!”

    卫若兰倒是大方,从假山后面走出来,笑着:“两位姑娘,有礼了。”

    武曌见是卫若兰,便行礼:“卫公子。”

    史湘云不认识她,虽然史湘云是老太太的内侄/女儿,但是老太太疼爱/女孩儿,一项是有今儿没明儿的,史湘云虽然得到宠爱,但是家里头仍然不怎么好,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没得顽,只能做些针黹补充家用,他们家里头用的,都是娘俩儿做的,没日没夜,纵然史湘云这么爽朗,也觉得累得慌,委屈得慌,哪有什么时间认识王孙公子?

    卫若兰打谅了两眼史湘云,笑着:“你不认识我。”

    他着,转眼一笑,就:“我在家里也排老/二,跟你们家/宝爷一样,你也管我叫二哥/哥就是了。”

    武曌一听,原来卫若兰是来戏/弄人的,什么排老/二,卫家就他这么一个独苗苗儿,还排老/二呢。

    不过是因为史湘云话有点咬舌,发音不是很标准儿,一念二哥/哥就喊成“爱哥/哥”,平时没少受姐妹们嘲笑。

    史湘云城府浅,又干净,不等武曌阻拦,就喊了一声“爱哥/哥”。

    这可把卫若兰笑坏了,卫若兰只是听了史大姑娘咬舌,以为自己糊弄不成,没成想真糊弄准了,史湘云大眼睛,声音也亮,真别,这么一叫,没半点扭/捏羞涩,反倒爽/快的厉害,特别和卫若兰的眼缘儿。

    卫若兰哈哈一笑,可把史湘云笑懵了,只看卫若兰,心想着好端端一个俊俏公子,怕不是傻的罢?端端是可惜了。

    武曌无奈的摇摇头,:“卫公子过来,不会是专程作弄人的罢?”

    卫若兰一听,赶紧收了笑,:“两位姑娘别误会,我是来送行林大人的。”

    武曌:“家父可不在这里。”

    卫若兰笑着:“林姑娘冰雪聪明,我直了罢,我是过来的,自从那郡王生辰之后,姑娘也没再过去,老太妃想念的紧,不过恐郡王惹姑娘生气了,不好开这个口。”

    史湘云有些纳闷,看着武曌,又看卫若兰,不知郡王怎么惹林妹妹生气了?

    武曌头疼不已,:“没有的事儿。”

    卫若兰笑着:“那敢情太好了,老太妃想念林姑娘,想请林姑娘过去拉拉家常,另外还有一事儿,这些日子郡王没过来探看林大人,其实是因为郡王受了些外伤。”

    武曌有些纳罕,:“外伤?”

    卫若兰其实专门就来给北静郡王卖惨的,因着那日武曌看见了北静郡王赏给戏/子的一条汗巾,后来武曌又没什么总动,很多人传着武曌是醋劲儿大发了,卫若兰作为北静郡王的好兄弟,自然要帮衬帮衬。

    卫若兰立刻添油加醋的:“正是了,那日寿宴之后,郡王陪着圣上打猎,没想到突然有猛虎受惊,郡王保护圣上,不心受了外伤,险些就没救过来,好些日子卧病/不/起,因着无法来探看林大人。”

    史湘云听着,就觉得惊险异常,吓得惊呼一声,惹得卫若兰差点笑场。

    武曌见卫若兰那个样子,就知不是真的,若是北静郡王差点没救过来,他还有心跑到这里来让史湘云叫“爱哥/哥”?

    不过武曌转念一想,北静郡王好歹帮衬过一些,林如海能调回京/城,北静郡王也出了不少的力,于情于理,郡王受了伤,自己也该去看看才是。

    卫若兰在武曌面前耍花样儿,其实早就被看穿了,不过被史湘云叫了好几声“爱哥/哥”,也是心满意足,就回去了。

    林如海听北静郡王受伤,也觉得于情于理都该去看看,便准备亲自,带着女儿一起过去拜访。

    当下午,林如海就带着武曌过去了,老太妃听武曌来了,欢喜的什么似的,让人带进来,给林如海奉茶,拉着武曌谈地,起北静郡王的伤势,老太妃也是心有余悸。

    别看老太妃是个女人,又喜欢听话的孩子,但是心里是有成算的,叹气:“我那儿,也是个不省心的,儿的不是得罪这个,就是开罪那个,行猎这事儿,八/九不离十,是那宫中的……”

    到这里,压低声音,摆了个口型,武曌看懂了,的是戴权!

    那不就是之前林如海的叔父想要攀上的那个戴权么,是有权/势的内监,自认是千岁的。

    上次北静郡王下扬州查办,抓/住了林如海的叔父,不过也不知是为什么,并没有把戴权拉下马来,只是这些日子,戴权都老实了很多,没声没息的。

    老太妃罢了,叹气的不行,:“这会子怕是在卧床呢。”

    因着北静郡王在卧床,所以林如海和武曌也不便去见,坐了一坐就准备走了。

    那面老太妃爱见武曌,不舍得她走,准备亲自送到大门口去,一路上拉着武曌的手,:“你啊,别跟我生分,若是闲了,就到我这儿来,也可怜可怜我这老货,些话儿才是。”

    武曌就:“太妃如今还年轻着,怎么是老货?改明儿的了闲,还怕太妃您嫌弃我呢。”

    老太妃笑起来,:“你能来就好,你今日过来,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若是听了,恐怕病就好了全部,要从榻上蹦起来呢!”

    林如海这么一听,好像太妃也爱见自己闺女,想要撮合这事儿似的,不过转念一想,自己闺女如此这般的好,谁能不爱见了?

    老太妃她着,指着前面儿:“那边儿花好,下次你来,咱们温两杯酒,跟那边儿吃……”

    老太妃的话还没完,这敢情好了,那边儿竟然有人,而且不是旁人,正是她那“卧病在床”、“差点就回不来”的儿子,堂堂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坐在那边儿梅花树下,正捏着一本书,手里托着个茶壶儿,正品茶看书呢,一阵风过,梅花片子落下来,沾在郡王的鬓发之上,平添了几分俊/逸与风/流。

    那里还有其他人,正是王孙公子卫若兰了。

    卫若兰坐在一边儿,邀功的:“我可去了林府,装模作样的透露了一番,把你的那叫一个惨,断胳膊短腿/儿,缺心少肺的!”

    北静郡王无奈的摇了摇头,都不看卫若兰,卫若兰又:“不过,啧,你那林妹妹,真不是一般女儿家比得上的,好似铁石心肠一般,听过之后,浑然不动,就合着她把我看的透透的,我骗……”

    她……似的……

    卫若兰的话还没完,突然脸色一僵,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北静郡王是习武之人,有人走过来,自然听见了,立刻转头一看,那一行走过来,遥遥站在远处的,不正是武曌么?!

    卫若兰后知后觉,赶紧闭嘴,那面儿里老太妃也把自己儿子的十分之惨,当即面子也挂不住,刚不他卧病在床,这会子就在这里瞎羼。

    只有北静郡王十分之坦然,将自己手中的书和茶壶都放下,把头上的花瓣片子掸下来,然后低声对卫若兰:“你对了一件事。”

    卫若兰吓得魂儿差点飞了,正安慰自己呢,没听懂北静郡王的话,就:“什么?”

    北静郡王淡淡的:“林姑娘怕真是把你看得……透透的。”

    他着,就抬步往前走,很是自然,走过去先给太妃请安问好,又见了林如海,这才笑着,一脸君子坦然,没半分尴尬,:“林姑娘。”

    武曌一笑,上下打谅了一下“半死不活”的北静郡王,语气温温柔柔,出来的话却十分不饶人,莞尔一笑,:“郡王伤好得快,民女也就安心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