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众星捧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2.众星捧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扎过来, 幸而武曌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会怯场,若是普通的女子, 恐怕这时候就不知道怎么着才好了。

    老太妃被众星捧月的坐在正首,虽今儿是北静王的寿辰, 但是老太妃乃是北静郡王的母亲, 这样一来,过寿辰还是敌不过一个孝字,来的宾客大都知道郡王孝顺, 自然要巴结着老太妃了。

    老太妃那么打眼一瞧儿,林姑娘入目第一眼斯斯文文, 因着身/子不好,一股子不胜的羸弱气息扑面而来,脸色白的几乎透/明, 却透露着一股不正常的殷/红, 然而就是这股子娇/弱的模样, 气质却是大不同的。

    然一股贵气与端庄,不管是眼神儿、行为,还是什么的,都是恰到好处,不怎么张扬, 但是绝对也不卑微。

    这对于武曌来, 自然是得心应手的, 虽然武曌做了十五年的女皇, 那是万万/人之上,不可一世的,然而武曌现在换了壳子,想要伪装成什么样子,那不是得心应手的事儿么?

    若只是会张扬,到谁面前都昂着脖子,怕不是女皇了,岂不成大傻么?

    老太妃素日里就听到这个人林姑娘怎么样,那个人林妹妹怎么样,一会子儿子也林姑娘怎么样,听得耳朵都要长茧了,一开始还新鲜着,想要见一面儿,时常多了,来串门子的贵太太官奶奶们,一开口都是林姑娘那稀奇事儿,老太妃也渐渐不以为意了。

    还能是个仙么?

    如今一见,还真是个仙,不,不只是仙,那模样儿是个仙,那姿态,那秉性,那气度,倒是仙都比不上了。

    老太妃立刻抬起手来,台上唱戏的蓦然住了声儿,没一个敢出声的,就见老太妃站起来,旁边丫头婆子连忙簇拥着,生怕老太妃摔了碰了。

    老太妃竟然亲自迎了过来,众人一见,赶忙也都站起来,尾随着迎过来。

    武曌微微垂着头,伪装着一副很不起眼儿的模样,但是再不起眼,那壳子,那姿容已经是顶尖儿的了,如今再有这气度,饶是武曌不想起眼儿,也难。

    林如海和武曌见到老太妃,恭敬的请安问好,老太妃直接过来,不叫武曌拜下去,伸手扶起来,笑着端相了武曌两眼,上下的打谅,不肯错过一处儿。

    看了半响,若是旁人定然都发毛了,而武曌呢,一点儿也没有不自在,还是坦坦荡荡的,大大方方儿的。

    旁人都屏气凝神的,就看着老太妃打谅武曌,大家都在想呢,这么打谅,怕一会子有好戏看?

    只是没成想,老太妃打谅之后,随即笑起来,:“好好好,我看好。”

    她这么一,众人都傻眼了,什么叫“我看好?”

    这是相看什么呢?

    众人顿时激起一片喧哗来,有人觉着是相看未来的儿/媳/妇呢。

    京/城里最近总是传着,北静郡王看上了林府的大姑娘,早些还令身边儿的子给林姑娘送蜜枣去了呢。

    有人觉着,老太妃这句可能是因为心情好,又碰上了“老家的人”。

    这老太妃,据是江南女子,当年进了宫,一直不得回去,也因此长长思乡想家,如今看到了林姑娘,也是那江南女子,而且林姑娘身上到处体现着江南女子的斯文,所以老太妃才“我看好”。

    老太妃对武曌一见如故,拉着武曌的手,:“坐我身边儿,你想听哪出?”

    她着,令身边儿的大丫头过来,拿了戏盘子,亲自递给武曌,:“丫头,喜欢哪出,点来听听?”

    武曌瞬间成了那明月,在旁人眼里,恨不得万丈之光,武曌则是不想出这个头,毕竟她本没有混进郡王府的心思。

    若那郡王,要是个听话顺心的也行,毕竟郡王颜色姿容好,这世道上,一句狠话,绝没有人的姿容在郡王之上,武曌对于颜色也是爱见的。

    只是这郡王,只是表面看起来温柔随和,其实内地里是个黑心肠的,左右在算计人,偏偏武曌可不是什么江南女子,左右和郡王的性子撞了个正着。

    虽郡王似想找个聪明伶俐,懂事儿的,但武曌若真是和郡王聚到一起,恐怕郡王府三两头就要塌了,王妃算计郡王,郡王算计王妃,好嘛,真真儿是百年来最好看的大戏了。

    武曌不想给自己找那个闲事儿,因此也不想拔这个头筹,就装成一副恭敬的样子,推辞:“太妃折煞我了,我是个辈儿,怎么敢在太妃面前现弄?”

    老太妃一听,觉得武曌恭敬,有礼度,反而更喜欢了,将戏牌子塞给武曌,:“点!我叫你点,谁还敢则声儿?只要你欢心,今儿你可劲儿点,都是你的场儿!”

    武曌本意不想拔头筹,结果这老太妃,一看就是喜欢乖顺的,倒是顺了老太妃的心,武曌无奈,心想着这北静郡王和他母亲一个样儿,一般的乖觉。

    武曌只好点了个喜庆的戏,老太妃又抓了果子给武曌,还亲自剥了一个,送到武曌手里,武曌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儿,赶紧谢了。

    那模样儿,本就生得好,如今受宠若惊,惊得跟什么似的,老太妃更是可怜儿了,拉着武曌的手,也不看戏文了,问了问武曌扬州的风土人情,拉了拉家常理短儿。

    太妃一辈子住在宫里头,先皇去世之后,才跟着儿子搬出来,如今住在君王府里享福,她到底是宫中的女子,武曌也曾经在宫中,而且还是大半辈子的尔/虞/我/诈,自然明白这种女子想要听什么。

    武曌一面着扬州的风土人情,一面又些喜庆的稀罕事儿,毕竟是女皇,见多识广,将老太妃的一愣一愣,拍着武曌的手,:“我瞧着你,越发的爱见了,不像是旁的,见识短,只认识针黹花样儿,成描个这花儿那花儿的,一开口就是张三家的姨太太怎么样,李四家的妾怎么样,你倒是不同的。”

    武曌随便两句话,哄得老太妃那是心服口服的,北静郡王这个寿星倒是成了次席,坐在一面,但是也不觉得无趣,就听她们话,偶尔也听听戏文儿,又与林大人话,免得林大人无趣生分。

    那面北静郡王着话,就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子,回头一看,还是个熟人,正是那王孙公子卫若兰。

    卫若兰与郡王年纪差不离,稍一些,同样弱冠,身材高挑,面如兰玉,别看他样貌斯文,不过功夫不差,而且性子大有些不拘节,为人也豪爽。素来与北静王府走的很是亲近,因着他家里就是亲近北府的,可以不管是官/场上,还是私交里,都是不错的。

    卫若兰走过来,拽了把椅子坐下来,笑着:“今儿你如愿了?”

    北静郡王笑着:“不知你什么。”

    卫若兰抻着脖子往老太妃那里看了看,:“瞧瞧,瞧瞧,就是不一般,我三两头的跟你,叫林妹妹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仙儿,你倒好,就是不肯让林姑娘抛头露面,如今老太妃一喊,你就答应,若没有这事儿,我还真见不着那宝贝疙瘩呢。”

    北静郡王不话,呷了口茶,卫若兰又:“老太妃这么个人物儿,平时是好惹的?要我,林姑娘真是高见,两三句就将老太妃拿下了,你不必愁了。”

    北静郡王不以为意,:“我愁什么?”

    卫若兰:“不愁往后婆婆见儿媳了。”

    北静郡王一笑,将茶盏落下,淡淡的:“八字没一撇的事儿。”

    卫若兰听他那口气,旁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当下笑着:“得了罢你,一口腻歪歪又得瑟的口气,谁听不出来,我也不是那帮子蠢物。”

    他着,又指了指,:“你看看,老太妃这爱见的,你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等会子老太妃一个高兴,认了林姑娘做干女儿,这好嘛,以后就真成你的林妹妹了。”

    武曌哄着老太妃,也算是得心应手,手到擒来了,没看见那边话,但是真叫卫若兰准了,老太妃高兴得很,当下推了自己手上的镯子,递给武曌,:“我看你欢喜,我家中又没有女儿,不如我认你做我/干女儿,你看可好?”

    老太妃正着,北静郡王已经过来了,笑着:“母亲,人家林姑娘的父亲还在这儿呢,您就公然开始抢女儿了?”

    北静郡王这么真假的一,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这时候有人又来登门,老太妃不让武曌离开,拉着武曌聊,武曌抬头一看,果然冤家路窄,原来是贾政贾珍一行人,亲自来贺寿了,而且还带着贾宝玉。

    贾宝玉脸色苍白,毕竟刚在林如海府上,砸了皇上赐的茶盏,还欠着一张五千两黄金的条子呢。

    他回府去,正巧被贾政贾珍看到了,要带着贾宝玉来拜寿,显得恭恭敬敬的,贾宝玉不敢跟贾政提起自己欠条子砸杯子的事儿,没办法推辞,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来。

    武曌见贾宝玉脸色惨白的模样,心里没来由的爽/快。

    贾宝玉过来,好多人都问他戴的什么玉,没一会子倒也成了焦点,虽然贾政口口声声孽子,不成器,等等,但是也因为家中有这么一个生下来就带玉的儿子暗以为豪,还可以在人前现弄一番。

    那面儿台上的戏文唱完,老太妃让武曌再点一出,唱罢的旦们下/台来梳洗。

    贾宝玉刚开始害怕,缩在角落,不过后来渐渐吃了酒,也放开了,与旁人开始顽笑攀谈上,谁家的戏/子好,谁家的妓/女好等等。

    正巧儿了,今北静郡王办寿,请了最好的戏班儿,里面有个名儿叫做琪官的,大名唤作蒋玉菡的戏/子,做成旦美艳无比,好些人追捧着,千金难求。

    那琪官正好卸了妆出来,就被人截住了,带给贾宝玉认识,贾宝玉刚刚还害怕呢,这会子因着见到了琪官,顿时惊为人。

    琪官长得妩媚温柔,举手投足比那才死的秦钟还要女儿气,堪堪是水做的,正合了贾宝玉的心思,贾宝玉一见,顿时把什么欠条,什么砸杯子,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立刻上前紧紧搭着琪官的手,问长问短的。

    那琪官总是见富贵人家这样,也十分自然,一点儿没有卑微的样子,对答如流,贾宝玉见他对答的好,更是爱见,邀请他来府里坐一坐,不过转念一想,贾政断不会让他这么胡闹,因此只好有空自己去找琪官。

    贾宝玉还要送琪官东西,琪官也只好回礼,解下了自己的一条大红色汗巾,笑着:“这是前些郡王送的,我也没什么值钱的物什,就这个还算值得,宝二爷您可千万别嫌弃。”

    贾宝玉一听,郡王送的,唬的他当即一颤,都不敢接了,脸色瞬间变了好几下,不是那条汗巾吓人,而是单单听“郡王”二字就觉得吓人。

    武曌没心听他们话,不过还是听见了,毕竟贾宝玉紧紧捏着琪官的手,他以为贾政没瞧见,其实贾政暗地里瞪了贾宝玉好几眼,只是贾宝玉美色当前,根本没注意罢了。

    武曌也听到了一耳朵,那汗巾是北静郡王赏给琪官的,据还是个贡品,如何如何之好等等。

    原是那四王/八公聚在一起看戏,当时琪官唱了一出,各种的好,于是便有人抻头,打赏了琪官。别看这四王/八公聚在一起,而且同朝为官,其实里面有很多门道,派别也不少,有人抻头打赏,剩下的人自然也不甘示弱,于是便攀比上了。

    北静郡王本没想打赏什么,也没带什么好物什,但若不打赏,免得旁人找邪茬,以此为契机,又有点道儿,正巧了,北静郡王/刚从宫中/出来,皇上赏赐了一些宫中的贡品,首饰准备带回去送给老太妃,让老太妃欢心欢心,于是就随便捡了一条汗巾,赏了琪官。

    哪知道今日又多出这么一遭事儿来?

    武曌听了一下,没当回事,那边卫若兰却突然拍着北静郡王的肩膀子,摇头叹气:“怕你以后不能随便赏人物什了,若林妹妹不欢心,你可是完了!”

    北静郡王没话,不过若有所思。

    这一过得热闹非凡,老太妃还不想让武曌离开,吃晚饭,又聊了一会子,才让人隆重的送武曌和林如海离开。

    武曌今日在林府中下榻,不想回贾府了,毕竟林如海没几日要走,再者林如海今日也喝醉了,须得有人照顾,恐他自己照顾自己不周到。

    武曌第二日一早才回的贾府,前脚儿到了贾府,后脚有人追来了,不过并不是林如海府上的,而是北静郡王府上的。

    好几个丫头捧着一个个红漆大盘子,十来个大盘子,那仗势不一般,武曌不明所以,门前却乱成了一锅。

    武曌走过去一看,顿时更是头疼不已,原是北静郡王又来送东西了。

    那打头的丫头武曌认识,是昨日里老太妃身边的大丫头,十分恭敬的笑着:“林姑娘,太妃和郡王叫奴婢给您送东西来了。”

    丫头恭敬的呈上牌子,武曌一看,险些笑出来,郡王真真儿大手笔,一百条……手帕。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