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作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0.作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看着那蜜枣的大捧盒, 又瞥见远远的,王熙凤在那撕帕子,便没有推辞, 心想着郡王到底是给自己做足了脸面,虽然太过之, 不过自己若不给郡王脸面, 也不成模样儿。

    当下武曌便对六儿笑着:“多谢你了,代我也谢谢郡王,只是如此厚礼, 民女受之有愧。”

    六儿挠了挠自己的犄角,把大捧盒交给旁边的雪雁和紫鹃, 这才蹦蹦哒哒准备去回话儿了。

    六儿一走,贾府是彻底翻了,一个个全都议论起来, 那边儿王熙凤饧着眼睛看武曌, 似乎有气出不来的样子。

    实在的, 武曌就喜欢看别人这模样儿,心里爽/快的紧。

    武曌让婆子将蜜枣带回碧纱橱去,另外拿给老祖/宗、王夫人邢夫人等等长辈一些,随即就登上车离开了。

    今儿没事可做,武曌准备去看看林如海, 免得林如海一个人在府邸里无聊发慌。

    真别, 北静郡王踏看的府邸, 那真真儿是最好的了, 清幽不,还方便,门前大宽街儿,方便走车,坐北朝南采光也好,就连院子里的花儿都种的郁郁芳芳,平日里晒晒太阳,赏赏花,品品茶就是了。

    武曌在门口下了车,因着林如海这里不比贾府讲究奢侈,所以不必换什么轿子抬进去,武曌就准备自己走进去。

    不过她还没进去,林如海已经得到了消息,赶忙就迎了出来,果然看到了武曌,笑着:“你来了,快进来,正好儿,这儿啊,有许多蜜枣,北静郡王/刚才差人送来的!”

    武曌一听,好是头疼,敢情郡王家里蜜枣闹慌,所以满处派送呢?

    林如海让着武曌进来,亲自给武曌端出蜜枣来,又命人倒来滚滚的热茶,还:“这茶不行,早上就放着,已经不新鲜了,我女儿身/子骨儿弱,不能喝这个,水要滚滚的,免得这凉,一会子就寒了,对……对了,拿我那从扬州带来的茶,那茶好喝的紧。”

    武曌见他忙碌,不由笑着:“父亲,瞧您忙的,不知的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儿来家里了呢。”

    林如海笑的合不拢嘴,:“我女儿,比什么大人物都强,你坐着,别忙,我来就是。”

    武曌一笑,心忙的是您。

    武曌一直住在贾府里面儿,那里面儿,真真儿是没有一个干净的,也乱的很,王熙凤之前这府上的太太奶奶都是全挂子武艺,武曌这点倒是赞同,虽然那全挂子的武艺在武曌眼里不提,但是总到自己跟前惹是生非,也是要费些神的,如今来到这里,环境又雅致清幽,还见着了“亲人”,感觉顿时放松了不少,心里头倒是舒坦。

    这面武曌去探看林如海,那面贾宝玉坐不住了,贾宝玉有好几份性子,之前听了武曌要离开他们家,心里不乐意,心想着,若是林妹妹离开了,哪还找这般神仙一样的妹妹?

    如今眼见武曌去见林如海,心里不踏实,也闹腾着要出门,准备去拜会拜会这个姨夫。

    众人都不想叫他去,因着那日大年三十儿,贾宝玉就出这么扫兴的话来,一个个闹得很僵,王夫人怕他过去闹得不可开交。

    这时候赵姨娘就有两个算盘了,她觉着这林妹妹不错,想让自己儿子巴结着,若是能娶回来,他们算是熬出头儿了,毕竟虽然贾家的人看不上林如海,觉得他连贪银子都不会,做了那么几年巡盐御史,虽然只有五六品,但是好歹都是汪汪的油/水,然而林如海这些年能拿出手的现钱少之又少,林如海生病之后,那些堂亲戚来分家,都分不着现钱,只能分些田产摆件。

    虽然贾家很多人看不上林如海,但是赵姨娘觉得,林如海马上要出人投地了,是个好靠/山。

    贾环眼界太低,也“看不上”林妹妹,:“为什么巴着那林妹妹?要我,宝姐姐才好,宝姐姐温柔大气,而且薛姨娘和咱们太太,可是嫡亲的姐妹,起来,这都是贾家人,往后老树根基的,错综复杂,拔都拔不掉!”

    赵姨娘恨铁不成钢的:“你怎么这么傻?怪不得是下/流的东西,上不得大台盘!那林妹妹什么人物儿?连北府的郡王都看上了她,你看不上?”

    贾环不以为意,嗤笑:“郡王?郡王看上个女人,不是常有的事儿?那南安郡王府里头妾就百十来个,郡王若是真的看上了林妹妹,也就三两的热乎气儿,还能长久?”

    赵姨娘了半,又又骂,贾环听得不耐烦,而且越听越烦,却没有办法这才出门来,准备搪塞一下,正好看到贾宝玉要出门去林府,眼睛一转,便准备与贾宝玉结伴而行,到时候若是在林府惹了事儿,还有贾宝玉撑着呢。

    贾环过去给贾宝玉问好,规规矩矩的,贾宝玉生少根弦,不知谁要算计自己,满脑子都是油腻的姐姐妹妹,还有哪家公子长得好看,哪家戏/子妩媚温柔等等。

    贾宝玉和贾环结伴而行,正巧了,在门口又遇到了贾蔷,这些贾蔷在家里头养伤,都不敢出门儿,如今稍微好一些,总要给老太太问声过年好,不然不成体统。

    今儿贾蔷过来,遇到了贾宝玉和贾环,一打听之下,顿时眼睛就眯了起来。

    之前贾蔷去找武曌要求提携,武曌根本不搭理他,后来贾芸反而更是风生水起,自己还被毒/打了一顿,贾蔷就算着,自己被毒/打的事儿,肯定和贾芸脱不开关系,因此把这火气,准备洒在武曌身上。

    如今听他们要去看林如海,心中就有了计较。

    这贾宝玉是个公子哥儿,平时压根没成算,自己一挑唆,还不上赶着扛刀?就跟上次大闹学堂似的。

    而这贾环呢?不是贾蔷看不起他,要摸样儿没摸样儿,做事还畏畏缩缩,赌钱都输不起银子,眼界低,没见识,自己挑唆两句,虽然可能没有胆子拿刀,但估计是那个递刀的。

    有扛刀的,有递刀的,贾蔷就准备坐收其成了,当下殷勤的笑着:“宝叔,我跟你们一起过去,好歹是一家子亲戚,平时也该走动走动。”

    贾宝玉到觉得,人多热闹,便答应了,一行人往林如海府上去。

    这会子武曌正在和林如海下棋呢,实在的,林如海下棋不怎么样,武曌下了两盘子,这才体会到了,林如海下棋不怎么样,偏偏喜欢下棋,起初一连输了两盘子,越挫越勇,这倒让武曌为难起来。

    武曌忽而想起当日在扬州,郡王陪着林如海下棋,如此想来,郡王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怎么能像模像样儿的输给林如海呢?这输棋,也是讲究的活计,还得输的诚恳。

    武曌这么想着,就故意走了两步臭棋,果然林如海一阵欣喜,:“我可下了。”

    武曌装作没看懂的样子,输了一盘,还是林如海的绝地反扑,可把林如海给逗笑了,捋着自己胡子笑。

    武曌见他这模样,就笑着:“父亲,一连下了这么多盘,您也别太劳神,歇会子。”

    林如海却:“不劳神,赢你不过一炷香的时分。”

    武曌一听,噗嗤笑了出来,好家伙,林如海这还喘上了,林如海笑着:“别不信,咱们再来一盘?”

    武曌见他高兴,算着没几日林如海又该回扬州去交接了,少不得顺着他,便点头答应,结果这个时候,门口有人来通传,:“老/爷,大姑娘,那边儿贾府有人过来,是大姑娘的哥/哥呢!”

    那厮正着,就听到“踏踏踏”的脚步声,通传还没完,人已经进来了,武曌抬头一看,正是贾宝玉。

    贾宝玉一个人还不算完,身后带着一脸算计,却不知已经外露的贾环,还有满脸阴险饧着眼的贾蔷。

    贾蔷脸上还挂着相,那日被打了,眼眶还有些发紫,但是到底好多了,把自己捯饬的很明艳,一身暗红色的袍子,穿金戴银的,好不奢侈。

    林如海见是贾家的少爷们,也不好礼数不周,就让厮倒茶来,请他们进堂里坐下。

    贾宝玉一经走进来,左右看了看,这满院子倒是雅致的紧,虽然是隆冬,但是一树树的梅花开的正好,竟是满园芬芳,倒是把荣国府的花园子都比下去了。

    贾宝玉走进堂里,连门帘子都要打量好几眼,打量之后,虽然觉得府上雅致,但是到底不如自个儿家,首先府邸就了,正堂也忒,上首下面的两溜儿椅子怕不是什么好木材,也没有脚踏子,铺设的猩红软垫,刺绣工艺也不是很好。

    贾宝玉越看越寒酸,方才又惊鸿一瞥的看到林妹妹对林如海笑的温柔包容,那种笑容是贾宝玉一辈子都看不到的,当即心里不是滋味儿。

    正好厮送来了热茶,又端上了各种果子点心,把林家里上档次东西全都端上来了,还有好些都是同/僚通林如海调任,跑过来送礼送的,林如海平日里不舍得吃,现如今全拿出来了。

    贾宝玉先是捡了颗果子,拿起来看了看,咬了一口,蹙着眉:“这么酸?”

    旁边贾环一听,就顺着:“对,酸,没咱们家的好吃。”

    那边贾蔷幽幽一笑,心想着这两个蠢物,自己还没挑唆,已经开始犯傻了,看来今儿个直接捡瓜捞便成了。

    武曌听他们这么,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立刻话,林如海好脾气,而且不记仇,让人端了瓜果下去,换了一些甜/蜜的枣子。

    贾宝玉听了,今儿郡王给林妹妹送蜜枣来了,如今一看蜜枣,顿时肺里都是火,眼睛差点冒出火来,顺口一咬,便撒气:“苦的!啐!”

    这可是郡王府里送来的蜜枣,林如海心刚才女儿都吃了,也没是苦的,反而很爱吃似的。

    林如海以前以为女儿喜欢清淡口儿,不喜欢甜食,也不喜欢酸食,不过如今女儿倒是很爱吃那蜜枣。

    林如海哪知道,因为他女儿已经换了瓤子。

    武曌见贾宝玉找茬,一次两次的,竟然没完没了了。

    武曌冷冷的一笑,:“我们庙,容不下宝大/爷,您是全下的大/爷,还是请回罢。”

    武曌的直白,贾宝玉顿时脸上一青,不过贾宝玉这个人,别人越是不让他怎么着,他越是想怎么着,平日里姐姐妹妹越是亲近他,他越是觉得没意思,如今林妹妹疏远他,还这么冷淡他,贾宝玉反而觉得林妹妹是神仙。

    贾环还以为贾宝玉要生气,连忙撺掇着,看戏不嫌事儿大,结果贾宝玉反而软/了态度,差点让贾环把茶给吐了。

    就听贾宝玉:“好妹妹,你别生气,我是最近生了病,嘴里苦的,你别生气才是。”

    武曌冷笑一声,不接他的话,贾宝玉又:“妹妹你都往这边这么久了,一会子就跟我回去罢?”

    贾宝玉着,看了看桌上的茶碗摆件儿,很是“寒酸”的样子,而且这府上没多少厮丫头,人气儿不足,难免有些凉,就:“你身/子骨儿弱,这府上没人气儿,吃喝也那么一般,我怕你受委屈,一会子咱们回去,咱们去找宝姐姐烫两杯酒吃……”

    贾宝玉这么着,贾蔷嘴角一翘,就:“宝叔,瞧您的,这好歹是姑娘的本家,就算比不得咱们家,宝叔也不能这么心直口快啊。”

    贾蔷似乎在装好人,却故意咬重了“比不得”三个字儿,贾宝玉是个傻的,立刻:“我的都是实话,你看着茶不香,果子不甜……”

    他还没完,贾环伸头:“你看着茶杯,破烂货,俗气!”

    他着,突然“失手”,“豁朗!!”一声砸在地上,顿时碎成了数十瓣儿的。

    那面贾环还上了瘾,摔了一个不成,干脆又“失手”推了一盏下去,又是“豁朗!!”一声,嘴里还着:“啊呀,烫死我了,烫死我了!”

    武曌看到这里,把脸一沉,本是个娇滴滴的不胜模样儿,如今却带上了七八分的威严,还没话,那边儿砸了两个茶碗的贾环已经吓了一跳,坐在位子上一蹦,莫名就被唬到了。

    武曌脸上挂着威严,“啪”一声,拍着桌子站起来,心中冷笑一声,作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