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不良居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27.不良居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之前看到了焦大和贾芸打人, 也算是抓到了武曌的辫子, 如今给林如海置办了歇脚的别苑,这样一来,岂不是把恩典都送到跟前儿来了?

    武曌总觉得,依着郡王那黑心的秉性, 总酝酿着什么风雨欲来的阴/谋似的,一定没什么好事儿。

    林如海提前进/京谢恩, 武曌再也闲不住, 让婆子去遣人与老祖/宗支会一声, 自己就令人按了车来, 准备往林如海下榻的北静郡王别苑去。

    北静郡王自然不会把林如海请到府里去,毕竟还要避嫌,所以就安排林如海住在了一处幽静的别苑, 也是北静郡王买下来的房子, 只是一直闲置着, 没有用处。

    武曌赶紧坐了车, 往那处别苑去,位置虽然幽静,但绝不偏僻, 只听外面赶马的:“姑娘, 到了!”

    武曌没有立时下车,而是打起车帘子往外看了看。

    好嘛, 的确是闲置的一处别苑, 这里里外外, 大冬儿的还鸟语花香的,门口也干干净净,闲置的连个蜘蛛也不曾有,若北静郡王没有良苦用心,谁能信?

    武曌心想,自己给老爹的宅子还没准备好,这北静郡王倒是殷勤,随随便便就准备了这么一处,若出去,不知情的还以为北静郡王是他儿子呢。

    紫鹃按好脚踏,请武曌下车,武曌被紫鹃雪雁扶着,因知道林姑娘身/子娇/弱,所以不敢怠慢半分,款款下了车。

    那别苑门口,竟然还有门童,看到武曌过来,都不用问,跳窜窜而来,:“定然是林姑娘了,我们王爷有请!”

    门童身量还没张/开,包子一样儿的圆脸,孩儿的通病,塌塌的鼻梁,陪着圆圆的/脸儿,倒是可爱到了极点。

    门童跳窜窜的跑过来,推开大门,又跳窜窜的引着武曌进去,武曌在后面打谅了两眼这孩子。

    雪雁和紫鹃都被这孩子给逗坏了,笑着:“姑娘,你看他,多可怜儿!”

    门童在前面皱了皱鼻子,对着雪雁和紫鹃吐了个/舌/头,伶俐古怪的厉害。

    武曌打谅了两眼,使人可怜的确是有的,但是这门童,怎么看怎么是个练家子,虽然年纪不大,身量也,但是的的确确是个练家子,跳窜窜的步子轻/盈。

    门童引着他们进去,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哈哈哈”的朗笑声,不用看就知道,绝对是林如海的笑声了。

    武曌往前走了两步,果然看见了林如海,林如海坐在花园子里,旁边还有人,自然是那北静郡王了,不然林如海也不会一个人无端端发笑。

    仔细一看,林如海坐在园子的石凳上,不过石凳上铺着厚厚的软垫子,估计是怕林如海着了凉,旁边还堆着三个火盆子取暖,林如海披着一件大毛披风,手里拥着一个手炉,桌上摆着棋盘,棋盘下面儿还垫着厚厚的软垫,下棋的时候不至于挨着冰凉的石桌。

    真可谓是全挂子的武艺了!

    门童引着武曌过去,看到了北静郡王,就朗声:“王爷,林姑娘来了!”

    北静郡王背对着武曌,因此看不真切,如今听到了门童脆生生儿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几日不见,武曌不得不承认,郡王似乎越发的出挑了。

    郡王今日穿了一件藕荷色,淡紫中略带浅粉的衣裳,若是叫别的男人穿了,估计会觉得磕碜,不只是磕碜,还会觉得娘气,只是君王这一身衣裳,衣摆领口袖口的地方,还滚着一溜儿的白毛边,怎么看怎么不觉得娘气,反而出落的超尘脱俗,还有一种文人的雅致,再加上郡王定然是个习武的人,就算坐着也腰身挺拔,竟还隐约露/出一股逼人的英气。

    北静郡王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唇角带笑,那笑容温柔又“甜/蜜”,险些笑花了武曌的眼睛。

    武曌的确是见过大世面儿的人,什么美男子没见过,但的确这样的美男子没见过。

    林如海和北静郡王全都站起来,武曌赶紧垂头走过去,先是拜见了郡王,又给自己父亲请安问好。

    北静郡王笑眯眯的:“林姑娘万不必多礼了。”

    林如海等郡王完,这才上前,好生打谅了武曌好几次,:“瘦了!”

    武曌险些给他逗笑了,:“父亲,您怕是看花了。”

    林如海又看着武曌,喜欢的跟什么似的,那边北静郡王十分识得眼色,就:“林老/爷和林姑娘久别重逢,王就不打扰了,王今日先回去,这童名叫六儿,是王身边得力的,别看他年岁,颇为懂事儿,若有什么只管叫他去做就是。”

    门童像模像样点了点头,北静郡王完,半蹲下来,拍了拍六儿的/脸儿,笑着:“好生待着,别贪顽。”

    六儿点点头,/脸上的肉直震,像模像样的作揖,武曌和林如海也跪下来,恭送郡王离开。

    六儿送郡王离开,花园子里只剩下了武曌和林如海,林如海又仔细端相了端相武曌,话到嘴头却什么也不出来,只:“好、好、好……”

    武曌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请林如海坐下来,:“父亲,好什么?你不是染了风寒么?竟还在园子里坐着吹风,快些进屋儿去。”

    林如海笑着:“无事,见着我儿就好了大半!”

    武曌听林如海口气宠爱,不由得心中有些怅然,这是她根本没体会过的亲情。

    林如海不见她话,以为武曌不信,就:“是真的,再者了,常常憋在房里也不好,出来透透气儿,你看,郡王心思也细,给我这垫着,那边垫着,什么软垫,什么火盆手炉,真真儿全全面面的,再找不出像郡王这么心细的人了。”

    武曌心,正是呢,再也找不出像郡王这么黑心的人了,你当他是白白做的?决计不会,郡王又不是大善人,总不吃亏的,何止是不吃亏,而且还要连本带利的滚高利贷!

    尤其郡王见面还没焦大和贾芸的事儿,就跟不知道一样,也不知憋什么大宝呢。

    林如海倒是怕武曌冷着,赶紧让武曌进屋儿,林如海还让武曌身边的丫头婆子们坐了,众人坐在一起,倒不生分,丫头婆子们给林如海了姑娘是如何如何生活,如何如何起居的。

    林如海听得,也不觉着无聊,一下就听到了中午,吃了午饭之后,又是听,武曌觉着,她们就那几样儿,翻来复去听,一会子就重样儿了,林如海还听得有味儿。

    林如海听到丫头们提起芸二爷,提起的还颇多,就笑着看武曌,点头:“是啊,你也该成事儿了。”

    武曌一听,怕是林如海又误会了,不免叹了口气,:“父亲,女儿倒是有两句正经话儿与您。”

    她着,让丫头婆子们全都下去,雪雁和婆子们当下出了屋儿,跑到园子里去顽,这看看那看看,唯独紫鹃想得多,怕是一会子林老/爷林姑娘要人,就没多太远,在屋儿前面大井坐下来,逗着猫儿狗儿顽了。

    武曌等人都走了,这才:“父亲,你怎么进了京/城,也不给女儿一句。”

    林如海笑着:“嗨,这不是提前了么,我左右想着给你写信,只是没成想,需要提前进/京谢恩,这样一来,那信倒没有我来的快了。”

    武曌无奈的:“您若是早些来信,我就早些令人置办府邸了,如今不是晚了?您住在郡王这别苑,也不好。”

    林如海听武曌了,心里也有些思量,的确是这样,他进/京做/官,是北静郡王考察的,如今进了京,住在郡王的别苑,日后做了纠察的官/员,怕是有人要郡王结党营私。

    郡王如今功高,很多人都忌惮着,如此一来,平白给郡王大恩/人惹了不痛快。

    林如海愁眉:“那……明日我就搬到客栈去罢。”

    武曌:“来都来了,这也不急了,我加紧着让人找宅邸,找个现成儿的,父亲直接搬了就好。”

    林如海点头:“听女儿的,准没错儿。”

    武曌不由笑了一声,林如海又:“女儿的确是长大了,稳重了不少,不像以前儿,儿的哭,你不知道为父心中多担心你在姥姥家受委屈,如今倒好了。”

    武曌听林如还这么,心里“梆梆”两下狂跳,林如海是林黛玉的父亲,自然知道林黛玉的秉性,只不过林如海并没有想到武曌是个换了瓤子的女儿,平白捡了一个女皇做女儿。

    武曌收敛了一些自己的气息,:“父亲远道而来,过年还走么?”

    林如海:“正这个呢,不走了,谢了恩,过了年,我再回去交接,明年也就回来了。”

    武曌:“那敢情好。”

    两个人笑笑的,晚上武曌也没有回贾府去,贾宝玉找了林妹妹一遭,听林妹妹的父亲林如海进/京来了,今儿林妹妹住那面儿,贾宝玉顿时痴痴的,好像丢/了魂儿一样,也不顾武曌屋儿里的丫头们阻止,非要坐在武曌床/上,这边摸/摸,那边揪揪,很晚才离开。

    武曌在外面逗留了一夜,第二醒来去给林如海请安问好,林如海看见武曌,又高兴的跟什么似的,两个人吃了早饭,因着林如海还病着,过几又要进宫谢恩,武曌就让他吃了药再睡下,将养将养。

    林如海刚刚睡下,武曌从林如海房/中退出来,带上/门,嘱咐丫鬟婆子们好生看/护着,结果一转头,险些吓得“嗬……”一声,狠狠抽/了一口冷气,竟有人悄默默站在了自己身后,就是那北静郡王了!

    武曌吓了一跳,北静郡王走路没声儿,转念一想也是,毕竟是个练家子,别看他斯文模样,却是马背上练出来的。

    北静郡王饧着眼笑,敢情今儿个好,又换了一身珊瑚色的长袍,外面罩着同样颜色的披风,一般人穿着这颜色都显黑,北静郡王穿上却没一点儿牙碜的感觉,衬托着温润如玉的面庞。

    只是什么温润,温柔,那也都是一层表现面具罢了。

    武曌赶忙请安,北静郡王笑着:“林姑娘还是这么见外。”

    北静郡王先问了问林如海的病情,六儿跳窜窜的跑出来,手里捧着一个大盒子,“哐当”一声放在石桌上,打开一看,原来是名贵的药材。

    北静郡王拿了药材给林如海,面目很是和善,只是武曌看在眼里,怎么觉得郡王不安好心似的。

    武曌推辞了一番,但是北静郡王执意拿过来,还让六儿现在拿去收拾了,准备熬药做药膳吃。

    武曌没办法,迟疑了一下,就:“多谢郡王恩典,民女明日这就去踩看个宅邸,过些日子家父便搬出去,免得打扰了郡王。”

    北静郡王一听,笑了笑,:“这没什么,反正这处不住,也是空着。”

    武曌想要话,北静郡王却又开口了,:“不过这到底是王的闲宅,姑娘觉得多有不便,恐人口舌,也是常有的,是王思虑不周了。”

    武曌心想,恐怕你思虑的周到的紧,故意而为之,只是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北静郡王/还有后话,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展开来放在石桌上,推给武曌看。

    郡王纤长有力,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纸上,轻轻一推,武曌看着那纸,总觉得那普通的纸都被郡王的手衬托的越发不普通了。

    北静郡王笑着:“姑娘请看,其实王也早就思量着,心想姑娘一个女儿家,还要到处踏看,也不甚方便,因此就差人随便找了找,已经置办下了这处宅邸,清净简练,正合适林老/爷这样的人。”

    武曌低头一看,好家伙,这府邸……竟然就在北静王府隔一条街!

    不止如此,已经采办下来了,契据都在这里,条条款款很详细,宅邸不,三进三出,像个模样,而且也不算太奢华,最重要的是,立时就能搬进去,里面的家具一应俱全,就连丫头厮都齐全着。

    武曌越看越觉得不能要这“厚礼”,方要开口,郡王今儿个却异常的“灵牙利齿”,笑着端相武曌,又:“前儿个,王夜里头离宫回府,似乎瞧见了姑娘身边儿的焦大,还有那芸儿,不知是不是在替姑娘办事儿?”

    武曌心来了,果然还是来了,听出这北静郡王竟然“威胁”自己。

    武曌没话,北静郡王笑着又一推契据,:“姑娘收下罢。”

    武曌想了想,也没有矫情推辞,毕竟这年头京/城的宅邸不好找,如此齐全的正和自己心意,所以没推辞,就:“多谢郡王美意,只是这宅子,钱款还是要林家自己出的……郡王也不想旁人闲话,对么?而且自古以来,只有下级贿/赂上级,没有上级贿/赂下级的,若是让旁人不心听见了,还以为郡王有什么不良的居心呢。”

    武曌半真半假的笑着,北静郡王一听,顿时也笑了起来,那笑容颇为宠溺温柔,还摇了摇头,叹气:“林姑娘这灵牙利齿,王很是甘拜下风。”

    他着,摆手:“罢,罢了,改日姑娘把银钱补上就行。”

    武曌听他松口,这事儿就成了,倒也方便了武曌,没什么不好。

    只是那北静郡王笑过之后,突然就:“还真叫林姑娘准了。”

    武曌突听他这么,不知北静王的是哪出,有些纳罕的看着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脸上挂着浅笑,眯着眼睛看武曌,那眼神深邃不见底,惹得武曌心里一突。

    就听北静郡王声音温柔低沉的:“王对姑娘,的确是……别有用心。”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