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宠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25.宠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虽然罗启话的时候, 口气似乎很平静,不过在场的很多人还是抖了一下。

    夏叶忍不住放眼去看, 怪不得谭傲川能在宴厅的音响上做手脚, 原来是买通了几个罗家的人, 不过夏叶就不知道是哪些罗家的人被买通了。

    谭傲川方才还彬彬有礼, 现在的表情就狰狞了起来,眼睛似乎会喷火, 用恶/毒的目光瞪着罗启。

    那边谭老/爷/子傲娇的哼了一声,:“看吧,你连自己孙/子都不明白,罗启早就准备好了。我看你是在深山老林隐居太久了, 脑子都被融化掉了。”

    “你……”罗老/爷/子真是快被气死了,就想跳着脚的骂人,但是旁边那么多宾客, 他们也只能暗搓搓的吵架, 都不敢太大声。

    那边气氛都要凝固了,两位老/爷/子这边的气氛则是火/热火/热的,都要开锅爆/炸了。

    谭傲川一脸的不可置信,罗启只是微笑着:“本来还怕谭先生不来,那我准备的厚礼, 岂不是要落空了?”

    大家都不明白罗启的是怎么回事儿, 就看到几个人突然走过来, 将谭傲川给押起来了, 竟然是便/衣警/察。

    谭傲川因为私人非法实验室的问题, 之前就蹲过局子,不过他找/人顶了罪,而且处理的手脚很干净,一时拿不到他的把柄,只能把他给放了。

    罗启也知道,如果想把谭傲川再送回去,必须证据确凿才行,必须要找到谭傲川和实验室相关的证据。

    罗启这些又不是什么都没干,不停的叫人去找实验室的消息,总算是找到了一些视/频。实验室要做实验,都是需要录制视/频留底子的,这样也方便翻看,找到实验失败和成功的理由,本来视/频消除的差不多了,不过有心人还是很多,毕竟实验室那么多人,难免就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还真叫罗启找到了几份视/频。

    罗启本来打算,找到证据就将谭傲川送进局子里,以罗家和谭家两家的分量,谭傲川想要再脱罪,恐怕根本不可能了。

    然而谭傲川那边也不老实,竟然买通了几个罗家的二世祖,想要在订婚宴上,放一些偷/拍的视/频。

    视/频的主角自然是夏叶了,夏叶在中古店里和中古物们话的画面,如果当着一堆宾客放出来的话,恐怕大家不会觉得中古物们会话,只会觉得夏叶是个神/经病,喜欢妄想,喜欢自言自语。

    罗启早就看谭傲川不顺眼了,所以干脆将计就计,还给谭傲川发了请柬,就等着他来自投罗了。

    谭傲川大喊了一声:“不可能!”

    他还想在话,但是来不及了,已经被戴上了手铐,被压着往宴厅外面扭送。

    谭傲川来不及大喊大叫,已经就这么给拖走了。这一场闹剧,似乎只有一个开头,宴厅里很安静,似乎还没反应过神来。

    罗启已经微微一笑,:“今是订婚的好日子,能解决一个败类也算是件高兴的事情,其他不愉快的事情,那就都等到订婚宴之后再。现在时间也快到了……”

    罗启口/中不愉快的事情,恐怕就是罗家那几个和谭傲川合谋的二世祖了,罗启哪能不知道是谁,恐怕已经查的彻彻底底了,但是时间不能耽误,也不想让今变得更不愉快,所以干脆押后再。

    罗启拉住夏叶的手,:“宝宝,我们过去。”

    夏叶点了点头,让罗启带着她走到前面去。

    订婚宴虽然临时改了时间,不过仍然很有场面也很有格调,来客们看了一场好戏,但是没看上什么热闹,倒是看到罗三少的下马威了,哪里还有人敢出什么声的,全都是一片祝福,别的都不敢。

    那边花瓶松了口气,:“吓死我了,龙傲那个神/经病,终于被带走了。”

    杯子:“希望他能得到惩罚,不要再被放出来了!”

    望远镜:“我相信裤裤哥啦,这次可是证据确凿,不会再叫他跑了。”

    花瓶大叫一声:“哇哇哇,你们看!亲/亲/亲/亲啦!”

    杯子立刻大喊:“亲什么亲!衣冠禽/兽又占我们叶子的便宜!”

    香奈儿手表也大喊:“我的位置太矮了,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望远镜:“我能看到我能看到,我可以看的超清晰呢!”

    订婚仪式开始了,气氛还是很不错的,谁敢不给罗三少的面子?更何况罗老/爷/子和谭老/爷/子都在坐镇呢,夏叶还是新的谭家家主,罗家和谭家这算是铁关系了,谁都不敢不给面子,不敢破/坏气氛。

    台下都起哄让他们亲一个,尤其是冯典州,那叫一个高兴,非要两个人亲一个才行。

    夏叶实在是不好意思,本来和罗先生接/吻就觉得很不好意思,每次都脸红,罗启就喜欢瞧她脸红的样子。更别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了,都不敢抬头瞧罗启了。

    罗启倒是大大方方的,伸手抱住夏叶,然后低下头就在夏叶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不过罗先生不愧是罗先生,平时占有欲就已经很旺/盛了,更别现在了,怎么能叫这么多人瞧自己吻夏叶呢,当然是不成的。

    宾客们只看到罗启搂住了夏叶,然后……然后没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罗启身材高大,夏叶站在他身边不过到胸口肩膀的位置,罗启随便一挡,更显得夏叶身材娇/了,直接什么都给挡住了,那还哪里能看得到,只能看到罗先生特别有安全感的后背,宽肩窄臀的,还有大长/腿,其余就瞧不见了。

    那边谭老/爷/子和罗老/爷/子还不容易不吵了,谭老/爷/子还拿着手/机录像,想要拍个精彩视/频,结果什么也没拍到,有点失落。

    罗老/爷/子一高兴,喝的脸都有点红了,估计又有些喝多了,:“唉,这事儿终于是成了,我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孙啊。”

    谭老/爷/子也是想呢,他都这么一把年纪了,真的很想抱上重孙/子,幻想了一下罗启和夏叶的基因,宝宝绝对可爱极了。

    夏叶真的是又不好意思又开心,从今开始,她不需要什么事情都一个人面对了,有罗启会站在她身边,两个人之间也再没有什么秘密。

    夏叶侧头去看罗启,忍不住拉了拉他的手,罗启低头瞧她,:“怎么了宝宝?”

    夏叶声:“罗先生你放心,我以后不会给你拖后腿的。”

    罗启忍不住笑了,:“宝宝一直很好,总是能帮大忙,还有各位大舅哥们,每次都帮大忙。”

    夏叶忍不住笑了,:“什么大舅哥,它们都被你贿/赂的投敌了,每都跟我你的好话。”当然了,除了杯子,也就杯子还没投敌了,不过杯子向来是嘴硬心软的。

    罗启:“比起这个,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情。”

    夏叶:“什么事情?”

    罗启:“宝宝,叫一声老公吧,我想听。”

    夏叶:“……”

    周围这么多人呢,夏叶实在是叫不出口。

    罗启一瞧就知道她害羞了,声:“没关系,一会儿回房间,我们单独的时候再叫也行。”

    夏叶都已经不想理他了,旁边好多人在看他们呢,罗启还的这么高兴。

    谭傲川被带走了,订婚宴气氛又高涨了起来,罗启还邀请夏叶跳舞,夏叶以前还真没怎么跳过舞,之前倒是因为罗启生日宴,所以学了一些,不过没什么实战经验,生怕一曲下来将罗启的皮鞋都给踩的报废了。

    罗启倒是别介意,:“别担心,我可以带着你,你放松就好了,靠在我怀里。”

    夏叶发现,其实跳舞看起来那么优雅,其实也是很容易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毕竟挨得那么近,夏叶总能闻到罗先生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特别的好闻,甚至能听到罗启的心跳,感觉异常安心。

    罗启低着头瞧她,满脸都是笑容,笑的无比宠溺。

    夏叶感觉自己的脸热/乎/乎的,绝对红到了耳朵根了,几乎不敢抬头。

    她闻着罗启身上的古龙水味儿,:“罗先生,你刚才是不是去偷偷抽烟了?”

    罗启笑了一声,:“是啊,被宝宝发现了?我身上有烟味儿?”

    “一点点。”夏叶:“其实我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烟味儿,罗先生你不用偷偷摸/摸的呀。”

    罗启:“只是刚才觉得有些紧张,所以去抽/了一口。”

    夏叶惊讶的:“紧张?”

    罗启:“当然,要和宝宝订婚了,我也是很紧张的,看不出来吗?”

    夏叶真的看不出来,总觉得罗先生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夏叶和罗启一边跳舞一边悄悄话,结果一侧头,就看到罗老/爷/子和谭老/爷/子就在旁边不远处,可把夏叶吓一跳。

    夏叶一脸懵的:“爷爷们难道也在跳舞?”

    罗老/爷/子不屑的:“谁会跟这个人跳舞。”

    谭老/爷/子:“别管我们,你们继续跳,我给你拍个录像,这要好好的真藏起来,我孙女儿今特别好看呢。”

    谭老/爷/子是挤过来要给他们拍录像的,夏叶根本不怎么会跳舞,谭老/爷/子还要给她录像,夏叶更不敢了。

    罗老/爷/子在旁边起哄:“好看的好看的,对对,快拍上。”

    罗启:“爷爷,你们晚饭都没吃,先去那边吃点吧。”

    罗老/爷/子:“我不饿啊。”

    罗启立刻:“那我带叶去吃东西了,我们有点饿了,爷爷们跳舞吧。”

    罗老/爷/子:“……”

    谭老/爷/子:“……”

    夏叶赶紧跟着罗启就跑了,去餐区拿点东西,然后躲到没人的地方去一边吃一边聊。

    今夏叶是最开心的,解了心结不,而且一切顺利。当然有人不开心,有人提心吊胆了。

    餐区有几个富家/姐太太在一块话,好几个人看到夏叶和罗启走过来了,那表情可是各不相同的。

    夏叶被罗启拉着手,走过去正巧就看到了一个人,那还是老早以前有过几面之缘的钟嫚萍。

    其实夏叶对钟嫚萍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毕竟可是罗启的“前女友”,怎么可能不深刻。以前觉得没怎么样,现在一瞧,忽然还觉得有点醋心呢。

    钟嫚萍看到夏叶也是醋心,似乎觉得很尴尬,干脆就转身走掉了。

    夏叶回头看了她一眼,罗启搂着她的肩膀,:“宝宝在看什么?”

    夏叶挑了挑眉:“在看那边有个帅哥。”

    罗启伸手刮了她一下鼻子,:“坏蛋,成心气我是不是?”

    夏叶:“是啊,罗先生你的前女友来了。”

    夏叶不,罗启还真没瞧见,回头一看,果然就看到了钟嫚萍。

    罗启有点哭笑不得,:“什么前女友,你可是我的初恋,没有前了。”

    夏叶被他一直不好意思,皱着鼻子:“别大言不惭了,你还想骗我,你还给她买过老贵的包,不要了才给我的。”

    “原来宝宝是吃醋了。”罗启笑着。

    夏叶的确很吃醋啊,那么贵的限/量版爱马仕,罗启才见钟嫚萍几次,就很大方的出手要送给她。

    罗启很无辜的:“是助理帮忙选的,送人东西,总要能拿得出手。”的也是,一千来万对于罗先生可能不值什么。

    罗启又:“这样吧,我决定送给宝宝一个更值钱的,价值连城,怎么样?宝宝就别吃醋了。”

    夏叶才不承认自己吃醋,问:“那是什么东西?”

    罗启笑着低下头来,趁她不注意就吻了她一下,:“近在眼前。”

    夏叶忍不住都想翻白眼了,:“近在眼前?”

    “对啊。”罗启大言不惭的:“我,不值钱吗?价值连城,宝宝喜欢不喜欢?我把我整个人都送给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不好?我绝对不反/对。”

    夏叶忽然觉得有点脸红,为什么罗启那口气,越越……污了呢?还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自己必须去弄个皮鞭来才行。

    钟嫚萍转身离开了,不过走的也不算远,站在角落里,目光阴测测的盯着那边的夏叶,心里头恨的是咬牙切齿的。觉得罗三少本来应该是属于她的,都怪夏叶一出现,就把罗三少给抢走了,钟嫚萍心里各种不爽,各种嫉恨。只是她也不想想,当初是她脚踏好几条船,根本不关夏叶什么事儿。

    旁边钟嫚萍的朋友:“这个夏叶,现在好风光啊,前几我男朋友还突然提起她,她这个好那个好呢,我怎么瞧着就一般般,有什么好的?我真是看不懂。”

    另外一个女人也:“就是的,我也是看不懂。她长得有我们萍萍好看吗?身材有我们萍萍火/辣吗?罗三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会选这么一个女人,真是奇怪。”

    蔡先生的女儿就在旁边,听到她们话,也不好去插嘴,毕竟不认识。她对夏叶的了解也不是很多,不过她父亲和夏叶有生意接/触,刚开始蔡先生也是很抵触的,夏叶不过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不过后来竟然还挺称赞,所以蔡/姐对夏叶也是有好感的,听到她们在背后嚼舌/头根,皱了皱眉。

    钟嫚萍冷笑一声:“我能比的过她吗?你们可真别这么。你们想啊,夏叶她本来是个灰姑娘,什么都没有,先是迷倒了罗三少,现在还当生了谭家的家主,她和谭家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你们还真/相信灰姑娘的童话故事啊,都是成年人了,哪有什么童话故事,想想看吧,她的手段恐怕多的是,一想就让人打寒颤呢。”

    旁边的女人:“萍萍的对,哪有什么灰姑娘的童话故事,我看啊,可别是个白莲花绿茶婊呢。”

    钟嫚萍:“是啊,我是斗不过这种心机重的女人,算了,我们还是去那边吧,别被夏叶听到了,再算计我们。”

    “是啊是啊,”旁边的女人:“走吧。”

    “诶……等一下。”蔡/姐忽然出声叫住了钟嫚萍。

    钟嫚萍回头一瞧,:“什么事儿?”

    旁边的女人:“是蔡/姐啊,刚才蔡/姐还跟夏叶相谈甚欢呢,是不是?”

    钟嫚萍脸色一黑,:“你偷听我们讲话?”

    旁边的女人:“毕竟是夏叶的朋友,都是一样恶心的家伙,我们快走吧,别惹一身骚。”

    女人着就拉着钟嫚萍快步离开。蔡/姐都给她们懵了,自己才开口,什么话都没呢,而且明明是一片好心,结果那两个人一通劈头盖脸的,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女人拉着钟嫚萍就走,也不等蔡/姐再什么,蔡/姐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还皱了皱眉,就听到“刺啦”一声,然后“叮呤咣啷”的,还伴随着钟嫚萍的惊呼声音,还有钟嫚萍朋友的惊呼声音,简直热闹极了,瞬间连成一片。

    那边罗启拽了夏叶一把,将人护在身后,虽然他们离得远了一点,但是也怕殃及池鱼。

    就眨眼的功夫,钟嫚萍向前一走,可没想到自己的裙子勾到了旁边的桌子,那桌子还是放香槟金字塔的,一瞬间就热闹了,桌子被勾的一晃,金字塔轰然倒塌,一个杯子掉下来,一堆杯子紧跟着就掉下来了,虽然地上铺和厚厚的地毯,杯子是一个没有碎掉的,但是香槟全都洒了,洒的是热/热闹闹的,泼了钟嫚萍和她朋友一头一身都是,简直就成了落汤鸡。

    钟嫚萍“啊”的大叫,她的朋友也大叫起来,有点像是在飙海豚音似的。

    蔡/姐退了好几步,也算是幸免于难了。她刚才不心听到了钟嫚萍和她朋友的话,不是很认同,但是不想上去找麻烦,她要走的时候,看到钟嫚萍的裙子刮到了香槟桌,所以想要开口提醒,谁知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自己反而被骂了。

    这下好了,香槟金字塔果然倒了……

    夏叶吓了一跳,那边都快水漫金山了,一些香槟都迸溅到他们这边来了,幸好罗启给她挡着。

    夏叶惊讶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罗启也不太清楚,刚才正逗的夏叶面红耳赤呢,哪有功夫管别人。

    倒是不远处的望远镜和花瓶笑的都要抽筋儿了。

    望远镜哈哈大笑,:“叶子叶子,你看好玩不好玩!她们你坏话!”

    花瓶:“好玩好玩,你看她们都要哭了,哈哈一哭妆都花了。”

    杯子:“不哭妆也花了,都已经是落汤鸡了。”

    夏叶忍不住看了一眼它们,挑了挑眉。

    望远镜立刻:“不是我/干的,是花瓶出的注意。”

    花瓶:“才不是我,我只是听到她们坏话,是杯子的注意。”

    杯子:“不是我的注意,是个意外,我可没有准备搞砸你的订婚宴……”

    那边一片狼藉不,倒下的香槟杯们果然都会话,那叫一个欢快,都在叽叽喳喳的笑着。

    夏叶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刚才光顾着和罗先生悄悄话了,根本没听到那些杯子们的谋划,并不是钟嫚萍太倒霉,而是被一群杯子们给耍了,她还并不知道。

    罗启瞧夏叶看望远镜它们,就猜到这不是什么偶然了,不然好好的香槟桌怎么会倒了呢。

    不过罗启倒是一笑,还上前充好人,让人带几个落汤鸡去换衣服了。

    夏叶真是头疼,好好的订婚宴,都快鸡飞狗跳了。

    罗启并不在意,反而:“没关系,热闹热闹,也挺好的。”

    望远镜立刻:“没错,热闹才好嘛!”

    夏叶是不能话,只能暗暗的瞪一眼望远镜它们,希望它们不要把整个宴厅都给拆了。

    夏叶和罗启两个人是主角,所以不能太早离开,需要招呼客人什么的,然后趁着这个机会,夏叶还想认识一下其他工作上的伙伴,这样以后见面不会那么尴尬,打好人际基础也是很必要的,这可是罗先生教她的。

    所以夏叶干脆就拉着罗启四处去敬酒什么的,当然了她不想喝多了,所以拿了雪碧和可乐一兑,就充当红酒了,喝多少都没问题,就是有点撑。

    不过罗启就有些不高兴了,他今只想和夏叶两个人,哪知道夏叶这么忙!

    夏叶是忙的满头大汗的,突然:“咦?爷爷们呢?不会喝多了在哪里睡着了吧?”

    刚才罗老/爷/子就有点喝高了,脸都红了,夏叶真是有点担心。

    罗启也没瞧见两位老/爷/子,:“如果喝多了在哪里睡了好是好的,我怕他们喝多了在哪里猫着打架。”

    夏叶:“……”不得不,罗先生果然是了解两位老/爷/子的。

    两位老/爷/子不知道去哪里,赵永示和赵太太也没看到他们,宴厅里找了一大圈,根本没找到。

    这时候望远镜就:“我看到了啊,好像是上楼去了,一边吵架就一边上楼去了,不会是要决斗吧!”

    夏叶:“……”

    夏叶很头疼,别人不可能,两位老/爷/子真的有可能,只好拉着罗启:“罗先生,我们上楼去看看吧,望远镜爷爷们上楼去了。”

    罗启点了点头,干脆带着夏叶就往楼上去,去找两位老/爷/子了。

    他们上了楼,正好遇到了佣人,佣人:“两位老先生就在楼上,刚上来一会儿,不知道买了什么东西,叫人搬上来的,好几个大箱子,看起来挺沉的。”

    夏叶越听越觉得奇怪,问了佣人两位老/爷/子在哪个房间,然后就和罗启过去了。

    正好楼下太热闹,罗启也想带着夏叶上来透透气儿,免得夏叶总是和别人话不和他话,罗先生都吃醋了。

    罗启拉着夏叶的手,两个人去就佣人指的房间了,到了房间门口,房门没有关,里面亮着灯,果然就看到门口有好几个大箱子,堵着都进不去,也不知道买了什么,这么多的东西。

    里面传出两个老/爷/子的声音,正在交谈,不过着着,自然就打起来了。

    罗老/爷/子:“这个好,你看我买的,比你买的厉害,你那个不管用。”

    谭老/爷/子不服气,:“我买的不管用,你吃过吗?你怎么知道的?”

    罗老/爷/子:“我吃它做什么?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所向披靡!”

    谭老/爷/子冷笑一声,:“就你,我都替你寒碜!”

    “你有好到哪里去吗?”罗老/爷/子:“你儿子闺女倒是一箩筐呢,哪个对你真心好的,还不是盼着你早点挂了,都在烧香拜佛叫哪路神仙赶紧带你走呢!”

    “你你你!”谭老/爷/子气得要死,:“你敢诅咒我。”

    “谁诅咒你了,哎呦喂!你打我!我也扔你!”

    “咚——”

    夏叶缩了一下脖子,:“到底怎么回事儿?”

    罗启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赶紧把门推开了,推了一半就推不动了,后面有箱子挡着,只能把箱子搬开,然后又迈过了好几个箱子,这才走进去的。

    夏叶跑进去劝架,就闻到屋里一股子中药味道,而两个老/爷/子,正拿着一包一包的东西,互相的砸着,完全像幼儿园朋友才会做的事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夏叶:“爷爷,别扔了,心砸到。”

    谭老/爷/子一看孙女儿来了,可不敢扔了,怕砸到夏叶。罗老/爷/子躲在一边,:“你怎么不扔了,哼!”

    谭老/爷/子气得要死,又要去砸,夏叶赶忙拦住,:“爷爷,这是什么东西啊,别给扔坏了。”

    一起这个,谭老/爷/子眼睛都亮了,而罗老/爷/子也不躲着了,跑出来,神神秘秘的拉着罗启,到角落去。

    谭老/爷/子:“没什么没什么,孙女儿啊,我们要跟罗启点事儿,你出去等,出去等。”

    夏叶一脸狐疑,罗启有点头疼,觉得准没好事儿。

    夏叶被推出去了,房门嘭的一声就关上了,完全不知道那三个人在里面搞些什么。

    罗老/爷/子献宝一样,把一个箱子打开,一股子中药味儿扑鼻而来,罗启皱了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罗启:“爷爷……这是什么?”

    罗老/爷/子:“中药!”

    罗启:“我看出来了,做什么用的?”

    罗老/爷/子:“泡酒!”

    谭老/爷/子在旁边补充:“壮/阳补肾!”

    罗启更是头疼了,一脸无奈:“不会是给我的吧?”

    “不然给我的啊?”罗老/爷/子:“当然是给你的,你看看,这边还有,都是我和老谭弄的。”

    刚才罗老/爷/子和谭老/爷/子喝多了,就在旁边谋划,什么时候能抱重孙,来去的,其实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觉得应该给夏叶和罗启都补补。给夏叶好好调理身/体的任务,只能交给赵太太了,所以两位老/爷/子就谋划着怎么给罗启补一补的事情。

    没两个时,两位老/爷/子就打电/话搞来了这么多大箱子,决定一会儿给罗启送到房间去,让他每都吃一点。

    罗老/爷/子:“你要是嫌麻烦,不想泡酒,我们这有泡好的酒,现成的,今就能喝,要不你现在喝一口尝尝,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罗老/爷/子都成推销了,抱着酒坛子递到了罗启面前,罗启被熏的直皱眉,实在是太呛的味儿了……

    罗启忍不住抬手揉太阳穴。

    那边谭老/爷/子就:“我就药酒不行,喝不惯的。来来,你看看我这个,药粉,直接吃的,比药酒要管用多了。”

    罗启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完全不用补,每都很精神的!

    谭老/爷/子还在推销,:“你看,胶囊也有。你别看这是胶囊,其实也是中药的,不是西药,成分很安全的,纯然。放心吧,没什么副作用。”

    夏叶站在门口等着罗启,虽然大门关上了,不过……

    其实隔音不太好,而且两位老/爷/子推销的太卖力了,解词阴阳顿挫的,一会儿高昂一会儿舒缓,简直……

    想要笑死夏叶了,夏叶保证自己绝对不是要偷听的,但是听得清清楚楚,可要乐疯了,真的很想看一看罗先生现在的表情。

    夏叶干脆都趴在门上了,去听里面的声音。

    里面罗先生的声音那叫一个无奈,据理力争了半,不管用,两位老/爷/子非要给他补补,而且得振振有词。

    罗老/爷/子:“你是年轻人,所以不了解,我跟你讲,好多年轻人都觉得自己没事儿,不过再过几年,你可就要变成中年人了!到时候你就知道自己有多虚了!”

    罗启无奈的:“爷爷,我才三十岁,再过几年也还是三十多岁,怎么就是中年人了。”

    “你还充大半蒜了。”罗老/爷/子:“你瞧瞧人家叶,再过几年还是水灵灵的二十岁,你都奔四十了,还想不服老,到时候不行了就来不及了,必须要未雨绸缪才行,不然你年老色衰了,叶就一脚把你给踹了。”

    罗启:“……”

    果然不是亲爷爷……

    罗老/爷/子和谭老/爷/子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谭老/爷/子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循循劝导,可把外面的夏叶给笑疯了,又不敢真的笑出来,捂着嘴巴把眼泪都给笑出来了。

    罗启真的是没办法了,只能敷衍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爷爷们的未雨绸缪是正确的,是我眼光太浅,这些东西我都收下了,爷爷们早点休息。”

    罗老/爷/子:“你要按时吃啊,别浪费了。”

    谭老/爷/子:“是啊,千万别浪费了,我们可是为你好。”

    夏叶听他们快要谈完了的样子,赶紧悄悄跑开,跑到了栏杆扶手出,还假装摆了个姿/势,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在等他们的样子,完全没有偷听。

    罗老/爷/子和谭老/爷/子教/导了罗启一番,这才走了,高高兴兴的离开。

    夏叶还假装不知道他们出来了,罗启走到夏叶身边站定的时候,她才一脸惊讶的转头看着罗启,:“罗先生你出来了?爷爷们都跟你什么了?”

    罗启想起刚才就头疼,这会儿门一开,里面一股的中药味儿扑鼻而来,熏得夏叶直头疼,当然了还特别想笑。

    罗启伸手捏了一下夏叶的脸颊,:“坏蛋。”

    夏叶:“我冤枉,我什么也没做。”

    “偷听是不是?”罗启:“你笑的嘴角都到耳朵根了。”

    夏叶赶紧板着一张/脸,:“没有,真的没笑。”

    夏叶补充:“是你们声音太大了,我可是在给你们把风,不然万一有佣人路过,罗先生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坏蛋,还损我。”罗启:“一会儿回房间让你看看我有多厉害。”

    夏叶一听,脸都红了,:“罗先生你一把年纪了还老不正经!”

    罗启:“这叫不正经?这可是很正经的事情,爷爷们都等着包重孙呢。”

    罗启这么一,夏叶更是不好意思了。

    罗启干脆将人搂在怀里,低声问:“宝宝,你想要孩子吗?”

    夏叶脸都要烧熟了,声:“还没想过呢……”

    罗启:“没关系,其实我倒是不着急。”

    夏叶奇怪的看他,之前罗先生还提过想要宝宝呢,怎么突然又不着急了。实在的,夏叶还没大学毕业呢,以前真的没想过这么快就要孩,真是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罗启瞧她一脸疑惑的样子,笑着:“本来是挺想要的,有个像宝宝一样可爱的宝宝,那绝对高兴死我了,不过……”

    罗启话锋一转,:“不过我又想了想,觉得这么快也不好。”

    之前罗启光想着他和夏叶的宝宝一定可爱极了,所以非常期待。但是后来突然家里来了一堆的金金,罗启都快给烦死了,嫉妒的不行,多了几只狗夏叶都没时间陪他了,更别是多了宝宝。

    罗启是争风吃醋呢,可不能把夏叶的宠爱这么快就给分走,所以权衡利弊之后,觉得他们还是很年轻的,所以宝宝可以搁置两年,到时候再也不迟。

    夏叶听了罗启的歪/理,忍不住:“金金?在爷爷那边啊,已经很少过来了,我怎么只顾着和它们玩了?”

    罗启:“除了金金,还有那么多大舅哥,平时宝宝和它们话,我叫你你都不理我。”

    夏叶:“……”

    自从夏叶和罗启摊牌之后,倒是非常自/由了,平时没事就可以和中古物们聊聊,也不用避开/罗启。罗启还教了她一手儿,干脆带个蓝牙耳/机,这样子别人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就在打电/话就好了。

    不过这么一来,罗启又吃醋了,他也听不到物品们话,只能瞧见夏叶话,夏叶还笑的那么开心,哪能不吃醋,根本参与不了话题。

    夏叶无奈的:“好了别吃醋罗先生,我们下去吧,下面还有好多宾客呢。”

    罗启一听,更是吃醋了,:“对,你刚才还一直和别人话,都不理我。”

    夏叶哭笑不得,:“是我的不对。”

    罗启:“那叫一声老公吧。”

    夏叶:“……”原来兜兜转转,罗先生是想把她绕进这个坑里来。

    罗启还想今晚上让夏叶看看他的雄风,不过订婚宴一直开到了凌晨两点多,然后还要给宾客安排留宿的房间,一下子就要快亮了。

    夏叶累的不行,走路差点都能闭着眼睛睡着了,更别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夏叶都来不及洗澡,进了屋想要先休息一下,倒杯水喝,结果就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水睡着了。

    罗启忍不住笑了,将水杯放在一边,又抱着夏叶去床/上,干脆让她先好好睡一觉,醒过来再别的。

    订婚宴上谭傲川闹了一场,然后夏叶还忙的团团转,一晚上这么多时,也的确累惨了,罗启就没有打搅她,轻轻的吻了夏叶的额头。

    夏叶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感觉到了罗启在身边,翻了个身抱着他的腰,跟抱着抱枕似的,就不松开了。

    夏叶累的睡着了,一晚上也没做什么梦,不过还是感觉挺疲惫的,早上都起不来,感觉太阳晒到了眼睛,也睁不开。

    罗启醒了,看夏叶迷迷糊糊的,没打搅她,自己就去浴/室冲澡了。

    夏叶听到隐隐约约的水声,睁开眼睛,醒了一会儿神儿,发现都要中午了,已经快十二点了,怪不得阳光还挺刺眼的,照着暖洋洋的。

    罗启从浴/室走出来,夏叶还在揉眼睛,一睡醒就看到了火/辣辣的一面,罗先生头发没擦干,这会儿浴袍都没穿,露着上身就出来了,简直一览无余。

    夏叶有点不好意思,干脆躲在被子后面,露/出一双眼睛,不过看的还挺专注的。

    罗启笑着:“宝宝,别不好意思,你可以离近点看,可以看的更清晰一些。”

    夏叶给他的更不好意思了,罗启又:“如果你想摸/摸的话,我会更乐意的。”

    夏叶赶紧/抓起旁边罗先生搭在床边的衬衫,扔过去:“别练块儿了,快穿上。”

    罗启接住了,非常慢条斯理的才把衬衫穿上,穿衬衫也不好好穿,套/上了不系扣子,然后又去穿裤子,穿好了裤子,这才一颗一颗的把衬衫扣子系好,那叫一个缓慢,简直是一场秀。

    夏叶看的眼睛都要直了,赶紧咳嗽一声,也从床/上爬起来,:“我去洗澡了!”

    罗启:“宝宝洗完澡,咱们就去吃饭,爷爷们刚才都叫咱们了。”

    谭老/爷/子和罗老/爷/子都留在了罗家老宅这边,昨睡得不是很晚,今一大早就醒了,左等右等,还等着夏叶吃早饭,结果夏叶没来,这又左等右等,等着夏叶吃午饭,差点以为夏叶又要不来了。

    夏叶洗了个澡,总算是神清气爽了,不过对着镜子一看,有点黑眼圈,肯定是累着了。前几她是订婚前比较忧虑,所以晚上总是做奇怪的梦,昨是真给累着了,没有黑眼圈才怪。

    夏叶从浴/室出来,换好衣服的时候,都已经十二点多了,赶紧跟着罗启下楼去吃饭。

    罗老/爷/子虽然已经不是罗家的家主了,但是在老家谁不巴结着罗老/爷/子?更别在老宅这里了,也都巴结着罗老/爷/子,众心捧月,全都跟罗老/爷/子面前好话,讨好了罗老/爷/子,不定就能在罗启面前抬起头来了。

    罗启的父亲和母亲也在旁边假装恩爱,讨好老/爷/子。罗启的母亲:“爸,您看都这点了,要不然您先吃吧,可别饿坏了。”

    罗启的父亲也:“就是的,罗启这孩子长大了,反而不如时候懂事儿了,这么晚了都不起来,有了媳妇还这样,真是……”

    罗启他爸和他/妈在罗家的地位根本不如罗启高,两个人是联婚的,然后就各玩各的,全都在外面有情人情/妇,和情人的孩子还都养在罗家里头呢,只是别人不好什么,毕竟也都不是什么正派的人,少不了有辫子攥在别人手里,也不方便。

    罗家这一大摊子的事情,罗老/爷/子也不想管,根本管不过来,还没管出个眉目,就先被气死进棺/材里了。所以老/爷/子才跑到深山老林去隐居,过些清闲的日子。

    这会儿罗启的父亲趁机在老/爷/子面前罗启的坏话,其实是想让老/爷/子注意一下他,好给他撑撑腰,让他在罗家能有点地位。别外人一,罗家的儿子比老/子厉害多了,他根本抬不起头来。

    不过这话罗老/爷/子就不爱听了,罗启可是他从带大的,而且罗老/爷/子年纪大了,偏心可厉害着呢,夏叶对他好,他就喜欢夏叶,护犊子也厉害,可不喜欢听别人夏叶什么不好。

    尤其旁边谭老/爷/子也坐着呢,谭老/爷/子一听,也不乐意了,这不是他孙女儿把罗启给教坏了吗?夹枪带棒的。

    罗老/爷/子看了他一眼,:“你先别老三怎么着了,一个做爹的,倒是给做出个榜样来看看,先把你在外面的绯闻给清理清理,别让整个罗家都跟着丢人,记者都堵到大门口来了。”

    罗启的父亲一听,脸上就挂不住了,旁边还有好多罗家人看笑话,还声议论起来了。

    罗启和夏叶总算是来了,夏叶还以为只有谭老/爷/子和罗老/爷/子,没想到这么多人等着他们吃饭,给她吓了一跳。

    毕竟罗启之前也没,这都赶上家宴了,还是大中午的,夏叶赶紧跟着罗启就坐下来了。

    罗启的母亲瞧他爸被老/爷/子削了,其实还挺高兴的,他们只是表面上扮恩爱,其实背地里恨不得直接拿刀子就捅死对方,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不能离/婚,这一离/婚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钱,脸皮可就撕/破了,两家人都有损失,所以干脆不离/婚。

    罗启的母亲瞧老/爷/子好像很喜欢夏叶的样子,干脆就换了特别温柔的嘴/脸,好像是好婆婆一样,:“可是来了,快坐下来,快,气还冷呢,先喝碗汤暖一暖身/体,我给你盛。”

    罗启的母亲/亲自给夏叶盛了一碗汤,夏叶是晚辈,不好推辞,赶紧双手接过来了,罗启倒是没什么表情,并不多看一眼。

    实在的,三十年都过来了,罗启对他的父亲和母亲一点感情也没有,一年见不到两面,见面也不话。罗启还记得,上次他去应酬,在一家娱乐城里面,还碰到了他父亲,正搂着两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又摸又亲的,真是让人看了就恶心。

    罗启和夏叶来了,大家也就开饭了,夏叶还有点犯困,吃饭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两个哈欠,赶紧用手捂着,就怕这么多人太失礼了。

    夏叶困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揉了揉眼睛,就看到罗老/爷/子笑眯眯看着自己,谭老/爷/子也笑眯眯看着自己,那眼神……诡异极了。

    夏叶打了一半的哈欠都给憋回去了,不知道两位老/爷/子又在搞什么鬼。

    两位老/爷/子隔着罗启笑眯眯看着夏叶,然后还偷偷的讨论两句,不知道些什么呢。

    讨论完了,还拉着罗启悄悄话,夏叶想听来着,但是还是听不到。

    两位老/爷/子神神秘秘拉着罗启一脸微笑,罗启给他们笑的直发毛。

    罗老/爷/子:“老三,昨你是不是吃了我给你的药酒?”

    谭老/爷/子:“一准儿是我给的胶囊,好些药酒都是骗人的,根本不管用。”

    罗老/爷/子:“我买的可是真材实货,绝对管用。”

    谭老/爷/子:“我的胶囊方便,更管用。”

    罗启:“……”真的什么也没吃。

    罗老/爷/子和谭老/爷/子争吵了一番,然后又语重心长的:“药酒不能喝太多了,不然有副作用。”

    罗启:“……”昨才什么副作用也没有。

    谭老/爷/子:“是啊,别一次吃太多了,要悠着点!”

    罗老/爷/子:“对,你看叶都有黑眼圈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道体贴人呢,可别累着叶,知道吗?”

    谭老/爷/子:“是的是的,要适可而止,不能太……太那个了!”

    罗启:“……”什么都没有,真的不用适可而止。

    夏叶只是昨睡得太晚了,所以黑眼圈了,他们真的没有大战三百回合,并不是那样给累的……

    罗启觉得很冤枉,想要解释一下,罗老/爷/子就:“我们跟你话,你听着别顶嘴。”

    罗启:“……”

    罗启没办法了,偷偷在桌子下面抓/住夏叶的手。夏叶正吃鱼呢,差点把滑滑/嫩/嫩的鱼肉给掉了,侧头声:“做什么啊罗先生。”

    罗启:“我委屈。”

    夏叶差点被他逗笑了,问他委屈什么,罗启又不。

    夏叶干脆给罗启剥了个大虾,夹给罗启:“罗先生吃虾。”

    “还是宝宝好。”罗启。

    其实罗先生很好讨好的,特别容易满足,夏叶觉得罗先生不喜欢金金们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种类不同,罗先生可能会比较喜欢哈士奇。

    这一顿饭吃的还挺顺利的,起初夏叶放不太开,毕竟罗家的人好多都在场呢,好多还都是长辈,当然还有晚辈了。

    夏叶才二十二岁,不到二十三,不过罗启的辈分在罗家还挺高的,好几个二十出头,比夏叶大一点的姑娘伙子,竟然都是夏叶的晚辈,一开口都恭恭敬敬的叫她三婶,夏叶有点吓得腿肚子转筋,差点想要送红包,不过不年不节的,有点奇怪。

    晚辈倒是好,都知道罗启厉害,所以不敢惹他,就是一些长辈,觉得自己年纪比罗启大,反而被一个年轻人压着,所以不太高兴,不想给罗启好脸子看,但是罗家可是家主,不给又不行,那表情就挺尴尬了,一会儿一变,不停的抽/搐着。

    夏叶吃了饭,就打算回去了,不过正巧了,一个罗启的长辈就来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叔,跟罗启公/司有点什么事情,还挺着急的。

    其实就是想在罗老/爷/子面前卖弄一下,让罗老/爷/子知道知道,他也在公/司里管事,而且还出力很多。

    夏叶:“要不我去那边等你。”

    罗启本来不想离开的,不过对方的跟真事儿似的,罗启要是不处理,好像就跟甩手掌柜一样,让别人瞧了,以为罗启根本不管事情,都是让别人处理的。

    夏叶到旁边等他,就坐在沙发上,有佣人给她端了一堆的点心和红茶,沙发还对着外面的露台,虽然刚刚进入春,不过院子里花都开了不少。

    罗启还想找两位老/爷/子陪一下夏叶,不过一转眼两位老/爷/子不知道去哪里了,估摸/着又是躲在哪里吵架去了,实在是让人头疼。

    罗启再一想,恐怕两位老/爷/子来了也是添乱,还不如让夏叶单独呆一会儿。

    罗启前脚才走,夏叶就看到一个身材挺高的的男人走过来了,看起来还是冲着自己走过来的。

    走的进了一些才看清楚,那个人也就二十出头,并没有穿着西服,打扮的有点不良少年的模样,头发还染成了橘红色,用发胶弄了一头的刺儿,看着有点……

    辣眼睛。

    夏叶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反正对于这种样子,夏叶是真的欣赏不来的。实在的,如果这年轻不是把自己搞的这么“时尚”,还真别,长得也挺帅的。

    一看就知道是罗家的人,那大长/腿,虽然不如罗启长得高大,但是也挺逆,长得和罗启还有三分像,尤其是眼睛。

    那年轻人走过来,虽然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但是还挺规矩的,:“三婶。”

    夏叶给她一叫,脸上的表情都抽/搐起来了。

    年轻人:“我刚才看三叔去那边了,有几句话想跟三婶。不过三婶别误会,我没有恶意的。”

    夏叶勉强笑了笑,让自己的注意力别老集中在年轻人橘黄/色的头发上,她在心里忍不住默默的吐槽,觉得这种橘黄/色,好像还是有荧光的那种,估计在太空站都能看的很清楚。

    夏叶:“有什么事情吗?”

    年轻人:“三婶也知道,罗家内部的事情一直挺乱的,有不少人看三叔不顺眼。”

    这倒是事实,不服气罗启的多的是,只是不敢嘴上而已。

    年轻人又:“他们暗地里没少给三叔使绊儿,现在三婶来了,恐怕又要对三婶使绊了。”

    夏叶挑了挑眉。

    年轻人继续:“刚才我就听了一耳朵,三婶肯定也认识三叔的那个二姐吧。”

    罗启的大姐二姐,夏叶都是认识的,想起刚见到罗启那会儿,还有不的麻烦,发生了很多事情。

    罗启的大姐叫罗妙琴,二姐叫什么,夏叶都记不得了。不过印象还是有的,一副大/姐脾气。

    年轻人:“我听别人,这位二/姐找不到三叔的把柄,所以就把坏主意打到了三婶你的头上。”

    夏叶:“我的头上?”

    年轻人点头,:“所以我才特意来找三婶明的,免得三婶不心中了什么圈套。我听她们,可能是要对三婶您的中古店做些什么手脚。”

    罗启前脚走,这年轻人就来了,倒不是有什么坏心眼,反而是来提醒夏叶的。不过夏叶想想也懂,这年轻人不找罗启在的时候,反而找罗启不在的时候。其实这点把戏,恐怕罗启不需要别人,他就自己能打听到了,所以年轻人跟他讲,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不如找罗启不在的时候跟夏叶讲。

    这事情罗启恐怕知道,不过也没出来,并不是想要瞒着夏叶,就是不想让夏叶操心而已,毕竟夏叶最近是真的挺累的。

    夏叶:“原来是这样,谢谢你。”

    年轻人赶忙:“三婶是长辈,我怎么敢让三婶谢我,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三婶儿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

    年轻人完了就走了,连名字都没留下来,看起来真像是个好心人,提醒一句就离开了。这样知道进退,留了人情又不会得寸进尺的,的确让人有好感。

    那边罗启跟去了,也就十分钟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就皱了皱眉,正好看到年轻人离开的背影。

    罗启大步走过来,:“宝宝,我怎么才走几分钟,你就和别人聊上了。”

    夏叶:“是你侄/子,好心告诉我,你二姐要对我的中古店搞把戏呢。”

    罗启一听皱了皱眉,一点也不惊讶。

    夏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罗启:“宝宝别担心,这事情我来解决。”

    夏叶:“罗先生平时也很忙了,还是我来吧。”

    罗启笑着:“再忙,保护宝宝和各位大舅哥也是最重要的,你是不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