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枕边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24.枕边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秦钟的老爹秦业很快就赶来了, 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平日里和阿猫阿狗顽顽也就算了, 装成一个多/情种子, 如今倒是好了, 惹到了贾家大老/爷头上, 真不把贾家当别地儿,愣是在书房里就做那偷狗摸鸡的事儿来。

    秦业连忙赔罪, 贾政素来最“看不惯”这样儿的事,难免给秦业脸色看,秦业当着面儿就/教训了秦钟好几鞭/子。

    秦钟素来是女儿的秉性,娇/弱不胜, 如今被打了好几下,之前又在水月庵风/流快活,身/子骨早就掏空了, 这样一来, 贾宝玉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碍于贾政的面儿,乖得像孙孙一样,混不像是儿子, 一句话都不, 一个音儿都不敢则。

    贾母年纪大了, 看不得这个, 不耐烦的挥手:“好了, 够乱的了,带回去教训。”

    秦业也不敢什么,当即带着秦钟灰溜溜的跑了,回去少不得一顿教训。

    秦业和秦钟走了,那面贾政又骂了贾宝玉一阵子,因着老太太拦着,而且挨了不少打,还打在脸上,好些日子下不去,见不得人,这才作罢了。

    贾政还:“念什么书?!就是成这个样子,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杜/撰了这个,杜/撰那个,才都是这些荤淫的脑子!你这不肖子!”

    贾政着,又让人去传教书先生,贾宝玉一听,不敢顶嘴,缩在后面儿,但是知道自己往后好日子到头了,因着之前他去家塾打架,所以回了家中念书,现在好了,恐怕无法在家中念书了,定然要被贾政赶去家塾也指不定。

    武曌今儿看了一出好戏,自然心情大好,赶走了秦钟,就秦钟那不胜的模样,真不是武曌看他不起,竟然还想要寻欢作乐,也不怕把身/子骨给累成马蜂窝?

    秦钟被赶走,那面贾宝玉挨了打,虽然贾母心疼着,可这次贾宝玉太出格儿了,贾母也恨他不争气,一面令贾宝玉养伤,毕竟伤在脸上,若是出了门,还是贾家丢人,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另一面也是令贾宝玉好好反省,在家里老实呆着。

    这样一来,贾宝玉好些日子都没有烦恼武曌,武曌自然不去看他,倒是薛宝钗巴巴的跑过来看了一通,嘘寒问暖的,还有薛姨/妈也来了,看着贾宝玉肿成包子一般的脸,往日里的风/流俊俏全没了,可心疼死了。

    贾宝玉不来烦恼武曌,武曌日子过得清闲,没两日就听,那尼姑智能儿,那日臊跑之后,竟然还上了秦家的门,偷偷去找秦钟。

    结果被秦钟的爹发现了,秦业气的不行,一怒之下又打了秦钟,将尼姑智能儿一顿打骂给赶走了。

    秦钟本就虚弱,又挨了一次打,没几竟然一命呜呼就这么死掉了,贾宝玉听的时候,还在养伤,吓得不行,非要拉着武曌去秦家,武曌自然是不会去的,贾宝玉去了,哭的昏地暗的。

    不过几之后,就轮到了贾政的寿辰,因着今年出现了许多不好的事儿,所以大家都凑着在这次寿辰,冲冲喜,去去晦气,自然要大办一场,热闹热闹。

    也没失/魂落魄几,贾宝玉就把秦钟的事儿给忘了。

    也是了,当时秦可卿死了,贾宝玉还吐了血,不过也没几就缓了过来,如今秦钟死了,贾宝玉哀伤几,也就完了。

    这是贾政的寿辰,荣国府里张灯结彩的,宁国府的人也都跑过来贺寿,别看贾珍是宁国府的大老/爷,又是贾家的族长,但他是晚辈,和贾宝玉同辈儿,自然要带着儿子们过来贺寿。

    从白开始,就一直热闹着,来送礼的人呢,上档子一直不断,陆陆续续的宾客,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一直到了黄昏,荣国府宁国府门口,开始点上灯来,那片片的灯火,挂在门前的枯树上,因着进了腊月,门前的树都枯萎了,平日里几分萧条沧桑,如今却是火树银花的一片片,不清道不明的奢侈富贵。

    色渐渐晚了,府里的爷们儿喝的有些许多,声音也渐高,喝酒的喝酒,看戏的看戏,听曲儿的听曲儿,还有聚众赌两手儿的,总之十分热闹。

    武曌跟着贾府的姐妹们,那面儿贾宝玉的伤养了一段时日,好了一些,就开始与姑娘们厮混在一起了,姐姐妹妹的叫着。

    武曌看不惯他这个,就走到一边儿,正好看到贾芸过来。

    贾芸是贾家的人,虽然不是什么嫡系,但是好歹也是贾家的人,因此过来贺寿,他虽然之前捞了些油/水,但是与贾家的奢侈淫/逸来比,是万万不及的,送来的贺礼也就那么回事儿,不甚珍贵。

    贾芸没有好贺礼,如今又没个正经差事儿,所以贾家的嫡派都不怎么理他,只有贾琏看着贾芸过来戏/弄两句。

    贾琏听贾芸去了家塾读书,就笑眯眯的:“这不是芸儿?最近怎么的,也不往我那里去了?之前不是还有事儿求我,如今都不搭理我了?”

    之前贾芸的确求过贾琏某差事,但是贾琏虽然是少爷,其实没多少实权,也拗不过王熙凤,所以贾芸求他也是白搭,算是求错了人,如今跟着武曌,又打听到武曌和贾琏有些过节,自然不会去巴着贾琏,恐怕两头不讨好。

    那边贾芸客客气气的:“怎么是侄/儿不搭理您呢?恐怕是琏二爷事儿多,倒讨您不痛快。”

    贾琏想要贾芸跟他过去喝两杯,贾芸一直推辞,贾琏却不放手,这个时候就远远看到武曌走了过来,贾琏一看素日里文文弱弱的林妹妹,唬的就像是见到了老虎猛兽,立刻放开贾芸,飞也似地跑了,生怕有什么追他。

    贾琏怎么能不跑,上次焦大来威胁他,掏了他三千两走,别人以为他风光,其实那是他全部的家底儿了,如今还欠着好多,实在拿不出来,要是耍赖,武曌有字据,要是把事儿捅大了,自己没脸,因此里外不是人,只能跑了。

    武曌笑眯眯走过来,贾芸连忙拱手:“多谢林姑娘。”

    武曌笑着:“谢我?怕不是我坏了你的好事儿呢?”

    贾芸笑着:“姑娘您就别寒碜我了,我有几斤几两,敢背着姑娘巴结旁人,怕是活的不耐烦了罢?”

    贾芸聪明,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武曌便:“我看你这些日子,又落魄了?”

    贾芸一提这个,满是不甘心,但是也没什么辙,原是贾芸得了些好处,本打算的长远,自己经营起来,在贾府中没有正经差事儿的时候,做些买卖,贾芸本就聪明,买卖不成问题。

    只是没成想,那些钱被他娘发现了,又遇到了他舅舅,他舅舅在香料铺子做伙计,大名卜世仁,活脱脱的“不是人”,听贾芸“发达”了,又知贾芸心狠,就专门找他不在的时候,管他母亲借钱,也没个字据。

    他母亲心软,也没成算,全给借走了,连个头都没有,这些日子贾芸手里头又开始寒酸起来,连贺礼都是挤兑出来的。

    武曌笑了笑,:“这并非什么难事儿。”

    贾芸一听,立刻欣喜起来,奉承:“芸儿就知姑娘是最厉害的,旁人根本比不上姑娘千分之一。”

    武曌不领他的情,:“摆聪明点儿,少费点儿口舌,用你拍马屁?”

    贾芸立刻点头:“是,是。”

    其实武曌心里有个想法,因着她当时在幻境中曾经看过贾府的事情,想到了元春这个时候也该省亲了,要建造那省亲别院,可是个浩大的工程,捞油/水的活计。

    武曌一心想要培养贾芸,往后好给自己做得力的助手,毕竟她做惯了女皇,不喜欢亲力亲为,有个助手是不错的。

    只可惜贾芸此时无权无势,不过这不是难事儿,武曌便助他得权得势,也不过是恍惚的功夫。

    省亲别院是荣国府和宁国府两府一起建造的,宁国府的事儿是贾珍亲自管,而荣国府的事儿,轮到这一辈儿,只有贾琏一个还算是年纪刚好,虽挑不起大梁,但是也堵上了大梁,内地里许多事情,其实都是贾琏的妻子王熙凤管的。

    武曌就想了,若是这差事儿能落到贾芸头上,实权和银钱都有了,也是个笼络人心的好方法,十分便宜了。

    武曌这么想着,回头看了一眼,那边贾琏正好鬼鬼祟祟的往这边,生怕武曌将字据的事儿告诉了贾芸,哪成想就被武曌抓了个正着,眼神撞在一起,吓得贾琏连忙低下头,装作没看见,做贼心虚一般。

    武曌幽幽一笑,建造省亲别院这事儿若是让旁人揽着,还不好给贾芸某差事儿,但是让贾琏揽着,武曌想要给贾芸某点差事儿,还不容易么?辫子在手里攥着,贾琏能不同意?

    贾芸见武曌嘴唇微挑,好一个美/人浅笑,但是莫名背地里脊梁发寒,总觉得谁家要遭殃似的,便:“姑娘可是有什么主意了么?”

    武曌:“是有了。”

    她着,方要和贾芸,那头里却有人/大喊着:“老/爷!大老/爷!北静郡王亲自贺寿来了!”

    众人吓得立刻住了声儿,方才还一团热闹,此时寂静一片,贾政连忙:“快!收拾收拾!”

    厮们连忙冲过来收拾,众人整理衣袍,正话儿的功夫,北静郡王竟然就走进来了。

    今儿个气越发的冷了,郡王没有穿官袍,也没有戴王帽,一身月白色袍子,这种月白的淡蓝色衬着郡王皮肤偏白,仿佛是神仙一般出挑,美玉无瑕,愣是找不出一点儿的瑕疵,袍子外面罩着一件带白毛的月白披风,一走起路来,披风咧咧生风,果然是个俊美无俦的人物儿。

    北静郡王走进来,贾政带着一行人,连忙拜下,那面的女眷也全都拜下。

    北静郡王/还是一派温和,全然没有官架子,笑着:“不必多礼了,今儿个王是来祝寿的,哪有让寿星老拜见的理儿?”

    众人连忙簇拥着北静郡王往里走,北静郡王又笑着:“别拘束,倘或我来了,你们便如此拘束刻板,混不自在,我倒是不能来了?”

    贾政连忙赔笑,:“是是是,郡王亲和,我们怎么会拘束?”

    那边都赔笑着郡王,众星捧月一样,女眷们躲得老远,色越发黑下来,已经黑得透彻,郡王逗留了好一阵子,不知今夜是不是要留宿下来。

    北静郡王饮了几杯温酒,有些不胜酒力,出来散一散,武曌远远见他往花园子去,立刻也站起来,悄悄往外走,因着她手里头,还有北静郡王的一颗鹡鸰香念珠,趁着今儿还了。

    武曌走出来,果然看到了北静郡王,北静郡王站在一株枯败的树下,树上挂着灯火,一片片火树银花,将北静郡王俊美的容貌映衬得更是上仅有,地/下无绝。

    武曌还没走过去,北静郡王也没回头,却低笑一声,:“林姑娘来了?”

    他着,转过头来,武曌很恭敬的给北静郡王行礼,北静郡王笑着:“不敢当,不敢当,全赖了姑娘相助。”

    武曌一听,便:“怕是圣上已经打消了指婚的念头?”

    北静郡王微微一笑,尤其是在这样的灯火之下,衬着郡王的容颜,武曌看的心里一突,不得不承认,郡王是个十分有资本的人了。

    北静郡王声音温柔的:“是这样,有了姑娘的鼎力相助,王大人也极力反/对,再加上王游,圣上已经不打算赐婚了。”

    王大人的自然是薛姨/妈和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了,薛姨/妈听北静郡王背地里两面三刀,不想让女儿嫁过去,自然和自己的哥/哥通了气,大家都在游圣上,这事儿也就作罢了。

    武曌一听,就将鹡鸰香念珠拿出来,捧在帕子上,:“即使如此,这念珠,郡王/还是收好。”

    北静郡王低头一看,白生生的手帕上,捧着那灰黑色的念珠,自有一种不胜的美/感,不过他没有去拿,只是一笑,:“念珠……姑娘还是收着罢,不必还了。”

    武曌有些纳罕,:“念珠乃是郡王的物什,民女拿着不好。”

    北静郡王“嗯?”的笑了一声,挑/起尾音,他声音本就低沉动听,这般一挑,更是沙哑温柔,不出来的醉人心思。

    北静郡王笑着:“林姑娘难道看不出,我有心于林姑娘?”

    他声音款款,目光温柔,若是旁的女子,恐怕已经醉了七八分,只是武曌却清/醒的厉害,反而笑了一下,浑然镇定的:“民女身份卑微,怕是配不上郡王。”

    北静郡王被立时拒绝了,哈哈一笑,也不气恼,反而更是欢心起来,:“林姑娘就是林姑娘,是王配不上姑娘才是,姑娘此时心里恐怕也在想,我这等草芥,如何配得上姑娘的冰雪聪明?”

    武曌淡淡的:“郡王折煞民女了……况,郡王也不是真的爱见民女,枕边儿总有个聪明人,亦不是长久之计。”

    北静王并没有否认,也没有反驳,但是也没有答应,还是不接那念珠,而是转头看了看那火树银花的一片,远处热闹的一片,

    隔了良久,似乎已经忘却了武曌还在身边似的,才:“倘或你哪有了心意,就来找我,这念珠……便是凭证。”

    他罢了,也不给武曌留下转换的余地,立刻抬步就走,挺拔英俊的身姿,顿时融入那繁华之中……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