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惊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22.惊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不肖一盏茶功夫, 就毁了薛宝钗和北静郡王的姻缘,也算是“功德圆/满”。

    她拿了花样儿, 自然也不会做的, 只是装装样子, 便起身:“宝姐姐脸色不甚好看, 快休息罢,我就不打扰了。”

    那边薛宝钗和薛姨/妈都没有送的心思, 武曌一走,薛姨/妈就拉着薛宝钗,也不好高声话,一直拍她手, 示意自己的没错,绝对要听自己的。

    武曌一路偷笑就走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 但是感觉心情还挺好, 施施然回了碧纱橱。

    武曌回去,正好是用晚膳的时候,她一进贾母院儿的后门,贾母身边的大丫头鸳鸯立刻迎上来,:“林姑娘, 真是叫我们好找呢!老祖/宗传饭了, 请林姑娘过去。”

    武曌有些狐疑, 虽然自己住在贾母的院落, 但是也不是一起用饭的, 只是逢年过节,或者贾母心情大好的时候,一起热络热络。

    如今东府的媳妇儿秦可卿刚死,贾母也听到了一些秦可卿和贾珍的风声儿,因此送殡的事儿,一点儿也没管,如今正气闷着,怎么可能心情大好的传饭?

    武曌一走进去,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是贾宝玉回来了,终于舍得那温柔乡,从水月庵回府来了,贾母是爱见死了贾宝玉,好些儿没见,如今可见着了,心肝肠肉的喊,自然要把武曌叫来一起热闹了。

    武曌一看,不只是贾宝玉,还有贾宝玉的蓝颜知己秦钟,也一并来了。

    按理来,秦钟和贾芸一样,都是侄/儿辈,但是也不该进贾母的院落,只是秦钟沾上了贾宝玉,那就不一样了,贾宝玉素来秦钟是女儿家的品性,因此旁人住寺/庙,他带着秦钟住尼姑庵,一定要和女儿厮混在一起,这不是,进入贾母的院落,也是犹如进了本家一般。

    众人落座,贾母看到了武曌,赶紧:“快来,坐我身边儿。”

    武曌走过去,规规矩矩的坐下来,其实她心里头明白的紧,老太太爱见林妹妹,甚至放在身边儿养,但是实在的,也不是很爱见,只是口头,武曌觉得老太太之于林妹妹,就好像爱见猫儿狗儿一样,今儿想起来,爱见的心啊肝啊的,明儿个忘了,也就忘了。

    而且老太太爱见林姑娘,也是有取舍的,例如在贾宝玉/面前,就以贾宝玉的利益为主。

    众人吃了一顿饭,吃过饭之后,老祖/宗又让人摆上茶过来,坐在一起吃茶吃果,话儿。

    因着秦钟总是过来,所以也不和老太太见外了,老太太见秦钟长的顺溜儿,又会话,也是十分爱见的。

    武曌等吃了饭,就准备回碧纱橱了,只是老太太不叫走,:“好不容易过来,坐一坐再回去,你回去了也是懒睡,这样对身/子不好。”

    武曌也就没走,坐在一边看他们拉家常,贾宝玉无非些在水月庵的事儿,的很是高兴,一点儿也没有之前为秦可卿去世的悲痛心情了。

    而那边秦钟,可是秦可卿的亲弟/弟,秦可卿在世的时候,别管风/流不风/流,总是护着这弟/弟的,现在敢情好了,姊/姊死了没多久,弟/弟在尼姑庵里,风/月无边,有有笑的,也是并无半点悲痛之心。

    秦钟坐在一边,因着贾宝玉正在和老太太话,所以他也不好插嘴,就左右看看,便把目光溜着武曌看了又看,之前他在宁国府就见过了武曌,一见之下惊为人,如今又看,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

    林妹妹的体态羸弱,自有一种不胜之态,放在男子眼里头,能生出一股保护欲来,脸色微微泛白,白中又透露/出一股病态的殷/红,看起来竟然粉/嫩嫣然,有一种病态的美/感,越发的楚楚可人起来。

    秦钟看着,有些痴了,趁着贾宝玉和老太太话,还凑过来一些,那边贾宝玉没心没肺,看到秦钟凑过去,也没想到秦钟有什么歪心思,就:“你坐那么远干什么?”

    秦钟险些吓了一跳,随即就用袖子捂着脸,哭丧着:“我瞧这位林姑娘,越瞧越觉得她像是我姊/姊,因此一是看的走了神。”

    他这么一提起秦可卿,老太太的脸色就变了一下,秦可卿和贾珍爬灰的事儿,因着是家丑,所以不可外扬,尤氏虽然撩/开手不管丧事儿,但是到底也没有大吵大闹,只是暗地里给贾珍一点点颜色看看,更别其他人了。

    贾母到底知道一些端倪,嘴上也不会,只是心里头始终是疙瘩,秦钟这时候提起来,老太太心里更是咯噔一声,很不自在。

    贾宝玉不知秦可卿爬灰的事儿,还凑过来仔细看武曌,:“我看看,怎么不像?”

    秦钟来了劲儿,就:“你看,这面儿,像不像?”

    他着,还用手去碰武曌的手,武曌眼疾手快,猛地一收手,旁边贾宝玉缺根筋儿,没看出来,秦钟则是因为做亏心事儿,唬的不行,一头冷汗,差点喊出声来。

    那边老太太便:“好了,时候不早了,都回去罢,我也乏了。”

    贾宝玉还想玩耍,但是老太太都发话了,也就准给各自回去了。

    武曌心里头早就不满秦钟,之前秦钟只是偷/窥,那眼神自以为风/流多/情,实在让人恶心,如今更是想要动手动脚,只是嘴头上没,心中早就谋划着,若是让自己找到了秦钟的辫子,那可别怪自己手狠。

    第二一早,武曌起了床,紫鹃和雪雁给她梳洗着,这面儿刚刚梳洗完,吃着早膳,那头里就有人来吵闹,外面哄乱乱的一团。

    武曌蹙了蹙眉,:“什么事儿?”

    雪雁赶紧过来:“姑娘,紫鹃在外面拦着宝大/爷呢!”

    武曌一听,原来是贾宝玉又来了,真是难缠的紧,雪雁又:“宝大/爷还把秦钟大/爷带来了,刚才那会子差点进来,姑娘还没梳洗完,紫鹃出去拦着了。”

    武曌心中冷笑一声,原又是那秦钟,上赶着来讨没趣。

    秦钟自然知道武曌还没起床,也正是因着这个,所以才早早来了,先到了贾宝玉那里,撺掇着贾宝玉和他一起去看林妹妹,贾宝玉素来喜欢在姐姐妹妹的屋儿里洗漱,他身边的大丫头袭人一直劝着,觉得这样太没个体统,虽是两无猜青梅竹马,但是如今已经不了,况别人不知道,但袭人知道,早些日子,贾宝玉做梦梦/遗,已经是“情窦初开”,半强/迫着自己听了“肮/脏”的事儿,又做了那“肮/脏”的事儿,如今还跑到姐姐妹妹的房间去梳洗,传出去成什么体统?

    秦钟就是算准了林妹妹没起,想要看看美/人懒睡的模样儿,幸亏有紫鹃,紫鹃让雪雁跟屋儿里照顾着,自己带着林妹妹的奶嬷嬷出去拦着,一时闹得哄乱乱的。

    贾宝玉和秦钟讨了没趣,没进来,就自顾自走了。

    今儿武曌要去王夫人面前省一省,请个安,之后打算把贾芸照顾来,给他些好处,让他去外面踩踩,看看有哪一处宅邸比较好,正闲置着,如今将林如海调回京/城的圣旨已经在路上,采办府邸也该提上日程了。

    武曌用了早饭,便整理了一番,准备穿过夹道,往王夫人那边去。

    丫头婆子们簇拥着武曌过去,进了王夫人的院子,武曌过去请安,王夫人笑着:“你来晚了,你那不成体统大哥/哥,刚刚出去,你若是来早一会子,就能一起走了,可见,你们没这个缘分。”

    武曌一听,总觉得隐约听出王夫人的一点儿用意来,是了,她仔细一想,昨儿个刚刚“劝”了薛姨/妈和薛宝钗,如今王夫人就来提点自己了,薛姨/妈可是王夫人的亲妹妹,王夫人自然想要将自家儿子嫁给自个儿人。

    武曌是没这个心思的,于是故意放低了姿态,很柔顺的:“宝/哥/哥是衔玉出生的金贵人儿,我怎么能有这缘分呢,想都不敢想的。”

    王夫人一听,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我这儿没什么事儿,之前管理宁国府,你珍大哥/哥一直夸你,你也累了,多歇息两。”

    “是。”

    武曌仍是柔柔的应下,她知道,王夫人素来喜欢乖顺的,这仗势,看似是武曌低眉顺眼的,其实不过是武曌随变顺了两下毛,王夫人也就乖顺的厉害,不炸毛,不找茬了。

    武曌顺利的从王夫人那边出来,真是个赶巧儿了,没走两步,竟然就撞见了贾宝玉和秦钟,那两个人还没走远呢,不过没看到武曌。

    因着贾宝玉这会子,正带着秦钟,调/戏王夫人身边的丫头金钏儿呢!

    金钏儿笑着拉住贾宝玉,:“宝大/爷,我嘴上刚涂的胭脂,你吃是不吃?”

    贾宝玉因着当着秦钟的面儿,有些尴尬,笑着:“好姐姐,你又作弄我!”

    金钏儿咯咯一笑,银铃一般,笑的贾宝玉和秦钟差点看痴了,正这会子王夫人遣人来叫金钏儿,金钏儿不敢耽误,就:“看来今儿是吃不成了。”罢便走了。

    那两个人犹没看到武曌,自顾自往前走,秦钟笑着:“宝叔家里头,就是人多,这许多玲珑剔透的姑娘,旁的地方都见不到。”

    秦钟话题一转,又:“那金钏儿也是标志,又活泼可人儿,只是……”

    贾宝玉:“只是什么?”

    秦钟笑着:“只是少了那么一些儿清冽的味道。”

    贾宝玉笑着:“什么清冽的味道?”

    秦钟:“好宝叔,这你都不知道?亏你总,女子是水做的,你没看到,那林妹妹,就是一汪清冽的泉水么?虽看起来羸弱生姿,万千不胜,但是仔细一品,又有一股不出来的幽然与冷艳,真真儿洋人心肺!”

    贾宝玉一听,:“你的倒是。”

    秦钟又叹气:“宝叔,你有没有发现,能儿的侧脸,与那林妹妹,倒是有两份相似?”

    贾宝玉想了想,笑着:“真的?我倒没注意,你这么一,仿佛跟真的似的。”

    秦钟一脸多/情的模样,:“只可惜,智能儿是万万不及林妹妹的,林妹妹一颦一顾,那都是顶尖儿的。”

    贾宝玉:“怎么的?你不想那能儿了,又来窥伺我的林妹妹?”

    武曌在他们后面听着,心里直犯恶心,心怎么就是你的了?

    秦钟连忙:“我怎么敢?只是最近诸多不顺。”

    贾宝玉了然的:“是了,定然是你害了相思病!回来也不过一日,你不能与能儿缠/绵悱恻,所以心里怅然,是也不是?”

    秦钟似乎被他着了一半,当然另外一半则是秦钟中意林妹妹,却吃不到嘴里,便:“是这样儿,再没人比宝叔了解我了……能儿总让我给她赎身,救她出那魔窟,可一来我手里头没这个钱,二来我家里头也万不能答应我找个尼姑儿回去!往后离得水月庵这么远,我要是想见能儿,恐怕比登还难。”

    武曌听着,心想你家里不同意是真的,但你手上没这个钱,是没人相信的。

    贾宝玉就:“这好办啊!”

    秦钟惊讶:“宝叔?这是几个意思?”

    贾宝玉笑起来,拍手:“我有个办法,你把能儿叫到我书房来,我这儿方便,你来我这里也方便,她来我这儿也方便!你放心,我不瞧你们亲/热的!”

    秦钟有些迟疑,:“这……”这毕竟是贾府,把人叫到贾府私会,若是被人发现了……

    贾宝玉又:“当然要挑大/爷不在的时候。”

    这个大/爷,当然指的是贾宝玉的爹贾政了,贾宝玉谁也不怕,单单就怕贾政,怕的跟什么似的。

    贾宝玉继续:“到时候我就自己身/子不爽利,把先生一遣,不就成了你们的温柔乡了么?你放心,我决计不看的!”

    秦钟一听,他日前在水月庵和智能儿缠/绵了好几,如今食髓知味,心里直痒,就:“真的行?”

    贾宝玉笑着:“行的。”

    秦钟连忙:“那就有劳宝叔了!”

    贾宝玉:“那就明儿个了!”

    秦钟一听,欢喜地的道谢,武曌没成想竟然遇到了这样的“好事儿”。

    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贾宝玉竟然让秦钟带着尼姑儿在他书房厮混,武曌正愁怎么整治秦钟这个花花道子呢,如今自己赶巧撞上来。

    武曌挑唇一笑,明儿就给你们个惊喜……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