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甜言蜜语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20.甜言蜜语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圣上想把薛宝钗指给北静郡王?

    武曌一听,眼眸动了一下, 似乎在冥想什么。

    是了, 贾史王薛四门结党营私, 如今朝中还有王夫人的哥/哥王大人支撑,而四门家中财大气粗, 无/法/无/,仗/势/欺/人, 打死个把人,都是常有的事儿。

    就武曌在幻境中看到的,未来为元春省亲建造的性/情别院,日后的大观园,那也是异常宏伟的,很多人不知情况,还以为皇宫比这宏伟千百倍,只是他们却不知,皇上的御花园,也万万没有大观园来的宏伟。

    贾史王薛四门如此卖弄自己的体面, 朝中却只有王大人一个人得上话儿,显然圣上已经故意打/压了,怎么可能娶薛家皇商的女儿,助长这股气焰呢?

    因此薛宝钗的落选, 那是必然的。

    不过薛宝钗虽然落选了, 但是圣上还是想安抚着四门的, 毕竟如今还不到连根拔起的状态, 于是便想把薛宝钗指给如今正是功高,又且年轻英俊的北静郡王。

    武曌这么一想,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表面上是圣上爱见北静郡王,考虑着北静郡王已经弱冠,还没有王妃,因此费了一番心思,给他挑选佳人,只是,那背地里却是想要打/压北静郡王的。

    虽北静郡王/平日看起来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只是如今东南西北四王之中,只有他最为年轻,最为功高,皇上虽然送他象征着兄弟感情的念珠,但是心里怎么能不防备?

    这年头,想要和北静郡王攀姻亲的人,数不胜数,能从京/城的城门排/出去,万一北静郡王又和哪家大门大户连个姻亲,那不就是下一个“贾史王薛”么?

    圣上心里是有道道儿的,因此打算把皇商的女儿,指定给北静郡王,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风光,毕竟现在四门还处于鼎盛时期,但是往后圣上绝对要出手拔除这些恶瘤,而到时候的姻亲北静王府,也会跟着受牵累。

    这一步长盘,下的很妙,但是在武曌这种明眼人眼中,实在太明显了,那北静郡王是何等玲珑心肝的人,武曌恐怕北静郡王早晚会知道。

    想到这里,武曌眼神不由又晃动了一下,突然想起方才北静郡王非要自己答应他一个人情,平白就来敲竹杠,不由心里“梆”的一跳,隐约觉得可能和这事儿有些关联,但是又不能如此肯定。

    贾芸站在一边儿,暗暗打量着武曌的神色,见武曌脸色变了几下,但是很快归于平静,什么也看不出来,只好出声:“林姑娘?”

    武曌立刻省过来,微微一笑,:“宝姐姐虽然不能进宫,但若能指给郡王,也是美事一桩,只是……不知芸儿为何与我讲起,就算这是宝姐姐的美事儿,也与我不相干呢。”

    贾芸一听,顿时有些懵了,毕竟他听了很多流言蜚语,都是北静郡王对林妹妹有/意思的,如今武曌却亲口“不相干”,而且姿态颇为淡定,这样贾芸有些发懵。

    武曌又幽幽的:“这事儿,还没成定局,芸儿你是聪明人,别瞎嚼舌/头根子,今儿和我也就算了。”

    贾芸立刻拱手:“是,姑娘教训的是。”

    武曌着,摆了摆手,:“若宝姐姐真的能进北静王府,是她有着富贵命,是她的福/分。”

    贾芸一笑,拱着手,十分恭敬,不过嘴里却着:“芸儿怎不知,姑娘是相信福/分的人?”

    武曌一听,不由另眼相看,看了贾芸一眼,只是:“你去罢。”

    贾芸点了点头,又:“姑娘千万别累着身/子,若是有什么劳神劳心的事儿,只管喊芸儿来做。”

    武曌更是发笑,:“你放心,你好使唤的很呢,若是有什么有油/水的事儿,我定然想到你。”

    贾芸的“温柔”被她明晃晃的道破,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也算是爽爽/快快,恭恭敬敬的又辞了一回,这才走了。

    贾宝玉和秦钟跟着众人去安灵,王夫人邢夫人一行人,很快就回来了,但是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和秦钟,却住在了水月庵,一直没有回来。

    武曌心里头清楚,因着贾宝玉和秦钟现在乐不思蜀了,那水月庵中,有个尼姑名唤智能儿的,和秦钟关系不清不楚,很是爱慕秦钟的风/流俊俏,而贾宝玉是个看到年轻女子就爱慕的人,因此这会子还在水月庵争风吃醋,互相调/情体己呢,一时回不来。

    武曌倒是得了清闲,踏着些日子在宁府主事儿,虽然不为捞油/水,也不为锻炼自己的品性,但是其实为了打通各种关系,络各种人脉的,如今身上已经下旨将林如海调回京/城,那搬出去也就指日可待了。

    林如海是个老实人,在京/城定然没什么人脉,武曌若是不络一些人脉,日后林如海还要做副都御使,指不定得罪什么人,又有什么坎儿呢。

    武曌虽然做事凌厉,雷霆手段,但是从来不苛待下人,做的好,反而慷慨有赏,因此一般下人都爱见她,人脉自然络的不少。

    而且武曌这些日子,收了两个人,一个能武能瞪眼睛的焦大,忠心耿耿;另外一个就是能文明事态的贾芸,聪明伶俐,有什么事儿,武曌只管让他们去办,十分放心。

    昨个儿贾芸走了之后,武曌寻思了一下,就随便给贾芸搞了一个“差事儿”,自然是往贾府的家塾去念书。

    贾芸家里十分贫穷,父亲死的早,母亲没什么本事儿,一直穷的叮当响,虽然贾芸姓贾,但是没人让他往私塾念书,贾芸虽然有些才华,但是读书不多,武曌便托了人脉,给了他一个恩典,让他去念书。

    因着武曌管了宁府这么长时间,武曌偶然一提,立刻有人安排贾芸去家塾。

    贾芸突听让自己去念书,顿时欣喜的跟什么似的,当即千恩万谢的过去了。

    今儿是贾芸第一去家塾念书,虽然家塾中很多仗/势/欺/人的学/生,但是贾芸只管念书,一心想要出人头地,其他的也不管。

    他身边没有厮,也没有书童,散了学,自己就包了书,径自出来,旁的公子哥儿还想要奚落他两句,但是竟没有找到机会。

    贾芸从家塾走出来,想要往荣国府去,准备恭敬的谢一回武曌,只是他走到一半儿,却看到了其他人。

    前面有轿子过路,不过排场很朴素,看起来实在普通了,贾芸站在一边儿,正等着轿子通/过再走,没成想轿帘子突然打了起来,“哗啦”一声,贾芸就看到了里面儿坐着的人,不正是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一身官服,头戴王帽,面如冠玉,真真儿算的上顶尖儿的俊美无俦了。

    北静郡王一打起帘子,正好看到了贾芸,贾芸连忙恭敬站好,垂低了头表示本分,毕竟他是贾家的“低等人”,贾芸明白人情世故,自然不敢直视北静郡王。

    贾芸还以为北静郡王这般高高在上的人,也定然不识得自己的,哪知道北静郡王打起帘子,突然就笑了一声,:“可是贾芸?”

    他着,令人按下轿子。

    贾芸一听,赶紧上前,恭敬的:“贾芸拜见郡王!”

    北静郡王没有从轿子里走出来,但是虚抬了抬手,面目很随和,没什么王爷架子,笑着:“王就看你面善,出殡那会儿,你跟在林姑娘身边做管事儿,是也不是?”

    贾芸连忙:“正是。”

    北静郡王展了一袭银白色的袖袍,身边一个从者连忙双手接过北静王递来的东西,是个信笺。

    北静王没有话,只是微微抬了抬下巴,那从者立刻会意,将信笺递给贾芸。

    贾芸不明所以,连忙弓着身双手接住,就听北静郡王:“这封信,王托你交与林姑娘,是十分要紧的事儿。”

    贾芸一听,更不敢看那封信,信上封着,表面没有一个字儿,里面还有点鼓,放了什么东西,像是个珠子一样。

    贾芸也不敢多问,连声:“是,郡王请放心,人一会子就过去。”

    北静郡王点了点头,温和的:“那便多谢你了?”

    贾芸连声:“在郡王面前,人怎么敢托大,郡王折煞人了。”

    北静郡王没有再话,挥了挥手,自然有人过来,把轿帘子整理好,又有轿夫过来,准备抬起轿子,继续往前走。

    贾芸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这郡王虽然话温和,但总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人不敢造次。

    贾芸正松了一口气,却这个当口儿,从垂着的轿帘子里,幽幽的飘出一句话来,北静郡王的声音很是低沉,:“我知你是个聪明人。”

    北静郡王没头没脑的完,轿子已经抬起来,遥遥的走了,唬的贾芸一怔,心口“梆梆”的跳,总觉得郡王这句话,不是在表扬自己,反而是在敲打自己似的。

    贾芸看着遥遥而去的轿子,紧了紧信笺,不敢耽误,连忙抬步往荣国府去。

    武曌没有在贾母的院落,也没在碧纱橱,这倒是便宜了贾芸,不需要拐着弯儿的让人去通传,毕竟他虽然是晚辈,但是也不能仗着无知进贾母的院落。

    刚刚宁府有人来找武曌,的是之前管理贾府残留下来的事儿,武曌还没来得及回贾母的院落,正巧贾芸匆匆来了,一头的汗。

    武曌见他匆忙,笑着:“芸儿这是从哪来?后面怕是有老虎追你,走得这么忙,出了这么多汗?”

    贾芸一听,这才抬手抹汗,顿时吓了一跳,竟然出了这么多汗,他竟不知道,敢情怕不是冷汗罢!

    贾芸赶忙过去,把信笺交给武曌,:“姑娘,方才芸儿在路上遇到了北静郡王归府,这是郡王叫芸儿给姑娘捎过来的,郡王请姑娘/亲启。”

    武曌一听,顿时眯了眯眼睛,收敛了笑意,让紫鹃将信笺拿过来,然后动作利索的拆开,捏着信纸尖儿“哗啦!”一抖,全部展开,上面的字儿没多少,一目了然。

    原来郡王也知道,圣上想要把薛宝钗指给自己,但是原因未,不知是不明白,还是不愿意道破,话锋一转,郡王倒是直接,只自己不想娶薛家的女儿为妻。

    武曌一看,不由得冷笑一声,心,看罢,好个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儿,原来也是个爱见权/术的俗人,自然不肯娶皇商的女儿的。

    武曌这么看着,又往下看了一行,难得顿时“花容失色”,一瞬间眸子都晃了好几下,那信笺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郡王,自己心仪林姑娘已久,本想等待林如海调入京/城之后,找个适当的机会,遣人去林如海面前亲……

    武曌眯了眯眼睛,看着北静郡王亲笔炮制的“甜言蜜语”,心中却又十分狐疑,虽是郡王情真意切,言辞凿凿,恐怕只差指盟誓了,可武曌只信了不到三分。

    果然,武曌往下一看,北静郡王另有后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