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大权在握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8.大权在握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贾珍对武曌千恩万谢的,那边王熙凤咬在嘴里的肉突然飞了,只能瞪着眼睛,但是愣不出半个字儿来。

    贾宝玉不是很高兴,林妹妹要管理宁府的事情,那还怎么与自己顽?

    武曌见贾宝玉总是用“怨妇”一般的目光,埋怨的看着自己,顿时头皮一紧,能让昔日的女皇头皮发紧的人,也是人才了。

    武曌微微轻咳一声,:“妹妹平日住在西面,若是经常往东面跑,也恐怕误了珍大/爷的事儿……”

    贾珍一听,立刻:“是了、是了!我险些给忘了,还是大妹妹心里有成算!若不然,我让人立刻腾出一个院落来,要清净雅致的,让大妹妹这段时间住进去,这样儿也不会西面东面的跑,大妹妹身/子本就不好,也少劳累一些。”

    武曌就是这么想的,这样一来,就能完完全全的避开贾宝玉了。

    不过武曌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而是转头看向王夫人,因着今儿贾母不在,王夫人就成了这个屋儿里坐纛旗的,不王夫人温柔仁慈,那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想要十点恩/惠,其实王夫人早年的时候,和她内侄/女儿一个样儿,都是脸酸心硬的泼辣货。

    武曌是明白的,刚才接了东府的对牌,如今再不看王夫人脸色,恐怕王夫人会觉得自己这个晚辈托大。

    于是恭敬的看向王夫人,王夫人果然因着武曌这个眼神很是舒坦,便笑着:“你珍大哥/哥都这么了,那就这么着儿罢!只一点儿,可别累坏了自个儿。”

    武曌立刻笑着:“是,全听太太的。”

    王夫人听了这句,更是舒坦了,王熙凤虽是她内家侄/女儿,但是骨子太要强,和谁都能嗙嗙的两句,王夫人这秉性,更喜欢女子模样儿的,武曌装的很体面,王夫人自然喜欢了。

    王夫人因着喜欢,又对贾珍:“千万的,别让你林妹妹累着,你做大哥/哥的,体会着点儿,若是累着了,老祖/宗指定跟你拼命了。”

    贾珍一连串的答应,这事儿便成了,那面王熙凤还是第一次碰到了钉板,撕扯着手帕,但是有苦不出来,真真儿是个哑巴吃黄连了。

    贾珍当下拄着拐杖,就让人去腾院落,一会子他还要去停灵的铁槛寺来踏看,零零总总许多事儿,也就不耽误了。

    贾珍一走,宝玉就闹腾上了,一定不让林妹妹去管宁府的事儿,可是王夫人都答应了,抹不开面子,贾宝玉闹腾了一阵子,那边突听他爹贾政回来了,贾宝玉吓得一溜烟儿,脸色惨白就跑了,也不闹腾了。

    武曌得了这个差事儿,当下午就搬到宁府去,身边儿跟着紫鹃雪雁,还有奶嬷嬷,其余的也不多带,因着宁府那边早就准备了使唤的丫头婆子。

    武曌拿着对牌,先去祭拜了秦可卿,然后就直接往抱厦走去,准备调理调理宁府的事情。

    武曌一行走过去,那边宁府的大总管来升正在教训人呢,因着大家都听了,大老/爷请了西面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脸皮子薄耳根子软,而且娇袭一身之病的林妹妹来管理这偌大的宁国府,大家正在取笑呢。

    武曌走过去,就听到有人/大嗓门的:“哎呦呵!不是我,那林妹妹,长的是娇滴滴的,美艳艳的,只是……她能管咱们这些大糙老/爷们儿么?”

    武曌听了声音,但是不着急走过去,就站在抱厦的墙后面听着。

    另外一个声音:“嗨,来大/爷,那西面的琏二/奶奶,不也是个娇滴滴的,怎么她就能管,林姑娘就不能管了?”

    原来方才话的“来大/爷”,不是来升,而是来升的侄/儿,也不是很亲近的侄/儿,不知拐了多少弯儿的亲戚,也不姓来,为了跟来升亲近,改的姓儿,油/水颇多,做的也是如鱼得水。

    那来升的侄/儿:“琏二/奶奶是什么人,咱们都清楚,这林妹妹是什么人,咱们就不清楚了,一个外人儿,倒是管起咱们来了,嘿,我可不服气,要是让我见着了她,我……”

    他的话还没完,就听到自己身后一声轻笑,随即面前几个和自己话的下人都吓得脸色铁青,来升也是唬的猛地就跳了起来。

    来升的侄/儿听到一声轻笑,又闻到了一股女儿的体/香,幽香甜/蜜,不出的好闻,只是现在,他压根无法体会那女儿体/香,因为来升的侄/儿也是唬的脑袋里“嗡!!”一声,差点炸开了锅!

    “若让你见着了我,你要怎么的?”

    武曌的声音悠悠的响起,声音软/软的,尾音上/翘,带着一丝愉悦,不怎么着恼似的。

    来升的侄/儿吓得转过头来,“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犹如见了夜叉,唬的:“没没……没怎么的,林姑娘您来了,您……您请进……”

    武曌只是一笑,仍然不见着恼,淡淡的:“我进不进,需要你请?”

    来升的侄/儿吓得全身筛糠,一阵阵打飐儿,来升也吓得不敢话,就见武曌一变脸,冷声:“叉出去,领二十板子。”

    所有人都吓得一哆嗦,来升的侄/儿立刻求饶:“林姑娘,林姑娘!我……我……”

    他的话还没完,武曌已经冷冰冰的:“好嘛,若是不服,就领四十板子,还是不服,那就再加二十板子,不怕你不心服、口服。”

    她着,抬起手来挥了挥,白/嫩滑腻的手,此时看起来也是异常可怖,旁边的人不敢怠慢,立刻有两个人上前,一左一右抄起来升的侄/儿,带下去打了。

    大总管来升根本不敢吭声儿,任由他侄/儿一路求情嚎叫。

    武曌这才幽幽一笑,:“行了,都进来罢。”

    武曌往抱厦一坐,开始处理起东府的事情,因着尤氏不愿管理,这些日子犯了胃病,只能在床/上躺着,所以府里疏于管/教,也是乌烟瘴气的,丢东西的,偷懒的,仗/势/欺/人的,比比皆是。

    武曌需要一一处理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

    却那边王熙凤不能甘心,西面宁国府的事情,都是王熙凤打理,已经是大/权在握,王熙凤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卖弄自己的体面和权/利,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却因自己的卖弄突然丢/了,心里怎么能甘心?

    王熙凤听林妹妹第一到东府就打了人,贾珍大/爷偏偏无/动/于/衷,眼珠子转了转,第二日便过来看看,面儿上是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王熙凤先去了抱厦看看,哪知道林妹妹竟然真的管理的井井有条,一丝一毫都不差,若自己是个能个儿,那武曌管理的岂不是个大能个儿?

    王熙凤平日里只觉得自己管理得好,哪知道今儿算是遇到了劲敌,只是匆匆一看,顿时有好几处醍醐灌顶的感觉,立刻暗暗记在心中,准备回了府改一改。

    王熙凤因着看了这些,也不好和武曌指手画脚,就从抱厦出来,心里仍然不甘心,想想看平日里只有你能个儿,今日突然多了一个人,所谓是一山不容二虎,王熙凤心里落不下这口气。

    正好这时候就看到了来升的侄/儿,来升的侄/儿一瘸一拐的走着,王熙凤就笑着凑上去,:“呦呦呦,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来大/爷,今儿怎么的,成这个落魄样子了?”

    来升的侄/儿也认得凤姐,连忙哭诉:“哎呦琏二/奶奶,可别这么,你真是折煞奴/才了!”

    王熙凤知道他肚子里都是苦,因:“我你,平日没有个功劳,也有个苦劳是不是?这儿的,日日儿的,给东府里采办东西,如今正好蓉大/奶奶没了,什么香油、蜡烛、纸扎都要采办,你更是劳苦功高的,唉,我都替你不平不忿!”

    来升的侄/儿一听,心里更是拱火,但是没辙,他真是怕了,怕极了那个娇滴滴的林妹妹了!

    王熙凤却:“你这怂包,听我一言……”

    武曌在宁府住了两,今儿是第三,早早梳洗,用了早饭,就准备去抱厦,处理今的事务了。

    武曌进了抱厦,来升早就来了,一直本分的站着,就等着武曌,武曌走过去,稳稳当当的坐下来,看了看上档子的名册,这些日子好些体面的人来祭拜,什么四王/八公,都遣了女眷过来祭拜。

    武曌看着上档子的单子,突然注意到,这北静郡王竟然没有王妃,遣来祭拜的是太妃身边的女眷。

    武曌一看,顿时有些狐疑,按理来,自己在幻境中也曾看到北静郡王,如今郡王是弱冠年纪,该当有王妃了?怎么却又没有了?

    武曌正寻思着,是不是自己记错了,毕竟那时候自己在上阳宫重病,一切都在糊糊涂涂的幻境中浏览,走马观花的,可能也记不清楚。

    就这个时候,来报道问安的下人们都到齐了,武曌抬头一一看过,却没看到来升的侄/儿,不由一笑,:“今儿怎么的,有人迟了?我都不曾迟,是谁家的脸子这么大?”

    来升一看,顿时心里一颤悠,差点给跪了!

    武曌也没理,先处理一些紧急的事儿,处理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来升的侄/儿可算是来了,大踏步昂首挺胸的走进来。

    武曌眼皮子都没抬,只是幽幽的笑道:“怎么,来大/爷终于肯来了?”

    来升的侄/儿进来,很没诚意的:“实在不好意思,昨儿我采办的辛苦,很晚才睡下,因着今儿就没睁开眼,我也就迟了这么一回,林姑娘饶我一回。”

    武曌听他没诚意的口气,将手中的档子“啪!”一声搁在桌上,这一声吓得众人都是“嗬!”的屏住自己的呼吸,狠不得眼珠子都不敢错。

    来升的侄/儿也吓了一跳,本能的要跪,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有人撑腰,怕她?

    武曌幽幽一笑,:“你的胆子愈发的大了,做的事儿,也越发的没脸了。”

    武曌没有生气,口气还是温温柔柔的,面上也挂着犹如春花一般的笑容,继续:“你采办的辛苦,所以今儿起晚了,那好罢,你就不要采办了。”

    她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将来升的侄/儿革了职,众人都吓了一跳,来升的侄/儿做这面的采办,有五六年了,一面是因为时间长,一面也是因为孝敬来升,所以很稳当。

    来升一听,恐怕自己油/水没有,还想求情,因:“姑娘,您就饶他一次罢,他是初犯,姑娘饶他一次,也能显得姑娘大度慷慨,还有就是……这蓉大/奶奶的丧事儿,什么香油蜡烛纸扎的,采办一直是他,所以……所以突然换了人,这节骨眼儿上,万一乱/了套怎么是好,这事儿还真只有他做的好,若不这么着,到时候珍老/爷还要操心……”

    来升这得好,情啊理啊,全都搬出来了,还将贾珍给搬出来了。

    武曌没有立刻话,只是:“这事儿只有他做的好?怕是只有他油/水捞的好罢?”

    来升吓的不敢话,哪想到这林妹妹脸这么酸,把那不能的大实话都出来了。

    武曌没有继续,突然:“外面儿是谁?”

    那门外果然有人,一听武曌的声音,赶紧垂首走了进来,竟然是前些儿见过的,那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名唤贾芸的,按照辈分,比贾宝玉低了一辈,也是武曌的晚辈。

    贾芸那日在西面讨差事没讨到,心里不甘心,也是被/逼无奈,家里没有粮食揭锅了,如今和他同年的都是大富大贵,而他则是孤苦伶仃,家里还有老母需要侍奉,因此就腆着脸,又来东府某差事了。

    他过来本是求来升的,哪知道一来不巧,本想转身要走的,却被武曌给叫住了。

    武曌早就看到贾芸了,只是这么问,把他叫进来。

    武曌知道,贾芸家里穷,但是听人,贾芸是个精明人,十分有成算,只是拿不出银钱来孝敬人,没人用他罢了。

    贾芸走进来,今儿又换了一身衣裳,还是寒酸的厉害,洗的倒是干干净净的,不过因着贾芸长得斯文体面,身材高挑,所以纵使穿的寒酸,但模样是极为俊/逸的。

    贾芸规规矩矩的请安,用的是请长辈的礼数。

    武曌幽幽一笑,又不理贾芸这个茬儿了,转头对来升,:“你没人能管采办这个事儿,除了他,没人能行,那我今儿就将这个事儿,交给芸儿,你看怎么样?”

    来升唬的不行,吃惊的睁大了眼睛,那面来升的侄/儿也吓得不行,没给林妹妹下马威,倒是被她撸掉了头衔儿?那往后还不喝西北风去了?

    贾芸今就是来讨差事的,本想/做个苦差事就行了,哪知道一下撞到了大运,贾芸顿时欣喜不已,旁边来升一直给他使眼色,让他不要接这个活计。

    贾芸看是看到了,只是心里有个成算,来升平日里狗眼看人低,仗/势/欺/人,贾芸也是气不过,只是拗他不行,如今来了个林妹妹,谁不知道老祖/宗素来爱见林妹妹,据林妹妹还和北静郡王沾亲带故的,关系十分殷勤。

    若是有这么个靠/山……

    贾芸当下恭敬的:“我是个晚辈,没做过什么像样的活计,只是林姑娘临危受命,又是宁国府这个当口,晚辈若是推辞,也忒不像样儿了,倒是惹得林姑娘不快,珍大/爷嫌弃。若林姑娘不嫌弃,晚辈可以试一试,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还请林姑娘提携提携。”

    武曌一听贾芸开口,就知道贾芸是个可用的人物,四分的精明,四分的才干,再加上两分的虚伪,倒也是个明白人儿,无伤大雅。

    武曌一笑,瞥斜了那颤巍巍的来升,还有瘫/软在地上,一脸死灰的侄/儿,淡淡的:“你第一次做这个,不懂也是常有的,需采办什么,列个单子来,一会子来领对牌。”

    贾芸欢心不已,更是本分,一叠的:“谢林姑娘,谢姑娘。”

    他罢了,就站在一边儿,垂首等着。

    武曌又是一笑,转头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来升侄/儿,:“既他没用了,就撵出府去罢,府里头不养这等混吃等死的闲人。”

    来升额上都是冷汗,也不敢得罪武曌,咬着后槽牙:“是……”

    来升的侄/儿更是心如死灰,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和武曌鱼死破,把琏二/奶奶给抬出来吓唬人。

    就在来升的侄/儿发狠的时候,武曌低头看着档子,饧着眼睛,悠闲的端起酽酽的热茶,掀开盖儿,轻轻吹了吹叶儿,腾腾的热气氤氲着武曌的眼睫,让她的眼神更看不真切。

    只听武曌淡淡的:“你想什么,我能不知道?找了人撑腰,就跟我面前画起道道儿?你怕是打错了算盘罢?”

    来升的侄/儿一听,顿时身上一软,憋在嘴里的话顿时吞了下去,吓得魂儿都没了,一句不敢,被人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

    原来这林姑娘心里,跟个明/镜儿一样,看的真切,看的透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