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对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7.对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吃了晚膳,就混混沌沌的睡了,没等到焦大回来复命,一觉直睡到了早上。

    武曌醒来之后,雪雁紫鹃伏侍着武曌梳洗更/衣,紫鹃:“姑娘,昨夜里头,快关门的时候,焦大来了一趟,是姑娘睡下了,不便打扰,今儿个再过来。”

    武曌笑了笑,心想着,这个焦大虽然看起来鲁莽,嗜酒,但是不愧是跟着宁公的人,心里头倒是清清楚楚的,也是规规矩矩的,并没有被任用就开始托大,倒真是个人才了。

    武曌吃了早饭,就听外面儿嘻嘻哈哈的,定然知道是贾宝玉醒了,因着武曌才刚回来,贾宝玉肯定要往这边儿来,毕竟图个新鲜。

    估摸/着武曌不在的这三个月里,贾宝玉已经和他宝姐姐顽腻了,于是便当武曌是个香饽饽,一准儿起床就过来,还要往这边来梳洗。

    贾宝玉就喜欢就着姐姐妹妹洗过的水洗脸,毕竟贾宝玉觉得女儿家是水做的,一点儿也不肮/脏,只是武曌倒是嫌他,毕竟武曌上辈子当惯了女皇,养出了一丁点儿爱干净的毛病。

    武曌听到声儿,就明白了,立刻:“紫鹃,雪雁,咱们出去走走。”

    紫鹃赶紧应声,看雪雁木呆呆的,就:“去把手炉拿来。”

    雪雁赶紧过去,紫鹃就拿来披风,披在武曌肩上,给她拢好,正好雪雁也拿了手炉来,武曌就抱在怀里,拢着披风,三个人并着几个老婆子,一并往外走去了。

    那边贾宝玉醒了,果然梳洗都不曾,连忙就往碧纱橱跑,因着平日里贾母宠爱,和姑娘们厮混的多了,也不避讳男女之事。

    不过,你真当贾宝玉根本没有那种情/欲心思?那就大错特错了!

    毕竟贾宝玉在梦中与秦可卿翻云倒雨,这已经懂了意/淫,贾母安排温柔可人的袭人/大丫头在贾宝玉身边,贾宝玉与袭人早有体肤之亲,又经常摩挲调/戏贾母身边的丫头,吃她们嘴上的胭脂,因此贾宝玉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顽童,别人不避讳,武曌怕他油腻,自然不会上赶着,反而要避讳。

    武曌前脚出了屋儿,远远的还能听见贾宝玉在问林妹妹去哪的声音。

    武曌赶紧走两步,出了院子,准备透透气,毕竟自己这懒睡的毛病太厉害,这样懒睡,身/子总也不好。

    她们一路出来,竟然就撞见了焦大,焦大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他不好进贾母的院子,也不好直接进碧纱橱,毕竟焦大可是个规矩的人,每次都是过来让丫头带个话儿而已。

    焦大正在外面转磨,想找个丫头带话儿,可偏偏焦大平日里蛮横出了名,所以没有丫头敢靠近他,因此都躲得远远的。

    武曌一出来,焦大赶紧迎上来,恭敬的:“姑娘。”

    武曌见他背上背着一个大包袱,便笑着:“老先生,辛苦您了?”

    焦大将那包袱接下来,放在一张石桌上,愣是“豁朗!”一声,里面沉甸甸的,不是武曌瞎话,就自己个儿的身/子,还真是拎不动这个包袱,就算一般的厮,也得费上老劲儿,焦大年纪这般大,却一点儿不喘气。

    焦大:“姑娘,这里是现银三千两,那琏大/爷手头上仅能拿出来的,已经全都在这儿了,之后那些银钱,琏大/爷了,还要兑换,日后再还。”

    十万两对三千两,虽然似乎不值一提,但是其实这个数目并不了,焦大一出手,竟然掏回了三千两来,还是现银,也真是不容易。

    武曌一笑,:“老先生恐怕是把琏大/爷的老窝子,给掏干净了罢?”

    虽然贾琏可是贾赦的儿子,但是贾琏在家里不怎么管事儿,管事儿的都是王熙凤,一毛不拔,贾琏又是个极为惧内的,手里有点私房钱也不多,有个三千两,估计已经是全部的了。

    焦大笑着:“谁不是呢?我跟着琏大/爷去的,能拿的银钱都拿了,姑娘,这是字据,往后我再去讨就是了,有了字据,不怕他琏大/爷飞了!”

    焦大着,又把字据恭恭敬敬的递给武曌,紫鹃赶紧接着,拿给武曌,武曌笑了笑,将字据收好,然后从包袱里随便拿了一些,也不知数目,往前推了推,:“老先生。”

    焦大一看,这林姑娘随便拿了一堆儿,自己也没点数目,不怎么在乎数目似的,十分慷慨大气,但是这银两决计不少。

    焦大连忙推辞:“这……姑娘,我给您办事,那是心甘情愿的,要不得好处。”

    武曌一笑,:“老先生,您给我办事儿,那也是要辛苦的,昨儿大夜里头的,您还要跟着琏大/爷去拿银子,我都想出来了,琏大/爷那偷偷摸/摸,害怕这个知道,害怕那个知道,定然十分不利索,让你劳累了,总要给你些酒钱,对么?”

    焦大也是个爽/快人,听武曌都这么了,便不再推辞,将银子揣进怀里。

    武曌点了点头,又:“不是我多嘴,虽然我给了老先生酒钱,只是这酒,少喝养人,多了喝了不妙,老先生爱惜自己才是。”

    焦大一笑,笑的颇有些苦涩,:“是,焦大都听姑娘的,在这贾府里头,自从宁公走了,再没人这般叮嘱焦大了,旁人都当焦大是个混人,恨不得焦大喝死算了。”

    武曌送走了焦大,随便又从银子堆儿里拿出了一些,递给紫鹃、雪雁,自己的奶嬷嬷,还有身边儿的一些老婆子,众人都受宠若惊,简直将武曌供成了活菩萨。

    武曌让婆子们先把银钱抬回去,自然要避开那贾宝玉,还有老祖/宗房里的丫头,那些丫头,一个个跟人精似的。

    老婆子们得了好处,自然要出力,赶紧抬着银子往里走,只留下雪雁紫娟和奶嬷嬷跟着武曌。

    武曌往前走,准备再散一散,虽然气冷,但是色好,日头又好,这样日头好的气可不常见。

    她们一路往前走,结果就听到吵闹的声音,武曌远远一看,是认得的,贾琏身边一个很得力的厮,正在前面嚷嚷呢,因着旁边没什么人,所以那厮的表情很是猖狂。

    厮着:“我们琏大/爷没空儿!你走罢!”

    对面站着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很不体面的粗布衣裳,衣裳倒是洗的干干净净,就是看起来略微寒酸。

    只是那年轻人的脸,可一点儿都不寒酸,高挑身材,容貌甚是斯文,透着一股俊秀的文人气息,虽然寒酸,但是不穷酸。

    那年轻人:“那我改日再来?”

    厮不耐烦:“琏大/爷最近都没空儿!”

    年轻人听到这里,只好拱手:“那就不叨扰了。”

    着,蹙着眉头,有些忧愁的往外走。

    武曌有些奇怪,看那年轻人,没什么印象,恐怕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儿,自己在幻境中都不曾有个印象。

    紫鹃见武曌一脸探究,就:“姑娘,那是,西廊下五嫂儿的儿子,名唤贾芸的。”

    这么听起来,跟贾府是沾亲带故的,但是并不怎么亲故。

    紫鹃又:“这贾芸家里头没有父亲,只和母亲相依为命,估摸/着是过来讨差事做的……”

    紫鹃着,压低了声音,:“东府蓉大/奶奶没了,过些日子还要出殡,咱们这边西府,肯定也要出车马,少不得跟着出殡,自然也有些条条框框的临时差事,恐怕那芸大/爷,是朝这个来的。”

    武曌她们虽然听见声音,但是隔着院落,贾芸那边撞了一鼻子灰,也是因为贾琏昨刚刚被掏了钱,一肚子火气,而且秦可卿出殡的事情,都是王熙凤张罗着,就算是有“美差”,贾琏也拗不过王熙凤,自然不愿意管,火气就更大了。

    贾芸转身要走,这一转身,不心便看到了武曌,吃了一惊,没想到这里还有女眷,一看就知贾芸是个有成算的人,连忙低下头来,看似很本分的样子。

    贾芸一转过来,武曌倒是看清楚了,清秀利落的一个人,长相出尘,而且不拖泥带水,没有贾宝玉那股油腻的劲儿,但是本分中透着一股精明劲儿。

    贾芸看了一眼武曌,本是低着头的,快步往外走,只是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武曌已经转身要走,没看到贾芸头来的目光,倒是雪雁看到了,笑嘻嘻的:“姑娘,那芸大/爷看姑娘呢!”

    武曌听闻,回头看了一眼,那贾芸连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大步走了。

    雪雁嘻嘻笑,武曌便:“笑什么?”

    雪雁:“姑娘,我只是笑,那贾芸是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竟然这么痴痴的看姑娘,莫不是癞蛤/蟆么?”

    武曌听了雪雁的话,只是淡淡的:“英雄尚且不问出身,你若今儿看低了人,恐怕日后要吃亏的。”

    雪雁听了武曌的教训,不敢再,连忙点头称是。

    武曌也不再理这个茬儿,唇角一挑,:“不过倒是提醒我了……”

    紫鹃奇怪的:“是什么,姑娘?”

    武曌一笑,:“自然是出殡的事儿。”

    武曌当下就带着丫头们往王夫人那处去,准备去省王夫人,正巧了,她们过去的时候,遇到了东府里头的贾珍大/爷,珍大/爷和贾宝玉一同,正往王夫人那内堂去。

    贾宝玉口/中还着:“这事儿不用着急,我引荐你一个人,准是最好的,能将宁府打理的妥妥当当,一点儿错不出。”

    武曌听到贾宝玉的话,心里一笑,心想着赶得正巧儿了,但是武曌在幻境中记得秦可卿的死,秦可卿死后,因为尤氏发现了丈夫和儿/媳/妇爬灰的事儿,所以不愿意打理秦可卿的身后事,府中没有主事儿的,自然乱成一团,贾珍没办法,因此托了贾宝玉,来请王熙凤主持宁府。

    武曌对这个记忆深刻,如今她手头上有了几千两银子,但是缺儿实权,不好办事儿,这不正是个好机会么?若是能将主持宁府的大事儿拿下,往后实权还怕少了?

    不过武曌想要这个实权,也不是贪图了宁府荣府什么,毕竟这两个府,在武曌眼里并不算什么,芝麻绿豆一样,武曌是曾经坐拥过下的人。

    只是武曌想着,若是想要采办林如海进/京的府邸,没点实权人脉,那是万万不行的,尤其她现在还是个“女子”,实在使不得。

    武曌这么想着,便主动上前,笑着:“宝玉。”

    她着,这才装作吓了一跳,刚看到贾珍似的,连忙行礼。

    贾宝玉看到武曌,顿时笑得跟朵儿花似的,连忙冲过来又要揩油,武曌不着痕迹的错开,贾珍笑着:“原来是大妹妹。”

    众人碰了面,正好都要往王夫人那边去,就一行去了。

    王熙凤果然在王夫人那里,还有很多女眷,连带着邢夫人也在,都在聊闲话呢。

    贾珍一进来,女眷们吓得连忙全都躲起来,只有王熙凤一个人迎上来,看起来颇为大气,也不避嫌,笑着:“珍大/爷怎的来了?瞧您这憔悴的,别累坏了身/子。”

    贾珍拄着拐杖,一脸憔悴进来,当即也不废话,就明来意,果然武曌所料不错,贾珍就是为了让王熙凤主持宁府大事儿来的。

    因着尤氏“胃病”,不能主持,但是来祭拜的人太多,还有往后出殡的事情,条条框框零零总总的,怕是让人看了热闹,了笑话。

    贾珍一要借王熙凤过去,邢夫人可是王熙凤的婆婆,只是笑着不管,推给了王夫人,也是这样的,虽然贾赦是荣府的老大,按理来邢夫人是荣府的大夫人,但是贾母偏爱贾政,贾政和王夫人住在正房,贾赦却住在“角落”。

    王夫人蹙着眉,似乎觉得不好,便:“她还是个孩子。”

    王夫人是怕王熙凤年轻,无法主持,毕竟王熙凤这年头也不过二十岁,的确是个孩子。

    那边王熙凤一听,有这样卖弄/权/利的机会,怎么可能不上赶着,已经越发的手痒起来,还有贾宝玉帮衬着,自然手痒的更厉害。

    然而王熙凤是个有成算的,因此当下并不立刻好,只是稍微推脱一番,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不规矩。

    王熙凤只是刚开口推脱,哪想到站在一边的林妹妹突然:“太太,我虽不才,但是看到珍大/爷这番忧愁消减的模样,也想尽我所能,帮衬帮衬。”

    王熙凤一听,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顿时傻了眼,王熙凤可不知,杀出来的不是程咬金,而是堂堂的女皇!

    王夫人也傻了眼,十分狐疑的:“你……”

    武曌则是稳稳当当的给众人行礼,然后有理有度的:“宁府出了这等事儿,太太病倒,珍大/爷消减,我心里头过意不去,因此也想出把力。虽我不才,但是在扬州这三个月,因着家父生病,也是管理着府中大事务的,想来宁府比林府虽大,但是事物都是一样儿的……”

    武曌着,又给王夫人盖大帽子,:“就算有什么不懂的事儿,过来问一问太太,也就是了。凤姐姐平日里在咱们这边儿劳累,怎么好叫凤姐姐再去宁府劳累,怕是累坏了身/子,太太们又要心疼这么好的儿/媳/妇儿了!若我做的不好,到时候凤姐姐再补上,也是行的。”

    王夫人还是很忧虑,王熙凤二十岁她都觉得太,更别武曌了。

    那面贾宝玉也不想让武曌去,宁府那么多事儿,这要是一去,可不是三两看不到林妹妹了?

    不过贾珍眼珠子一转,心里却有了想法,不为别的,是为了之前北静郡王对武曌多番照顾,听武曌回京的时候,还是北静郡王一路护航,更是给送到了贾府大门口。

    若是武曌真的被北静郡王看上了,论门楣,武曌是足够的,往后成了北静王妃,那岂不是第二个元春?决计不能招惹,还不如送一个顺水人情。

    贾珍便:“我看林妹妹正好,我这老糊涂,险些忘了,大妹妹平日里还要管着西面儿的事儿,如今又推给她东面儿的事儿,若是累坏了,各位婶子怎么舍得,是我糊涂,还多亏了林妹妹提点。”

    贾珍都这么了,王熙凤傻了眼,这事儿基本就敲定了,当下贾珍又把宁府的对牌拿出来,交与武曌。

    对牌可是宁府的大/权,一概银钱用度,只要见了对牌,那便成了。

    贾珍将对牌一并交与了武曌,武曌双手接了,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见如何欣喜,仿佛手里象征着宁府权/利的对牌不值什么似的,淡淡的:“珍大/爷放心,我尽所能罢了,若有什么,全问太太,决计出不得错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