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讨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6.讨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简直是骂人不带脏字儿,她完就走进了东府里头,而贾宝玉还在原地怔怔的站着,站了一会子,这才反应过来,林妹妹的意思,岂不是自己压根比不上郡王?

    贾宝玉唉声叹气的,赶紧也跟上去,去见一见贾珍,但是到了厅堂里面儿,竟然没看到武曌,不知林妹妹去了哪里,打听了一番,心想着林妹妹可能到贾珍的太太尤氏那里去了,毕竟都是女眷。

    只是又一打听,尤氏此时正在犯“胃病”,卧病在床,不能出来相见,也没有料理秦可卿的丧事。

    所谓“胃病”,那其实就是“未病”,平日里别看尤氏是个惧怕丈夫的主儿,像是个据嘴儿的葫芦一样,根本不敢道什么,但是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

    尤氏是个有成算的人,心里打算的明/镜儿一样,她平日里是个据嘴儿葫芦,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尤氏并不是贾珍的原配,而是续弦,所以事事都忍让着,并不是因为尤氏胆怕事儿,没有主见。

    反而尤氏是那种,嘴里不,心里最有主见的人,如今秦可卿和贾珍的事情被曝光,大家心里都清楚,做儿子的贾蓉心里清楚,做婆婆的尤氏心里也清楚,只因着贾珍独揽大/权,因此尤氏不什么,但是心里也是不愿意的。

    于是又是装作生病,这么大的事儿,儿/媳/妇病逝,她都不抻头,已经撂了挑子,什么都不管。

    贾宝玉不知道这个事儿,还要闹着去看尤氏,被人阻拦着,一时间宁府里面乱七八糟的,来叨念的哭丧的,像是市井闹市一般。

    却武曌进了宁府,根本没有朝正堂去,而是一拐弯,带着两个丫头,去了旁边的路。

    雪雁一看,惊讶的:“姑娘,咱们这去哪里呀?”

    武曌没话,紫鹃也没话,低着头跟着姑娘走就对了。

    三个人一并往前走,色太黑了,手里也没个照明的,不过走了几步之后,就隐约听见了大骂的声音。

    “呸!别你们主/子,就是你们主/子的爹,你们主/子的爷爷,也没人敢跟我呲牙花子!好嘛!你们这些赖瘪三儿!真把自己当个人了,不过是巴着主/子的狗!早晚要完!早晚要完啊!”

    “还!堵上他的嘴!快,掏点粪来!让他嘴里丑!?这都什么年头了,真把自己当成个老功臣了?我呸,咱们家最不缺的就是功臣!爷们让你死,你就得死!”

    武曌闻声走过去,就看到几个厮,压/制着那焦大,焦大白发苍苍,但是身/子骨硬朗的厉害,挣扎着,那几个厮几乎按不住,差点给一巴掌掀飞了。

    旁边有个领头的,就是刚才骂咧咧的,正是宁府的总管来升,不过焦大一直看不惯他,管他叫做赖二等等。

    来升指挥着众人压/制焦大,焦大一直骂咧咧,因为吃了酒,因此醉醺醺的,力气也比平日里了不少,来升壮着胆子走过去,一脚踹在焦大腹部。

    焦大痛呼一声,来升一看来了劲儿,立刻又跟上两下,焦大痛呼着,武曌一看,当即皱着眉,别焦大是当年跟着宁公演兵的功臣,宁公的救命恩/人,就焦大这白发苍苍的,竟然被吓人这么折磨,实在看不过眼去。

    武曌刚要走过去,结果就听到来升突然“哎呦!!”一声大喊,明明是他踹了焦大一脚,结果自己反而被撞在地上,坐了一个大屁墩儿,愣是站不起来,敢情尾椎都要摔碎了。

    那焦大“哈哈哈”大笑着,嘴里嚷着:“啐!你这个狗眼势力的人,你还敢打你太爷了!?我啐!”

    武曌一看,顿时要笑出来,焦大不愧是演过兵的人,原来方才那些都是虚晃,让敌人放松戒心的,最后一下才是真的,那来升坐在地上,好几个厮去拉他,摔得脸色发青。

    来升大喊着:“粪呢?!马粪马尿呢!他不是喝过马尿么?好!让他喝个够!”

    那边有厮赶紧跑过来,提着一桶马粪,恶臭熏,雪雁连忙捂住鼻子,:“他们这些人,太放肆了些!”

    来升也捂住鼻子,挥着手:“让他吃!塞他一嘴!”

    焦大挣扎着,喊着:“王/八羔子!你敢动你焦太爷一下试试?!”

    武曌见这场面,冷下脸来,当下也不怕那边恶臭冲,径直走过去,那边人都嚷嚷着,一下都没看到武曌,险些撞了武曌。

    紫鹃连忙护着,尖着声音:“这怎么着?做什么呢?碰着林姑娘,你们谁去和老祖/宗回话儿?”

    紫鹃拔着声音,来升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真是林姑娘,当即让大家住了动作,赔笑:“林姑娘,您怎么到这边儿来了?”

    武曌幽幽一笑,:“没什么,只是听见动静儿,过来看看,如今这府里头,走了蓉大/奶奶,人人心中哀痛十分,不知是哪个狗大胆子,还在这边儿嚷嚷,若是让珍大/爷听见了,成什么样子?”

    那边来升连忙:“是是,我们这就不让他嚷嚷了。”

    武曌险些笑出来,来升竟不知自己是在骂他。

    武曌又:“堂上乱着呢,没有个主事儿的,珍大/爷叫你过去呢,你这就快去罢。”

    来升有些迟疑,看了一眼焦大,武曌:“怎么?还站着干什么?”

    来升不敢得罪武曌,因着他是宁府的总管,也不是太清楚荣府的事儿,但是平日里总是听老祖/宗宠爱林姑娘,因此不敢得罪,就赶紧应承着,低头连忙走了,旁边的厮一见,连忙也都散了。

    焦大被扔在地上,嘴里还骂咧咧,喝了酒几乎站不起来,身上都是被踹的土印子。

    武曌不好去扶他,身边也没带家丁,都是丫头,也不好去扶他,就:“老先生,你没事儿罢?”

    焦大仰躺在地上,打谅了一下武曌,不起来,:“哪来的假好心,都滚!焦太爷看你们就不顺心!”

    雪雁见他不识好歹,立刻要嗔,武曌抬手阻止雪雁话,笑了笑,:“老先生平日里受苦了,那是因为没跟对了人。”

    焦大看了一眼武曌,:“依你,跟谁才是跟对了人?”

    武曌笑眯眯的:“起码我便不是那忘恩负义的主儿,对吗,老先生?”

    焦大狐疑的看了一眼武曌,他素有耳闻,西面的荣府来了一个丫头,据是老祖/宗的外孙女儿,当年老祖/宗很是疼爱贾敏,如今就爱屋及乌,疼爱这林黛玉了。

    但是在焦大眼中,林黛玉不过是个怯懦爱哭的女子,便:“谁要你可怜,我啐!”

    雪雁见他不识好歹,:“姑娘,咱们走罢,这人不识好歹,看不出好赖,平白把姑娘这一颗好心都糟蹋了。”

    武曌仍然一副笑脸,似乎很是好脾气,:“老先生并非是不识好歹,而是看的歹人太多,我也并非是可怜老先生,老先生这般英雄人物,需要旁人可怜儿?我是爱惜老先生这种人才。”

    焦大终于正眼看了一眼武曌,心中更是疑惑,常听这林妹妹是个爱哭,又爱生闷气的主儿,怎么起话来,这么头头是道,而且颇有一股大家风范,实在奇怪。

    武曌又:“老先生喝了这么多酒,可曾饱腹,不如随我去吃点东西?”

    焦大还是狐疑,不知她图什么,可是自己这么个老东西,也没钱,也没权,最不怕人图,干脆从地上一翻站起来,就跟着武曌走了。

    武曌带着焦大出了宁府,进了荣府,当然不会带进贾母的院子里,让雪雁去准备饭菜,又让紫鹃去准备热水,焦大这一身,又臭又脏的,是该好好洗洗。

    焦大洗了澡,狼吞虎咽的吃饭,或是许久没吃过这样儿正经的饭菜了,吃的“呼噜噜”,还用袖子抹嘴。

    武曌坐在一边儿,仍旧是笑眯眯的,其实她想要招揽焦大,也是有原因的。

    焦大是跟着宁公演兵的,别看他现在老了,但是并没有老态龙钟,还健朗的厉害,能办事儿,手上也有功夫,这样的人最方便。

    武曌正寻思着买个宅邸,等着林如海调入京/城,好让林如海直接搬进来,一切妥妥当当的,也不需他操心了。

    如今看到了焦大,就觉得万分合适,若是能挖翘脚,往后把焦大挖走,让他在府里当个管事儿,也是极好的。

    而眼下,若是想要买个宅邸,肯定要去讨债,向那油滑的琏大/爷讨债,武曌一个“女儿家”,断不能去找贾琏讨债的,也怕贾琏用个什么混手段。

    如今好了,若是能收了这焦大,让他去找贾琏讨债,焦大是什么样的人?一瞪眼睛,再一威胁,手里还有贾琏的字据,还不是立马齐活儿的事情?

    焦大吃饭的时候也百般刁/难武曌,武曌非但不生气,而且还毕恭毕敬,总是唤他老先生。

    要知,自从宁公走了,就没人再这么以礼相待了,如今家父一代不如一代,吃喝嫖赌,样样齐活儿,全都是忘恩负义的主儿,都不记得他焦大是谁,还要奚落他几番。

    哪有人待焦大这般好?焦大起初只是故意骄纵,试试武曌,没想到武曌不但不生气,而且越来越毕恭毕敬,焦大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尤其是个重性/情的人,当即一抹嘴巴,双膝一曲,“咕咚”就跪了下来。

    旁边的雪雁和紫鹃都吓了一跳,武曌则是:“老先生,请起,何必行此大礼呢?”

    焦大已经收了方才猖狂的模样,:“我焦大贱命一条,合该死了算了,姑娘却这般厚待,若是往后有用的着我焦大的地方,姑娘只管开口就是了。”

    武曌笑了笑,:“老先生,您的太严重了。”

    其实武曌眼下就有这么个事儿,想请焦大改办了,自然是贾琏欠债的事情。

    武曌将字据拿出来给焦大看,焦大一看,立刻恼怒的连声骂着:“这王/八羔子,竟然还有这样的歹心,太爷们的脸都给他们丢光了!”

    焦大看了字据十分气愤,毕竟上面写着关于贾琏要谋害林如海夺取林家家产的事情。

    焦大立刻拍着胸/脯:“姑娘你放心,我明儿就去找他,看他给不给钱!”

    武曌一笑,:“那就麻烦老先生了。”

    因着半夜还没睡,武曌第二一上午愣是没起来,毕竟她身/子骨儿娇/弱,真真儿的娇/弱,经不得风,也经不得熬夜,第二醒了还昏昏沉沉的。

    她坐起来,紫鹃就过来伏侍,:“姑娘,方才焦大/爷来了一趟,今儿他就给姑娘办事儿。”

    武曌笑了笑,点了点头。

    因为秦可卿去世的缘故,贾琏也去悼/念,不过其实是聚众几个平日里不怎么见的狐朋狗友,一起喝喝酒罢了。

    贾琏早上以悼/念的名义出门,黄昏还没回来,大家喝的烂醉如泥,贾琏身边儿也没带个厮,自己幽幽的往荣府走。

    正走着路,突然感觉有人一拽他脖领子,吓得贾琏“咕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头一看,竟然是宁府里头的焦大!

    焦大素来脾气炸,大家都当他是个混狗子,吓得贾琏连忙站起来,:“焦大,你做什么!?”

    焦大将怀里的字据拿出来,一抖落,“哗啦”一声,展给贾琏看,:“姑娘让我管你讨债来了!”

    贾琏一看,顿时脸上颜色都青了,但是看着焦大这模样,又不敢呲牙花子,因着谁不知道,宁府里的焦大,混不是人,经常打个人。

    况他这情况,若是被打了,扯出字据的事儿,那还了得?就算是被打了,也只能吃哑巴亏!

    贾琏眼珠子狂转,:“焦太爷,这事儿……这事儿……”

    焦大幽幽一笑,:“好嘛!现在知道焦大是你太爷了?晚了,要么拿钱,要么咱们去府里头,理论理论?”

    贾琏唬的连忙:“别,千万别,焦太爷,要不咱们这么着……”

    贾琏一边,一边左顾右盼,这地方很偏僻,几乎没人路过,贾琏想求救都没人,另一方面也是不敢求救,但是怕的厉害。

    这时候就听到“踏踏踏”的马蹄声,原是北静郡王今儿被皇上传召,进宫复命,又因着圣上宠信,赐了饭才出宫,准备回府。

    北静郡王抄路回府,哪知道就遇到了这事儿,眼看着胡同里面儿,焦大堵着贾琏,一顿威胁。

    贾琏看到北静郡王,犹似见了亲爹一样,对着胡同口儿的北静郡王大喊着:“郡王!郡王是我啊!郡王救我啊!”

    那边北静郡王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幽幽的当没瞧见,径直勒马而去,贾琏还瞪着眼睛,挥着手大喊着:“郡王,是我啊!郡王……”

    北静郡王/还是径直往前走,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还对身边的从者:“你们听见什么声儿了么?”

    从者低着头,很恭敬的:“回王爷话,卑职不曾听见有什么声儿。”

    北静郡王淡然一笑,:“既没声儿,那走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