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回京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5.回京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林如海听北静郡王这么,当即非常高兴,为的什么?因为林如海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之前女儿就了,姥姥家待她一般,虽然她姥姥口/中疼爱的跟什么似的,但是家大族大的,又不同姓,难免受委屈。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女儿得罪了琏大/爷,若是让女儿同琏大/爷一路回京/城去,林如海是万万不同意的,恐怕女儿有个好歹。

    如今北静郡王主动提出一道走,林如海高兴的不行,连忙就要跪下,北静郡王伸手扶住林如海,笑着:“林老/爷太见外了,王在您府上白吃白住三个月,林老/爷一点儿不曾刻薄刁/难,合该王谢林老/爷的,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林如海又一连串的谢过北静郡王,之后就准备送北静郡王和武曌离开扬州了。

    北静郡王很快就离开,准备启程的事情,如今已经将近腊月,也该快马加鞭的回去,毕竟北静郡王是皇族,将近年关,礼数非常多。

    北静郡王前脚离开,林如海还在看北静郡王的背影,似乎怎么看怎么爱见。

    武曌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过去,:“父亲。”

    林如海还拉着武曌,叹息的:“你,这世上怎么可能有王爷,这般谦和有礼,毫无官架子,真真儿神仙一般的人物儿罢?”

    武曌一笑,:“父亲,您都了,怎么可能有王爷这般谦和有礼,又毫无官架子呢?”

    林如海看了一眼武曌,武曌十分通透的:“怕这就是官架子,只是郡王的官架子,比一般人都耐看罢了。”

    林如海略有所悟的想了想,叹息:“能做到这样的,也是难得。”

    武曌:“父亲,女儿过些就要返京去了,您还在什么郡王?”

    林如海这才一拍手,:“对对对,女儿,回去千万别受委屈。”

    武曌看着林如海那如梦大醒的样子,也不知是笑好,还是怪好,顿时十分无奈。

    两之后,林如海就要送武曌和北静郡王启程了,起初贾琏听他们要回京的时候,还高兴了一下,毕竟林妹妹一个女儿家,离开了林府,没人给她撑腰,看看半路上怎么死的。

    贾琏也想要破釜沉舟一把,不然若是自己和多姑娘乱搞的事情被王熙凤和贾母知道,那还了得,再加上那边谋害林如海的事情也曝光了,真真是祸不单行。

    只是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北静郡王竟然好雅兴的要和他们同路,这样一来,贾琏根本没机会下手。

    两日后,武曌已经准备妥当,因为已经是十一月底,气寒冷的厉害,如今回京,可能比这边儿还要寒冷,武曌是羸弱的身/子骨,根本受不得寒,紫鹃给她披着厚厚的披风,拢的严严实实,两个丫头扶着武曌,这才从林府中/出来,准备上轿,走一段之后登船。

    因着有北静郡王同行,所以林如海一直送行到登船,武曌从轿子里下来,就看到北静郡王一身银白/带毛披风,正在马下和林如海话呢。

    林如海虽然不方便托付郡王,但是他素来知道女儿身/子骨儿弱,因此也没有旁的办法,只好劳累郡王一回,多照顾着。

    北静郡王十分谦和的答应了,看了一眼武曌,知道这父女俩临别之时肯定有很多体己话儿想,便转头进了船舱。

    那边北静郡王离开,武曌就走过来,林如海十分心疼,不想让女儿离开,但也没什么办法,便:“你去姥姥家,好生住着,若有什么委屈,你教人捎信给我,知道么?”

    武曌点头:“父亲,万勿挂心,女儿好得很,不需要父亲操心,别累坏了身/子。”

    林如海见女儿如此懂事,更是心里又酸又欣慰的,叹气:“虽是郡王,指日就能调回京/城,只是……只是这时日,还不知道是哪,况且圣上下令,这一来一回,还要收拾交接,然后赴任……唉,恐怕一年光景就去了。”

    武曌笑了笑,:“父亲安心,不过是一年光景,这五六年不都过去了?”

    武曌心里也算过,虽是郡王林如海调任京/城八/九不离十,只是不知什么光景,下旨、交接、赴任,这一系列事儿下来,恐怕要是一年半载的,因此武曌心里也不急,回去之后没有必要立刻辞了贾府,等皇上下旨之后,再辞了贾府,这其中/日子的空档,就慢慢的置办田产才是正经事儿。

    林如海听她这么,又叹气:“让你受委屈了。”

    武曌摇头:“父亲,气寒,快回去罢,女儿也登船了。”

    林如海十分不舍,见武曌回头往船上去,他还伸着脖子仔细的看,直到听到“豁朗”一声,船帘子放下来,遮挡住了武曌的身影,这才摇头叹息的收回目光来。

    武曌坐在船舱中,北静郡王就在旁边,那边贾琏进来,看了一眼,也不敢造次,就转头躲得远远的。

    因为北静郡王一路随行,所以贾琏根本找不到契机,是在船上还闹肚子,觉得特别不得劲儿,脸色很是难看,而旁人和他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根本没有什么事儿。

    贾琏不疑有他,根本不知武曌已经收/买了多姑娘儿,多姑娘的丈夫是个厨子,她除了针黹活计,下厨的手艺也是极好的,因此尝尝帮衬着做些吃食。

    武曌知道贾琏那些心思,因此不想让他在船上安生,就让多姑娘给他加些料儿,果然是顶用的,而且十分好用。

    这日已经是腊月初二的夜里,因着贾琏一路上折腾,他们回来的时候晚了时辰,正好是夜里头,差不多三更才到了渡口,弃船登岸,然后匆匆坐轿坐马往贾府赶。

    北静郡王和他们上岸之后就不同路了,不过因着色很黑,所以北静郡王不放心武曌这样的姑娘家,便:“色阴郁,王送一送姑娘。”

    武曌知道贾琏心中有歪歪道子,就没有推辞,笑着:“实在劳烦郡王了。”

    北静郡王笑了笑,谦和的:“没什么,举手之劳罢了。”

    那边贾琏越看越觉得武曌和北静郡王有点什么,心里记恨,但是万不敢发作,只能作罢。

    武曌上了轿子,北静郡王骑马护在旁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贾府而去。

    贾府安排了人过来接武曌,只是走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人,北静郡王一直送到了贾府门口,这才看到荣府和宁府两边大门洞/开,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乱糟糟的一片,灯笼连成了一片,银光点点的,好是壮观。

    武曌也有些奇怪,打起帘子走出来。

    因着外面混乱,好些人走来走去的,打眼一看,好家伙,“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贾蔷、贾菖、贾菱、贾芸、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兰、贾菌、贾芝”……只要是姓贾的恐怕都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聚众闹/事呢,尤其还是大半夜。

    武曌正纳闷,就见有被丫鬟婆子簇拥着,众星捧月一样,匆匆从荣府大门出来,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见的贾宝玉!

    贾宝玉匆忙整理着衣裳,头上的冠都是歪的,不止如此,他脸色蜡白如纸,嘴角上竟然还挂着血迹。

    贾宝玉冲出来,险些被门槛绊倒,旁边心肝肉跳的叫着,赶紧扶起贾宝玉,贾宝玉十分狼狈,“登登登”跑下荣府大门台阶,不知去什么地方,正跑着,竟然撞见了武曌。

    贾宝玉三个月不曾见过林妹妹了,这一看,顿时一眼都看痴了,林妹妹肩上披着带毛的披风,一圈儿的白毛,衬托着粉雕玉琢一般的脸颊,因着气冷,双颊冻得微微殷/红,朱/唇不点自红,娇润犹如胭脂,大老远竟能闻到一股女儿的体/香,让贾宝玉顿时魂牵梦绕,酥了半边儿。

    贾宝玉一见林妹妹,立刻冲过来,连旁边的北静郡王都没看见,就要去抓武曌的手。

    武曌知他揩油的臭毛病,但凡见着个年轻的女子,就要冲过去拉手,抚/摸脖颈,有的还要吃女子嘴上的胭脂。

    武曌倒是奇了怪的,贾宝玉一向女儿是水做的,一并迁就着女儿,只是见到了老女儿就不这么着了,看他儿的和屋里的婆子掐的,简直昏地暗。

    武曌见他冲过来,就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没有让贾宝玉揩油,贾宝玉没抓着武曌,这才一唬,竟看到了北静郡王,吓得脸都白了,连忙请安。

    北静郡王笑了笑,:“不必多礼了。”

    贾宝玉站起来,这一看,看这北静郡王竟然又看呆了,不为别的,只是他见过两次北静郡王,而北静郡王竟一次比一次出尘,第一次是寿宴上,北静郡王一脸恬淡雅致,如今是在路上,北静郡王风尘仆仆的,但是竟没有半分狼狈之相。

    贾宝玉这么一对比,顿时觉得自己羞于见人,真真儿给比了下去,犹如泥沼一般。

    武曌见他那呆样儿,也不知府上怎么养的,竟然给捧成了半个残废,怕他冲撞了郡王,便岔开话题:“今儿这么热闹,怎么回事儿?”

    贾宝玉如/梦/初/醒,顿时那痴痴的表情就破裂了,竟然“哇”一声就哭了出来,旁边跟着的厮茗烟连忙:“姑娘,快别提了,东面儿的蓉大/奶奶,刚刚没了,爷们儿这是要去看看呢!”

    武曌一听,顿时想起自己在虚境中看到的,原来是东面儿贾蓉的媳妇,也就是那秦可卿没了,她去了一趟扬州,险些把这事儿忘了。

    武曌走的时候,秦可卿就已经病危了,能撑到这时候,不为别的,正是因为东府的大老/爷,也就是秦可卿的公公贾珍爱见她,给秦可卿吃了无数的珍贵药材,一直吊着性命,只是怎么着,还是被阎/王给收了去。

    方才贾宝玉听到有人秦可卿没了,又因着他在梦中曾和风/流多/情的秦可卿意/淫了一番,所以十分悲痛,竟然顿时吐血了,吵着闹着非要来看。

    武曌心中跟明/镜儿一样,什么都清楚,这大门大户的,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本是她这样的外人不知道的,但是谁让武曌并不是林黛玉,只是顶了这个壳子。

    她在上阳宫病危的时候,在虚境中早就观摩了一遍这荒唐的大家族,虽然记不太清楚,但是有些实在荒唐的事情,还是记得的。

    就例如秦可卿。

    秦可卿是贾珍的儿/媳/妇,贾蓉的原配夫人,因为长得漂亮,知礼识度,进来贾府之后,如鱼得水,地位甚至比贾珍的妻子尤氏还高,公公十分爱见这个儿/媳/妇,怎么看怎么好,为的什么?

    当然是因为秦可卿风/流多/情了。

    秦可卿和他公公贾珍,有些不可告人的事情,两个人经常去那没人的香楼私会,香楼这地方只是逢年过节才用,摆个戏台子之类的,也是偏僻,一直都没人发现,也是因为秦可卿和贾珍关系不一般,贾珍又是贾府的现任族长,所以今儿才来了这么多哀悼的贾家人。

    后来秦可卿得了重病,很多大夫不敢,其实是淫病,身/子虚弱。

    贾宝玉吵着要去东面宁府看看,武曌本不想去,关她什么事儿?她现在只想置办宅子,等林如海到京/城来,好有个歇脚的地方。

    不过贾宝玉不放开她,非要拉着她去宁府一并看看,还哭着:“好妹妹,那秦氏,素来是个好的,又温柔,还知冷知热儿,如今突然没了,你就不伤心吗?随我去看看罢!”

    武曌本是个冷心的人,再者了,自己与秦可卿,也没爬灰,也没意/淫的,根本没什么交集,自然不伤心了。

    他们正着话,那边东府里面儿,突然来了个醉汉,醉醺醺身上还散发着恶臭,嘴里嚷着:“爬灰爬灰,当谁不知道?,整日里偷狗摸鸡的!你们对得起太爷么?太爷九死一生挣下来的家业,就是惹你们这般糟蹋的?!”

    “这该死的焦大!”

    “谁把这醉鬼放出来的?谁又惹着他了?”

    “快拉走,快拉走!没看郡王在这儿呢么!?”

    宁府门口的厮顿时唬的像是炸毛的鹌鹑一样,全都冲过去,一把抓/住那醉汉一般的老头儿,老头儿白发苍苍,却是身强体壮,几乎是擒他不住,好几个壮汉扭着,才给扭进了宁府里头。

    武曌刚才不愿意去宁府,因为不干/她的事儿,不过如今看到那骂人的焦大,顿时眼眸一动,若这宁府上,什么太太老/爷的,给武曌的印象都不深,因为不是吃喝,就是嫖赌,而唯独这个叫做焦大的下人,给武曌的印象很深。

    武曌记得自己在幻境中看到过焦大,只是匆匆一瞥,焦大也是这样骂人,不过是在骂秦可卿和王熙凤,“爬灰的爬灰,养叔子的养叔子”,唬的下人们将焦大抓起来,塞了一嘴粪便堵上。

    却焦大是什么人?那是从跟着宁国公当兵的人,在绝境中,还将宁公从死人堆里背出来,没有水喝,给宁公喝水,自己就喝马尿,忠心耿耿的老家将了,但是贾府偏偏是忘本的,到了如今,焦大连个下人都不如,醉生梦死,家里头的主/子,没有把他当人看的。

    武曌当了十五年的女皇,自然是爱惜人才的,看到这样的人才,怎么可能不痛/心/疾/首?

    武曌眼眸一动,看着焦大被拉进东府,当即就改口:“那我也去看看就是了。”

    她着,连忙对北静郡王:“让郡王见笑了,多谢郡王一路照顾。”

    北静郡王听武曌这话,就知道她下了逐客令,当即笑了笑,:“姑娘言重了。”

    着一拱手,自己跨上马背,披风发出“哗!”一声,那动作凌厉潇洒,仿佛行云流水,又对武曌一拱手,这才调转马头,带着从者风一般的离开了。

    武曌等他离开,就准备进宁府了,一转头,那面贾宝玉却一脸呆呆的样儿,还看着北静郡王的背影儿。

    武曌:“怎么的?不去东府了?”

    贾宝玉连忙省过来,:“去!当然去!”

    他着,突然期期艾艾的:“好妹妹,你……我与那北静郡王,谁更好一些?”

    武曌听了一笑,贾宝玉险些被林妹妹的笑容晃瞎了眼睛,那堪堪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简直是倾国倾城,贾宝玉顿时身/子都要酥烂了,恨不得瘫在地上!

    就听武曌幽幽的:“何必这般比呢?平白自讨了没趣。”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