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落子无悔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4.落子无悔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的确全都听了去,他回来的时候,林府上的家丁厮丫头们,全都在多姑娘的房间外面,围着看热闹呢,北静郡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听到了一耳朵。

    武曌低着头,口气淡淡的:“郡王言重了。”

    北静郡王笑了笑,又:“时辰不早了,况姑娘劳累了一,早些休息罢。”

    武曌也不敢留,见那北静郡王笑眯眯的,仿佛是个笑面虎一般,就行礼:“女子先退了。”

    北静郡王点了点头,目送着武曌离开,眼睛眯了眯,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总觉得笑意越发的深沉起来。

    武曌回了屋儿,坐下来,雪雁拿来手炉,紫鹃将热茶捧过来与武曌。

    武曌怀里捧着手炉,喝了一盏热茶,这才稍稍平息了一下,然后将那字据拿出来瞧了一回。

    一旁的雪雁忍不住笑着:“姑娘,您这口气可出大了!没看琏大/爷那模样呢!还有十万两白银!”

    的确,十万两白银,恐怕林如海一辈子都攒不下来这么多现钱,贾琏若是把这十万两白银兑上,武曌怕是能在京/城买个像样儿的宅邸了,别是三进三出的宏伟大宅,比平常宽裕舒坦的宅邸还是能物色到的。

    武曌看着字据,冷冷的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贾琏。

    那边紫鹃倒是有些担忧,低声:“姑娘,虽是这么痛快了一回,但……这琏大/爷万一心生报复,可怎么是好?”

    紫鹃担心的也不无道理,就武曌这回来省亲,肯定要回京/城去,到时候万一路上贾琏使绊子怎么办?在水路上,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有个好歹都没人求救。

    武曌将字据叠起来,放好,根本不当回事儿,:“若他琏大/爷有这个本事,只管使出来,我还觉得太清闲了呢。”

    紫鹃见姑娘都这么了,也就没有再话,两个丫头伏侍着武曌休息下来。

    武曌翌日醒来,就看到雪雁和紫鹃站在身边伏侍着,雪雁连忙:“姑娘,多姑娘来了,在门外站着,大约半个时辰了。”

    武曌一听,也不着急起身,揉了揉眼睛,撑起身来,:“她来做什么?”

    紫鹃:“不知做什么,就是来了,我给姑娘没起呢,给姑娘通传一声,多姑娘不叫通传,她能等。”

    武曌一听,笑了一声,:“知道了。”

    她着起身,雪雁出去打热水来,紫鹃给她梳头发,雪雁出去的时候,还看到多姑娘在外面站着,这寒地冻的,儿越发的冷了,缩着手脚,还在等呢。

    等雪雁回来,伏侍武曌洗漱,整理妥当之后,武曌才淡淡的:“让她进来。”

    多姑娘很快就进来了,缩着肩膀子,一进来忙不迭的赔笑,:“姑娘!好姑娘,我可见着您了!”

    武曌端端坐着,吃了一口茶,笑眯眯的:“什么风儿,把多姑娘从琏大/爷那边儿,吹过来了?”

    多姑娘吓得“咕咚!”一身就跪了下来,磕头:“好姑娘,您绕我一回罢!千万……千万别把这事儿叫琏奶奶知道,不然我……我可怎么活啊!姑娘!”

    武曌幽幽一笑,:“早知这么着,何必当初贼大胆子呢?”

    多姑娘没话好,只能磕头,:“姑娘,你饶我一回罢!饶我一回罢!”

    武曌淡淡的:“饶你也不是不能。”

    多姑娘一听,连忙惊喜的抬头来,:“真的?”

    武曌瞥斜了她一眼,又:“只是你需欠我个人情儿。”

    多姑娘连忙点头,一叠称是,:“姑娘,可要立字据?”

    武曌一笑,:“我要你字据?又不能兑钱,用来做什么?你口头答应就是了,我素知你和琏大/爷是不一样的,总还是有两分气性的。”

    多姑娘一听,心里又是喜,又是感激,只好继续扣头,:“姑娘真真儿菩萨一样的人,我这等人,姑娘也不要字据,可见姑娘气量大,我是服气的,若是往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别是一个人情儿,就是十个,百个,千个,万个,只要姑娘一句话,我这上刀山下火海就去给姑娘您办了!”

    武曌听她一叠的答应着,其实自己心里有些成算,多姑娘秉性淫/乱,家里虽然有丈夫,但是丈夫多官有钱就好,什么也不管,多姑娘和贾琏的事情,也没碍着自己什么,就算贾琏不找多姑娘,往后还不是要找其他的人?

    武曌心想着,也不能用整治贾琏那套来整治多姑娘,毕竟多姑娘没钱,让她拿什么也拿不出来,倒不如卖个人情,多姑娘的丈夫多官在荣府里是个厨子,往后兴许有用得上的地儿。

    多姑娘一连串的感谢武曌,觉得武曌不同凡响,磕了好几个头,武曌:“行了,别谢了,你回去罢。”

    武曌因为要照顾林如海,从九月来了,就在林府一直住着,一直住到了十一月底,转眼就要腊月了。

    正巧了,北静郡王有三个月的外派,虽然头一个月就办妥了,但是竟然清闲的厉害,并不着急回京/城去,一直就住在林府上。

    自从那日教训了贾琏和袁姑娘之后,林如海的侄/儿脸面薄,禁不起这羞辱,带着袁姑娘赶紧逃命似的跑了,贾琏则是窝在房/中,极其的抑郁,因着那张字据,都不敢出来见人。

    武曌是清闲,没人过来找茬,就是省过林如海,陪陪林如海话,也没旁的事情。

    倒是每日都能见到北静郡王,郡王不愧是闲云野鹤,也是悠闲的,没半个月,竟然和林如海成了忘年之交,林如海对郡王的评价,真是越来越高。

    起初林如海只是敬畏郡王,不敢造次,后来武曌好几次见着林如海和北静郡王两个人下围棋,一边下围棋还一边品茶,些南地北的奇事儿趣闻,两个人倒是聊得投机。

    还有好几次,武曌过去省林如海,还没进门,就听见林如海和北静郡王谈地的声音,那叫一个愉快。

    武曌今日去省林如海,自觉起的已经不晚了,还是头特意早早睡下,今儿才起得来,毕竟林妹妹身/子虚弱,又十分懒动,身/子时常虚乏无力,早上又眩晕起不来身。

    武曌今儿起得早,雪雁并着紫鹃,簇拥着姑娘去省老/爷,刚到门口,果然又听到里面“哈哈”的大笑声儿。

    武曌不用想就知道,怕是又让北静郡王捷足先登了……

    武曌心里直纳闷,这北静郡王看起来温柔随和,其实是个笑面虎,心里城府多的令人不寒而栗,但是偏偏好些人都爱见他,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自己的“爹”林如海就是这样儿。

    武曌让人去通传,进去省林如海,就见林如海和北静郡王坐在茶桌前,正在下围棋,林如海执黑,苦思冥想的,蹙着眉毛,武曌走进来,他正下的痴,都没来得及看武曌一眼。

    武曌有些无奈,看了一眼棋局,显然黑子定要落败,没什么的了,白子只要按照正常的水准下,黑子绝无反扑的机会,不得不,北静郡王棋品是很高明的。

    武曌走过去,行礼:“父亲。”

    林如海看起来气色已经快要大好了,脸上也有了血色,听武曌话,点了点头,挥了挥手,一脸“敷衍”的模样。

    武曌着实无奈,等林如海下了一子,这才抬头和武曌话,问她身/子怎么样,吃药了么等等。

    这时候就听“啪!”的一声,对面的北静郡王已经下了白子,林如海赶紧回头去看,一看之下大喜过望,武曌见父亲这么高兴,也侧头去看,好家伙,北静郡王下了一步臭棋,简直恶臭无比,竟然生生葬送了自己一片“大好江山”。

    林如海大喜过望,立刻:“郡王,你这步走的太好了!”

    那边北静郡王似乎才“幡然悔悟”,立刻一脸痛惜的:“不不不,这步王走错了,能不能重来?王放错地方了。”

    林如海则是哈哈大笑:“这可不行,落子无悔,落子无悔,该我下了。”

    林如海立刻下了一子,吃了北静郡王好大一片白子。

    北静郡王一脸惋惜的模样,还摇头叹气,拱手笑着:“林先生好棋,王只能自叹不如了。”

    林如海笑着:“是郡王承让了,若是郡王这步没下错,那这局定然是郡王赢了。”

    那两个人还恭维上了,林如海因着赢了棋,气色更是好的不行,仿佛没得过病似的。

    武曌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下错,一脸惋惜,还想悔棋,那都是装的,北静郡王一脸“虚伪”的模样儿,只是用一个白棋子儿,就将林如海哄得喜笑颜开,不可为手段不凌厉啊。

    武曌无奈,但是偏偏父亲高兴,因此也不能什么,林如海还要和北静郡王下棋,郡王则是笑着:“下棋耗神,还是歇息一会子,吃些热茶再。”

    林如海立刻:“对对对,快些捧茶过来,请郡王饮茶。”

    丫头们捧上热茶,武曌在一边伏侍,将热茶捧过来,放在林如海和北静郡王手边儿。

    北静郡王对武曌笑了笑,:“多谢姑娘。”

    武曌十分规矩,低着头,她可知道北静郡王是什么人物儿,是个脸上笑,心里却是刀子,面上温柔,背地里冷若冰霜的主儿,论武曌如今的地位,万万招惹不得,因此低眉顺眼的,装的很是规矩,:“郡王折煞女子了。”

    那边林如海还和北静郡王聊着,武曌在一边心想着,不知情的,还以为郡王才是亲儿子呢。

    那边聊着,老总管突然匆匆跑进来,手里捏着一封信,进来赶紧给北静郡王行礼,又对林如海:“老/爷,京/城里荣府来的信。”

    林如海一见,这才心里头“咯噔”一声,下意识看了一眼武曌,连忙让老总管拿信过来。

    武曌都不用看信,也知是什么内容了,怕是贾母老祖/宗要自己回去了,毕竟已经快要腊月,马上就要过年了。

    林如海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目光凝重的去看信,武曌看着林如海的表情,心中想着,怕是林如海终于记起来林妹妹是她女儿了,不然还和郡王亲厚呢。

    荣府的信果然是这么回事儿,贾母想念林黛玉了,听林如海没事儿,想让林妹妹回去过年。

    林如海见了女儿,女儿如今越发的孝顺,也越发的有本事儿了,回来的这三个月,知道自己年纪大了,老总管也上了年纪,竟然将林府里头,大大的财政事务,管理的条条框框,有条不紊的。

    当时林如海将女儿送到她姥姥家,就是为的不让女儿受委屈,家里头这些事儿没人管,不成样子,所以才送女儿离开,如今女儿能管,管的还有条不紊,林如海便不想让女儿离开自己身边了。

    再者也是,之前林如海听武曌透露过一次,她姥姥家似乎待她那么回事儿,有许多烦心事儿,因着这些,林如海更不想让女儿离开了。

    武曌明白林如海的心思,只是如今贾母来信了,林妹妹又在她府上住了那么几年,若是不回去亲自辞一回,也是不通的事儿。

    显得太家子气,反倒给林如海招来诟病。

    那边北静郡王似乎也知道怎么回事儿,便笑了笑,突然拱手:“实不相瞒,王这些日子死皮赖脸住在林先生府上,其实还有另外一件皇命在身。”

    林如海一听,连忙站起来,就要跪下听皇命,北静郡王搀扶住林如海,笑着:“林先生不必跪,其实是圣上让王过来,督查督查林先生这个巡盐御史。”

    林如海顿时吓得手心都要出汗了,原来郡王一方面是来查内相戴权的事儿,另外一方面竟然是来纠察自己的?

    敢情刚才他还在和王爷下棋呢!还赢了棋,早知如此,方才就让王爷悔棋了……

    林如海如今后悔不迭,不过那边武曌早就知道这事儿了,其实不难猜,毕竟郡王头一个月就办了差事儿,竟然在林府逗留了三个月,难道真的为了林府里的光景不错?也太顽笑了!

    北静郡王笑着:“林先生不必挂心,林先生是个光/明磊落的,在朝堂中,再难找出林先生这样的人物儿,王这三个月,该查的早就查过了。”

    他着,看了一眼武曌,又笑着:“圣上有/意将林先生调回京/城,因着才让王过来纠察一番,如今已经妥当,王也要回京复命,若是不出意外,林先生就等着调回京/城罢。”

    林如海一听,顿时大喜过望,自己要回京/城了?这样一来,就算女儿回了京/城,也有个指望了,到时候在京/城里置个宅子,岂不是大好?

    武曌心里也有个成算,这样一来,自己先回贾府,谢辞了老祖/宗,然后和贾琏兑现那十万两,等着林如海来京/城的时候,武曌就把宅邸置办好,也不必林如海多费这份心思了。

    武曌要启程回京,北静郡王也要启程回京,北静郡王便笑着:“正好王与林姑娘同路,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