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自掘坟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3.自掘坟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走过来,主动和林如海还有武曌打了招呼,林如海赶紧行礼,不过被北静郡王给拦住了,笑着:“林老/爷不必多礼,身/子好些了么?”

    林如海赶紧回话,北静郡王笑着:“王看林老/爷脸色也是好些了,一定注意将养身/子,怕不是很快就好了。”

    林如海又谢过北静郡王两回,武曌让丫头紫鹃把披风还给北静郡王,并:“多谢郡王的披风,昨日已经浆洗干净了。”

    北静郡王直接接过披风,都没让人帮忙拿,没什么官架子,:“有劳了。”

    北静郡王只是路过,今日他要去官/府一趟,督查督查情况,免得戴权的势力太大,把手伸过来,因着北静郡王有事儿,所以了两回子话,就匆匆离开了。

    武曌和林如海行礼送北静郡王离开,林如海看着北静郡王挺拔的背影,摸/着自己的胡子,叹气了两回,似乎意味深长。

    武曌一看,怕是林如海还在误会,连忙想解释这个误会,便:“父亲,女儿有事儿跟您。”

    林如海摸/着胡子,叹气:“为父清楚你要什么。”

    着仍然一脸忧愁,武曌一听,顿时更明白了,怕是林如海误会的根深蒂固的。

    武曌连忙抢着:“父亲,您误会了,女儿对郡王只是感激和敬畏,并不曾有什么非分之想。”

    林如海一愣,一脸不可置信的:“怎么?你不是……”

    武曌立刻:“自然不是。”

    林如海更是怔愣,有些不相信,武曌继续:“父亲,女儿真的未曾有什么非分之想,郡王的确是难得的人中龙凤,只是在女儿心中,敬畏郡王罢了,没有旁的意思,郡王仁义送药,女儿很是感激而已……再者了,不是女儿妄自菲薄,难道父亲想要女儿入那侯门深院么?”

    林如海一听,连忙摇头:“自古那里是非最多,别看郡王仁义,但是难保郡王府中是什么样儿,女儿……你……真没这心思?”

    林如海其实信了一半,但是想一想那郡王,难得的俊美/人物儿,而且为人仁义仗义,若没有姑娘爱慕,那才奇怪呢。

    不过武曌脸上倒是很坦然,笑着:“父亲,如今女儿在姥姥家,还在烦恼呢,怎么可能还巴巴的自筹烦恼?父亲就把这个心放下来罢,再者了,父亲体弱多病,女儿还想在父亲身边,孝顺父亲呢。”

    林如海听他要孝顺自己,当即非常欢心,以前的林妹妹可不会把这些放在口头上,因着林妹妹要强又害羞,可是如今换了武曌,武曌知道林如海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作为一个中年丧偶,身/体虚弱的人来,可不就想要亲情么?

    林如海果然非常高兴,顿时病都要大好了似的,脸上非常神采,但是转念一下又垮下脸来,他终归是混迹官/场的,听得出来武曌的话语,就:“怎么?在姥姥家,过得不好?有人欺负你了?”

    武曌一笑,:“父亲放心,欺负倒不见得,也不知是谁欺负谁呢。”

    林如海这样一听,倒是坐实了,顿时很心疼的:“若不是为父多病,家里没个主见,也不会把你狠心放在姥姥家,本以为你姥姥疼你……”

    武曌怕他又抑郁生病,连忙:“父亲,没有的事儿,只是荣府人多,难免有几庄不欢心的事儿。”

    武曌不让林如海再提这个事儿,林如海倒是想到了另外的事儿,就:“女儿,如今你也不了,既然对郡王没有那种心思,那也该为自己着想着想,物色物色,就算你现在不想,往后定然是要想的。”

    武曌一听,头疼不已,连忙岔开话题,若要武曌委身一些蠢货,还不如一辈子不嫁算了,反正武曌也没想得到什么感情,有了上辈子的经历,武曌对于儿女之情很淡薄,反而权/势和钱财,才是最稳固的靠/山。

    毕竟那种儿女情长,是有权/利,有钱财,有靠/山,也无法换来的东西,一辈子抓不住,武曌并不喜欢这种抓不住的东西……

    武曌省过了林如海,让林如海休息,自己就去谋划了,还准备教训教训袁姑娘,当然还有那个贾琏,贾琏平日里在王熙凤和贾母面前没个胆子,但是其实他心里是个贼大胆子,武曌知道,他一开始就贼着林家的钱呢,在他心里头,个把人命也不算什么,毕竟这种深府大院儿出来的公子哥儿,谁身上不背着人命呢?

    趁着北静郡王这个外客不在,武曌今儿就要给贾琏点颜色看看,看看他还欺软怕硬不了,竟然把那贼念头,打在了林府头上。

    武曌回了房间,把紫鹃找过来,:“紫鹃,我素来知道你是有成算的人,你去给我盯着多姑娘儿,若是有人去找多姑娘,你就回报与我。”

    紫鹃一听,果然是有成算的,因着她一瞬间就明白了,有人去找多姑娘,那不就是琏大/爷么?

    紫鹃当下不问缘由,没半点好奇,就:“是,姑娘,紫鹃这就去。”

    着,赶紧/跑着就走了。

    雪雁不知缘由,问了一回,但是武曌没,只是笑了笑,那笑容很是瘆人,雪雁一看,当即不敢再问了,只是心的伏侍着,将手炉拿来,给武曌抱在怀中取暖。

    直到用过了晚膳,紫鹃匆匆跑回来,外面气冷,紫鹃却跑的一头热汗,低声:“姑娘,有人去多姑娘儿那里了,刚刚过去的。”

    武曌这样一听,顿时笑了起来,:“那正好了,雪雁,你去后面儿端些点心过来。”

    雪雁不明所以,赶紧去端些点心过来,武曌让雪雁把点心放在精美的食盒里,然后武曌起身,就带着雪雁和紫鹃两个丫头出门去了。

    她们一出门,不是往多姑娘那边去,也不是往林如海那边去,武曌带着丫头们,竟然是往客房袁姑娘那里去了。

    武曌令人敲门,袁姑娘的丫头开门一看,是主人家,连忙请进来,袁姑娘坐在里面儿,看到是武曌,因着嫉妒武曌那和北静郡王话,所以也不站起来,只是:“是林妹妹。”

    武曌款款走过来,一脸柔和软弱的模样,声音也温温柔柔的:“姊/姊,今儿得空,我特意来看看姊/姊,姊/姊外来是客,也不知在这府上住的怎么样?”

    袁姑娘看她“软弱”,立刻蹬鼻子上脸,还翻了半个白眼儿,:“嗨,就住的那么着罢,你们这府上,哪能比的上/京/城?”

    武曌心中冷笑,面上更是软弱,:“是呢,姊/姊得对,我带了些点心,特意给姊/姊送过来尝尝。”

    袁姑娘看着食盒很嫌弃,并没有吃点心,武曌又:“姊/姊若是无事,外面儿还有两朵秋花,不如与妹妹去赏赏夜景,看看秋花。”

    袁姑娘本不愿意,但是架不住武曌给她脸子,让袁姑娘顿时觉得高人一等,那感觉真是不能再好了。

    袁姑娘于是梗着脖子,一脸大/姐的模样,:“这样啊,你都了这么多了,我若不去,真是不给脸面儿。”

    袁姑娘伸出手来,武曌没等丫头,直接扶着她的手,把她扶起来,袁姑娘一看林妹妹如此“低三下四”,心里越发的得意了,便高高兴兴的跟着武曌去“赏花”了。

    武曌带着袁姑娘往园子走,就走到了多姑娘的房舍旁边,那处果然有两朵秋花,但是已经要凋败了,没什么看头儿。

    袁姑娘也觉得没很么看头,一脸懒散的模样,理了理自己的鬓发,似乎是嫌弃自己的头发被风吹乱/了,转身要走,口里着:“江南的女子就是没见识,这有什么景儿?冷死人了。”

    她着要走,武曌则是眯了眯眼睛,饧眼一笑,“哎呀”一声,:“姊/姊先不忙走,我的手镯掉了。”

    袁姑娘一听,更是老大不愿意,武曌指着前面,:“似乎是往那边滚了,太黑,麻烦姊/姊照个亮。”

    袁姑娘很是不乐意,摆了摆手,让身边的丫头把灯笼提过去,武曌就顺着往前走,似乎在低头找手镯,袁姑娘已经冷的不行,不耐烦的:“找到了没有?不是什么值钱的顽意儿,别找了。”

    她着也走过来几步,稍微靠近了一些多姑娘的房间,结果一瞬间,众人就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原来色刚刚昏暗下来,多姑娘的房里就开始鱼/水之欢了,里面的声音特别大,稍微靠近一点儿就听见了,多姑娘的喊声酥的人骨头都要烂了,叫的一波高于一波。

    袁姑娘一听,啐了一声,:“哪来的不正经的下/贱/货!”

    她着,红脸就要走,结果这个时候,突听有男子的声音,而且何其耳熟,:“哎呦我的心肝儿,我恨不得死你身上!”

    这分明就是贾琏的声音!

    当然是贾琏的声音,武曌让紫鹃一直看着呢,自然是贾琏的声音,就是因为贾琏和多姑娘鬼混,所以武曌才引着袁姑娘过来的。

    袁姑娘一愣,还不太确定,就听多姑娘:“讨厌,你这死人,琏大/爷你轻点,你怎的不去找你的袁姑娘了?”

    果然是贾琏,多姑娘喊他琏大/爷。

    那边琏大/爷不知袁姑娘就在外面儿,还肆无忌惮的:“就那个死人一般的蠢货?世上怎么会有那么蠢的女人?不是哭就是昂着脸盘子,她脸盘子本就大,还一脸清高的昂着,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汉武帝求长生的承露盘呢!”

    多姑娘被逗得咯咯发笑,:“你好坏,死人呀!”

    贾琏还肆无忌惮的:“我只是和她逢场作戏,你难不成还吃味儿了?那蠢货没个身段儿,也没有脸子,做的时候还跟个死人似的,让她叫两声,仿佛杀猪一般,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若是不因着……”

    他的话还没完,外面的袁姑娘已经气的浑身发/抖,面目惨白,“嘭!!!”一声,袁姑娘也不顾那些大家闺秀的事儿了,直接抬脚踹开了房门,“豁朗!”一声,直接把里面的帘子拽了下来,大步走进去。

    多姑娘和贾琏还在厮混,听到声音吓得一个激灵,多姑娘见有人进来,当即吓得用被子掩住自己的身/子,不过已经来不及。

    袁姑娘杀将进来,一脸凶神恶煞,贾琏脸色“唰!”的变得惨白,吓得直接从榻上跳起来,:“这……这是误会,是……是那个荡/妇勾引我的!”

    贾琏想要推给多姑娘,但是袁姑娘在外面儿已经听得清清楚楚,眼见贾琏当着自己一面儿,背着自己一面儿,气的直接用桌上的东西去砸贾琏,大喊着:“你这不/要/脸的肮/脏货,下/流没脸的东西!还有你这浪蹄子,下/贱鬼!我今儿跟你们没完!我打娘胎出来,还没人这么骂过我!我爹都没这么骂过我!”

    武曌眼见袁姑娘“豁朗”一声冲进去,便在外面淡淡一笑,挑了挑眉,也不动晃,根本没想去拉架。

    里面这喊得惊动地,如今也只是晚膳之后,还没睡觉,很多厮丫头都出来看看究竟,连林如海的侄/儿也给惊动了。

    屋子里面,袁姑娘气的不行,抓起桌上多姑娘做针黹活计的剪子就冲过来,要和贾琏拼命。

    武曌一看,这才准备去“充好人”,款款走进来,连忙拦着,:“袁姊/姊,这是怎么了?千万别动怒啊,快把剪子放下,若是伤到了琏大/爷,那可有个好歹的?”

    袁姑娘这么一听,仿佛顶火,大骂着:“姓贾的,我今儿跟你拼命!你玷污与我,还用我做那肮/脏事儿,如今却反过头来骂我!我跟你拼了,我今儿也什么都不怕了!”

    林如海和林如海的侄/子闻讯过来,就看到这惊奇的一幕,多姑娘衣/衫/不/整,被袁姑娘扯得头发乱飞,衫丢/了一地,被子也被剪了,那边贾琏也是狼狈,披着一件中衣,偏偏那中衣不是他自己的,竟然是多姑娘的衣衫,箍在身上狼狈又可笑。

    袁姑娘疯疯癫癫,拿着剪子冲过去,林如海一见女儿在劝架,吓得林如海赶忙把女儿拉过来,以免女儿被剪子误伤。

    林如海的侄/儿怕袁姑娘丢人,连忙上去拦住,袁姑娘却疯狂的大叫着:“贾琏!你自己干的亏心事儿,你敢当着人出来么?你玷污了我的身/子,还撺掇着我允了林家的婚事,嫁给林如海,翻过头来要给林如海下毒,想要侵吞林家的家产!贾琏,好你个人/面/兽/心!今儿我就把你的事儿都抖落出去!”

    她这么一,众人都惊呆了,贾琏脸色铁青,颤声:“你放/屁!你诬陷我!”

    袁姑娘当即从自己的腰带上解下一个玉佩,“啪嚓!!”一声扔在地上,:“我放/屁?!你给我的东西,你还怎么狡辩,这是你贴身的玉佩,让你的厮丫头过来认认!”

    贾琏脸色更是不好看,这是和袁姑娘海誓山盟用的,哪知道就被打了脸子。

    一时间乱七八糟的,袁姑娘大叫着,用剪子疯狂的去扎贾琏和多姑娘,多姑娘哭叫着,贾琏躲避着解释着,不过他那肮/脏事情算是曝光了,众人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贾琏。

    贾琏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连中衣也没穿,就这样赤/裸裸的被人看了,好像连肝心都被人看了。

    一直闹到很晚,袁姑娘才被拉走,屋子里一片狼藉,多姑娘在一旁呜咽,贾琏则是脸上被刮了好几下,林如海没见过这场面,有些不知所措。

    武曌则是幽幽的发话:“琏大/爷,今儿这事儿……若是传到我凤姐姐耳朵了,或者老祖/宗的耳朵里,那就……”

    贾琏一听,顿时一头冷汗,:“好妹妹,素日/你我最为亲厚,是那不/要/脸的下/贱/货侮辱与我,你可不能信呢!我贾家那么多钱,绝不会贪图林妹妹你们家的,是不是?平日里我们贾家也待你不薄,林妹妹你可要摸/着良心讲话啊!”

    武曌冷冷一笑,用眼斜着贾琏,:“瞧琏大/爷您的,我是琏大/爷想要贪图我林家家产这事儿了么?”

    贾琏一听,肠子都悔青了,仿佛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

    武曌又幽幽的:“不管袁姑娘是不是诬陷琏大/爷,琏大/爷有没有想要毒杀我爹爹,侵吞我林家家产的心思,但是……琏大/爷,你在外面和多姑娘的事儿,总坐实了罢?”

    贾琏想要狡辩,但是都这个样子,也没办法狡辩,贾琏只好告饶:“好妹妹,你要怎的,都听你的,我……我只是一时糊涂,那贱/人勾引我,你要怎么样,你只管,哥/哥都听你的!”

    武曌就等着这句话,笑着让紫鹃把纸拿过来,给贾琏过目。

    贾琏一看,顿时脸色涨得和张飞一样,眼睛睁得比牛卵/子还大,气的手脚发/颤,整个人打飐儿,不为别的,只是紫鹃拿来的纸上,清清楚楚写着贾琏的罪状,墨迹都干了,想必是早就准备好的,贾琏如何与多姑娘偷/情,如何与袁姑娘私会,如何想要谋害林如海,谋夺林府家产等等,都写得清清楚楚,最末还写着,欠武曌十万银两。

    武曌身材单薄,平日看起来很羸弱,此时笑起来,却面如春花,有一股游刃有余的错觉。

    武曌抿唇一笑,看向贾琏,:“琏大/爷,画押罢?只要你画押,今儿这事儿,就没人会出去,若你不画押,今儿这事儿,明日就快马加鞭,传到凤姐姐和老祖/宗耳朵里。”

    贾琏立刻醒/悟,大喊着:“你!!!你敢阴我!?”

    武曌笑了笑,:“如今才省过来,不是晚了么?琏大/爷不想那亏心事儿,也不会今日的麻烦,只能是自掘坟墓。”

    贾琏不想画押,一来是他没银子,他手上没那么多现钱,就算是大户人家,但是一下十万两也太多了,他拿不出来,况且家里还有一只母老虎。

    二来,若只是要银子就算了,若这一画押,就承认了上面的事情,自己的把柄,还不止一条辫子,就抓在了林妹妹手里,想要逃都逃不了!

    贾琏脸色狰狞,武曌则是幽幽一笑,:“琏大/爷,我乏了,你好生想想?只是时辰不等人呢。”

    她着转头要走,那边贾琏一咬牙,连忙:“好妹妹!我画押!我画押还不行么!?”

    贾琏脸色难看的画了押,武曌亲自叠起字据,收入怀中,笑眯眯的:“琏大/爷,我奉/劝你一句,往后给别人挖坑算计的时候,先给自己准备好棺/材。”

    她着,不看贾琏那狰狞可怖的脸色,扶着林如海,:“父亲,时候不早了,快去就寝罢。”

    林如海还没省过来怎么回事,武曌已经雷霆手段的解决了贾琏。

    武曌送走林如海,看起来心情不错,准备回自己房舍去,转了个弯儿,顿时“嗬!”的一声,险些吓了一跳,没成想一转弯就碰到了人,差点撞个满怀。

    紫鹃和雪雁赶忙来扶,抬头一看,竟然是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已经脱/去了早上的绛紫外袍,换上了一身银白色袍子,笑眯眯的站在黑夜中看着武曌,眼神如炬,那灼灼然的目光有点烧/人。

    武曌赶忙垂下头来,低眉顺眼的:“女子见过郡王。”

    北静郡王则是笑着:“林姑娘不必多礼。”

    北静郡王又淡淡的:“论智谋,王不服旁人,倒是服气林姑娘的,怕是个男人也顶不上林姑娘。”

    武曌心里“咯噔”一下,险些忘了郡王,方才闹那么大,还以为郡王没回来,没成想已经回来了,恐怕全都听了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