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爱慕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1.爱慕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王?

    那边林如海还在懵着,就听到了贾琏这般喊着男子,林如海当即吓得一惊,险些汗毛都竖/起来了,连忙也从椅子上起来,哪里还敢坐,拉着武曌一并跪下来。

    林如海的叔父和贾琏也跪在地上,战战兢兢,恨不得五体投地,北静郡王则是一脸淡然优雅的模样,走过去,很是谦和的将林如海双手扶起来,笑着:“林老/爷不必多礼了。”

    林如海连忙:“不不不,王爷折煞卑臣了!”

    贾琏还跪在地上,眼珠子狂转,之前就觉得北静郡王对林妹妹不同寻常,如今北静郡王对林妹妹的父亲也不同寻常,完全不是什么错觉。

    如今贾琏这个懊悔啊,恨不得抽自己大嘴巴,因着他根本不知道北静郡王巴巴的从京/城跑来了,就在林妹妹家里,若是他早就知道,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呲牙花子。

    他方才不过是看到有利可图,若是林如海给他叔叔包个万把两的银子,自己也能抽点油/水,贾琏素来是爱钱的人,看到钱就想要咔嗤,哪知道今咔嗤到老虎身上了!?

    贾琏跪在地上懊悔,就见北静郡王亲自扶起了林如海,然后也没叫贾琏和林如海的叔父起身。

    林如海的叔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一直狐假虎威,如今真的见着了大人物,吓得屁滚尿流的,已经没了成算,满脑子的浆糊。

    北静郡王径自走到椅子上坐下来,一撩衣摆,整理好,然后无言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贾琏和林如海的叔父,这才淡淡的:“王昨日路经扬州,突降大雨,幸得林老/爷和林姑娘收留避雨,没成想,今日就遇到了这般的事情?”

    贾琏脸色苍白,按理来,贾府那么大,应该不止于这般卑微的,但是其实不然,一来是北静郡王真的得宠,虽然只是个郡王,但是不得了,万不能觑了。

    二来也是贾府如今只图着祖上的庇荫,祖上一个荣公一个宁公,如今到了这一辈子,贾政不过是个从五品,只是家里财大气粗,还有门第联姻,朝/廷里也有些人脉,所以才在富贾和普通人面儿前奢侈淫/逸,一见到宫里头的人,就不什么郡王了,连个老太监都要恭维巴结着。

    贾琏见北静郡王对林妹妹态度不一般,就知道今儿是捅到了马蜂窝,连忙使劲拱了一下林如海的叔父。

    林如海的叔父连忙赔笑:“这这这……这怎么呢,王爷见笑了,见笑了!人……人不过是跟自己侄/儿开个玩笑,我们素日里关系好,十分亲厚,因此常来开玩笑,算不得数的。”

    北静郡王挑了挑眉,笑着:“哦?那红彩头、聘礼,还有……分家,都算不得数么?”

    林如海的叔父使劲磕头:“是是是,算不得数,算不得数,只是……只是顽笑罢了,顽笑。”

    北静郡王又笑了笑,:“是么,那我们算一算其他的事儿。”

    林如海的叔父吓了一跳,还有其他的事儿?他心里突突突的猛跳,跟装了毛兔子似的,吓得脸色惨白,不知还有什么事儿,郡王要和他算一算。

    旁边武曌一直没话,恭敬的垂着头,不过北静郡王到这里,武曌也知道是什么事儿了。

    其实刚开始她就有些成算,按理来,这次北静郡王来这边,应该是微服公干,估计是皇上派他来抓谁的把柄辫子来的,因此北静郡王大半夜过来,连个避雨的地方也没有。

    但是后来北静郡王主动要给武曌出头,这样一出头,岂不就是暴/露了身份?怎么看北静郡王也不是那种强出头,误了公/务的人。

    况武曌觉着,北静郡王这通透心思的人,真是犯不着为一个不相干的女子出头暴/露身份。

    武曌思前想后,怕是只有一个原因……

    那便是,其实林如海的叔父,就是北静郡王要抓的那个辫子了。

    而出来给武曌和林如海出头,其实不过是顺水推舟的人情儿罢了,这北静郡王才是最有成算的人。

    北静郡王端端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腰背挺/直,坐/姿十分正派规矩,看起来温柔谦和,又有一股贵/族气势。

    郡王笑眯眯的:“方才王在内堂,听见你老内相怎么怎么样。”

    林如海的叔父吓得连忙又磕头,:“这……人……人……”

    北静郡王笑了一笑,:“别忙着拒绝,你那幺儿,不是还要娶戴权的干女儿么?”

    林如海的叔父这会没办法蒙混了,敢情郡王全都听见了,急的他满头是汗。

    北静郡王幽幽的:“如今王正好有一件事儿,需要你配合配合。”

    他的客气,笑容也温柔,林如海的叔父却一个猛子差点栽在地上起不来,因着他心里有鬼,戴权权/势滔,仗着是内相,妃子们都给他好话,没少捞油/水,林如海的叔父只是个商贾,按理来在这年头是最卑贱的,但是因为仗着攀上了戴权,没少干伤//害/理的事儿,也没少和当地官/员捞油/水,如今北静郡王查了来,林如海的叔父自知逃不过,顿时一脸死灰。

    北静郡王此时站了起来,对林如海拱了拱手,笑着:“不知林老/爷能否行个方便,借王一间偏房,令王与这位林大/爷问问话?”

    林如海哪能不,连忙拱手:“是,是,郡王请!”

    北静郡王很快带着脸如死灰的林如海叔父走了,进了内室去,贾琏还跪在地上,重重松了一口气,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灰头土脸的就跑了。

    一下子厅堂里只剩下林如海和武曌,还有丫鬟婆子厮们,那边林如海赶紧一把抓/住武曌,匆匆的:“女儿,这是怎么回事儿?这……这容公子,怎么成……成了郡王?”

    武曌笑了笑,安抚着林如海,:“父亲,您别着急,坐。”

    林如海这才坐下来,武曌:“这容公子,本就是郡王,女儿与郡王在京/城里见过两次面儿,因此识得,不过郡王这次来扬州公办,不便透露身份,因着这些儿,女儿也不好与父亲,父亲千万别怪/罪。”

    林如海一听,连忙:“那糟了,如今郡王为了这些事儿,袒露了身份,岂不是……”

    武曌继续安抚林如海:“女儿估摸/着,郡王此来,就是为了内相戴权之事,父亲您放心,郡王是个有成算的人,不会误事儿的。”

    林如海混迹官/场这么多年,被武曌这么一提醒,也是明白了,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一会子,等郡王忙完了公事,咱们该当去谢郡王一回,才是呢……对,对,还有那药材,也是郡王送的,该当谢两回都嫌少呢。”

    没一会子的功夫,北静郡王身边的一个从者从里面走出来,步履匆匆,直接出了府门,然后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好些官兵进来,打头的官老/爷还是素日里与林如海叔父亲厚的,结果点头哈腰的进来,官兵又扣上林如海的叔父,很快就去了。

    林如海的叔父犹如斗败的鹌鹑一样,平日呲着毛,如今毛都趴在身上,脸如死灰,嘴唇发/抖,身/子打飐儿,被官兵押着送了出去。

    林如海见北静郡王公/务完了,这才敢上前来行礼,北静郡王也与林如海回礼。

    林如海有些受宠若惊,他以前也在京/城里头混过,还不见哪方王爷,如今的平易近人过,连忙又谢王爷出手帮忙。

    北静郡王笑着:“林老/爷言重了,若是论谢,还是王谢林老/爷,若没有这么一出,王的公事儿,也不能这么快就办妥。”

    郡王的事情一来就办妥了,不过并不着急回京,毕竟戴权的手段很高明,权/势也大,他怕一走,这边的事儿就被戴权摆平了,所以至少还要多逗留几,看着事情办妥才行。

    北静郡王来了扬州,而且住在林如海的府上,似乎对林如海的独女林黛玉十分关怀有嘉,这事儿很快就传出去了,还有林如海的叔父被整治的事情也传出去了。

    亲戚们虽然知道林如海的叔父是自己平日里作孽做的,尽干些贪/赃枉法的事情,但是另一方面也想着,定然是得罪了林妹妹,不然北静郡王为什么伸手管老内相的事儿。

    因此这样一来,亲戚们都不敢上前来分家了,一个个怕得要死,躲得远远的,当然也有平日里根本不走动的亲戚,过来攀关系的。

    还有趁着攀关系,过来想要见一见北静郡王的。

    这/府上就来了人,是林如海堂家兄弟的儿子,按辈分来,是林如海的侄/儿。

    林如海平日是个有礼度的人,有亲戚登门,自然要厚待着,来的可不只是林如海的侄/儿一个人,还带着其他人,其中还有个妙龄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得是温柔可人,也是个标志的女儿家,不过有点娇滴滴,娇生惯养的大/姐脾气。

    林如海的这个侄/儿,其实是个倒插门,因为家门没落,入赘进了官宦之后,那家/姐门楣不错,而跟着过来的这个妙龄姑娘,其实是侄/儿的/姨子。

    如今这姑娘到了嫁娶的年纪,眼界很高,又是大/姐脾气,自己搞砸了两桩婚事,这样一来,名声就不好了,因此嫁不出去,变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如今在扬州躲避风头呢。

    林如海的侄/儿一听北静郡王这事儿,知道他这/姨子想要攀上郡王,那是万万不能了,毕竟都被退婚过,绝不能当什么王妃了,于是他就把心思,打在了林如海身上。

    按理来,林如海是个中年人了,还丧了原配,有个女儿,那姑娘应该是万万看不上林如海的,但是架不住林如海现在身价倍增,都他与北静郡王沾亲带故,马上要被调回京/城,捞个大的官儿做做也是须臾的事情,日后飞黄腾达,加官进爵,不过是北静郡王嘴巴一开一合的事情。

    那姑娘起初不愿意,因着林如海年纪大,都能做她爹了,拉着脸被强塞过来走了一回。

    林如海带着武曌去迎亲戚家的,将林如海的侄/儿和那姑娘都迎了进来,袁姑娘不是很愿意,丧着脸走进来,不过看到了林如海,表情倒是好了一些。

    不为别的,是因为这林如海,相貌的确是拔尖儿的,别看他年近四十了,而且近日里生病,有些虚弱的模样,但是那样貌端端正正,而且有一股书香门第之风,若是稍微年轻一些,长得绝对是玉树临风的书生模样,怪不得贾母的心头宝儿贾敏只看上了林如海一个。

    袁姑娘看到了林如海,也不是那么不愿意了,羞红了脸,反而是林如海不知这由头,还当袁姑娘是个晚辈,毕竟是侄/子的/姨子,怎么想也不会和自己撮合。

    武曌则是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点破,陪着吃了一顿饭,也没什么意思,很快就散了。

    武曌用了晚膳,安顿了袁姑娘一行人,准备随便走走,雪雁和紫鹃围着武曌,一起往院子里去。

    如今已经是深秋的气,不过院子里还有几株菊/花开的正好,树上有几片红叶未落,倒是有几分精致。

    武曌并着丫鬟们走过去,就看到院子的石桌边已经有人了,那男子坐在石墩子上,手边幽幽捏着一只茶盏,轻轻晃荡着里面的茶水,另外一手握着一本书,正坐在石桌边,品茶看书。

    正是黄昏光景,缇红色的落阳落下昏黄的余光,洒落在男子温柔俊美的脸颊上,仿佛镀上了一层多/情的光,让人见之忘俗,武曌敢肯定,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这男子都是自己见过最俊美的一个了。

    不正是北静郡王?

    武曌刚想过去与北静郡王问好,结果左右一看,敢情院子里还有人,院子的东面角落,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趴在树后面,原是贾琏的相好儿多姑娘,多姑娘偷偷/窥伺着北静郡王,眼睛里恨不得放光,抱着树,一脸恨不得当这残树就是北静郡王,好生缠/绵一番的模样。

    除了多姑娘,那西面儿竟然也有人,也是这般窥伺着,只不过目光没那么放浪就是了,那女孩儿满脸羞红,爱慕之意溢于言表,痴的不能自已,竟然正是刚才还对林如海爱慕有嘉的袁姑娘!

    武曌这一瞧,敢情好,北静郡王是个香饽饽,看着那两个姑娘如/狼/似/虎的目光,武曌不由笑了一声,也倒是,北静郡王生的俊美无俦,又位高权重,有姑娘不喜欢才怪呢。

    武曌这一笑,虽然声音很,不过北静郡王显然是个练家子,似乎听到了,立刻抬起头来,正好与武曌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北静郡王连忙放下手中的杯盏和书,站起身来,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低头看了看,温和的:“林姑娘,可是王身上有什么不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