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分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0.分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还未曾话,林如海已经惭愧的:“容公子见笑了,只自家的稀罕事儿,林某这就去看看,容公子请便。”

    林如海站起来,武曌也要跟着过去,林如海连忙制止武曌,毕竟在他的心里,女儿是娇滴滴的,若是平日里旁人欺负了来,女儿顶多是牙尖嘴利的道两句,但是回头还是自己心里难受,郁结于心,默默的抹眼泪。

    林如海好不容易见女儿回来,绝不想让女儿受这样的委屈,因此拦住武曌,:“女儿,容公子从京/城远道而来,你尽一尽地主之谊,我先去前面儿看看。”

    武曌知道林如海的心思,估计心中把自己当成了女子,怕自己受委屈了,但是越是这样儿,武曌就越是想去,她倒是怕林如海受委屈,毕竟这普之下,能让武曌受委屈的人,怕是还在娘胎里呢!

    林如海步履匆匆,带着老总管就去了,武曌这边不好抛下北静郡王直接走,北静郡王倒是看在眼里,笑了笑,:“林姑娘怕是有什么难处?若是想去,不用理会容某,径去便是,若或……容某陪同林姑娘过去?”

    武曌一听,狐疑的看了一眼北静郡王,北静郡王倒是坦荡荡,回了一个看似温柔的微笑,武曌心里隐隐约约有些答/案,只是还不确定,因此没有拒绝,笑着:“那就……有劳容公子了。”

    北静郡王连连摆手:“姑娘折煞容某,请。”

    武曌并着雪雁和紫鹃两个丫鬟,那边北静郡王保驾护航,身边还并着两个从者,是从者,怕是王府上的护卫,两个人均是身材高大,腰佩宝剑不苟言笑的主儿。

    众人一路来到林府的前厅,这林府可不比京/城的荣宁两府。

    起来,其实林府也是响当当的官宦世家,祖上世袭爵位,不比那荣宁两府差,只是到了林如海这一代,林家人口不济,越发的凋零起来,林如海并没有兄弟姐妹,只有几个堂兄弟,平日里也不常来往。

    林如海是个从二品加巡盐御史的官,而贾宝玉的老爹贾政,不过是个从五品左右的工部员外郎,常言,官大一级压死人,林如海这官阶,恐怕要压死十个八个了。

    只是贾府在京里头,京/城就不比外省,什么样的京官都要自升两级。还有一,那自然是祖/宗留下的庇荫了,贾府祖/宗的庇荫丰厚,到了贾政贾宝玉这一代,没有一个成样子的货色,家中吃喝嫖赌爬灰出墙的多得是,仍旧挥霍祖/宗的基业罢了,因此才会如此嚣张肆无忌惮。

    却这林如海,还有一点,那就是不会做/官,林如海祖/宗是世袭的爵位,到了他这一代,自己没有世袭了,林如海可是凭真本事考取功名,皇上亲点探花郎,不过后来没有留在京里头,只因林如海不太会“做/官”,犯事儿不懂“同流合污”,实在“斤斤计较”,因此被放到扬州这边儿。

    再者了,若是林如海会做/官,巡盐御史可是一个肥差,肥的流油,随便划拉两下,再加上祖/宗的基业,别比贾府,那些太虚了,还能让堂兄弟们这样欺负了?

    武曌他们走到前厅附近的时候,林如海已经在里面儿了,还有林如海的叔父。

    林如海的叔父一脸老奸巨猾的模样,年纪不了,但是比林如海看起来健朗多了,堪堪是那句祸/害遗千年呢。

    两个人都坐在厅中,林如海虽然听了昨中午的事儿,但是仍然以礼相待,让厮端上来热茶。

    林如海的叔父却会错了意,坐在椅子上,翘着腿/儿,俨然一副大/爷的模样,:“你这府上,越发没个样子了,昨日我过来看看你,毕竟你是我侄/儿,你生病了,做叔父的过来看看,结果正巧遇到了你那好闺女,敢情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好啊,林家怎么也是几代的诗书门第,被你们父女俩糟蹋成什么样儿了?”

    林如海病还没好,脸色仍是煞白的,话都不得劲儿,听着他叔父的话,也不好和他撕/破脸皮。那叔父还当林如海是个闷葫芦,于是蹬鼻子上脸,又:“其实我今儿来,还有个事儿,如海啊,我那儿子,你是知道的,就是你那幼弟/弟,明年开春儿就要娶亲了,娶得可是京/城里头,那内相爷的干女儿!”

    什么内相爷,的好听,其实就是太监,因为位高权重,所以旁人都管他叫做内相,名作戴权的。

    武曌虽走马观花的拥有林黛玉的记忆,不过林黛玉也只是闺阁/姐,所以对于这个戴权不甚了解,只是听过一耳朵罢了。

    林如海的叔父看起来很自豪和太监攀上关系,还是太监的干女儿,就:“这是何等的荣耀,因着这些,你弟/弟的婚事要大办特办,不过是……来你这端点东西,我看你府上正好儿有能用的,素日里我是最疼爱你的,如今你我也不能见外,是不是?你让总管将府上的对牌子给我,我自个儿去银库房,支取了便是,免得侄/儿你身/子不好,还要替你弟/弟劳心。”

    武曌藏在内厅的帘子后面,倒是没看到林如海的叔父嘴/脸,但是听着这声儿,已然是够了,心中暗暗地“赞叹”着,当真是好,好不/要/脸!

    林如海的叔父的头头是道,好像特别体贴似的,敢情就是来分家的,换了一种法罢了,还冠/冕/堂/皇的,摆出一副恶心人的嘴/脸来。

    林如海也被这两句气着了,粗重的喘着气,想要话都没出来,只是一连串的咳嗽,那边老总管的声音:“老/爷,老/爷您没事儿罢!”

    武曌本就是个暴脾气,可不比一般娇滴滴的姑娘,受了委屈自己咽眼泪,况这林如海待自己极好,武曌可是个分得清的人,怎么可能让那什么狗屁叔父这么欺负自己的父亲。

    武曌当即对站在一边的北静郡王低声:“让郡王见笑了。”

    随即“豁朗!”一声,掀开帘子,直接走了出去。

    那边林如海的叔父还在卖弄自己的脸皮,哪成想突然有人走了出来,还“豁朗”一声摔了帘子,好一个气势,吓得林如海的叔父一唬,险些跳起来。

    林如海的叔父一看是武曌,心里顿时有些犯怂,因着昨日中午,才被武曌狗血喷头的骂了一顿,如今却又看到了武曌,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今儿是有备而来,名正言顺,不过是给自己儿子讨个彩头,又不是来抢东西的。

    武曌走出来,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然那表情仿佛料峭寒风,冰刀子似的,还未开口,就冷森森的瘆人,林如海的叔父没来由抖了两下,但是昂着脖子,挺着脊梁,心想着不过是个姑娘家,脸皮子都浅,还能和自己这个大老/爷们儿扭轱儿?

    再了,这林黛玉,谁不知道是个身/子弱,又爱哭的主儿,昨儿是一个不留心,今儿非要给她骂哭不成!

    武曌可不知林如海的叔父要把自己骂哭,这好志气的!

    林如海见女儿出来,还想拦着,怕女儿受委屈,武曌幽幽一笑,伸手去扶林如海,让他好好坐着,自己站在一旁,很淡然的:“瞧您这话儿的。”

    林如海的叔父梗着脖子:“怎么?我这话儿怎么的?你父亲的弟/弟,你叔叔要办喜事儿,都是一家子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儿呢?不能帮衬帮衬?你们家又没有儿子,坐着那么多银钱,也变不成聘礼!传出去让人笑话儿!还以为这巡盐御史,是多抠唆的一个人呢!”

    林如海生气,气息都粗了,武曌连忙扶着林如海,让他坐稳,自个儿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只是挑唇一笑,她年纪不大,但竟然透露/出一种贵气的妩媚,眉眼如画,十分精致。

    武曌淡淡的:“大老/爷这话儿的就不对了,我们家就算没儿子,变不成聘礼,也不至于伸着手帮衬您儿子,大老/爷您的太太妾好,也没伸着手孝敬给我爹,不是么?”

    “你!?”

    林如海的叔父一愣,气的顿时满脸都青了,瞪着眼睛,吹着胡子,只了一个你字,竟然气的不出话来。

    那边北静郡王站在帘子后面,仍旧听着,听到这句时,实在没忍住笑了一声。

    旁白的雪雁直害怕,毕竟怎么姑娘也是大家子出来的,平日里就算是牙尖嘴利,也不曾的这么“糙”,况还有北静郡王在,雪雁吓得不敢话。

    倒是一边的紫鹃连忙低声:“郡王千万别在意,姑娘笑的。”

    北静郡王只是摇了摇头,似乎没放在心上,并不觉得武曌话如何的“糙”。

    林如海的叔父气的“嘭!!”一声拍了一下桌子,:“你……你!你……!!”

    他“你”了半,还没出来,武曌已经又一笑,:“怎么?我的不是这个理儿?老话儿的了,话糙理不糙,就是这么个道理,如今老大/爷您做得出这‘糙事儿’,倒不叫旁人讲了?”

    “好!好!好……”

    林如海的叔父连了三个好,气的又一拍桌子,:“我今儿就把话放下了!我是来这分家的,你爹如今这个样子,定是要不行了,也不打听打听,这扬州地界,官老/爷见了我都要喊一声爷爷!你们家里没有儿子,就剩你一个有娘生没爹养的货色,这家产,分也得分,不分也得分!”

    林如海的叔父把实话出来了,也不怕撕/破脸皮了,是诚心想要一下气死林如海。

    这个光景,倒是有人走了进来,还一脸串儿的笑着,武曌抬头一看,是从外面井走进来的,不正是贾琏么?

    贾琏在外面就听见吵闹的声音了,他一路上想要占“林妹妹”便宜,在外面听见吵闹的声音,就明白了大概,想要进来充大瓣蒜,博得林妹妹好感,好让林妹妹感恩戴德,投怀送抱。

    因此他大摇大摆走进来,定眼一看,顿时有些懵,那林如海的叔父见有人进来,还以为是谁,竟然是个老相识了,连忙过去行礼,笑着:“呦!琏大/爷!琏大/爷!上回送您的那个宝贝,您可还喜欢了?”

    没成想贾琏和林如海的叔父还有点关系,贾琏笑了一声,:“哎呦,林大/爷,原来你就是林妹妹的太爷啊?那敢情好了,本是一家子,别伤了和气。”

    武曌冷冷一笑,贾琏还跑出来伸头找削,平白是作死!

    贾琏见他们气氛僵硬,便:“这么着,我做主了,两位林大/爷都是个人物儿,看在我的面儿上,今儿这事儿,包个个把万两的彩头,送了也就是了。”

    林如海也听了,这贾琏是女儿外婆家的人,是个不好招惹的,荣府大老/爷贾赦的儿子,还取了王夫人的内侄/女儿,更是不能招惹,一开口像是个纨绔子弟。

    个把万两对于当/官的还真不做什么事儿,但是对于林如海来,家里怕是没这么多钱,况在武曌眼里,一个子儿都不想给他们。

    武曌语气凉飕飕的:“个把万两?琏大/爷真是笑了,我今儿把话撂在这儿,半封都不给。”

    林如海的叔父一听,武曌又变着法子的骂他,古代一封银子是五百两,半封就是二百五十两,因此二百五这种骂人的话,就是这么演变而来的。

    林如海的叔父冷笑:“好好好,果然是有娘生没爹样的,没教养的蹄子,跟我这儿嗙嗙的,我要让谁完蛋,不过是给老内相带个口信的事儿!你一个丫头片子,还嘴巴硬了?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内相是什么人,就算你是个清/官,老内相一句话也能碾死你,可别什么皇老/子了,当今得宠的东南西北四王,站在老内相跟前,都不算是个屁!”

    他的激昂,恨不得跳脚起来直接喷口水,就这时候,“豁朗”一声,帘子又是一动,从帘子后面,转出一个身穿银白劲装的年轻男子来。

    那年轻男子面目含/着春风一般的笑容,仿佛能融化料峭的冬雪,他负着一只手,另外一只手自然下垂,款步而出,声音低沉沙哑,不失雅致,满面微笑的:“四王倒不曾有,王一个够不够?”

    那边林如海突见容公子出来,又听他口/中自称“王”,有些发懵,不知怎么回事儿。

    林如海的叔父也是发懵,年轻人自称“王”,看年纪十分年轻,他一直住在扬州这头,不曾见过京/城的人,只是借着老内相的名头狐假虎威,这会子能不懵么?

    而那个贾琏,顿时唬的“嘭”家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把茶盏一推,着急忙慌,五体投地,“嘭”一声扑倒在地上,浑身乱颤,打着飐儿,声音也颤的仿佛要唱戏。

    “贾……贾贾、贾贾琏……拜见北静王!”

    “咕咚!”

    林如海的叔父听着贾琏的话,吓得直接从椅子上出溜了下来,一脸死灰的跌坐在地上,失神的看着走出来的年轻公子,颤声:“北……北静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