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容公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容公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老总管被紫鹃那声“郡王”,喊得吓着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的银白衣衫男人。

    因为下着大雨,又是半夜三更,突然有人叫门,落汤鸡一般,还都是大男人,老总管下意识没当好人,况这男人还认识他们府上的姑娘,老总管更没当他是好人。

    哪知道竟然是京/城里头来的北静郡王,如今朝中最得宠的王爷,那可是皇上的心腹!

    老总管吓坏了,杵着没动,一时都忘了动作。

    还是武曌见多识广,看到北静郡王这个样子,当即让开一步,:“郡王的哪里话,郡王快请。”

    她对老总管又:“快给郡王撑伞。”

    夜里头雨大,还有些邪风,乱七八糟的刮着,她们一行三个人出来,武曌紫鹃并着一个老总管,一共撑了三把伞,不过尤是这样,武曌的衣裙还湿/了。

    老总管刚要动作,北静郡王已经笑着:“不必了,王身上已经湿/透,还是姑娘撑着。”

    武曌见也是这样,便不再做那虚的推让,连忙请郡王往里走,大家都是麻利儿的人,一并进了院子,请郡王到客房住下,老总管立刻让人弄了火盆过来,又拿了好些干净的衣裳来。

    北静郡王一行轻装简行,来的匆忙,武曌中午到的林府,北静郡王竟然夜里头就到了扬州,这样算起来,那日饯别之后,北静郡王很快就被派出来公干了,估计是前后脚儿的事情。

    外面儿下着大雨,北静郡王一身都湿/透了,倒是带了随身的衣裳,但是也一并湿/透了,老总管送来一些林如海的衣裳,都是最新的,还有没穿过的,就怕唐突了郡王。

    已经是夜了,武曌不方便过来,便让老总管送过来,老总管恭恭敬敬的:“郡王,这是姑娘让送过来的衣裳,都是老/爷的,但是还没穿过,全新的,请郡王千万别嫌弃了。”

    北静郡王接过衣裳,笑着:“多谢老人家,也替王多谢林姑娘。”

    是夜武曌还是守着林如海,老总管送了衣裳,又送热水,又送热饭,忙忙叨叨之后,跑过来回话,武曌一一听了,点了点头。

    她心中有一些成算,按理来,北静郡王就算是突然被派出来公干,那也不该如此的狼狈,没人接驾就算了,还一身的雨水,临时跑到林府来求宿,若是林府就在码头边上也就算了,可是下了船,还要走一路才能到林府,也是七拐八拐,不是很顺路。

    但是若北静郡王是冲着“林妹妹”来的,武曌是一万个不信的,这么一想,心中大体明白了一些,北静郡王定然是被派出来微服公干的,指不定是什么贪/赃枉法的事情,要他来揪出来,因此不便隆重,需要轻装简行。

    武曌这么一想,不好破/坏了郡王的公事,便对老总管:“郡王这次来,怕是有皇命在身,郡王爷的身份不要对旁人透露。”

    老总管也不是多话的主儿,连忙答应:“是,姑娘。”

    武曌又:“夜深了,总管去休息罢。”

    武曌在林如海身边儿守了一夜,雪雁和紫鹃两个丫头也跟着,雪雁是个丫头,再加上在贾府娇养了一段时间,这会儿挨不住就睡着了。

    紫鹃一直站在旁边,武曌叫她坐一会儿,紫鹃才坐下来,两个人一夜都未曾合眼。

    第二边泛白,紫鹃去打了一盆热水来,武曌站起来弄了帕子,将帕子打湿,弄得温热,打算给林如海擦擦脸,就这光景,一直躺着的林如海竟然醒了,微微张/开了眼睛。

    雪雁还趴在旁边睡着,武曌背着身正弄着帕子,紫鹃第一个看见,连忙惊喜的:“姑娘!姑娘!林老/爷醒了!”

    武曌一听,当即心喜,帕子扔进水盆里,赶紧转过来。

    那边林如海突然就见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还以为是做梦,一时省不过来,瞪着眼睛,武曌赶紧走过去,嘘寒问暖的,其实心里还有些发憷,不知道林如海这个当爹的,会不会把自己识破。

    林如海怔愣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拉住武曌的手,武曌吓了一跳,实在的,心中更是发憷,能让女皇这般发憷的,林如海倒是个大人物儿了!

    林如海却没有发现武曌,而是激动的:“怎么回来了?这么清减,身/子还好么?在京/城还好么?有没有人欺负你?气凉怎么穿这么少?手这么凉?脸色怎么不好看?”

    林如海一连串的发问,愣是把见多识广的武曌弄得一懵,随即心里像是涌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为什么?

    太简单了,正因为武曌根本没体会过父爱,这对于武曌这个做过女皇,拥有过下的人来,实在太奢侈,如今突然铺盖地的涌过来,武曌怎么能不懵呢?

    武曌一时间无法回话,就那么看着林如海,林如海还以为她委屈,那边紫鹃连忙笑着:“林老/爷,姑娘好着呢!昨儿守了您一夜,喂药擦汗,全都亲自为之,因着一夜未眠,脸色才有些不好。”

    紫鹃着,怕林如海不认识自己,连忙又自己的身份。

    林如海点了点头,武曌这才回了神,心中那惊涛骇浪还没有打过去,笑了笑,:“正是呢父亲,女儿好着呢,倒是父亲,只是这些日子不见,如何把自己弄成这般,倒叫女儿心疼。”

    林如海看着武曌,总觉得女儿哪里不一样了,却又不出来,但是更加欢心了,因着林黛玉以往不会这样的话,关心也只是隐地里的,怎么可能把心疼挂在嘴上。

    但是哪个父亲,不想自己孩子心疼自己?

    武曌这么,林如海心里高兴,病竟然一瞬间好了大半似的。

    老总管听老/爷醒了,连忙也来看,老/爷脸色还惨白,但是那气色真不一般,老/爷见了谁都不这样,唯独见了姑娘就这样,嘴巴恨不得咧到耳朵根儿去,笑的合不拢嘴。

    武曌守着林如海吃了早膳,又亲自给他端来药,林如海一口气喝了,还觉得这药甜滋滋的,心里想着,女儿去了一趟京/城,到底是历练了不少,比往日里都持重了,倒像是个大家子了。

    这边儿林如海吃了饭,吃了药,发/热也退了,武曌心里头还记挂着北静郡王,毕竟昨日里头北静郡王浑身都湿的,又是夜里,因此不好相见,今日定要去见一见,免得唐突了礼数。

    武曌让林如海歇着,自己带着雪雁和紫鹃出来,换了一身衣裳,洗漱一番,重新梳头,这才准备往客房去行礼。

    别看昨夜里北静郡王来得晚,但是已经起身了,竟然正在客房的院儿里练剑。

    武曌第一次见北静郡王,就知道他是个练家子,因着北静郡王的身材,显然是穿衣显瘦的主儿,况他手心里都是茧子,一看就不是娇气人。

    北静郡王手里拿着一把长剑,银光翻飞,一身银白色劲袍,衬托着高大的身材,正一阵风吹过,树上的秋花经了一晚上的风雨,纷纷飘落,洒在了北静郡王鬓发之上,星星点点的,竟然平添了几分神仙一般的气质。

    那北静郡王是个机警的人,一眼就看到武曌走进来,连忙“唰!”一声挽了一个剑花,“嗤——”的一响,收剑入鞘,然后扔给身后的从者。

    郡王连忙走过来,向武曌拱手:“林姑娘,多谢林姑娘留宿。”

    武曌行礼:“郡王言重了。”

    北静郡王笑着:“可别这么,老话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林姑娘替我寻得念珠,如今又收留住宿,当真无以为报。”

    武曌笑了笑,:“不知郡王此番来扬州是……?”

    北静郡王也笑了笑,:“圣上外派王这边来,办些不要紧的事情。”

    武曌听他这么一,那就是要紧的事情,还不能告诉旁人,她心里头跟明/镜儿似的。

    果然听北静郡王又:“王此番过来,身份不便透露,还请林姑娘见谅。”

    武曌态度很是恭敬,垂着头,:“是。”

    他们话这个当口,就听到有跫音而至,没成想,竟然是林如海来了!

    林如海身边并着两个厮,老总管亲自搀扶着,因着躺的太久了,身上不爽利,所以出来走一走。

    正巧看到了武曌和北静郡王,林如海不知北静郡王的身份,只是突然见到自己府上,多了一个英俊的公子,有些吃惊。

    老总管虽然知道郡王身份,但是昨儿夜里头姑娘已经吩咐了,老总管拎得清,因此也不什么。

    武曌见林如海,赶紧过去也扶着,:“父亲,怎么出来了?该当好好休息才是。”

    林如海看到武曌,顿时笑的不行,:“没事、没事,躺得乏了,浑身没劲儿,出来走一走才是。”

    他着,看向北静郡王,打谅了一回,他虽然是从二品的官儿,但是从未见过北静郡王,也是因着北静郡王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林如海又不在京/城公干,因此并未见过。

    林如海迟疑地:“这位是……?”

    北静郡王不方便透露身份,那边武曌立刻:“父亲,这位是容公子。”

    北静郡王名唤水溶,武曌因此就这么岔了过去,武曌又:“这容公子,是京/城里头的友人,此番来扬州游览,昨夜里突降大雨,容公子因此来咱们这边儿避避雨。”

    林如海连连点头,还是打谅着这“容公子”,武曌继续:“女儿带来的药材,也都是容公子送的。”

    林如海听了,老总管的,姑娘有孝心,带来了许多名贵的药材,林如海还以为是女儿的外婆家送的,没成想竟然是这位仿佛谪仙一般的容公子送的。

    林如海顿时就误会了……

    毕竟容公子这番年纪弱冠,也就是不到二十岁,生的是一身贵气,而且从容坦然,翩翩君子,又面目俊朗玉树临风,不比那些油腻的生,还有一股逼人的英气,笑起来温柔又得体。

    而且这“容公子”还送了女儿这么多名贵药材,难免林如海就想歪了,这么一想,更是仔仔细细的打谅了一番容公子,竟然是用老丈人打量女婿的目光!

    武曌见林如海这般目光,心里一突,别是林如海想歪了才是,连忙想要解释,不过“容公子”似是不介意,坦荡荡的向前与林如海见礼。

    林如海又见容公子礼数周全,像模像样,不比那些纨绔的富家公子,看在眼里,忖度在心里,便拉着“容公子”在院子里的墩子上坐下来,就问:“不知容公子祖籍哪里?”

    北静郡王不怎么介意,:“祖籍便是京/城。”

    林如海一听,原是富贵人家,又问:“不知容公子是做什么营生的?”

    北静郡王/还是随和的:“随便做个官就是了。”

    林如海心想,原是当/官的,又是富贵人家,不错,又问:“容公子家中……”

    武曌方才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回听着父亲的辞,当即没来由的头疼欲裂,赶忙制止住林如海的话儿,:“父亲,您病才好一些,园子里太凉,回去躺下歇息罢。”

    林如海从头就会错意了,还以为女儿羞赧了,又见“容公子”形容英俊,言语雅致,年纪比女儿大一些,定然是会疼人儿的,心里当真满意,还想再问。

    不过就在这时候,有厮过来,急匆匆的,一脸热汗,:“老/爷,姑娘,那……那叔老/爷又来了!”

    武曌一听,当即脸子就冷了下来,叔老/爷可不就是林如海的叔父么?林如海这还没怎么呢,昨中午才来分家,被武曌骂了土/匪强盗,今儿一早上又来寻晦气。

    林如海脸上也不好看,旁边的北静郡王一见,便:“林姑娘是遇到什么难处了么?不知荣某,可有能帮衬的地方?”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