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林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8.林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上了船,大船缓缓开动起来,她打起帘笼,往外看了看,哪知道那北静郡王竟然还没有离开,而是翻身上了马,一身白色蟒袍,头戴玉冠,正微笑的看着船只。

    武曌帘子一打起来,正好和他的目光撞在一起,郡王一脸坦荡荡的表情,还是冲武曌微微一笑,稍微拱手,示意送行。

    武曌连忙也向郡王示意,这才缓缓放下帘笼……

    旁边的多姑娘也抻着头往外看,果然看到了北静郡王,平日里只有男人近身,多姑娘才会犯那“淫病”,如今北静郡王/还没有近身,多姑娘只觉心神摇动,酥的全身都要糜烂了,恨不得化成一滩肉泥才好,不由在旁边抹着两腮,春/心摇荡的已经暗暗勾勒了好几副自己与北静郡王欢好的画面。

    武曌见多姑娘一副怀春的模样,都懒得看,知道这一路定然奔波劳累,便站起来,钻进船舱,准备去休息休息,毕竟“林妹妹”这身/子,武曌要好生将养才是。

    贾琏出来外派,那真是如鱼得水,毕竟有油/水好捞,就上辈子,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九月病逝了,贾琏并着林黛玉处理后事,过年才回贾府,回去之后,林黛玉因为无亲无挂,只能常住贾府了。

    却这林黛玉虽然无亲无挂,可他父亲林如海,算起来是从二品的大官儿,并着兼了巡盐御史,你这古代里什么样儿的官油/水最多?那还不是跟盐沾边儿的官?按理来,林如海家里虽然人丁不旺,但是就算是个清/官,钱财肯定不少的,林妹妹丧服之后,却还是“寄人篱下”,这是什么原因?

    那还能是什么原因?贾琏贪/财又好色,在家里头不能从王熙凤那里喀嗤出钱来,在外头,还不能从林妹妹这里咔嗤出点钱来么?

    因此贾琏这次外派,是个美差,别人来办丧,他来收钱,身边儿还带着多姑娘这样的女人,又有财收,又有色近,简直是上人间了。

    却贾琏在船上与多姑娘厮混,那真是不怕人看见,再加上多姑娘手段好,贾琏被唬的海誓山盟,日日缠/绵在一起,武曌身边的丫头紫鹃撞见了好几次,他们都不避人的。

    这日雪雁端着给林姑娘补血的茶饮,正巧就听到了奇怪的声儿,打眼一看,顿时吓得连忙低头就走,那贾琏和多姑娘堪堪完/事儿,还在海誓山盟,贾琏的花乱坠等等。

    贾琏还在着,就看到武曌身边的丫头,似乎是那个叫雪雁的,红着脸,低头就走,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一张粉面羞得跟什么似的,单薄的身/子还打飐儿,听雪雁是跟着林姑娘从江南来的,果然江南的女儿就是不一般,京/城里的女人虽然非富即贵,但是跟这柔情似水的江南风情不能比。

    贾琏嘴里的话还没完,看着红脸跑走的雪雁,竟然看痴了,多姑娘一瞧,娇嗔:“好你个死样儿!连个丫头都不放过!”

    贾琏这才回神,笑着:“嗨,我不就看个丫头么?像你似的?连那北静郡王,你都不放过?”

    多姑娘被他中了心思,顿时羞得跟什么似的,粉拳锤在贾琏胸口,连声:“你这死人!羞辱于我!我若不看男人,你能得逞的了么?”

    两个人又是互相温存着,多姑娘:“你这北静郡王,神仙儿一般的人,怎么就看上了那林姑娘?你林妹妹,恐怕还没长成个女人呢!一团的孩子气呦!”

    着,还嘲笑了一番,武曌没有女人味儿。

    贾琏一听,顿时想起武曌那模样,起来,武曌年纪不大,但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就是身/子单薄了些,但是单薄有单薄的好,生一段羸弱之美,让男人看着怪心/痒的。

    贾琏这么想着,顿时心里就痴了,竟然生出一股邪念了,心里痒得恨不得伸手抓破,但是又碍着老祖/宗的威严,不敢怎么样。

    不过贾琏想着,这一路呢,指不定就有什么好事儿,朝夕相处的,还怕没有机会么?

    贾琏对武曌生出了歹意,从那之后,路上好些日子,武曌都能看到贾琏鬼鬼祟祟的,紫鹃都发现了,琏大/爷总是过来调/戏姑娘身边的丫头雪雁,雪雁没见过什么世面儿,况且还是半个孩子。

    不止如此,贾琏竟然还有/意无意的调/戏起姑娘来,因着老太太不在身边儿,路上这些日子,离京/城越远,贾琏调/戏的越发肆意起来。

    这日就要弃船,贾琏怕进了林府,自己多有不便,变想要破釜沉舟一回,寻了个借口就来了武曌的房间。

    武曌刚刚午睡起来,还严严密密的裹/着锦被,那边就听到雪雁的声音,:“姑娘没起身,请琏大/爷等一等,等一等……琏大/爷!”

    雪雁的声音太急了,里面的紫鹃是个有成算的,听到这声儿,素来也知琏大/爷是个什么样儿的货色,连忙冲过来给武曌披上衣裳,扯来披风又严严密密的裹/着,只是这鬓发是来不及梳理了,松松散散的。

    贾琏闯进来,就看到“林妹妹”兀自坐在榻牙子上,已经起身了,穿好了衣裳,真真儿是遗憾死了,不过林姑娘鬓发慵懒,双眼惺忪,眼神氤氲,面颊殷/红,怎么看都是美/人初醒,多姑娘还只道林妹妹是个没有女人味儿的,却不想林妹妹美艳如此。

    贾琏看的心中麻痒酥倒,立刻壮着胆子过来,抬手就要给武曌擦汗,嘴里殷勤的着:“哎呦好妹妹,你出汗了,你看看这身/子弱的,千万别着风寒,不然回去,指定老太太扒了我的皮!”

    紫鹃见到贾琏轻浮,连忙拦着,:“琏大/爷,让紫鹃来罢!”

    贾琏瞪了紫鹃一眼,那边武曌看的清清楚楚,心里冷笑一声,本想安安生生过日子,养养身/子,结果总有这么多人来平白找死,若当没看见,还以为自己是个软弱好欺的主儿。

    武曌斜着身/子,倚在榻牙子上,那身段婀娜的,贾琏眼珠子差点蹦出来,武曌端了旁边几上的茶,因着紫鹃算了,姑娘差不多这会儿醒,所以刚刚端来的热茶,滚/烫滚/烫的,冒着热气儿。

    贾琏还以为武曌要喝/茶,连忙又殷勤凑过去,想要帮武曌端茶,这样摸个手儿之类的,哪知道“哎呀!!!”一声,犹如狼嚎鬼叫,吓得整船的人都听见了,可谓是惊地泣鬼神。

    满满一盏的茶,全都泼在贾琏手上,一点儿没浪费。

    武曌还很没诚意的“哎”一声,:“对不住,我方才醒来,身上还没什么劲儿,烫到你了?雪雁,快请大夫来,给琏大/爷看看,破相没有?”

    贾琏一听武曌这口气,就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自己哑巴吃黄连,竟然有苦不能吐,更不能请大夫,不然传到老太太和王熙凤耳朵里,成什么话儿?

    贾琏手背烫的肿起来,都是水泡,却变成了闷葫芦,都不敢话,连没事儿,就一溜烟儿跑了,跑走之后才敢低声:“死蹄子,看你清高,以后我怎么整死你!”

    武曌见贾琏夹/着尾巴跑了,这才冷笑了一声,心里想着,这样的纨绔子弟,没什么能耐,也跑过来跟自己耍心机,别是太嫩了点。

    当下武曌整理衣裳,就准备弃船登岸了。

    林府上根本不知道林姑娘要回来,毕竟林如海生病,还想撑一撑,府上的老管事儿看老/爷病的厉害,所以想要给姑娘写信,让林姑娘回来看看,但是还未动笔呢。

    如今的林府里,乱成一团,像是一锅浆糊似的。

    武曌他们弃船,坐了轿子过来,已经到了林府,府上大门紧闭,一片萧条,与那荣宁两府根本没办法相比,门口也没有门童厮。

    武曌亲自过去敲门,过了很长很长时间,才有个苍老的声音,不耐烦的:“又是谁?!”

    他着,“吱呀——”一声打开门,顿时都懵了,瞪大了牛卵/子一样的眼珠儿,随即大喊着:“姑娘!!是姑娘!”

    武曌没印象这个人是谁,毕竟她只有壳子是林姑娘的,那老人家见了武曌却瞬间老泪纵横的,:“姑娘!您回来了!谢谢地,快进来,快进来!外面儿冷!您再不回来,咱们家……也就不成样子了!”

    雪雁是跟着林姑娘的老人,见过这老人家,顿时:“老总管,怎么了?”

    武曌也听见了,门一打开,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仿佛进了土/匪似的,一堆人在吵嚷着。

    老总管领着他们进来,刚到了前厅,就看到厅里一堆的人,挤在一起,老的少的,男人女人全都有,吵嚷着,压根没看见她。

    “这是我的!”

    “我可是如海的叔叔,是长辈,这瓷器绝对是我的,必须我分走!”

    “哎呦呵,您是长辈,长辈就该让着辈儿啊,跟我们这些辈儿抢东西,这瓷器是我先看到的,当然是我的!”

    “是我的!要我,今儿大家过来,也别伤了和气,不成就砸了,谁也别要!”

    武曌打眼一看,她是多通透的人,心里怎么能不明白?什么意思?又是林如海的叔叔,又是平辈的,在厅堂里抢一支花瓶,当然是因为听林如海重病的事情,过来准备分家了!

    只是林如海根本没有兄弟,只有几个堂兄弟,还有叔叔伯伯,如今林如海一病,他们都知道林如海的女儿不在身边,就料定府上没人主事儿,所以越发的肆无忌惮,人还在就来分家了。

    为了一只花瓶,那几个人抢的不可开交就算了,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儿,就跟他们家的东西似的,还砸了,免得伤了和气。

    老总管看着这一幕,差点哭了,用袖子沿着自己的眼睛,就要领着武曌绕道往后面上房去,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

    但这可不是武曌的为人,武曌顿时拉住老总管,然后自己款款的走入正堂。

    那边大家还在抢花瓶,就要砸了,武曌一走进去,众人先是吓了一跳,没成想主人家的女儿突然回来了。

    但是又仔细一看,这么纤细的姑娘,能成什么样子?因着也不惧怕,只是一顿,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该划拉什么划拉什么。

    武曌冷冷一笑,幽幽的:“砸什么?分什么?这是谁的家?”

    武曌一进来,连着三发问,声调不高,语气却冰冷刺骨,当下这些人有点儿发懵,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卡住了,你看我我看你的。

    林如海的叔叔咳嗽了一声,放下手里的玉摆件儿,:“呦,这是黛玉么?我记得,如海的丫头,怎么,如今去了一趟京/城,就这么生分了,见着长辈,都不问一声好儿了?”

    武曌淡淡的:“我就是敬各位是长辈,若不是我记性好,还以为是不知哪来的强盗土/匪,闯进别人家里来偷东西了呢!”

    她这话的简直是刀尖子,直/插心窝,那几个人顿时脸上阴晴不定,他们分家产,被主人家撞着了,本就难看,此时还被武曌牙尖嘴利的奚落,愣是没一个人能出话来的。

    武曌哂笑一回,:“怎么?各位长辈,还要我送客么?”

    林如海的叔叔又咳嗽了一声,老脸皮都要给揭干净了,尴尬的:“那……那行,改日我再来看望你父亲,今儿有急事儿,我先走了。”

    林如海的叔叔一走,林如海的堂兄堂/妹们顿时也有点没胆子了,又是不甘心,又是害怕的连忙低头走了。

    武曌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些人的背影,知他们脸皮厚,定然还会回来,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去看林黛玉的父亲,旁的都是后话。

    武曌让人安排了贾琏一干人等住下,自己跟着老总管进了正房,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儿扑鼻而来,直呛人。

    林如海躺在床/上,脸白如蜡,病的很厉害,眼睛都睁不开,老总管唤了好几声,都没有醒过来。

    武曌一看,当即令紫鹃去把北静郡王送来的药材拿到药庐去,看看有什么能用的上的,赶紧煎了。

    武曌又看林如海出虚汗,连忙让雪雁打热水,自己亲力亲为的弄了温热的布巾,给林如海擦汗,这么一折腾下来,竟然已经从正午,闹到了深夜。

    林如海朦胧间吃了北静郡王送的名贵药材,发了一回汗,脸色有些好转,从昏迷变成了沉沉入睡,武曌可算是放下了一口气来。

    武曌坐在一边儿守着,心想着自己能重活一回,也是全赖了林妹妹,如今林如海病重,自己怎么也要尽尽心才是,不能成那忘恩负义的。

    武曌一直守在旁边,紫鹃连忙:“姑娘,三更了,姑娘身/子弱,快去歇息罢,紫鹃守着林老/爷。”

    武曌摇了摇头,:“没事儿。”

    她正着,外面“啪嚓”一声,竟然开始下了秋雨,还是瓢泼大雨,连绵不断。

    又过了一会子,突然有跫音而至,原来老总管也没歇息,连忙跑过来,站在门口:“姑娘,门口有人,是突然下了大雨,是姑娘认识的人,想要借住一宿,我也不知是什么人,不敢贸然放进来。”

    武曌有些奇怪,自己认识的人?自己在这扬州,可没什么认识的人。

    武曌不知是谁,就:“我去看看。”

    她让雪雁看着林如海,紫鹃给武曌撑着伞,众人就往门口去,看看到底是谁。

    外面夜深,雨下的大,一片迷茫瓢泼,雨帘子一般,众人走过去,武曌就湿/了裙角。

    大门半开着,外面几个人站着,竟然都没有遮雨的,只是站在屋檐子下面,那打头的男人一身银白色便服,头束玉冠,本该风/流潇洒,英俊挺拔,不过因为淋了雨,此时从头湿到尾,看起来颇为可怜劲儿,但是竟然不显得狼狈,雨水湿/了衣裳,勾勒出他肌肉流畅的身躯,高大有力,果然高挑都是假象,就跟他温柔的外表一样。

    老总管不知是何人,紫鹃一看,顿时傻眼了,素来她的稳重都化作梦幻泡影了,连忙大叫一声:“郡王!?”

    武曌也看清楚了,这谪仙一般的人物,如今变成了从水里捞出来,谪仙一般的人物,不正是北静郡王么?

    只是北静郡王这次没穿官袍,一身便服,身边跟着几个从者,行装简练。

    北静郡王看到武曌,笑了笑,别看他浑身湿/透了,却一点儿不狼狈,反而衬托着俊美无俦的面庞,还有袒露无疑的高大身材,拱手:“实在不好意思,深夜叨扰,王临时被外派过来公干,哪知突然降了大雨,若是林姑娘方便,还请收留王住宿一宿,不胜感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