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送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7.送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贾瑞哭抢地,已然打成了一个猪头,而贾宝玉犹自不能咽下这口气,令厮茗烟狠狠的打他。

    那边薛宝钗吓得怕了,虽然她是个见过世面儿的,大家族出来的大/姐,但是打人见了血这事儿,她还未曾见过,心里怕的紧,又怕生事儿,连忙替贾瑞求情。

    武曌端端坐着,喝了几口暖茶,眼看着贾瑞变成了猪头,这才淡淡的:“行了,别打了。”

    那边茗烟一听这话,连忙住了手,也是怕给打死了,到时候不好收拾。

    贾瑞倒在地上,连忙磕头告饶,:“别……别打了,别打了!”

    武曌幽幽一笑,:“改明儿,还往我这里来么?”

    贾瑞一打叠的:“不来了!不来了!林姑娘您大慈大悲,饶了我罢!饶了奴/才罢!”

    武曌心里冷笑一声,她倒不是怕打死了,毕竟有这胆子往上凑,就要掂量着自己的后果,只是“林妹妹”现如今乃是寄养在贾府上,若真是出了人命,恐不好收拾,为了这么一个癞蛤/蟆还要费心思,不值得。

    武曌就对贾宝玉:“行了,打也打了,丢他出去便是,往后见着他就打他一次,看看他还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贾宝玉:“正是呢!”

    那边茗烟立刻抄着拳头:“还不快滚?!爷们儿姑娘慈悲,若是轮我,直接锤死你!”

    贾瑞吓得连忙从地上一打滚儿就爬起来,也来不及话,直接往碧纱橱外面冲,“咕咚!”一声,撞在门槛儿上,直接绊倒了,差点磕掉两颗大门牙,刚爬起来,“嘭!”一声,又是用头撞了垂帘,撞得昏地暗的,踉踉跄跄就逃也的跑了出去,根本不敢回头的。

    贾宝玉见到贾瑞这个样子,顿时笑起来,茗烟也跟着笑,那厢薛宝钗哪见过这场面?吓得连忙没几句话,就走了,也是恐怕这事儿被人知道,牵连到了自己。

    贾瑞刚走不久,贾母老祖/宗就回来了,真是刚巧儿了,贾宝玉赶紧找个机会就溜走了,毕竟心里有鬼,怕被老祖/宗看出来。

    武曌收拾了贾瑞这癞/蛤/蟆,心里舒坦多了,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又是优哉游哉的,只是一出,贾宝玉又开始腻歪了事事顺着他的宝姐姐,因此往这边儿跑过来,好妹妹好姐姐的乱叫,叫的武曌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很是腻烦。

    武曌寻思着,怎么能把贾宝玉打发走,看了看日头,越发的凉了起来,变向紫娟:“这是什么日子了?”

    紫鹃连忙:“姑娘,过两就是八月十五了,这会子府里可热闹了,姑娘是想出去走走么?”

    武曌这么一听,脑海里顿时想到了一件事儿,而且还是非常打紧的事儿,那就是林妹妹的生父林如海。

    武曌在混沌中看到了林黛玉的一生,幼年丧母,然后又没了父亲,最后自己也泪尽而逝,如今武曌一睁开眼睛,已经是进了贾府,林黛玉的母亲早就没了,这是没办法的事儿了。

    但是幸好,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还健在,不过若是武曌没想到这事儿,恐怕离没有也就是那么一步之遥了。

    武曌隐约记得,林黛玉的父亲生病了,接林黛玉回去住几,结果林如海就没了,自此林黛玉变成了个孤苦伶仃的。

    武曌这么想着,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幼时,都武则出身怎么怎么高贵,是官宦之后,其实武曌的童年非常堪忧,因为她的母亲是妾扶正的,上头又有哥/哥,又有姐姐,还有堂/哥,一个个都是不省事儿的主,欺负她们母女俩儿,最后母亲也是被/逼无奈,才送她入宫谋生存。

    武曌对于亲情历历在目,可以,他未曾体会过什么是父爱,毕竟在那种有哥/哥在上头的官宦人家里,父爱不可能会给一个女孩儿家。

    但是在武曌的印象里,林如海是极为疼爱林黛玉的。

    武曌有些出神,自己重活了一辈子,变成了娇袭一身之病的林妹妹,但总算是重活了,如今早知道林妹妹的父亲会生恶/疾,绝没有不伸手的道理。

    武曌这么想着,眼睛转了转,:“是呢,该出去走走才是,咱们去看看老祖/宗。”

    武曌去找贾母,为的不是别的,就是林如海的事情,当然了,因着林如海病危的来信还没有到,所以武曌也不会随便跟人讲自己知道什么事情,恐怕别人不信,还当她是个疯/子。

    武曌很聪明,只是自己梦到父亲病重,家中又无人侍奉,自己心中十分难过,想要回去探望,尽尽孝心。

    老祖/宗可是刚刚礼佛回来的,正是心善的时候,听到武曌这么梨花带雨的一,当下心软的跟什么似的,立刻就同意了,不止如此,还叫人准备了很多礼物,又命人去找王熙凤的丈夫,贾宝玉的堂/哥贾琏来,让贾琏护送他林妹妹往扬州去一趟。

    贾琏素来是个贪/财好色的,只是家里头王熙凤巾帼不让须眉,因此什么都束手束脚,如今找了个外派的差事儿,美得跟什么似的,而且还是下扬州,那更是美得不行,一并应承着。

    又因着武曌归心心切,因此不日就要启程。

    贾宝玉听林妹妹要走,哭的跟泪人儿似的,恨不得抱着武曌不让她走,武曌最看不得男人哭,因着自己这个女人都不哭,更别个大老/爷们儿了,不过她并非一哭就心软的看不得,而是一哭就烦躁。

    在贾宝玉如丧考妣一般的哭声中,武曌被紫鹃并着雪雁两个丫头扶着,身边跟着几个老婆子,款款登上车去。

    贾母心疼,因此这次去,排场可不,贾琏完全是沾了光,也带着自己素来可心的,好使唤的,不多嘴的厮准备上来,值得一提的是,贾琏还带来了一个姘头,只是林妹妹身边儿人手不够,因此又遣了个低等下人过来,名唤多姑娘儿的。

    这多姑娘儿可是有个有夫之妇,但是乃是贾府中有名的荡/妇,没少和别人瞎搞,虽然是个低等的下人,但是混的如鱼得水,贾琏早就想和她好,多姑娘经常来招惹贾琏,只是贾琏一直不能得手,一来是多姑娘可是个中老手,知道怎么收服男人,二来也是因为王熙凤是个有名的醋罐子,贾琏又惧内,不敢随便招惹。

    如今来了这大好的时机,贾琏自然不能浪费,也把多姑娘寻了个理由带上了。

    武曌登了车,听着那惊动地的哭声儿,车辙声咕噜噜响起,高大的荣府和宁府越发的远了。

    武曌打起帘子,回头看了一眼,高大的荣宁两府,透露着一股奢靡的衰败。

    紫鹃连忙:“姑娘,外面儿寒,快放下帘子罢!稍微歇歇,等一等便登船了。”

    武曌这才放下帘子,坐在车里头闭目养神。

    武曌这一行要下江南,自然要登船,不日到了渡口,贾府早就准备了风风光光的,好几条大船,极为奢华,虽然只是“林妹妹”回家省亲,但是既然从贾府出来,就得让人看到贾府的体面,虽然贾母不,但是到底也是个喜欢卖弄体面的人,自然不能少了排场。

    “姑娘——姑娘!登船喽!”

    武曌正看着,就有人从斜地里挤了过来,连忙握住自己的手,抢在紫鹃和雪雁前头,扶着武曌登船。

    武曌一看,穿的俨然是半个主/子,头上簪金戴银,面目都是风/流妩媚,年纪虽然不是很了,但是正是这种年纪才勾人心魄,不正是多姑娘儿么?

    多姑娘扶着武曌,声音婉转,赔笑:“姑娘,我扶着你。”

    “等一等!”

    武曌还没登船,突听马蹄声从远而近,众人看这派头,还以为是贾府的人又来送什么东西呢,哪成想仔细一看,并不是贾府的人,唬的贾琏连忙“咕咚”一身就跪了下来。

    那遥遥骑马而来,被人群簇拥着的,不是旁人,正是前不久才见过的北静郡王!

    郡王骑在马上,急匆匆而来,贾琏吓得连忙下跪磕头,心里想着,难道流言是真的,这宝钗妹妹还没飞上枝头做凤凰,林妹妹倒是要变成北静王妃了?不然林妹妹南下省亲,北静郡王突然出来做什么?

    北静王骑马而来,很快到了跟前,一个利索的翻身下马,武曌也跟着贾琏行礼,垂着头,很本分的样子,不过旁人都又惊又吓,武曌并没什么多余的感觉。

    北静郡王走过来,笑着:“不必多礼了。”

    众人都平身,北静郡王才:“王听林姑娘要回扬州省亲……”

    他着,看了一眼身边的从者,从者连忙捧上几方锦盒,恭敬的呈了上去,武曌一看,锦盒大敞着,里面竟然都是名贵的药材。

    这北静王显然不只是听武曌要去省亲,连为什么省亲也打听好了,北静郡王笑了笑,:“王薄礼,还请林姑娘不要嫌弃。”

    武曌连忙恭敬的:“郡王厚爱,女子实在受之有愧。”

    那边贾琏看出苗头,笑着:“妹妹,郡王这般好意,你若是执意推辞,就枉费了郡王的一番心思,还是收着罢!”

    武曌本不想受这样的恩/惠,因着不清道不明,也不知这北静郡王怎么想的,武曌仔细思索了两回,明明在混沌中,并未发现北静郡王与林黛玉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只是武曌转念一想,如今已经是中秋,而林黛玉的父亲九月就要去世,这赶回去,林如海定然是病得厉害,药材自然是越多越好,越齐全越好,保不齐哪样就是救命的东西。

    武曌这么一想,便:“女子谢过郡王。”

    北静郡王很是谦和,:“林姑娘言重了,日前林姑娘替王拾得念珠,王很是感激,因此才来相送,姑娘,时辰不早了,赶早上路,王不耽误姑娘的行程了。”

    北静郡王一脸谦和,而且身材高挑,俊美无俦,偏偏不是个娘娘架子,和贾府中那些一贯娇生惯养的爷们儿根本不一样,虽然温和,却有一身功夫似的,掌心指尖还有点薄薄的茧子,白色蟒袍下遮不住的肌肉。

    武曌垂首没看,那边多姑娘儿却看得心神摇动,多姑娘自己过,她有个缺点,那就是只要男人一挨近她,就浑身酥/软不能自已。

    如今见了这么一个北静郡王,可比什么贾琏要俊/逸的多,多姑娘儿怎么能不心动,恨不得软倒在郡王怀里才好。

    众人都屏气凝神,只有多姑娘那边搔首弄姿,不过北静郡王看起来端端是个君子,根本没有看多姑娘一眼。

    武曌辞过北静郡王,被丫头扶着,在贾琏一叠谄媚北静郡王的声音中,率先登船,她回头看了一眼,北静郡王/还站在那里,看到武曌回头,很是温和的点头笑了笑。

    进了船舱,垂帘“哗啦”一声遮下来,北静郡王那高挑挺拔的身姿顿时看不见了。

    武曌一壁里往里走,一壁里默默想着,这北静郡王,有身份,毕竟是个郡王;又得宠,现在王爷里头,只北静郡王最受皇上恩典;心思也不浅,毕竟是个受恩典,且闲云野鹤的王爷,可见摆的清自己的位置,心思怎么能浅;偏偏还不近女/色,方才多姑娘那风情万种的抛媚眼儿,若是抛给贾琏的,还不立刻喊爹喊娘,海誓山盟起来,而北静郡王只是视而不见。

    这样的人,皮囊好,地位好,还无欲无求,端端是个奇怪的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