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撮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撮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前来宁府,见了衔玉出生的宝玉都未曾多看一眼,只是越过了众人,去问“林黛玉”,众人一见,顿时都是一惊,脸上神色各不相同。

    贾政是又惊又奇,贾珍则是歪歪道儿子颇多,眼珠子转了转,贾宝玉是单纯的好奇,偷偷打谅着北静郡王,而那方才调/戏武曌的贾瑞,则是吓得一身冷汗,敢情这没什么靠/山的“林妹妹”,竟然还和北静郡王沾亲带故的?

    今日乃是宁府大老/爷贾敬的寿辰,东南西北四位王爷都送来了寿礼,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到底,也是因为他们宁府荣府祖上留下来的庇荫,如今到了这一辈子,也没什么人才了,真是老/爷爬灰,太太养叔子,因此王爷们能送来贺礼,已经不是一般的厚待了。

    北静郡王的贺礼,刚刚也上了档子,没成想,这会子北静郡王竟然还亲自登门到访了,方才贾政贾珍他们在会芳园里吃酒看戏,已经吃的一身酒气,哪知道郡王就这么来了,连忙撤下烂七八糟的酒席,换了衣裳,抹了一把脸,赶紧出来跪着迎接。

    方才已经很惊讶了,这会子就更是惊讶,郡王亲自过来一趟,别人都不看,专门对这个寄养在荣府上的“林黛玉”好生特别,能不让大家奇怪么?

    只是旁人都不知道,因为北静郡王和武曌曾经见过一面,就在前些个,武曌替北静郡王捡过念珠。

    北静郡王看起来风度翩翩,而且也是最识礼的,只是问了一句,便没有再多问,也算是不失礼度了。

    北静郡王笑着:“今儿王本不打算亲自过来的,因着王有个头衔,怕贵府过寿辰都不自在。”

    贾政贾珍赶紧:“不不不,郡王多虑了,郡王能来,蓬荜生辉。”

    北静郡王又笑了笑,:“只是这次过来,还有专门一事。”

    他着,贾珍的眼睛就瞥向武曌,听北静郡王这么一,还以为专门一事,就是为了来见林妹妹的。

    武曌怎么能看不出贾珍的眼神,贾珍的眼神暗地里上下打谅着,仿佛打谅着一件卑将的物品一般,眼神让人很生厌恶。

    却听北静郡王:“前些日子王在荣府听戏,皇上御赐的鹡鸰香念珠突然断裂,幸得林姑娘相助,捡拾了起来,不过回去数了一回,发现这一百单八颗的念珠少了一颗,恐对圣上不敬,因此才厚着脸皮,过来寻一回,正巧宁府大老/爷寿辰。”

    贾政一听,连声:“是是,臣这就命人去寻来,请郡王稍待。”

    武曌听他这么,早就觉得北静郡王肯定是为这念珠来的,连忙垂着头,十分本分的上前,:“郡王,那念珠在这里。”

    她着,将念珠拿出来,托在帕子上,态度很是恭敬,又:“前些郡王已经回府,女子在假山缝隙里捡到,只是苦于无法交还郡王。”

    北静郡王一看,“林妹妹”身/子羸弱,削肩细/腰,亦不知是不是贫血,皮肤透露着一股剔透的莹白,微微娇/喘之时,脸颊又有一种病态的殷/红,看起来犹似西子一般,她双手恭敬的托着一方帕子,态度虽然恭敬,却不显得卑微低贱。

    深色的念珠捧在帕子上,显得那念珠都与众不同起来……

    北静郡王看到念珠,:“正是这颗,有劳林姑娘了。”

    因为林黛玉是女眷,而且少且年轻,北静郡王不好去碰,贾政此时拱了一下贾宝玉,贾宝玉兀自还痴着,看见了北静郡王,突然心中升起一股自卑的感觉。

    平日里只觉得女儿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男人看起来肮/脏,闻起来臭气熏,叫他浑身难受,而如今见到了北静郡王,只觉得着男人之中,竟然也有这般出尘的人物,竟然犹如一冽清泉。

    贾宝玉被拱了一下,这才省过来,赶紧过去接了武曌手中的念珠,恭敬的捧给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谢过,这才问起贾宝玉的事情,贾政连忙上前回话,将贾宝玉贴身佩戴的玉拿给北静郡王看。

    北静郡王只是略略一看,便:“今日因着这些事儿叨扰各位,实在过意不去,王这便回去了。”

    贾珍一听,眼珠子一转,连忙躬身:“郡王既然来了,请入内喝个温酒,里面正搭着戏台子,请郡王点两出戏才是,这才不怠慢了郡王。”

    北静郡王本要走了,听贾珍挽留,也没什么事儿,便笑着答应了下来,看起来态度非常随和。

    爷们儿们去会芳园看戏,太太姑娘们在会芳园北头的香楼也打了戏台子看戏,这会子正热闹着,贾宝玉见他们要去会芳园,自己肯定是不会跟男人们混在一起的,便偷偷给武曌使眼色,低声:“好妹妹,咱们一起去香楼,太太们都等在那儿呢!”

    他的话刚完,那边贾珍却回头,满脸殷勤的堆笑,:“林姑娘也一同去会芳园听戏罢。”

    武曌低着头,眯着眼睛,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贾珍心里那些道道儿,武曌怎么能不明白?

    无非贾珍是看到了北静郡王对“林妹妹”不同寻常,因此贾珍打上了注意,想要撮合“林妹妹”和北静郡王,若是真的能成,贾府脸上也多了一层光彩不是?

    那边会芳园里都是大老/爷们,“林黛玉”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一同去,实在不成体统,偏偏宝玉没这个成算,听贾珍这么,自己也:“我也要去会芳园。”

    贾政连忙喝止,:“无礼儿!恁的放肆!”

    贾宝玉看到他爹贾政,吓得恨不得缩起来,就跟丢/了魂儿一样,呆立着,脸色苍白。

    贾珍一心想要攀亲戚,热情的请武曌也去会芳园,为了避免武曌尴尬,真是用心良苦,还请太太们从香楼过来,一并到会芳园听戏。

    贾瑞这会儿脸上都是冷汗,汗涔/涔的差点给吓死过去,若早知道“林妹妹”和北静郡王有个什么,给他二百个胆子,也不敢去调/戏“林妹妹”。

    众人进了会芳园,邢夫人、王夫人、尤氏都已经从香楼下来了,众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北静郡王,虽然远远的看着,但是心里都是称赞不已。

    大家进了园子,贾珍殷勤的请北静郡王上座,坐了首席,然后竟然请武曌坐在旁边。

    武曌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十分恭敬的推脱,但是贾珍是铁了心做这糊涂事儿,还一直给武曌打眼色,武曌看的胃里翻江倒海直恶心。

    武曌最后还是坐在了北静郡王旁边,不过倒是隔着有些距离,厮丫头们捧上最好的酒果茶点,贾珍又殷勤的请北静郡王来点戏。

    那边邢夫人王夫人等人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不知宁府这珍老/爷怎么回事儿,竟然这般不会成算,让“林黛玉”坐了次席,这成什么规矩?

    众人寻思着,难不成北静郡王亲自来一趟宁府,竟是为了“林黛玉”?

    众人又仔细打谅着“林黛玉”,身段风/流,眉目颦颦,气质文雅中透露着几分……不出道不明的感觉,似是高贵,一个从扬州来的丫头,年纪也不大,在郡王身边儿坐了,竟然不乱方寸。

    众太太们本因着老祖/宗喜欢这个外孙女儿,所以才宠爱着这个外侄/女儿,其实心里都笃定着这个外侄/女儿不过是江南的女子罢了,虽然她父亲林如海乃是从二品又兼巡盐御史的大官儿,但是不怎么会做/官,产业对于贾家不很殷实,因此一直被觑了。

    如今看到“林黛玉”这个模样,太太们真是又惊讶又嫉妒,一时间,武曌竟然成了整个贾府的焦点。

    那边贾瑞在会芳园外围猫着,不敢过来,看着情况,觉得北静郡王似乎对武曌有点什么,但是自己又不甘心,又恐怕武曌在北静郡王面前给自己告/状。

    这么转念一想,就看到一边听戏的贾宝玉,连忙步偷偷跑过去,揪了揪贾宝玉。

    贾宝玉看到是贾瑞,笑着:“你这是干什么呢?过来坐?”

    贾瑞不是贾府的正统,如今王爷都来了,哪有他坐的道理,因此并不坐,只是猫在贾宝玉旁边,一打叠的好话,就差直接喊爹,贼眉鼠眼的笑:“你看这林妹妹怎么样?”

    贾宝玉没理解贾瑞的话,只是:“林妹妹自然是好的!与旁人都不同。”

    贾瑞又:“那你,这郡王……怎么样?”

    贾宝玉一听,:“郡王……这也是旁人不得比的,我以往只当着男人都是粗陋不堪的,满身恶臭的,如今见到了郡王,才知道那是少时年幼。”

    贾瑞一拍手,不敢拍重了,:“珍大老/爷,恐怕也是这个意思!”

    贾宝玉听的懵了,:“什么?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懂?”

    贾瑞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宝大/爷,我的好宝大/爷,珍大老/爷让林妹妹坐了次席,郡王坐了主/席,林妹妹可是晚辈,这底下,哪有一个未出阁的女儿晚辈坐在郡王旁边的,你几个意思?这不是撺掇着林妹妹和郡王……”

    他着,没有再下去,只是左右手食指举起来,碰了碰,那表情十分之猥琐,还对贾宝玉挑了挑眉。

    贾宝玉一惊,陡然出汗,:“真的?”

    贾宝玉素来觉得“林妹妹”与众不同,因着别人都哄着他,唯独武曌不待见他,见到他也没什么特殊的,因此贾宝玉更觉得“林妹妹”好了,今日听贾瑞故意“挑/拨离间”。心里一阵阵发憷。

    贾宝玉喃喃的:“这可不能,郡王那是郡王啊……何况,林妹妹素日里清高极了,看不上男人。”

    贾瑞笑道:“怎么?宝大/爷不是男人,就算是生的女儿家的品性,林妹妹看不上郡王,倒能看上你了?”

    贾宝玉登时被醍醐灌顶一般,顿时心里堵得慌,把自己和北静郡王做了个完完全全的对比,从身份地位,到品质习性对比了一个通遍,结果不想也知了。

    贾宝玉越发的郁闷,一连吃了好几杯闷酒,喝醉了就用眼睛饧着那边的武曌看。

    武曌坐着听戏,就感觉到有“热烈”的目光刺过来,不着痕迹的侧头去看了看,原是贾府的心肝儿贾宝玉,正用那热烈痴痴的目光盯着自己,生怕旁人没注意是的。

    不止如此,贾瑞蹲在贾宝玉旁边,眼神也极是猥琐的盯着武曌看。

    武曌心中冷冷一笑,今日有个王爷在场,是不方便了,改日定给贾瑞个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有几斤几两就该干几斤几两的事儿!

    武曌心中冷笑,正这个时候,哪知道旁边的北静郡王突然和她话,稍微侧过来一点身/子,带着一股君子般的坦然,:“林姑娘若遇什么难处,只管与王便是。”

    他着,目光一侧,看了一眼猫在贾宝玉身边的贾瑞。

    贾瑞没成想偷看美/人儿的时候,竟然被郡王给逮个正着,吓得他脸色铁青,猛地一下,差点钻进茶桌下面,抱着贾宝玉的/腿打飐儿,险些将茶桌给拱翻了。

    北静郡王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其实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方才进宁府的时候,就听到那边有吵闹的声音,还有人/大喊的声音,再看到贾瑞那贼眉鼠眼,便明白了几分,不过北静郡王到底是个外人,不好多管闲事。

    武曌也明白北静郡王的意思,便淡淡的:“多谢郡王。”

    不会觉着无礼,也不会太殷勤,既恭敬,又疏离,简直是恰到好处。

    毕竟别看武曌当了十五年的女皇,是历/史上唯一称帝的女性,不过武曌并非是生的凤凰,也是一步一步从泥沼中打拼出来的,如今这环境,自己“寄人篱下”,还没有足够的资本,也算是半个泥沼,武曌可不是咋咋呼呼的姑娘,自然要识时务,量力而行。

    北静郡王收回目光,十分温柔的笑了笑,似乎又去看台上唱的好戏,不过还是在对武曌话,故意压低了声音,似乎不想让旁人听见。

    北静郡王声音低沉,带着一股男子的磁性,如今压低了声音,就更显得低沉,淡笑着:“不过……姑娘这玲珑剔透的人物儿,什么事儿不能摆平?也是王唐突多事儿了。”

    武曌这么一听,心里陡然“梆梆”两声,第一回见北静郡王,武曌就觉他不是个简单的人,如今再见,北静郡王又了这般奇怪的言语,仿佛能看透人似的。

    武曌连忙看了北静郡王一眼,北静郡王则没有再看过来,侧颜俊美无俦,面带浅淡微笑,面容温柔似水,正专心听着戏……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