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再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4.再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赶紧走过去,低头将那颗念珠捡起来,武曌因为是贾府的外侄/女,所以不方便去见北静郡王,就令紫鹃去寻了一个厮过来,问问北静郡王是不是方便。

    不过很不巧,北静郡王方才就回去了,已经出了贾府,被贾府的一干人等,恭敬的送走了。

    武曌将念珠先收了起来,以免念珠太不经意就丢/了,心想着一会子宝玉从宁府回来,托他送到他父亲贾政那里,让贾政送还给北静郡王也就是了。

    不过武曌没成想,贾宝玉的确是从宁府顽回来了,但是顽得有些疯了,又忙着上学去私塾的事情,又忙着和新来的宝姐姐顽,一时新鲜,竟然好些日子没到武曌这边来了。

    起这宝姐姐,其实就是薛宝钗。薛家乃是金陵城四大世家之一,富贵无比,薛宝钗日前随同薛姨/妈,也就是宝玉的母亲王夫人的亲妹妹,一同进/京,不为别的,正是为了送薛宝钗待选。

    薛宝钗年纪正好,正是选秀的时候,薛姨/妈带着女儿儿子一并进/京来,就住在了贾府里,因为薛家富贵,一度吃穿全是薛姨/妈自己出钱,所以和“林黛玉”这寄人篱下可是不一般的,再加上薛姨/妈是王夫人嫡亲的妹妹,这亲厚的关系更非比寻常。

    武曌多少对这个薛宝钗有些个印象,知道她是个识大体,又端庄的女儿,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相处的倒也是安生。

    因着一来武曌并不倾心与贾宝玉,所以和薛宝钗没什么忌讳,二来也是因着武曌这个人心思并不忧虑,不会自己跟自己钻牛角尖儿,所以并没有林黛玉初见薛宝钗的那股“酸劲儿”,就算老祖/宗爱见喜欢薛宝钗,多番照顾,武曌心中也不曾有那股酸劲儿,所以并不打紧。

    自从薛宝钗到了府中,宝玉就鲜少往武曌这里跑了,虽然武曌就住在碧纱橱,贾宝玉就住在外面的暖阁,但是贾宝玉最近新鲜劲儿来了,一直往他宝姐姐那里顽,薛姨/妈哄着,宝姐姐供着,自然比这边被武曌冷落要有趣的多。

    武曌不见他过来,倒是清闲,免得听他油嘴滑舌。其实武曌是个喜欢颜色的人,毕竟她可是做过子的人,无论是男子或者是女子,子都不能免俗的喜爱颜色,武曌也不可免俗,若是论颜色,贾宝玉已经是拔了头筹的一等人,可偏偏贾宝玉见了女子就软的跟水一样,见着丫头就要调/情,还一遍遍的痴情发呆,武曌这霹雳手段,雷霆脾气的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若是放在以前,没做子的时候,还需要三分忍让四分忌惮,但是现在,已然死过一回,贾宝玉于自己又是不相干的人,武曌当然不会忍让忌惮了。

    只是贾宝玉不过来,那北静郡王的念珠还在她手里头,贾府等级森严,怎么自己也是个外侄/女儿,若是贸然去见当家的老/爷贾政或者贾赦,都是不妥当的,因此只好把念珠放在身边,贴身带着。

    再过几日便是宁府老/爷贾敬的寿辰,宁府荣府又热闹了起来,武曌寻思着,正好趁这个时候,把念珠托付给贾宝玉,免得记挂。

    起宁府老/爷贾敬,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宁国公的嫡亲孙/子,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的次子,当今贾府族长贾珍之父。不过贾敬是个一心求仙的人,都不住在宁府上。

    就算贾敬不住在宁府,但是寿辰还是要办的,还要办的有声有色,毕竟是大户人家,大家也想趁这个当口热络热络。

    这宁府贾老/爷过寿辰,众人都准备停妥,准备从荣府这边,过去宁府参加寿宴。

    武曌并着紫鹃雪雁两个丫头,从碧纱橱出去,还不曾见贾宝玉,原来贾宝玉心急,早就过去了,武曌只好跟着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一行过去。

    宁府里面张灯结彩好不热闹,门口源源不断的有人送来寿礼,厮一并登记上档子。

    武曌跟着众人走进去,迎面就看到了宝玉,宝玉行色匆匆的,前面还有王熙凤。

    贾宝玉见到了武曌,才恍然觉得,好些日子没看到“林妹妹”了,立刻欣喜上前,伸手就去拉“林妹妹”的手,武曌见他窜过来,不着痕迹的撇开手,贾宝玉见她冷淡,还以为这些日子冷落了林妹妹,因此林妹妹怨恨自己。

    贾宝玉便笑着:“好妹妹,怎么几日不见,倒生分了?可是怨我了?”

    武曌一听,鸡皮疙瘩抖了一地,干笑了一声,只是拆开话题,:“你这匆忙,是去哪里?”

    贾宝玉这才想起来,原是自己有急事,蹙眉:“我随凤姐姐去看看秦氏。”

    武曌一听,立刻明白了,:“是了。”

    如今贾家族长乃是宁府这边的贾珍,就是如今寿星老的大儿子,贾宝玉所的这秦氏,便是贾珍的儿/媳/妇,名儿唤作可卿的,便是那秦可卿了。

    武曌虽没经历过这一世,但是她在上阳宫病危之时,脑海中懵懂的走马观花,阅历了林妹妹的一生,还有贾府的变迁,如今多少还记得,也知道些。

    这秦可卿可是十二金钗里的一个,风/流多/情又有才华。前些日子,突然得了重病,两个月不曾来月事,又不是害喜,到了如今几乎已经拖不住了,因为贾珍非常“爱见”这个年轻的儿/媳/妇,所以不知道给秦可卿吃了多少斤的名贵药材,只是不见好。

    王熙凤与秦可卿素来是体己的人,如今来了宁府,自然要去看望,这便是见一面儿,少一面儿的事了。

    而宝玉呢,也求着一并过去探望秦可卿,非常之积极。

    贾宝玉因着好些日子没见过武曌,所以非要拉着武曌一起去,武曌心想着,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念珠交给贾宝玉,也没有推辞,三个人并着几个丫鬟婆子就往秦可卿的院子去。

    秦可卿的房间与宁府的庄重不同,一入内,便看到轻纱幔拢,不过如今阵阵喷香已经变成了药香味儿,他们进去的时候,正有丫鬟送吃药的空碗出来。

    武曌随着众人进去,王熙凤见到了秦可卿,两个人拉在一起话,贾宝玉一见秦可卿瘦成这般,旁人还都没哭,他倒是先哭了出来,直跟个泪人儿似的。

    王熙凤大惊失色,不过她不知道根据,还以为贾宝玉多愁善感,又是个呆/子,因此哭就哭,连忙喝止,免得病人心里头烦。

    武曌则是瞥斜了一眼贾宝玉,她可是知道原因的,除了林妹妹的记忆,武曌还曾在虚幻中看到过很多关于贾府的“稀罕事儿”,虽然当时觉着匪夷所思,再加之走马观花记得不清楚,但是如今看到了秦可卿,就想到了这层原因。

    那还要起贾宝玉曾经游览宁府的时候,在秦可卿的房间里睡过一觉,做了一场春秋大梦,梦中与秦可卿几番**,好是缠/绵,因此如今秦可卿病的不行,贾宝玉多/情种子般的人,自然要哭。

    贾宝玉被王熙凤喝止,心里头难受,便站起来准备出去散一散,干脆拉着武曌一并出去。

    武曌心想着把念珠给贾宝玉,就跟着贾宝玉出来,贾宝玉从秦可卿的屋子出来,似乎心中还十分怅然,不让丫鬟厮跟着,还要拉着武曌看园中秋花,些感叹之辞。

    武曌上辈子可是做子的人,这些唧唧歪歪的儿女情长,她早就腻歪了,不是很想听,不过贾宝玉的起兴,还:“妹妹你可知,我曾做过一段奇梦!”

    武曌心里一阵了然,自己当然知道,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听的好,便干笑:“既是奇梦,还是不要透露了。”

    贾宝玉不干了,左右看了看,厮丫头都站得很远,没有过来,便压低了声音,一定要和武曌他和秦可卿在梦中的那点风/流事儿。

    又面露兴/奋的偷偷:“妹妹你可不知,那警幻仙子字字珠玑,还我‘分中生出一段痴情’,本该意/淫!”

    武曌真是没忍住,笑了一声,贾宝玉见她有几分哂笑的意思,立刻:“你可别不信,这意/淫可和通常所的淫是不同的,普通的淫,乃皮肤淫滥的蠢物罢了,乃堪我这意/淫呢!”

    武曌真是没忍住,又笑了一声,:“我是个粗鄙的俗人,可理解不了你这真淫还是意/淫。”

    武曌想与他念珠的事儿,贾宝玉还在回味自己与秦可卿**的风/流事儿,一直不住口,就在这个当口,突听有脚步声而来,贾宝玉吓得立刻住了声儿,他素来不讨父亲的喜爱,他是个混人,若是自己意/淫的事情再传出去,贾宝玉觉得自己非得皮/开/肉/绽才是。

    贾宝玉吓得脸色苍白,回头一看,原来是那边走过来一个年轻人,仔细一看,竟然是贾瑞。

    贾瑞乃是贾家的旁支儿子弟,并不是嫡系,父母过世得早,跟着祖父一并生活,贾瑞的祖父乃是贾家家塾的授课师父,因此贾瑞也常在宁府和荣府活动着。

    贾瑞见了贾宝玉,连忙殷勤着过来,一把搂住贾宝玉的腰,差点喊爹,连忙:“哎呦,这是宝大爷!可想煞我了!”

    贾宝玉见到贾瑞,就笑着:“你怎的这些日子不到我那边去顽?”

    贾瑞笑着回答,抬头打眼一看,顿时有些懵了,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旁边的武曌。

    因是秋日,气也凉爽,因此武曌还是披着那件白底儿绿萼的披风,整个人身/子羸弱,纤腰一握,仿佛是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不需怎么打扮,便活脱脱的是个美/人儿。

    贾瑞一看,愣是看呆了,惊讶:“宝大爷,这是……?”

    贾宝玉笑着:“这是我林妹妹。”

    贾瑞上下打谅着武曌,也笑着:“林妹妹!妹妹果然是个神仙般的人物儿。”

    贾宝玉没看出他的眼神儿,只是应和:“正是呢!我第一次见到林妹妹,也是这么,活脱脱一个仙子。”

    贾瑞看贾宝玉没什么反感,便笑着凑上去,有些得寸进尺,很是无礼,笑着对武曌:“妹妹这戴的是什么荷包?什么香囊?”

    贾宝玉仍是没看出贾瑞的贼眉鼠眼来,一听他起荷包香囊的,立刻又:“林妹妹手巧的很,针黹活计愣是将宫里头的都比下来了,这荷包是林妹妹自己做的,你看好么?”

    贾瑞正愁没有台矶,立刻顺杆儿就爬,再者周边也没有丫鬟厮,都叫贾宝玉给遣走了,于是放心大胆,又往前凑,顿时闻到一股萦绕罄人的女儿体/香,真真儿整个人都酥倒了,连声:“妹妹,妹妹!快给我瞧瞧!”

    武曌见贾宝玉一股呆样,而贾瑞一股放浪/样子,顿时心中的火气就烧起来了,她是什么人,就算这辈子想要安生一点儿,也不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更何况贾瑞这模样,就是作死。

    武曌撇开手,没让贾瑞碰到,冷下脸来,冷笑:“你二人聊着,我去前面儿了。”

    贾瑞忽见神仙一般的“林妹妹”突然冷笑,登时吓得一个激灵,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看到那冷笑,总觉得有十二分的威严,眼看“林妹妹”要走,这大好的机会,还有贾宝玉助长着,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

    贾瑞先是一惊,又觉机不可失,顿时色向胆边生,一步踏过去,猛地一抓,想要抓/住武曌的手腕子。

    武曌听到贾瑞的脚步声,像是生了后眼一样,猛地躲开,贾瑞第一下没抓/住,立刻跟上,又是一抓,武曌虽然机警,但是怎奈这身/子怯弱十分,根本是弱柳扶风,动作快了就喘,急了还憋气,猛地一下,险些整个人都被贾瑞给抱住了。

    那边贾宝玉还当他们在顽,他从就是脂粉堆儿里长大了,也不顾及这些,还一脸笑滋滋的模样。

    武曌顿时眼睛一饧,心里冷笑一声找死,不过她还没有动作,就在这个时候,突听有人过来的声音。

    贾瑞有些害怕,又怕到嘴的鸭子飞了,心里又是怕,又是不甘,顿时“哎呦!!”一声,一不留神竟然被武曌狠狠的踹了一记。

    贾瑞疼的脸色煞白,刚要发威,跫音以至,有人路过这边,而且还是浩浩荡荡。

    打头的乃是荣府的大老/爷贾赦、二老/爷贾政,宁府的当家贾珍,旁边还有许多辈儿并着,众星捧月一般,团团簇拥着一个身穿银白蟒袍的年轻男子走来。

    竟是北静郡王!

    府上办寿宴,没成想北静郡王竟然亲自贺寿,贾家的人面上生光,怎么可能不殷勤款待着。

    贾政没想在这里见到了不成器材的儿子贾宝玉,又见贾宝玉脸色呆呆的,旁边贾瑞一脸“诡异”,两个人都没有厮跟着,旁边还并着一个“林黛玉”,一路走来这边还有争吵喊叫的声音,看起来好生奇怪。

    贾政立刻喝道:“孽子,见到郡王,还不下跪!”

    贾宝玉赶紧跪下来请安,贾瑞也吓得魂不附体,武曌则是没那两个丢人,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别是郡王,子她都当过。

    武曌也在旁边行礼,于是众人就看到北静郡王越过人群,未曾看跪在最前面的贾宝玉,也没看脸色“狰狞”的贾瑞,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武曌笑了笑。

    北静郡王本就生的潇洒俊/逸,这一笑,更是带着几分温柔,仿佛柔情似水平易近人。

    声音也是低沉雅致,:“想必这位便是林姑娘了罢?前不久,王曾有幸见过一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