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北静郡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3.北静郡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顿时那教引嬷嬷的喊声越去越远,听不见了。

    老太太还是搂着“林姑娘”,给她擦眼泪,那叫一个心仔细,又急命人再送一碗建莲红枣汤来。

    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鸳鸯赶紧恭敬的端了一碗来,被宝玉接过去,殷勤的端着送过来,老太太一面怕她的乖孙烫着手,一面又怕她的乖孙烫着她的乖外孙女儿,连忙接了,亲自喂着“林黛玉”吃。

    武曌吃了两口,这等甜腻的东西,她也不是很爱吃,方才是那教引嬷嬷都欺负到跟前儿来了,因此武曌才争这一口气罢了,并不是真的要吃什么红枣汤。

    再者也是,武曌原本是子,什么好东西没吃过?还能短这一口红枣汤么?

    老太太亲自喂了几口,一直宽慰着武曌,让她且安心住下去,:“若有人敢对你不敬,只管告诉我,别抹不开面子,知道么?”

    武曌低声应承着,:“是,老祖/宗。”

    老太太又宽慰:“瞧瞧,哭的眼睛都红了,真真儿心疼死我了,可别哭了,好生将养着,万一生了病如何是好?”

    武曌又乖/巧的应了,老太太看着她,顿时觉得怎么看怎么好,怎么看怎么贴心,因着这件事情,越发的对她上心了。

    老太太在碧纱橱待了一会子,准备回去睡个中觉,很快起身便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嘱咐着,宝玉就:“我在这儿陪着妹妹。”

    老太太前脚走,宝玉后脚就凑够来,坐在榻沿子边上,饧着眼,两只眼睛都眯成两条缝儿了,笑得跟什么似的,声:“好妹妹,你可真能个儿!今儿我也跟着你沾光,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宝玉身边的奶娘李嬷嬷还在旁边,李嬷嬷可是亲眼看着教引嬷嬷是怎么被拉出去掌嘴的,当即吓得脸色苍白,听宝玉这么,就知道他是给自己听的。

    李嬷嬷因着是宝玉的奶娘,所以素来很是托大,宝玉身边的大丫鬟袭人都忍让着她,宝玉命人沏的好茶,她直接端起来喝了,宝玉让人送到屋里的零食,她直接拿走给自个儿孙/子去吃,连宝玉她都敢骂,只是因为她资历老,大家不敢做“忘恩负义”之人,也怕闹到老祖/宗跟前,所以一直这么忍让。

    今日好了,最开心的倒成了宝玉,简直是杀鸡给猴看,宝玉一壁里着,一壁里和武曌套近乎,笑的脸如春花,十分之俊俏。

    武曌其实是“初来乍到”,虽然她脑海中有一些懵懵懂懂的画面,但是瞧的如同走马灯一般,看了两遍也没看清楚什么,不是很真切,再加上没有亲生经历,那更是不真切了。

    如今看到贾宝玉,倒是可以想起是什么人物儿,不为别的,就因为这真真正正的林黛玉,在临死的时候,双眼无神的大喊着:“宝玉,宝玉……”

    武曌不由仔细打谅着眼前的这个贾宝玉,年纪尚轻,一身富贵,简直是要披金戴银,面目犹如春花,平日保养的,被服侍的怕是比姑娘家还有甚,是个唇红齿白,打眼一看俊俏无限的公子。

    只是俊俏是俊俏了,不免显得温吞一些,而且还透露/出一股油腻的风/流/感,搁在武曌眼里,倒成了不中看的人物儿。

    宝玉还和他的“林妹妹”套近乎,结果没成想,被“林妹妹”在心中已经划分了一遍。

    一二等是够不上了,三等也是勉勉强强,四五等中流倒也合适。

    宝玉和武曌面前献殷勤,了些好听的话儿,别看他年纪不大,但是自来混在这脂粉堆儿里,见着姑娘们、丫头片子们,总是最会话儿的,嘴巴上跟抹了蜜一样,最是会讨好女子,然而今日却是碰了壁。

    宝玉舌/头根子都酸了,那林妹妹竟然一副很淡然的样子,也不见怎么笑,宝玉心中有些无趣,却越发觉得这妹妹与旁人不同,是旁人不能比的。

    宝玉陪着武曌顽了一会子,在武曌看来,不过是宝玉一个人耍宝,等他累了,也就自顾自带着丫鬟婆子们离开了。

    等贾宝玉一离开,武曌便欠身坐起来,身边的丫鬟赶紧去扶,紫鹃连声:“姑娘,怎么坐起来了,可是要什么?”

    方才“林黛玉”哭得厉害,紫鹃当然不敢让她坐起来,武曌却摆摆手,:“不必扶了。”

    她着,将自己手上的镯子退下来,递到紫娟手中,紫鹃吓得一怔,:“姑娘,这是……”

    武曌则是笑了笑,:“我是个会算清/白账的人,我这一屋子的丫鬟婆子,全都因为初来乍到,因此不敢得罪人,我使唤不得,偏偏你是个有成算的,若方才没有你去请老祖/宗,怕是那嬷嬷还要猖狂一阵子,只可惜我身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便赏与了你,你可别嫌弃了。”

    紫鹃一听,连忙谢过,:“谢姑娘!谢姑娘!紫鹃怎么敢嫌弃了?”

    其实武曌送这么一个镯子,并不是单纯的奖赏紫鹃,当着这一屋子的人,也是为了打一棒/子给个红枣,告诉身边的丫鬟婆子们,听主/子的话就有赏。

    武曌看到众丫鬟婆子的眼神,轻轻咳嗽了两声,低声:“我本不是什么刻薄人,你们尽心尽力,我自有好处与你们就是了。”

    紫鹃连忙又谢过,只是这么个光景,武曌又觉得胸口喘息,疲惫的厉害,赶紧慢慢卧下来,心想着,没成想竟变成了个病美/人。

    武曌想要安心养病,将自己身/子调养好了,只可惜了儿的,这并非一朝一日的事情,林黛玉身/子病根太重,又心思忧虑太多,而且有事儿容易自个儿憋着,郁结于心,还喜欢流泪,自然就掏垮了身/子。

    武曌仔细将养了些日子,所幸没有添病,稍稍好了些许,也是万幸了。

    这日屋外有些嘈杂,要知道她这里可是老祖/宗的碧纱橱,谁敢在这边儿嘈杂?

    正好紫鹃端着药碗进来,:“姑娘,吃药了。”

    武曌干脆利落的吃了药,也不需要蜜果,只是喝了两口水,便:“这外面儿是什么声?”

    紫鹃笑着:“姑娘在屋子里头,肯定不知道,今儿府里头要来个要紧的贵客,因此大家都忙着呢。”

    因着武曌不是很熟悉这里,所以不知是什么客人,便问:“是什么要紧的客人?”

    紫鹃:“姑娘,是那北静郡王啊!”

    武曌细细想了想,隐约记得这么个人物儿,但是又记不得太清楚,紫鹃知道林姑娘是从江南来的,因此连忙解释:“姑娘,这北静王,可是咱们这儿的大人物,绝对是要紧的贵客呢!”

    旁边的雪雁和林黛玉的奶娘王嬷嬷一直生活在江南,根本没见过郡王,当下也十分好奇的看着紫鹃。

    紫鹃干脆又:“如今这下,有东平郡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和北静郡王,唯独北静郡王功高,郡王未及弱冠,不过真真是个出名的风/流人物,府上清客无数,喜欢结交,那真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儿,性/情又谦和,和咱们府上那是祖/宗辈儿的旧交,郡王每每来到府上,根本不以异姓相称,完全没什么王爷架子呢!”

    武曌听紫鹃着,心中稍微哂笑了一下,食客无数喜欢结交,还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最重要的是,紫娟唯独北静王功高,怎么听怎么觉得,北静王是个不能再通透的人物。

    武曌可是过来人,凡是在这朝堂之上,功高且想要明/哲/保/身的,都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让皇上觉得你并没有什么威胁,哪一个看起来不是性/情谦和的主儿?

    面目越是慈善,心机越是细腻,为人越是闲散,心思则越是玲珑剔透。

    武曌这么听着,心中倒是有几分蠢/蠢/欲/动,想要见一见北静郡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这么一个人。

    不过一来她身/子弱,二来是郡王过府,并没有她这个外孙女儿的事儿,因此武曌是见不得的了。

    武曌安心在屋中养病,外间儿的老祖/宗早就去见北静郡王了,而老祖/宗怕宝玉这个人最痴,冲撞了郡王,因此发配他去东面宁府耍去了。

    宝玉巴不得出去顽,因此武曌这里倒也清净。

    武曌吃了午膳,因着起身不早,所以这会子不困,不想歇下午觉,紫鹃是个通透的人呢,而且心思细腻,看出来了,便:“姑娘可想出去走走?”

    武曌正这么想着,当即紫鹃就取了一件白底儿绿萼的披风来,给她披上,动作干脆利索。

    武曌被丫头们簇拥着走出来,外面正是晌午,日头正好,武曌准备随便散一散就回去,毕竟她也是清楚自己身/子的人,不能逞强托大。

    眼看前面花开的正好,一簇簇芬芳郁郁,紫鹃就:“姑娘,咱们那边儿坐一坐可好,那边太阳好。”

    武曌点了点头,刚要走过去,只走了几步,便看到那边原是有人了,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紫鹃险些惊叫起来,连忙压低了声音,:“姑娘,那便是北静郡王了,之前郡王来咱们府上,紫鹃遥遥的看过一眼,绝错不了的!”

    她这么一,身边的丫头婆子也争相去看,果然看到那处郁郁茂/盛的繁花下,似是有人站着赏花。

    看起来是个弱冠的男子,身材高挑,按着一袭银白蟒袍,腰束四指宽碧玉带,透露着一股文人气质,却又有一种不出来的英气和贵气。

    那男子侧着脸,无法看到正面,只是看着侧脸,已经知道是个俊秀人物了,那面容瞬间将宝玉都比了下去,眉目硬朗柔和参半,温柔又不温吞,仿佛谪仙一般。

    郡王手上还戴着一串念珠,手掌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看起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贵人,不过武曌观察的细腻,那郡王指腹的地方,怕是有很多老茧,一看便知是常年习武练马之人。

    北静郡王举起手来,似在赏花,却听“哗啦!”一声,手腕上戴着的念珠突然断了,“噼里啪啦”掉了一地都是,武曌她们离得虽然不近,但是念珠竟蹦将过来,滚到武曌脚边。

    丫鬟们连忙“哎呀!”一声,全都蹲下去捡念珠,武曌也忙低头去捡,那边北静郡王听到声音,才知道有人,转头看了一眼。

    武曌与北静郡王的目光顿时撞在一起,北静郡王十分谦和的笑了笑,方才看了侧脸已经惊为人,如今见了正脸,更是无一人能比得上。

    武曌心中想着,自己上辈子也是见过大世面儿的人,宫中面首无数,但是连最受宠的张易之,也不曾有这样的容貌,更何况,张易之不学无术,而北静郡王举手投足透露着一股雅致和贵气。

    而且眼神中还十分通透,只消一眼便知道,虽他北静郡王生的好看,但是却是个不好相与的人,万万不可招惹。

    武曌赶紧低下头来,将迸溅到自己身边的念珠赶紧捡起来,将手帕展开,让丫鬟婆子们把捡来的念珠悉数放在手帕之中。

    那边北静郡王也在捡念珠,都捡的差不多了,便向武曌走来,武曌将手帕包上,以免里面的念珠散落,连忙递给郡王。

    北静郡王接了,声音低沉,又透露着一股温柔,笑着:“多谢姑娘,这是皇上赏赐的鹡鸰香念珠,若是不甚损坏了,怕是大不敬。”

    武曌总觉得这郡王的目光有些剔透,不知是不是朝堂上惯出来的病,和自己一般,看人的时候总像是在透彻一个人似的,因此武曌不敢与他对视,怕被看出什么端倪,低着头,装作低眉顺眼的:“郡王言重了,只是捡了几个珠子,不值郡王这般谢。”

    北静郡王是饮了两杯酒,略有些闷得慌,出来散一散罢了,那边又听到有人来寻他的声音,便拱手,十分有礼的和武曌告别,武曌仍然没有抬头,只是行礼。

    随即跫音远去,武曌这才微微抬起头来,看着北静郡王挺拔有力的背影。

    旁边的雪雁没见过世面,低声赞叹:“这就是郡王?真真儿神仙般的人物呢!”

    武曌饧着眼,盯着北静郡王远去的背影,身边的紫鹃突然“哎”了一声,指着地上:“姑娘,这里还有一颗念珠呢!”

    武曌低头一看,果然还有一颗,刚才滚到假山旁边,夹在缝隙里,颜色又是棕黑色,因此看不明朗,此时仔细一看,倒真是北静郡王的念珠……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