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天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天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神龙元年正月二十二日。

    隆冬的气,昨日夜里头下了雪,枯败的树枝挂着莹瑞的雪片子,因着还没有亮,地上的积雪还未曾有宫人来处理,如今又起了大风。

    只“呼——”一声,地上、树上、亭台楼阁上的大雪片子,夹杂着几方枯败的落叶,猛地扑将而起,直冲灰黑色的云霄,肆虐的在上打了几个转子,又从上“呼喇”一声洒将下来,落了满地。

    子病笃,近来喜静,迎仙宫中除了骤风戏卷落叶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声息。

    “踏踏踏踏!”

    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跫音而至,随即就是“嘭——!!!!”一声巨响,迎仙宫的大门陡然被破,门栓从内崩开,落了一地的木屑和红漆渣子。

    随即一众人涌进来,先头进来的穿着御林军的甲胄,大约几百号之众,进来之后,猛地散开,快速将整个迎仙宫包围,随后又有人走了进来,那些人穿着官服,颜色品阶各不相同,不约而同的一个个紧蹙着双眉,脸色凝重。

    带头的男子宰相官服,蓄着长长的白胡须,已经老态龙钟,走路颤巍巍,双眼却熠熠生辉,目光如炬,扬起手来一挥,:“张易之、张昌宗软/禁子,欲图谋反,来人,将这两个叛贼拿下!就地正/法!”

    “是!”

    因为子女皇近来生病,迎仙宫中一直很是安静,如今还没亮,却传来震的喊声,宫女内监慌忙跑出来看个究竟,子的爱宠张易之、张昌宗也匆匆跑出来,衣冠还不整齐,已经被御林军一把拿下,按在地上。

    二张还没有话,就听得“咕咚!!”一声,鲜血猛地喷溅而出,“呲——”一下,白生生的雪地已经染了一片刺目的殷/红,二张的脑袋唰的飞出去,猛地落在地上,竟然还弹了两下,“咕噜噜”的滚到了长生殿的台矶前,这才停住了。

    宰相张柬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拖着颤巍巍的身/体,一步步踏上长生殿的台矶,令人开门,未曾通报,率领众人,直接进入了长生殿。

    长生殿中能闻到淡淡的药香味道,一个女子斜窝在美/人榻上,似乎已经醒了,却支着头正在假寐,气定神闲的,仿佛不曾听到迎仙宫/内长生殿外的厮杀一般。

    方才众人气势汹汹斩杀了二张,然而冲进来,看到那女子之后,陡然升起几分恐/慌,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能第一个开口。

    那女子虽然醒了,但没有话,支着头假寐,过了一会子,才淡淡的开口:“何人作乱?擅闯朕的迎仙宫?”

    女子着,慢慢睁开了眼睛,她声音清冷,虽然病体缠绕,但话有条不紊,一点儿也不输气势,正是已经做了十五年皇帝,将大唐改为大周,绝无仅有的第一女皇,被后世称之为——武则。

    她一开口,带头的宰相张柬之“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眼睛转了转,偷换了概念,立刻:“禀子,张易之、张昌宗作乱,已经被老臣拿下,就地正/法了。”

    武曌没有动,还是靠坐在美/人榻上,目光幽幽的看向众人,在每人身上都停留了一会儿,一点儿不见恐惧惊慌的神色,还笑着:“朕的太子、朕的公主……”

    她着,在太子李显和太平公主身上停留了一会子目光,又划过去,继续数着:“朕的宰相、朕的鸾台侍郎,还有左御林将军、右御林将军、司刑少卿,和各位御林大将们……好。”

    武曌一个个数过,最后只了一个好字,但是这个字却让每个人心中犯怵。

    太子李显全身一颤,似乎是怕极了,“咕咚”一声也跪了下来,叩头:“子明/鉴,宰相等人是来捉拿叛贼二张的,显儿已然劝阻过,生怕叨扰了子养病,所以……所以特来阻止。”

    武曌听到太子的话,却没有接话,只是又扫了一遍他们,看着跳跃的烛火,破开的长生殿大门,还有边那即将迸发而出的火红朝/阳,她只是轻轻笑了一声,目光倒映着朝/阳的火彩,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武曌出身官僚世家,但是身世凄惨,十二岁时,堂兄落/井/下/石,武则的母亲杨氏被/迫带着还是孩子的武则回归长安故居。

    然她一日也没有忘记,母亲和她讲的话,当年武曌的父亲请国师袁罡前来给儿子们看相,袁罡并不看好武曌的两个哥/哥,只是,能做三品官,没有大作为,又武曌的大姐虽然富贵,但是克夫,最后看到男装的武曌,竟然大惊失色。

    袁罡,武曌长着龙的眼睛,凤的脖子,富贵至极,如果是女儿身,定能做下的主人!

    是这样……

    武曌眯着眼睛想,自己做了十五年下的主人,十五年真正的女皇,放眼望去,就算是吕后,也没能真正称帝,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打破这下的格局。

    从一个被人欺/压的女子,到登顶下的真龙子,武曌的一生,什么样的艰苦没经历过?什么样的荣华没享受过?她的手中,掌控了一切。

    武曌从回忆中慢慢省过来,突然:“你们可知,朕登基的这十五年来,都有人在造/反,然而为何朕还坐在这里?”

    众人不话,只是顾着出冷汗,唯有太平公主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武曌,正好和武曌的目光撞在一起,顿时心中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吓得立刻低下了头去。

    武曌似乎也不想让人回答她的话,只是:“宰相。”

    宰相张柬之有些发/抖,连忙:“老臣……老臣在。”

    武曌淡淡的:“有劳宰相替朕颁下制书,省去朕的帝号,大/赦下,由太子李显……代为处理国政。”

    她的话一出,众人立刻发出“嗬——”的一声,似乎重重松了一口气,心口的大石头咚的砸下来,砸的他们头晕眼花,他们闯进女皇养病的长生殿,私自斩杀女皇的爱宠,就是为了逼女皇退位太子,将下还给李家,没成想竟然真的成了!而且如此容易,竟是从武瞾口/中,亲口出,不费半点吹灰之力。

    武曌退位,这样一来,僵持了十五年之后,这下终于又是李唐的了!

    众人顿时狂喜起来,一个个脸上挂着欣喜,全然没有注意武曌的表情,只有太平公主一人,眼神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并无半点欣喜。

    宰相等人一阵狂喜,因为逼宫成功,就准备退出长生殿,毕竟如今眼前的女皇,已无半点利/用价值,武曌却突然:“张柬之。”

    宰相被全全尾尾的叫了名字,虽然武曌现在已经不是女皇了,却仍然有些后怕,连忙站定,看向榻上斜卧的武曌。

    武曌看着他,满眼都是笑意,声音却带着几分清冷,:“恐怕,你们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她这话一出,众人都吓了一跳,按理来,他们帮助太子李显逼宫成功,将下从武氏手中抢了回来,又变回了李唐的下,往后该当是大富大贵,位极人臣的,为何突然就不好过了?

    宰相心中虽然怕她,但是又觉得武曌这是强弩之末的遗言,此时底气到有些足了,冷冷一笑,抖了一下袖袍,直接抽身走了。

    最高兴的当然是太子李显,他如今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几度被废,几度命悬一线,如今终于要登上帝位了,他心中自然欣喜若狂。

    李显大跨步走出来,望着初生的朝/阳,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呼出,满脸都是笑容。

    太平公主走出来,李显看到她,笑着:“皇妹,终于成了!终于成了!下终于握在我的掌中了!我活了这五十年,未曾有这般畅快的。”

    太平公主面上却淡淡的,脸上还挂着一丝余悸,李显见她不高兴,就:“皇妹为何事不欢心?”

    太平公主低笑了一声,倒是有两份哂笑,:“皇兄,你可曾领会子方才的话?”

    李显蹙眉,:“她已然退位,算什么子?”

    太平公主继续:“皇兄,你仔细想一想,这十五年来,日日都有人想要逼宫,想要谋反,想要篡位,结果呢?结果却是哪般?”

    李显眉头蹙的更深,没有话,太平公主又:“结果,他们都失败了,尸骨全无,而我们,却成功了,还是子主动让位,皇兄,你不觉得,这得来的太容易了么?”

    太平公主往前走了两步,站在长生殿的台阶上,望着远处的朝/阳,幽幽的:“子下了一局/长盘,皇兄可曾记得,子曾令我们、相王李旦、梁王武三思、定王武攸宁等等,在明堂盟誓昭告下,誓言镌刻在铁券之上,发誓和睦相处……”

    李显看向太平公主,面容终于有些改变,竟然是惊恐的缩了缩眸子。

    太平公主笑了笑,:“子比我们想的要长远得多,她病的厉害,其实早有心将帝位还给皇兄,方才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只是……这局/长盘,在子退位之后,皇兄怕是还要替子走下去。皇兄,看看如今的朝/廷,李/武混血,再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李家下了,不管皇兄你是不是愿意,就算子退位,你都活在子的制衡之中、子的鼓掌之中,武家的下,还会继续延续下去,制衡着整个朝/廷,甚至制衡着替你某得皇位的群臣们……”

    太平公主的费解,的深奥,最后却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苦笑着:“皇兄,还记得子对宰相的话么,他们不好过了……也包括皇妹我。”

    李显的脸色非常难看,阴沉的仿佛是一片阴云。

    太平公主倒是释然,似乎有些感叹,低声:“皇兄,你不得不承认,这便是……子啊!”

    神龙元年正月二十四日。

    神龙政/变结束,女皇传位太子李显,回归李唐下,并省去帝号,李显尊其为“则大圣皇后”,立,无字碑……

    上阳宫中一片寂静,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药香,武曌躺在榻上,虽然女皇已经退位,但是新皇李显让人好生服侍,加之武曌在朝威慑已久,宫人们一个个屏气凝神,竟不敢生出半丝懈怠。

    武曌并没有话,也没有叫人,她看着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星星点点,带着一丝丝的温暖,十四岁入宫,几十年沉浮于宦海,十五年女皇生涯,步步为营工于心计,就算是神龙政/变,传位太子,武瞾也计划了一局走不完的长盘。

    被人骂过,被人怕过,被人敬过,被人咒过,跌入过谷底,登上过顶峰,将下踩在脚下,睥睨一切,掌控一切,经历过万千,而她唯独没有体会过……安然。

    安然……

    阳光透过上阳宫的窗子,轻轻洒在她安然的脸上……

    “皇上!!皇上!!”

    内监冲入殿中,慌慌张张,也不顾规矩了,跪下大喊着:“皇上,太后娘娘……驾崩了!”

    李显坐在皇位上,正在批阅奏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地身/子一颤,陡然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快速往前走了两步,:“你什么?!”

    内监重复:“太后娘娘……崩了。”

    李显呼吸凝滞,眼中透露/出一股难以言会的兴/奋,然而又充斥着复杂,还有浓浓的敬畏。

    他将手中的奏章丢在案上,快速走出大殿,随即一撩龙袍,“咕咚”一声,朝着上阳宫的方向虔诚跪下,身边的宫女内监侍卫,连忙也齐整跪下。

    李显眯着眼睛,心中默默的想着,太平公主的没错,神龙政/变之后,因为群臣有功,李显册封张柬之为汉阳王,敬晖为平阳王、桓彦范为扶阳王、袁恕己为南阳王、崔玄暐为博陵王,然而李显又惧怕五王功高震主、恃宠而骄,不得不利/用武曌布下的长盘,以武氏的朝臣打/压牵制五王。

    李显跪在地上,看着边星星点点的夕阳,重重的扣了三个响头,沙哑的低声叹息着:“这便是……子罢。”

    神龙元年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一代女皇武则,于上阳宫病逝……

    “花谢花飞花满,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武曌朦朦胧胧的,只是稍微沉入了黑/暗,忽然眼前就光亮了起来,带着一层光晕的朦胧,她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身材瘦削,背影羸弱,怯弱十分,扛着花锄,一字一泪的轻轻吟唱着,仿佛要将心坎唱尝出/血来。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眼前光景陡然一转,还是那怯弱十分的女子,却躺在榻上,一脸的灰败惨白,瞪着无神的双眼,握着丫鬟的手,气息游离,已是回光返照之兆。

    陡然间,那怯弱的女子瞪大了眼睛,连声大叫着:“宝玉,宝玉……”

    话到这里,眼中泪尽,已是流干,猛地撒手,已然没气儿了。

    旁边好些人,都哭着大喊:“林姑娘!姑娘!姑娘!”

    武曌看着那怯懦的女子陡然断气,不知为何,脑海里灌进一些不相干的画面,凌/乱的穿/插着,仿佛是走马灯一样,闪过了这林姑娘的过往。

    突然眼前光景急转,瞬间又陷入了黑/暗混沌之中……

    武曌以为自己死了,却慢慢有了知觉,但身/子麻木钝痛,喉中喘息,弱不禁风,仿佛刚从鬼门关转了一遭回来似的。

    武曌努力喘着气息,想要睁眼看看,不过她没什么力气,还没有睁开眼睛,耳边倒是听到有人话,隐隐绰绰,就在耳边,的极为放肆。

    一个听起来十分年轻的丫头声音着:“嬷嬷,这样不好罢?”

    另一个声音显得有些苍老的女子声音:“有什么不好的?”

    丫头:“老太太吩咐我给林姑娘送建莲红枣汤来,嬷嬷若是喝了,我该当如何回话呀!”

    老嬷嬷语气十分放肆,笑着:“你好生糊涂,这林姑娘什么人你不知道?就是白吃白喝住在咱们家而已,还整找不痛快,哭哭啼啼,老太太平白把我发配过来,教引这样的下/贱鬼,也算是我倒霉!晦气!你看她那脸色,搞不定一会子便死了,这建莲红枣汤不就浪费了么?况她身/子弱,虚不胜补,还是我喝了才好,来,你也吃两口,林姑娘昏迷着,你若不告诉老太太,老太太怎么知道,不过是一碗红枣汤罢了,喝了又能怎么的?”

    那教引嬷嬷着,便端起茶盘,捧着红枣汤,亟不可待的就要吃下去,急的丫头不行,连声:“嬷嬷……嬷嬷……”

    教引嬷嬷又笑着:“快吃了,一会子雪雁和紫鹃那俩丫头回来了,便吃不成了!”

    武曌躺在榻上,正兀自难受着,却听到那老妈子许多放诞无礼的话,之前她在昏暗中看到了走马灯一样的无稽之谈,又一次在自己脑中闪过。

    武曌没想到,自己在上阳宫病逝,竟然一睁眼,就变成了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娇袭一身之病,最终还泪干而尽,为情一命呜呼的林妹妹!

    那教引嬷嬷压根不知榻上的林姑娘已经换了瓤子,还道是那个弱柳扶风、偷偷抹泪的姑娘,又因着“林姑娘”还在昏迷,也没睁开眼睛,进气儿少出气儿多,所以话儿越发的放肆无礼。

    丫头急的不行,连忙叫住那教引嬷嬷,不过她刚喊了两声“嬷嬷”,话儿还在口/中,榻上昏迷脸如白纸的“林姑娘”,却陡然睁开了眼睛。

    “嗬!”

    吓得丫头和那教引嬷嬷齐刷刷的惊呼了一声。

    只见“林姑娘”平日里的一双弯弯罥烟眉,此时上挑着;平日里的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此时凉凉的扫着;平日里两靥生愁姣花照水的姿容,此时平添了几分不出道不明的……威严。

    “林姑娘”从榻上坐起来,劈手直接打翻了教引嬷嬷捧着的建莲红枣汤,“哗啦!”一声,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教引嬷嬷吃了一惊,烫的“啊呀”大喊,那滚/烫的红枣汤,一丁点儿也没浪费,完完整整的泼在教引嬷嬷手上,瞬间烫红了一大片。

    教引嬷嬷立时懵了,旁边伺候贾母的丫头也是懵了,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也反应不过来。

    武曌只是做了这么一个的动作,仿佛耗干了她全部的力气,扶着榻沿子,低低的喘息着,一脸的病态娇/容,只是气势却也不输。

    “林姑娘”唇角微微一挑,胜似西子三分,口气温温柔柔的,出来的话却叫人不寒而栗,因笑道:“嬷嬷,你方才了些什么?姑娘我这下/贱鬼,未曾听清楚。”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