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5章 数目对不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略正文 第315章 数目对不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日上午,户部主事李序南正忙于差事,却见一名库使前来禀告,是要核对一笔账目:请他过去。

    同为科举出身,又做过蠡县知县,李序南对京城与地方事务极为熟知,办差向来稳妥。

    几乎从未有过差错。

    只是他文人气息过浓,除正常来往外,他很少与同僚过多接触,像樊文予与仲逸这种关系,已是十分难得。

    “李大人,我们亲点过,现银二千五百两,但这账目上却是三千五百两,不知为何?”。

    那名库使急切禀道:“赵郎中那边催着要交接,这可如何是好?要不,请李大人先签署,核实后再补上?”。

    “交接什么?差一千两,先查清楚再,户部掌管钱粮税赋,岂能如此马虎?”。

    李序南吩咐道:“你们重新查验一遍,我这便去找赵郎中”。

    二人正在着话,却见不远处跑来一名差役。

    “对上了,对上了,这一千两移到隔壁那个库了”。

    来人是户部郎中赵谨的随从,他手里拿着一纸公文,急忙向李序南解释道:‘赵大人派人核实过了,是隔壁库使弄错了’。

    李序南亲自上前清点一番,数目果真对上了。

    “入库,本官再签字”,李序南向来如此,容不得半点含糊。

    这时,那名库使上前道:“李大人,数目都对上了,你先签署,现在人手不够,只要腾出人来,我们马上就办”。

    李序南正欲上前查看一番,这时却见一名差役走了过来:‘李大人,有新公文,你快过来看一下’。

    “尽快入库,办好之后给我一声”。

    李序南走向桌前,拿起笔……

    ************

    “樊兄,仲老弟,实在不好意思,今日户部差事太过繁忙,兄弟我自罚三杯”。

    从户部出来,李序南匆匆去了樊府。

    之前,他们约定:今晚在樊文予府上聚。

    “无妨,无妨,今日在我府上,店二不会催你的”。

    三人中,樊文予年纪最长,如今他是刑部五品郎中,而李序南为六品主事,仲逸为翰林院六品侍读。

    论起官职,他也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上次仲老弟出狱,有袁大头在,喝的不尽兴,今日就我们三兄弟,定要敞开了喝,不要给我省银子”。

    樊文予确实有老大风范:“这坛子酒,够一个月俸禄了,全干了”。

    仲逸与李序南立刻举杯欢呼:“就冲樊大哥这一月的俸禄,也要全干了”。

    还是蠡县的老规矩:见面先干三碗,再自由发挥。

    “李老弟,这怎么回事?每次喝酒都是你最后,户部差事就这么多吗?”。

    几杯热酒下肚,樊文予便随意笑起来:‘是不是有人给你额外摊派差事?告诉我,兄弟给你出气’。

    李序南才饮完一杯,酒劲太烈,他不得不加起一块羊肉,这才打趣道:“还真别,今日就给我额外摊派差事了:清点库银。起初,还差一千两数目,对不上……”。

    “哦?来听听,连你们户部大门都没进过几次”。

    一旁的仲逸手里端着酒碗,桌上筷子却动也未动。

    出狱之后,阿嫂林姚姚不知备了多少菜,还得盯着他吃完才肯罢休。

    现在,看着这些东西都难受。

    李序南干脆放下酒碗,将白日发生在户部的事,了一遍。

    “这事闹的,不是你分内之事,你不用管。是你份内之事,能由属下办的,你也无须亲力亲为”。

    樊文予笑道:‘京城不比县衙,人情味差了些,你做的多了,也没人念你的好’。

    “谁不是呢?前两日我与户部的赵郎中一起吃饭,他还叫了一个人,是兵部的郎中,想与我结为兄弟”。

    李序南继续道:‘我当时就回绝了,人家都是五品郎中,与我一个六品主事套近乎,定是有求于我。读书人,岂能为一己私利而屈从他人?更何况还是初次见面’。

    “好,做的好,这些人,用你时是兄弟,出事了,都躲得远远的”。

    樊文予已有几分醉意:“不像咱们兄弟,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不离不弃”。

    兵部?郎中?

    仲逸突然放下酒碗,问道:“李兄,你还记得那兵部郎中,叫什么?”。

    兵部郎中不止一人,但仲逸对这个职务一直记在心里。

    “叫,……,对了,叫严磬,兵部郎中”。

    三人当中,李序南最不胜酒力,对他而已,喝酒更是为一种气氛。

    果真是他。

    仲逸心中暗暗道:“他怎么会盯上李序南呢?”。

    当初,查出陆家庄之事背后主使时,仲逸听从师父凌云子的安排:暂不取罗龙文、严磬的性命,要通过他们,挖出幕后更大推手。

    如此,既可为当年陆家庄之事报仇,又能为朝廷肃清暗黑势力,实现谋者为大、心系苍生之愿。

    后来,外叔公文泰曾过:严磬染指军备贪墨之事,背后之人更是深不可测。

    现在看来,师父当初部署确实高明:一旦严磬背后之人全部被查出,势必为朝廷除去一大害。

    众所周知,罗龙文是严士蕃的心腹之一,仲逸已掌握其颇多证据,如今又将他发配广西不毛之地,一旦严氏被处决,取他的性命,易如反掌。

    而这个严磬,原先属严氏一派,后来投靠到后军都督府都督同知戎一昶门下,这才暂时没有对他下手。

    这个道理很简单:戎一昶就是当年涉及陷害师父的那个人,要动他,凌云子对此自有安排。

    师父自有他的道理。

    故此,若对严磬动手,势必会投鼠忌器。

    “李兄,你快,今日那一千两银子之事,是不是与你们户部赵郎中有关?”。

    仲逸立刻道:“就是安排你与兵部郎中严磬一起吃饭的------赵郎中”。

    “嗯嗯,正是他派人,来找的我”。

    李序南不明其中缘故,只顾继续饮酒。

    这时,仲逸急忙举杯,提议再连干三杯。

    这下,李序南彻底被放倒了。

    “樊大哥,咱们的这位李大人喝成这样,今晚就在你府上住吧,你们明日一起去衙门”。

    着,仲逸起身而立,他确信自己还未喝多,向樊文予道别:“我先回了,咱们改日再聚”。

    樊文予连连点头,仲逸再次作告辞状,之后便出了樊府。

    来到大街之上,街上还有行人,看样子不是很晚。

    仲逸体内运气,调整呼吸,顿时酒醒一大半。

    他不知严磬为何要对李序南下手,但以此人的秉性,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严磬,老子多留你活几日,这次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匆匆向李序南府上走去,若非街上有人,他宁愿使上脚下轻功。

    照李序南所:这一千两银子已不重要,关键他已经手此事,而且还签署过,一旦日后数目对不上,他必定脱不了干系。

    除签署外,那名库使与差役便是两个人证。

    不用,这二人皆是赵郎中指使,而那个赵郎中既然能将严磬请出来吃饭,想必二人关系自然非同一般。

    “若那一千两银子不见了,必是要栽赃到李序南头上,首先要找个地方将银子藏好”。

    仲逸心中盘算道:“户部衙门里自然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也换不成银票,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地方……”。

    若要向李序南栽赃:只能将银子放到他的府上了。

    傍晚时分,大多人在家用晚饭,自不便动手,起码要等大部分人入睡之后才可以。

    “现在还不算晚,只能碰碰运气了”。

    仲逸估摸着:“现在还不算太晚,只能碰碰运气了”。

    …………

    临近李序南的宅院,却见东西两侧还偶尔有人走过,他长长舒口气:看来还不算晚,应该没有下手。

    今晚夜色不错,只是略有晚风拂过,仲逸一边四下打量一番,一边缓缓向墙根退去。

    再次环视四周,确信无人朝这边望来,仲逸突然双脚发力,瞬间腾空而起,一道身影向李府快速飘去。

    多么美好的月色……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