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明星助理大致分为三类, 一是普通型,像秘书一样负责日常工作;二是企宣型, 负责宣传、策划、公关等事宜, 还可同时兼任经纪人;三是保姆型,负责照顾明星的衣食起居。企宣型助理工作内容最繁杂, 但同时也是发展前景最好的, 能学到很多东西。肖嘉树自然很中意企宣助理的职位,但看过工作要求后又有点忐忑。

    若想干好企宣助理, 首先得具备对新闻事件的敏感性,有良好的专题策划能力及组织经验;其次得掌握丰富的平面媒体资源和互联资源, 要具备清晰的头脑和强悍的逻辑能力;然后要有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 能熟练运用各种办公软件和互联操作;中文文字功底必须扎实, 语言组织能力强,新闻稿和文案的写作能力强;最后还得具备优秀的新闻策划与商务公关谈判能力。

    综上所述, 企宣助理并不是一个轻省的活,相反,它需要极强的综合素质才能脱颖而出。肖嘉树一条一条比照, 然后绝望地发现:要经验, 自己没有;要媒体资源, 自己也没有;要中文文字功底,早早出国的自己更没有;唯一能够胜任的大概就是谈判能力和组织能力。然而就连这两条也是不确定的,因为他毕竟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 不知道能不能开发出相应的潜力。

    原来就连“助理”这样一份听上去很简单的工作, 想要做好也如此艰难, 那自己又凭什么一毕业就进入肖氏担当要职呢?自己能不能胜任?有没有那个能力?肖嘉树盯着电脑屏幕,淤积了好几个月的心事一下就散尽了。之前那些“载誉归国,继而大展神威,最后让爸爸、哥哥、爷爷对自己刮目相看”的幻想,在此时此刻全都付之一笑。

    做人不能好高骛远,还是脚踏实地好一些。他一边摇头暗叹一边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取名树苗并关注了季冕,然后关上电脑,在忐忑和期待中入睡。翌日,他早上七点半就起床,吃过早餐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然后对着镜子梳头。

    “妈,当明星助理应该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能比明星本人还帅吧?我这个发色是不是太酷炫了?要不要染回来?”他一边抹发蜡一边嘚瑟,“妈,我会不会抢了季冕的风头?我跟他一起走出去,那些记者会不会全都跑来拍我,把季冕给忘了?”完觉得很有趣,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像一只偷到香油的老鼠。

    儿子在外人面前向来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看上去又酷又傲,只有在自己跟前才会展露稚气而又臭美的一面。薛淼盯着儿子笑眯眯的脸蛋,心里的郁气也散了。看来给儿子找一份工作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就算把头发染回来也掩盖不了我儿子的帅气。”薛淼吹捧儿子一句,见他笑得更得意,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停顿片刻,她状似不经意地道,“儿子,给别人当助理会不会太委屈你了?要不要妈妈出钱给你开公司?”至于让肖父出钱,她想都没想过。

    前些年肖老二有一个私生子在外面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很是赚了一笔,结果被肖家人以“本金是肖氏所出”为理由,将公司的股份瓜分了,连公司大权也都收了回去。那私生子除了一个“认祖归宗”的名头,什么都没捞着。

    在这种情况下,薛淼怎么可能提出让肖父给钱?儿子有多心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凡肖老爷子一句肯定的话,肖父和肖定邦给他一个温和的眼神,他就能对那些人掏心掏肺。自主创业?也不知到最后儿子累死累活一场是为了谁?也因此,薛淼从来没想过给儿子开公司,只是怕儿子怪自己不尽心,这才试探性地问一问。

    肖嘉树考虑片刻后摆手拒绝,“不了,我要是在外面开了公司,爷爷更不放心。”话落用脑袋蹭了蹭薛淼颈窝,腻歪道,“谢谢妈妈。我就老老实实在公司里上班好了。明星助理其实很有趣,我昨晚查了很多资料,很有挑战性。”他对未来真的没有多大野心,顶也就当个金领阶层,况且有爷爷和哥哥在公司掌事,他最大的发展前景也仅此而已。

    薛淼摸摸儿子硬邦邦的头发,不知该为他的纯善和体贴感到高兴还是叹息。他这么乖,这么听话,肖家人怎么就是看不见呢?不过这样也好,儿子在娱乐圈里赚的每一分钱,想来肖老爷子那种老封建肯定是不屑拿的。儿子只有进入娱乐圈才能拥有完完全全的自由和事业,而一个成功的男人绝不能缺乏这两样东西。

    她薛淼的儿子就算不被家族重视,也不能做一个失败者。

    “慢点开车,好好工作,妈妈等你回来吃晚饭。”薛淼看着儿子的车走远,这才长叹一声。

    肖定邦和肖启杰一大早就去了公司,所以并不知道肖少爷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上班族,还以为他在家里打游戏呢。

    肖嘉树怀着万丈雄心打了卡,在好心同事地指引下踏入办公室。身为冠世一哥,季冕早就建立了个人工作室,挂靠在冠世旗下,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的面积。修长郁本想亲自带他去见一见同事,却被拒绝了,只好吩咐方坤私底下多照顾一点。而方坤显然误会了老总的意思,便告诉下属来的这个是“金贵少爷”,上班纯属玩票,别真的拿人家当实习生使唤。

    也因此,肖嘉树一早上什么活儿都没干,只能尴尬无比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人吩咐他打印文件,他正想站起来,一名女同事连忙把文件抢走,还冲他讨好地笑;有人吩咐他写一篇通稿,他刚要答应,那头又有人通稿早就写好了……这种事一多,肖嘉树渐渐也回过味来:人家这是拿自己当花瓶呢,只摆着好看的!他那个气啊,面上立刻表现了出来,本就酷帅的一张脸更显冷硬,这下谁也不敢沾他的边了。

    方坤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拉开百叶窗的一扇格子偷偷往外看,呢喃道,“这位肖少爷脾气还真是大啊,一早上什么事都不让他干,他还摆着一张臭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你他不好好待在家里,跑来上班干什么?纯粹给我们添麻烦嘛!”

    “大概是家里长辈逼的吧。”季冕正专心致志地看剧本,对新来的助理并不感兴趣。

    “我看他待不了多久,你瞧瞧,这才是第一呢就快原地爆炸了!”方坤仔细看了看肖少爷的臭脸,不免惋惜起来,“不知道修总怎么想的,就凭肖嘉树那张脸,当助理真是可惜了,应该去当明星,一定能红。他要是家世普通一点,我一定会把他签下来。”

    为什么肖少爷家世不普通?废话,哪个助理会穿着高定西装来上班?一套几万块呢!

    “放心,你有机会。修总最近在找好本子。”季冕淡淡道。能劳动修长郁亲自找本子,这可不容易,除了肖嘉树,他想不到谁还有那么大的面子。

    “不给你当助理就好。他架子比你还大,穿得比你还好,脸也长得跟你一样帅,给你当助理才是一场灾难。”方坤正为手底下最大牌的明星要息影而苦恼,听有机会签肖少爷,不免来了兴趣,“这样,等会儿我们请他吃一顿饭,看看他的意向。你就算退居幕后,这间工作室照样要开下去,正好把他打造成你的接班人。”

    季冕终于抬头给了方坤一个正眼,徐徐道,“当我的接班人?这可不容易。”没有真本事,娱乐圈里谁敢这种话?他能坐到今这个位置,靠的绝不仅仅是一张脸而已。

    方坤连忙摆手,“你别较真,我就是随便一,谁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

    季冕这才低下头,重新看起剧本。

    作为一个职场萌新,又是在boss面前,肖嘉树勉强压下了被口腔溃疡支配的恐惧,颤巍巍地切下一块肉放进嘴里,状若平常地咀嚼。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在季冕和方坤看来,他的表情就像是在吃毒.药。

    “牛排不合胃口?”季冕温声道。

    “没,味道很赞!”肖嘉树连忙摆手,然后梗着脖子把没嚼烂的牛肉咽下去,眼睛和眉毛都挤成了一块儿。

    季冕,“……”

    方坤笑着圆场,“喝酒吗?这家的红葡萄酒很不错,你尝尝?”

    酒?一喝进嘴里便会像硫酸一样腐蚀溃疡,从而令人痛不欲生的酒?肖嘉树心里含泪,面上却扯开一抹微笑,“好啊,谢谢坤哥。”

    方坤分别给季冕和肖少爷倒了一杯红酒,正准备借着品酒的间隙聊一聊签约的事,却见肖少爷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然后飞快低下头去。

    “怎么?酒也不合胃口?”季冕微笑看他。

    “不!口、感、很、赞!”肖少爷已经痛得连话都不利索了,一张俊脸比锅底还黑。

    季冕,“……”

    方坤哈哈一笑,“喜欢就多喝一点。”话落又给肖少爷倒了一些酒。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肖嘉树觉得自己简直是度日如年,捏酒杯的手都在打颤。他发誓,只要自己能活着走出这家餐厅,以后便再也不吃垃圾食品了。当他内心散发出强烈的sos信号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先是与方坤、季冕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亲昵无比地捏了捏肖嘉树的脸,“树苗,回国了也不来看看你苏阿姨?”

    “苏阿姨?你也在这儿吃饭?”肖嘉树差点喜极而泣,连忙站起来给了女子一个熊抱,正想替在座的各位介绍,就听苏阿姨强势道,“坤,我把人借走了,你们吃着,我已经埋过单了。”

    “哎呀苏姐,这怎么好意思?”方坤还想客气几句,女子已经把人高马大的肖少爷拉走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座位和一杯浅浅的红酒。

    “肖嘉树竟然连苏瑞都认识,人脉资源很雄厚啊!”方坤酌一口红酒,徐徐道,“看来我未必签得下他。不过这样也好,脾气臭、演技差、管理不好表情,还难伺候,这餐饭下来,我可以尽早打消之前的想法了。他那样的,想红容易,想红得长久却难,随便参加一档真人秀,分分钟暴露真实性格,然后被黑成翔。”

    季冕并不答话,只轻轻摇晃了一下红酒杯。在最喜欢的餐厅吃着最喜欢的牛排喝着最喜欢的红酒,没人打扰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算了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签一个祖宗回来。你太好带了,再带别人我会不习惯。”方坤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顿时享受地眯起眼睛,“好吃,肖嘉树的舌头一定是坏掉了。”

    另一头,肖嘉树跟随苏瑞进入包厢,立马就挤眉弄眼做了个痛苦的表情,“苏阿姨,快给我一杯水冲冲嘴巴!”

    “怎么了这是?”苏瑞连忙端起桌上的白水。

    “我口腔溃疡,刚才喝了酒。”肖嘉树清洗完口腔后泪花也跟着冒了出来,看上去像只委屈的二哈,惹得苏瑞哈哈直笑。她曾经是薛淼的经纪人,后来二人合资开设了一家经纪公司,前些年又一起策划了一场女歌手选秀活动,打开了国内如火如荼的选秀市场,也令公司彻底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论起关系,二人比亲姐妹还亲,苏瑞又是单身主义者,不结婚不生孩子,薛淼的儿子跟她的儿子没什么两样。

    她是看着肖嘉树长大的,自然对他十分关心,立刻让助理去买降火的药,又把人教训了一顿,让他注意身体,这才开始询问工作上的事。

    “他们压根就没给我安排工作,把我当摆设。”肖嘉树有点委屈,然后龇牙咧嘴地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刚才他就想点汤水来着,但季冕似乎很霸道,是请客,其实一早就确定好了菜色,根本没给他点餐的权利。

    “那我跟修长郁一。”苏瑞立刻拿起手机。

    “别别别,”肖嘉树连忙阻止,“我是新人,他们不信任我的能力,所以才会这样。苏阿姨,你要是让修叔叔帮我出头,同事会更看不起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认真工作,有活儿抢着干,日子久了,大家就会明白我是怎样的人,也会慢慢接纳我。这是每一个职场新人都要经历的阶段,我能处理好的。”

    苏瑞看看他透着神圣使命感的脸,忽然扶额笑起来,“树苗,你怎么这么甜?干脆别在冠世干了,来我这里吧。”

    “不了,妈都跟修叔叔好了,不能不守信用。工作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哪能跳槽就跳槽。”肖嘉树一边摇头一边喝汤。

    “行,咱们树苗已经长成参大树了。”苏瑞爱怜地摸摸他脑袋,交代道,“明下午你来公司玩一玩吧。super新声代最后一场总决赛,很精彩。”

    “super新声代”是苏瑞和薛淼合资开设的瑞水文化经纪公司的王牌节目,国内选秀界的鼻祖,影响力很大,每两年举办一次。这一次是瑞水与冠世合资举办,盛况空前,一经开播便连续打破了好几个收视纪录,火得一塌糊涂。就连肖嘉树这种刚回国的海龟也知道一点“super新声代”的消息。

    “就到总决赛了啊?前面好几期我都没看。”肖嘉树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话的方式很扎心。

    好在苏瑞了解他的性格,不以为忤道,“总决赛才是最精彩的。你来看,我给你弄贵宾席,这一届的歌手都很不错。”

    “不行啊,我要工作。我是季冕的助理,不能玩忽职守。”肖嘉树一本正经地拒绝。身为职场萌新,他可不能三打鱼两晒。

    苏瑞扶额,“……季冕也来,他是总决赛的评委。”

    “哦,那还差不多。不用给我贵宾票,我就站在评委台边上好了,万一季冕有事可以随时找到我。”肖嘉树认真想了想,这才答应下来。

    苏瑞,“……”

    ---

    第一就在无所事事中度过了,第二下午,季冕果然带着肖嘉树前往瑞水总部。作为一家刚兴起不到十年的公司,瑞水的业绩已经超越很多老牌经纪公司,跻身业内前三。它的总部设立在市中心,而总决赛就在旁边的体育馆里举行,一次性可以容纳五万观众。

    “季哥要上妆,你坐在这里等一等,别乱跑。”方坤对肖少爷道,而对方正左看右看,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好的。”肖嘉树坐在靠门口的沙发上,脑海中依然在回味刚才看见的大舞台:好高远,好宽阔,下面是人山人海,如果站上去唱一首歌会是怎样的感受?然而他只能幻象一下,这辈子都没办法知道答案。

    季冕似乎很疲惫,眼睛一闭便开始假寐。化妆师的动作越发心翼翼,连呼吸都放缓很多。半时后,舞台准备就绪,评委也隆重上场,选手们载歌载舞地开始了表演。

    肖嘉树果然站在评委台下,与一众摄影师挤在一块儿。方坤则坐在评委台后方的位置,稍微往前一凑就能与季冕搭上话。能杀入决赛的选手实力都很强,表演也精彩纷呈,观众频频发出热烈的尖叫和掌声,带动了场中的气氛。

    肖嘉树被气氛感染,不禁松了松领带,向来沉静的双眼发出灼热的光芒。他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血液在燃烧,头脑在咕咚咕咚冒着泡泡。

    最后一名选手上场了,她长得非常漂亮,气质似乎很柔弱,但开口唱歌的时候却极有爆发力,嗓音蕴含着金属的质感,沉重而冷锐。她是最热门的夺冠选手,比赛还未结束便拥有了很多粉丝,就算输了总冠军,前途也差不了。

    观众热情更高,几乎嗨翻了,但肖嘉树却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选手,表情莫测。透过这把独特的嗓音,他被带回了久远的,难以忘却的,不堪的回忆。

    数后的早上,肖定邦看着坐在餐桌对面的弟弟,忽然开口,“你最近好像很无聊?要不要来肖氏上班?”

    “啊?”肖嘉树正专心致志地啃鸡腿,听见这话一时回不过神来,瞠目结舌的样子有些傻气。

    “不了,树刚回国,让他先玩玩。”薛淼微笑拒绝。儿子刚回国的时候她的确想让他留在肖氏好好干,但被老爷子和肖启杰狠狠敲了一闷棍之后,她忽然就想通了——与其让儿子继续留在肖家这个牢笼里,没有自由没有骨头地过一辈子,不如放手让他去飞。

    肖定邦深深看她一眼,随即盯着弟弟,“你也是这样想的?什么都不干,整玩?”

    “没啊。”肖嘉树不明白大哥为何会安排自己进入肖氏,爷爷和爸爸不是坚决反对吗?但他并未被这个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头,认真想了想,解释道,“改我自己去找工作,不一定要进肖氏。我发现别的行业也挺有趣的。”

    “是吗?”肖定邦颔首道,“一切以你的意愿为先,有什么想法记得告诉我一声。”

    肖嘉树拿不准这是哥哥对自己的试探还是关心,但依然乖巧地应了。坐在主位的肖启杰没好气道,“回来几个月了,只知道玩,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你哥十八岁的时候……”

    薛淼听不下去了,把筷子用力摁在桌上,冷笑道,“树回来的时候我想让他去肖氏上班,你让他拿着股份老老实实在家待着。现在他老老实实在家待着,你又骂他不懂事,只知道玩。肖启杰我问你,你到底想怎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