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女皇》剧本一早就送到季哥手上, 而且他已经修改了很久, 可见品质很有保障。肖嘉树根本没看具体内容,指着人物列表中的李宪之, 笃定道, “修叔,这个角色我接了。”

    “那行, 我出去跟你妈一声。”修长郁正想离开, 却被肖嘉树拉住,觍着脸道, “别啊修叔, 再坐会儿呗。”

    “你子想干啥?”修长郁撑不住笑了。

    “我想干嘛你还不知道啊, 你就成全成全我和季哥吧。”肖嘉树从床垫下面摸出手机给季哥发送视频邀请。

    修长郁吐槽道, “你和季冕是牛郎、织女, 我就是促使你俩见面的鹊桥是吧?当心被你妈发现,把我这鹊桥给拆了。”

    “我不会让我妈发现的, 修叔你我妈怎么就那么凶呢?”视频很快接通, 上一秒还皱着一张脸的肖嘉树下一秒已眉开眼笑地冲摄像头挥手。

    季冕温柔的嗓音从话筒里传来, “宝宝,我准备去跑步,也带你跑一圈。咱们去上次路过的那个人工湖喂鸭子好不好?”

    “好,季哥你多买一点米, 把鸭子都引过来。”

    “那你记得戴耳机, 一群鸭子的声音有点吵, 当心被薛姨听见。”季冕打开鞋柜, 轻笑道,“宝宝帮我挑一双运动鞋。”

    “穿那双宝蓝色的,好看!”肖嘉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季哥的最爱。

    “不,我想穿这双,这是你帮我买的第一双鞋。”季冕却挑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坐在门槛边换上,并细心交代,“薛姨那边你千万别跟她吵,不然你也伤心她也伤心,对大家都不好。你也别拿绝食啊什么的威胁她,我之前就过,你该吃吃,该睡睡,把一切问题都交给我。我就是怕你跟薛姨置气,伤了身体,才让修叔给你送早餐过去。都这会儿功夫了还没见你洗脸刷牙,应该是没吃,你让修叔帮你热一热端进来,好不好?”

    “好。”肖嘉树乖乖点头,然后眼巴巴地看着修长郁。

    修长郁原本想拧开瓶盖喝两口酒,听见他们的谈话已经完全没心思了。这两个人也太好玩了点,季冕一口一个宝宝地叫着,明明是交代的话,末尾总要加一句“好不好”,似乎在征询肖嘉树的意见,语气听上去像哄孩子。

    若非亲耳所闻,修长郁绝对想象不到季冕对一个人会那样宠,既像对待自己的情人,也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似乎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对方一般。

    肖嘉树竟一点儿也没觉得不适,还格外听话,那黏人的劲头与他酷帅的外表真是一点也不搭。所谓什么锅配什么盖,像季冕这种控制欲特别强的人,就该与肖嘉树这种没心没肺又黏糊的狼狗在一块儿,这俩人简直是生一对啊!

    修长郁啧啧称奇,却也抵挡不住狼狗可怜兮兮的眼神,只好摆手道,“行行行,我去帮你端早餐,你把手机藏好,免得被你妈发现。”

    “宝宝,我就坐在这里,等修叔把早餐端进来了我再出门。”季冕带着一点笑意的声音传来。

    肖嘉树这才放心了,心翼翼地把手机塞进床缝,然后用力揉了揉眼睛和鼻子,直到它们均红肿起来才摆手道,“修叔你去吧,我准备好了。”着着嗓音里已经掺杂了哭腔,仿佛受了大的委屈。

    修长郁对他的演技简直叹为观止,合着刚才淼淼掀被单的时候你丫根本没哭啊!你就是这样骗你妈的?

    修长郁梗了半才叹息道,“树,你红得那么快不是没有原因的,就凭你早上起床时的那场哭戏,奥斯卡欠你一个金人。”

    “谢谢修叔。”肖嘉树哽咽道。

    修长郁彻底服气了,哭笑不得地打开房门,却又在转身的一瞬间换上担忧至极的表情。作为娱乐公司的老总,谁还不会演戏来着?

    “树怎么样了?”薛淼已经吃完早餐,正捧着剧本心不在焉地看。

    “他同意去拍戏,但他只想演李宪之这个角色。”

    “李宪之?”想起李宪之的人设和结局,薛淼心里一阵不舒服,冷笑道,“他想映射什么,骂我是女霸王,想把他逼死?我倒要看看没了季冕他到底会不会死。”

    “淼淼你可不能再逼他了,让他自己缓缓。我把粥和包子热一热给他端进去,好歹劝他吃一点儿。”修长郁把早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然后用托盘一一装好。

    看着他忙碌的背影,薛淼冷硬的表情逐渐被恍惚和感慨取代,所谓物是人非不过如此。她原以为肖启杰是自己一直追寻的那个人,却从未在他身上发现她曾幻想过的闪光点,到头来才明白,她爱上的不过是一个美好的臆想。但终于有一,她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看见了家的影子,这个人却是从不把感情当一回事的修长郁。

    果然这又是一种错觉吧。薛淼很快就回过神来,交代道,“再弄一碟醋,树喜欢喝光汤汁后把薄皮蘸在醋里。”

    “好。”修长郁立刻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碟子,倒了一点陈醋。

    见他把一切都弄好了,薛淼便替他拉开房门,却见儿子正坐在床上发呆,眼睛和鼻子依然红彤彤的,应该是刚才哭过,发现自己看过来,立刻把脸扭到一边,僵直的背影充满抗拒。

    薛淼心下长叹,面色却更加冷硬,徐徐道,“别以为你耍点脾气我就会心疼,你要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可以把你送进疗养院里让专人照顾。到时候你不吃也得吃,不睡也得睡,一二十四时地关着,我看你能跟我犟多久。”

    “好了好了,你别了,树还,难免犯错,你好好教他就是了。”修长郁连忙充当和事佬。

    “我没错,不用你们教!”肖嘉树梗着脖子喊道。

    “随便你怎么认为,等我把你纠过来了,你早晚有一会感谢我。”薛淼冷笑一声后离开了。看见儿子伤心的模样,她也难受。

    修长郁连忙把托盘放下,反锁房门,回头一看,发现肖嘉树已经撅着屁股把手机翻出来了,虽然眼睛和鼻子还很红,表情却笑嘻嘻的,这演技!想起淼淼明明伤心难过,却还是故作冷硬的样子,他摇头道,“儿女都是债啊,你妈为你操碎了心,你却一点儿也不在乎。”

    肖嘉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正色道,“修叔,儿女是独立的个体,不是债,更不是父母的附属品。为了让我妈高兴,我就跟季哥分手,然后找一个女人结婚,我们三个人会痛苦一辈子。那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是作为一个娱乐设施专门逗我妈开心的?我很爱我妈,我也会一辈子孝顺她,可我不能为她牺牲掉自己的幸福。”

    修长郁不话了,他其实也明白这母子俩谁都没错,只是世界观和价值观不同而已。

    季冕平静的嗓音从话筒里传来,“修叔,让薛姨伤心我很抱歉,但是我无法苟同她的做法。她有她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但她不能把这些强加在另一个人身上,哪怕这个人是她的儿子。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供奉父母的献祭品。”

    “行了行了,你们别了,道理我都懂,我就是觉得淼淼也很不容易。”修长郁指指托盘道,“快吃吧,不然待会儿又凉了。”

    “谢谢修叔。”肖嘉树端起粥喝了两口,愁眉苦脸道,“季哥,我妈那么固执,她能理解我们吗?我担心她会把我送去哪个地方关起来,就像以前把我送去美国那样。”

    薛淼是什么脾气,季冕事先也了解过,所以他知道树的担心不仅仅是担心,还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她会的,她很爱你。”季冕笃定道,“别胡思乱想了,乖乖吃饭,我出去跑一圈给你看。”

    “好,我要看群鸭乱飞。”肖嘉树很快就振作起来,只要季哥始终在他身边,他就什么都不怕。

    季冕轻笑道,“好,我把路边摊的饲料全包了,让那群鸭子吃个饱。”他拿着手机一路跑一路拍,哪里的花开了,哪里的树叶红了,都一一指出来让爱人看,跑到湖边的时候果然买了很多米,大把大把地洒向鸭群,让它们扑扇着翅膀急不可耐地飞奔过来,争相抢食。

    树特别喜欢看这种场景,鸭子嘎嘎大叫的时候他也会跟着笑,眉目飞扬。如果有路人看见这番景象,肯定会给他盖一个大傻子的戳,但季冕明白他只是单纯觉得这样比较好玩而已,他喜欢一切生机勃勃的事物,正如他自己那般。

    看见树在电话那头捂嘴笑,季冕也跟着笑了,眼里满是柔情。

    修长郁也是服了这两个人,分开了照样能玩在一起,还玩得那么高兴,也是少见。女霸王的铡刀还悬在脖子上呢,你俩能不能有点危机感?

    下午,季冕在公园里喂鸭子的新闻就上了热搜,也不知是哪个无良狗仔为了丑化他的形象,竟然把他站在岸上洒米,一群鸭子在湖边的泥潭里扑腾的场景拍下来,配的标题是《季大影帝退居幕后竟然是为了承包荷塘养鸭?》完了在文中详细描述了季冕如何把湖边摊贩的米包圆;如何分发给周围的朋友,让他们帮忙一起喂;如何站在岸边洒米,嘴里发出咯哩哩、咯哩哩的声音。又与某些老牌影帝比起来,季大影帝还是逼格不够高,人家无聊了就一个包机飞去巴黎喂鸽子,他竟然跑到湖边喂鸭子,人跟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

    热搜一出来,季冕的高冷形象再次遭受重创,但粉丝却一点也没觉得偶像丢脸,反而认为他越来越生活化,感觉就像自己的一位老邻居,特别亲切!很多路人还转了粉,他喂鸭子的架势非常专业,尤其是呼唤鸭群的声音,咯哩哩咯哩哩的,不要太好玩!

    看见这些偷拍的图片和视频,方坤都快崩溃了,本想找关系把新闻压下去,却没料群众的反应竟然十分热烈,季冕很久没涨过的人气也略有攀升,这才作罢。

    【为了哄树开心,你也是很拼啊!】深知内。幕的修长郁默默发送了这条信息。

    ---

    实话,肖嘉树一点儿也不觉得被软禁的日子难过。他出不去,季哥就会开着视频带他去任何地方,比在一起的时候还有趣。距离的阻隔非但没让他们疏远,反而使他们的心灵更贴近了。

    三后,《女皇》开拍,薛淼这回请了八个助理盯着儿子,不让他使用手机或平板等电子物品,也不让他单独待在房间,去哪儿都得有人跟着,全候监控。

    这回肖嘉树可耐不住了,只能在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把手机拿出来与季哥打一个无声的视频电话,或用文字聊一聊。

    “二少,您还在里面吗?”这才过了五分钟,助理就开始催了。

    肖嘉树连忙把手机藏进夹克衫的内袋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在呢,我便秘!”

    “需要我帮忙吗?”助理继续追问。

    “我便秘你能帮什么忙,帮我拉呀?”

    “我可以帮您抠出来,把肥皂切成三公分长五毫米宽的条,送入肛.门润滑五分钟,就可以抠出来了,无副作用。二少您需要的话我这就去买肥皂和塑胶手套。”助理一本正经地道。

    肖嘉树简直服了这人,砰地一声打开门,仔细观察对方。没想到哇,这家伙浓眉大眼、长相憨厚,竟然是如此难对付的角色,周亮亮他们全都被他支走了,这人却还站在门口守着,简直是太敬业了。

    “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干嘛的?”满心的火气不知怎的就熄灭了,肖嘉树一边往外走一边与这人聊。

    “我叫张全,刚退伍。”

    “你是军人?难怪……”肖嘉树彻底没脾气了,“你们退伍的时候有发放安置卡吧,你怎么不去正规机构上班啊?”

    “我老家是农村的,发了安置卡也得回农村安置,想留在城里就得有单位接收。我没有关系,路子走不通。二少您放心,我进过特种部队,保护您完全没问题。”张全到现在为止还以为自己是给肖二少当助理兼保镖来的。

    肖嘉树讪讪一笑,末了好奇询问,“我要是真便秘了,你真能帮我抠出来?”

    “能,我以前有一个战友就是习惯性便秘,拉不出来难受,连训练都坚持不了,我们大家轮流帮他抠……”张全还是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肖嘉树却已经听不下去了,连忙摆手喊停。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赶走周亮亮他们母亲却一点表示也没有了,只张全一个就足够把他看得死死的,甩开这人比登还难。

    “二少您坐,我去给您拿饮料,您想喝什么?”走到片场后,张全立刻搬来一把躺椅,又用纸巾擦干净。

    “你别忙活,我饿了渴了自己能动手,椅子也不用你搬,你就坐在这儿玩你自个儿的就行。”肖嘉树摆摆手。

    “我的任务是照顾您,工作时间不能玩。”张全一脸严肃。

    肖嘉树挠了挠后脑勺,感觉有点好笑,又有点敬佩,“你有手机吗,拿出来我们一块儿玩呗?”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妈不让我拿手机,那你捧着手机让我看看电影好了,这样不违反规定吧?”

    张全并不知道薛淼为何不准肖二少往外打电话,却也不会去探究。他想了想,颔首道,“那行,我给您捧着手机,您就只能看看。”

    “好好好,你坐下吧,你站得太高了我脖子抬得累!”肖嘉树指着一把矮凳道。

    张全这回没再拒绝,坐下后打开播放平台,“二少您想看什么电影?”

    “我想看综艺节目,《荒野冒险家》你知道吧?”

    “我知道,这个节目最近很红。”张全点开最新一期节目。

    “诶?都已经播到第三集了啊!”肖嘉树叹息道,“我只看过第一集,咱们从第二集看起吧?”

    “好。”张全立刻换了第二集,广告和片头过去后,友的弹幕几乎覆盖了整个屏幕,最多也最显眼的词条均是这样:【我是来看树冠cp的,树冠cp赛高!】

    但接下来,当主持人告诉各位嘉宾肖嘉树由于工作原因不能出席这一期节目时,上响起一片抱怨:【我是冲树冠cp甜蜜日常来的,没有他们我还看个屁啊!】

    在这一瞬间,节目的收视率骤然下降,评分也比第一集低了0.2分,由此可见树冠cp的号召力。vj给季冕拍了一个特写,他嘴角虽然挂着笑,眼中却暗藏忧郁,任谁都能察觉到他的心情低落。

    看见他的表现,原本打算离开的观众又留下了,恶趣味地表示:【没有树苗的季老师会怎样呢?我很好奇哈哈哈……】

    然后季冕用事实告诉他们,没有树苗的季老师是一个大魔王,每一个任务都会要求队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只谈胜负,不讲情面。在一次寻宝比赛中,黄映雪实在是走不动了,往地上一躺,哀嚎道,“队长我不行了,我脚底全是水泡!”

    “把鞋子脱了,”季冕指着余柏秀,“让他帮你看看。”

    友被他的大喘气逗得哈哈直笑,【啦噜,我还以为季老师会“把鞋子脱了我给你看看”,没想到最后还是叫了余柏秀。季老师你就那么嫌弃黄映雪吗?】

    【不是嫌弃,是为了树苗守身如玉!树苗没在,我们竟然也能吃到糖,好幸福!】

    【快别脑补了,人家季冕只是避嫌而已!别硬是把季冕和肖嘉树绑定在一起炒作,不定季冕已经烦死了!】某些纯粉开始发飙。

    cp粉不跟他们争论,默默退散了。他们圈地自萌,不妨碍任何人,免得把这对cp拆散。

    看到这里,肖嘉树捂着嘴巴偷偷笑了两声,心中满是感动和得意。季哥那时候还没跟他在一起呢,但他的心里已经有他了,所以才会越加注意自己的言行。

    黄映雪倒是没想太多,脱掉鞋子后看了看,发现脚底板一个水泡都没有,顿时尴尬了,“可是我的脚真的很痛,一步都走不了。”她干脆往地上一躺,耍起无赖。

    季冕严肃开口,“快起来,我们只有十分钟了。”

    “我不起来!”黄映雪蹬了蹬腿。

    “给她穿好鞋,扶她起来。”季冕勒令余柏秀,余柏秀一声都不敢吭,捡起鞋子想给黄映雪穿上,又怕唐突她,只能面红耳赤地劝,模样不出地可怜。黄映雪心软了,只好自己把鞋穿上,愤愤不平地质问,“队长,要是今走不动路的人是肖嘉树,你会不会让他休息?”

    季冕犹豫了几秒钟才道,“不会。”

    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黄映雪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指控道,“队长你停顿了五秒钟,你一定是在骗我!”

    “没骗你,我不会让他休息。”季冕转身朝前走,语气落寞,背影孤单。

    看见这一幕,友都快笑死了,纷纷发弹幕道:【噗,季老师犹豫了那么久才给出答案,一看就是为了安慰黄映雪!】

    【来来来,我给季老师翻译一下,他想的话其实是:没骗你,我不会让他休息,我会背着他走!】

    【哈哈哈,妹纸你很懂季老师嘛,完全出了他的心声!】

    在这一刻,弹幕简直多得吓人,纯粉和唯爱粉想控场都控不住,只能气呼呼地看着,但也是在这一刻,收视率一下子就上去了,可见孤单而又落寞的季老师才是这一期节目最大的亮点。节目结束后,友强烈要求制片方下一期一定要把肖嘉树请回来,不然红队的人简直没法活了。

    “看来你很受欢迎。”视频播放完毕后张全感慨道。

    “没有,只是沾了季哥的光而已,快看下一集。诶我,你这个广告怎么那么长啊,足足六十秒!”

    “我不是vip,不能屏蔽广告。”

    “得,我给你充一个vip,就当员工福利了。”肖嘉树大方地挥挥手。

    拍完戏的薛淼走过来看了看手机屏幕,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阴沉,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又不能强逼儿子不准看手机,那样会显得很不正常,只能狠狠瞪了张全一眼。

    张全一脸无辜,肖嘉树却得意地摇头晃脑:你不是不准我私底下碰手机吗?那好,我就在公共场合碰,看你拿什么借口控制我的人身自由!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