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若想干好企宣助理,首先得具备对新闻事件的敏感性, 有良好的专题策划能力及组织经验;其次得掌握丰富的平面媒体资源和互联资源, 要具备清晰的头脑和强悍的逻辑能力;然后要有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能熟练运用各种办公软件和互联操作;中文文字功底必须扎实, 语言组织能力强,新闻稿和文案的写作能力强;最后还得具备优秀的新闻策划与商务公关谈判能力。

    综上所述,企宣助理并不是一个轻省的活, 相反, 它需要极强的综合素质才能脱颖而出。肖嘉树一条一条比照,然后绝望地发现:要经验,自己没有;要媒体资源, 自己也没有;要中文文字功底, 早早出国的自己更没有;唯一能够胜任的大概就是谈判能力和组织能力。然而就连这两条也是不确定的, 因为他毕竟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不知道能不能开发出相应的潜力。

    原来就连“助理”这样一份听上去很简单的工作, 想要做好也如此艰难, 那自己又凭什么一毕业就进入肖氏担当要职呢?自己能不能胜任?有没有那个能力?肖嘉树盯着电脑屏幕, 淤积了好几个月的心事一下就散尽了。之前那些“载誉归国,继而大展神威, 最后让爸爸、哥哥、爷爷对自己刮目相看”的幻想,在此时此刻全都付之一笑。

    做人不能好高骛远,还是脚踏实地好一些。他一边摇头暗叹一边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 取名树苗并关注了季冕, 然后关上电脑, 在忐忑和期待中入睡。翌日,他早上七点半就起床,吃过早餐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然后对着镜子梳头。

    “妈,当明星助理应该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能比明星本人还帅吧?我这个发色是不是太酷炫了?要不要染回来?”他一边抹发蜡一边嘚瑟,“妈,我会不会抢了季冕的风头?我跟他一起走出去,那些记者会不会全都跑来拍我,把季冕给忘了?”完觉得很有趣,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像一只偷到香油的老鼠。

    儿子在外人面前向来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看上去又酷又傲,只有在自己跟前才会展露稚气而又臭美的一面。薛淼盯着儿子笑眯眯的脸蛋,心里的郁气也散了。看来给儿子找一份工作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就算把头发染回来也掩盖不了我儿子的帅气。”薛淼吹捧儿子一句,见他笑得更得意,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停顿片刻,她状似不经意地道,“儿子,给别人当助理会不会太委屈你了?要不要妈妈出钱给你开公司?”至于让肖父出钱,她想都没想过。

    前些年肖老二有一个私生子在外面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很是赚了一笔,结果被肖家人以“本金是肖氏所出”为理由,将公司的股份瓜分了,连公司大权也都收了回去。那私生子除了一个“认祖归宗”的名头,什么都没捞着。

    在这种情况下,薛淼怎么可能提出让肖父给钱?儿子有多心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凡肖老爷子一句肯定的话,肖父和肖定邦给他一个温和的眼神,他就能对那些人掏心掏肺。自主创业?也不知到最后儿子累死累活一场是为了谁?也因此,薛淼从来没想过给儿子开公司,只是怕儿子怪自己不尽心,这才试探性地问一问。

    肖嘉树考虑片刻后摆手拒绝,“不了,我要是在外面开了公司,爷爷更不放心。”话落用脑袋蹭了蹭薛淼颈窝,腻歪道,“谢谢妈妈。我就老老实实在公司里上班好了。明星助理其实很有趣,我昨晚查了很多资料,很有挑战性。”他对未来真的没有多大野心,顶也就当个金领阶层,况且有爷爷和哥哥在公司掌事,他最大的发展前景也仅此而已。

    薛淼摸摸儿子硬邦邦的头发,不知该为他的纯善和体贴感到高兴还是叹息。他这么乖,这么听话,肖家人怎么就是看不见呢?不过这样也好,儿子在娱乐圈里赚的每一分钱,想来肖老爷子那种老封建肯定是不屑拿的。儿子只有进入娱乐圈才能拥有完完全全的自由和事业,而一个成功的男人绝不能缺乏这两样东西。

    她薛淼的儿子就算不被家族重视,也不能做一个失败者。

    “慢点开车,好好工作,妈妈等你回来吃晚饭。”薛淼看着儿子的车走远,这才长叹一声。

    肖定邦和肖启杰一大早就去了公司,所以并不知道肖少爷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上班族,还以为他在家里打游戏呢。

    肖嘉树怀着万丈雄心打了卡,在好心同事地指引下踏入办公室。身为冠世一哥,季冕早就建立了个人工作室,挂靠在冠世旗下,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的面积。修长郁本想亲自带他去见一见同事,却被拒绝了,只好吩咐方坤私底下多照顾一点。而方坤显然误会了老总的意思,便告诉下属来的这个是“金贵少爷”,上班纯属玩票,别真的拿人家当实习生使唤。

    也因此,肖嘉树一早上什么活儿都没干,只能尴尬无比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人吩咐他打印文件,他正想站起来,一名女同事连忙把文件抢走,还冲他讨好地笑;有人吩咐他写一篇通稿,他刚要答应,那头又有人通稿早就写好了……这种事一多,肖嘉树渐渐也回过味来:人家这是拿自己当花瓶呢,只摆着好看的!他那个气啊,面上立刻表现了出来,本就酷帅的一张脸更显冷硬,这下谁也不敢沾他的边了。

    方坤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拉开百叶窗的一扇格子偷偷往外看,呢喃道,“这位肖少爷脾气还真是大啊,一早上什么事都不让他干,他还摆着一张臭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你他不好好待在家里,跑来上班干什么?纯粹给我们添麻烦嘛!”

    “大概是家里长辈逼的吧。”季冕正专心致志地看剧本,对新来的助理并不感兴趣。

    “我看他待不了多久,你瞧瞧,这才是第一呢就快原地爆炸了!”方坤仔细看了看肖少爷的臭脸,不免惋惜起来,“不知道修总怎么想的,就凭肖嘉树那张脸,当助理真是可惜了,应该去当明星,一定能红。他要是家世普通一点,我一定会把他签下来。”

    为什么肖少爷家世不普通?废话,哪个助理会穿着高定西装来上班?一套几万块呢!

    “放心,你有机会。修总最近在找好本子。”季冕淡淡道。能劳动修长郁亲自找本子,这可不容易,除了肖嘉树,他想不到谁还有那么大的面子。

    “不给你当助理就好。他架子比你还大,穿得比你还好,脸也长得跟你一样帅,给你当助理才是一场灾难。”方坤正为手底下最大牌的明星要息影而苦恼,听有机会签肖少爷,不免来了兴趣,“这样,等会儿我们请他吃一顿饭,看看他的意向。你就算退居幕后,这间工作室照样要开下去,正好把他打造成你的接班人。”

    季冕终于抬头给了方坤一个正眼,徐徐道,“当我的接班人?这可不容易。”没有真本事,娱乐圈里谁敢这种话?他能坐到今这个位置,靠的绝不仅仅是一张脸而已。

    方坤连忙摆手,“你别较真,我就是随便一,谁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

    季冕这才低下头,重新看起剧本。

    林乐洋被夸得脸都红了,刚才那点芥蒂早已烟消云散。他用力点点头,慎重其事道,“季哥,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给你丢脸。”

    “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季冕笑着揉揉他脑袋,紧接着拿出一份合同,“我准备签下你,你看看还有哪些条款要改?”

    “咱俩谁跟谁啊,直接签了得了,还看什么。”林乐洋拿起签字笔翻到最后一页,却被季冕阻止了。

    两人正着话,方坤叼着一根烟进来,“季哥,你找我有事?”边边把烟杵灭在烟灰缸里,假笑道,“哟,乐洋也在?听你去《使徒》剧组试镜了?结果怎么样?”然而不用问他也知道,有季冕在,林乐洋无论演技多烂都能拿到自己满意的角色。

    林乐洋笑容变浅很多,颔首道,“坤哥好,我拿到一个男三的角色。”其实他更喜欢男四,那个角色虽然挂得早,但在戏里与季哥是亲兄弟,有很多对手戏。

    “那恭喜你了,男三的人物设定很适合你。”方坤坐在另一头的沙发上,眼睛不时瞟一瞟茶几,发现上面放着一份a级合约,不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季冕等两人寒暄完才道,“阿坤,以后麻烦你带一带乐洋。”

    “什么意思?让我当他的经纪人?”方坤瞬间绷直了身体。若是给他选择的权利,他绝不会去带林乐洋。这人耳根子软,没担当,没主意,偏偏自尊心奇高,总以为别人都看不起自己,所以行事别别扭扭,又敏感得不行,一句话不好就变脸。带他一个比带一群练习生还累!但眼下季冕都开口了,他无论如何都得答应下来。

    同样的,林乐洋心里也充满了抗拒。他很不喜欢方坤看自己的眼神,审视、怀疑,戒备,甚至是轻蔑。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人一定很看不起自己,认为自己不配跟季冕在一起。未来将与方坤朝夕相处,那感觉比装在套子里还让他窒息。

    当然,这些问题其实他都可以克服,但早在试镜之前他便与陈鹏新好了,如果自己当了艺人,一定会请他当经纪人。陈鹏新与他是高中同学,两人家境都很困难,于是相约来京都闯荡,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曾挤在同一个桥洞里,互相取暖、互相勉励、互相扶持,最终才有了今的一切。陈鹏新交际能力非常好,赚得总是比他多,所以常常接济他,若是没有对方的劝,他也不会重拾课本考上大学。

    毫不夸张地,在这世界上,对林乐洋帮助最大的人非陈鹏新莫属,连季冕都得靠后,他们毕竟是从一起长大的朋友。如今陈鹏新也在冠世工作,但由于入职时间短、资历浅,只能打打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季哥给了自己一个机会,那么林乐洋也想给好友一个机会。他犹豫片刻后坚定道,“季哥,能不能让我自己选择经纪人”

    方坤绷直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他知道季冕很宠这子,但凡这子提出要求,季冕都能答应。

    果然,季冕连思考都没有便点头道,“你想选谁?把人叫来我看看。”

    “好的季哥,你等等,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他叫陈鹏新,是我发,我俩从到大都在一块儿玩。”林乐洋喜出望外,连忙掏出手机联络好友,得知对方正在外面给同事买咖啡,一叠声地催他回来。

    “季哥,你是不是答应我了?”挂断电话后,林乐洋确认道。

    “只要你的朋友能力不错,品行端正,我就答应你。”季冕打开电脑,调出一份经纪约,正色道,“但朋友归朋友,公事归公事,你跟他之间还得签一份正式的合约,明确一下双方的权利与义务。”

    “那当然。”林乐洋喜滋滋地保证,“季哥,陈鹏新能力很强,品行也端正,我跟他从一起长大,我最了解。当初我能进入冠世实习还是他帮我介绍的呢。他很厉害,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我们俩以后一定会努力的……”

    方坤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你有没有告诉他你跟季哥的关系?”

    “没有,绝对没有!我不会害季哥的!”林乐洋连忙否认。

    方坤正色道,“你给季哥当过助理,对娱乐圈算不上陌生,应该知道这个圈子里到处都是眼睛。你跟季哥的关系必须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当然,要我发誓吗?”林乐洋举起一只手,却被季冕轻轻握住,“不需要,我相信你。乐洋,我快要息影了,出不出柜对我而言影响不大,但你却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不能毁了你的前途。隐瞒你的存在并不是出于自保,而是出于爱护。你能相信我吗?”

    林乐洋紧紧回握他的手,笃定道,“我相信你。”他怎么会不相信季冕?他对季冕太了解了,他宽宏、豁达,乐意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他与“自私自利”四个字从来就不沾边。

    季冕似乎很愉快,俯身吻了吻男友的面颊,喟叹道,“乐洋,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林乐洋羞红了脸,不禁傻乎乎地笑起来,心里默默回答:遇见你才是我的幸运!

    两人洒了一会儿狗粮,季冕忽然逗弄道,“那如果有一我要正式出柜,你怕不怕?”

    林乐洋想也不想地摇头,“不怕!”你要隐瞒,我就默默站在你背后;你要公开,我就勇敢地挡在你身前,只要我们能安安稳稳地在一起便足够了。

    季冕笑得更加愉悦,把男友搂入怀里用力抱了抱。

    方坤快被冷冷的狗粮拍死了,沉声道,“我先跟你们好,在大庭广众之下你们绝对不能做出太过亲密的举动。如果有你们的绯闻传出来,季哥倒没什么,最惨的一定是林乐洋,被黑都是轻的,更有可能永远退出娱乐圈。喂,我话你们听见没有?”

    林乐洋好不容易从季冕怀里挣脱,脸红红地点头,“听见了,一定会保持距离。”

    ---

    三日后,《使徒》正式开机,肖嘉树带着一名经纪人和一名助理来到片场参加开机仪式。上完香后,导演请大家一块儿吃饭,互相认识认识。

    看见肖嘉树的经纪人和助理,方坤眼睛都快鼓出来了,凑到季冕耳边道,“肖嘉树究竟是什么来头,连黄氏双剑客都能请来?”

    黄氏双剑客指的是黄美轩和黄子晋,这姐弟俩一个是冠世娱乐的金牌经纪人,一个号称造星大师,专门为艺人上形体课、演技课、舞蹈课等等,虽然收费贵得离谱,但效果却好得出奇,在圈里可是人人趋之若鹜。他们手里捧出的巨星至少有十几个,资历非常雄厚。前几方坤还听这两人打算效仿苏瑞出去单干,怎么今就屈尊降贵来带新人了?肖嘉树的背景有那么恐怖吗?

    季冕从来不会主动去打听这些事,于是摆摆手,示意方坤别多问。

    与此同时,传中背景恐怖的肖少爷虽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上去很沉稳安静,放在桌面下的双手却搓来搓去,兴奋得很。为了降火,他已经连续喝了半个月的白粥,好不容易离开母上大人的视线,怎能不大吃一顿?那道铁板扒鳜鱼颜色好漂亮……想吃;那道菠萝鸭片好香,应该是咸甜口的……想吃;那道三色蛋好特别,看上去比米其林餐厅的大厨做出来的魔鬼蛋还好吃……饿了……

    肖少爷正襟危坐、表情淡定,口水却早已分泌了一大堆,正默默地、努力地咽回去。见导演站起来,似乎要开场白,他连忙在心里呼吁:导演,一定要长话短,咱们不来官僚主义那一套,啊!

    方坤很是诧异,“哟,你怎么会替他话?你不是很讨厌这死子吗?”

    季冕抹了把脸,语气无奈,“阿坤,我老了,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老什么老,你才三十二岁,还有大把的光阴可以挥霍。你走得又不是偶像鲜肉路线,得靠脸和年龄来撑,你是正宗的实力派,年纪越大越有味道。我你那么早息影干嘛?就凭你的演技,再拍十年、二十年电影都不成问题。”方坤惋惜道。

    “我想安定下来,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到这里,季冕表情一变,“你没把我出车祸的事告诉乐洋吧?”

    嘁,谁会告诉他?他来了顶个屁用,只会问东问西六神无主,惹得我更心烦。要是一不心被记者拍到,那乐子可就大了。方坤内心很不屑,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淡淡道,“我没通知他,他目前还在四川采风。”

    季冕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颔首道,“那就好。别把这件事告诉他,免得他担心。阿坤,你为什么不喜欢乐洋?”

    “我哪有不喜欢他,你想多了。”方坤矢口否认,心里却想起一件往事。当初林乐洋还在工作室上班的时候曾把财务印章随意放在桌上忘了锁回去,致使印章被人盗用,方坤审了一圈人,大家碍于季冕的关系不敢举报,最后只能辞退了当时的财务总监。后来一名女员工离职时才偷偷将此事告诉方坤,虽然没有证据,也不知道真假,但方坤从此便对林乐洋有了芥蒂,总认为这人没有担当和责任心,不是个好的伴侣人选。

    他生怕林乐洋哪一把季冕给拖累了,总会下意识地阻止两人在一起。但能不能长久毕竟是情侣之间的私事,容不得旁人置喙,他也就按捺不提,免得日后被季冕埋怨,他挑拨离间。

    季冕偏过头,用古怪的表情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叹息道,“阿坤,我们多年的朋友,有些话你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别闷在心里。乐洋年纪还,做事不成熟,以后总会长大的。我会好好教他。”

    “瞧你的,我们俩谁跟谁,有什么话不能敞开谈?”方坤口里打哈哈,心中却不以为然。朋友之间的确需要坦诚,但事关对方的恋人,那就另当别论。他可以不喜欢林乐洋,却绝不会当着好友的面非议对方一句。想到这里,他对肖少爷的恶感反而减去不少。林乐洋都二十四岁了还在读大学,肖少爷才二十出头便已经硕士毕业了,读的还是国际名校,人跟人就是不能比啊。

    季冕眉头微微一皱,状似不经意地道,“乐洋家里环境不好,高中没毕业就辍学打工,后来又凭自己的努力回到大学读书。他其实并不比别人差,只是没有那个条件而已。我跟他有很多相同的人生经历,所以能达到灵魂的共鸣,跟他在一起,我是最轻松最快乐的。阿坤,人这一辈子,能找到这样一个让自己放松的伴侣非常不容易,我希望你能支持我们。”

    方坤尴尬地笑了笑,勉强打趣道,“我一直都挺支持你们的啊。季哥,你脑子果然撞坏了,都开始伤春悲秋了。”话落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情绪太外露,让季哥看出点儿什么。

    季冕适时结束这个话题,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阿坤,这首歌叫什么名字?”随即开始哼唱。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