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想到这个可能, 他内心的喜悦顿时消减很多。他想进入娱乐圈,一是因为喜欢演戏;二是因为这个行业来钱快, 可以大大减轻他的生活负担。他虽然跟季冕是情侣关系,却并不愿意依附对方而活。他更想肩并肩与他站在一起,成为配得上他的存在。

    总之一句话, 他想凭自己的努力在娱乐圈站稳脚跟, 而不是借季冕的势。

    季冕认真解释道, “我的确给你提供了一个机会, 但并没有让制片人和导演一定得选择你。你是凭自己的实力进去的。石宇这个角色乐观、开朗、重情重义, 与你的形象非常贴近。并且他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在各个方面都很青涩, 而你试镜的时候演技虽好, 却也带着一种青涩感, 正是因为这一点,导演才放弃了那么多人气高的明星而选中了你。乐洋, 你要相信自己,你在表演这方面很有赋, 稍加磨练一定能更上一层楼。我很看好你。”

    林乐洋被夸得脸都红了,刚才那点芥蒂早已烟消云散。他用力点点头, 慎重其事道, “季哥, 我一定会努力的, 绝不给你丢脸。”

    “好,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季冕笑着揉揉他脑袋, 紧接着拿出一份合同,“我准备签下你,你看看还有哪些条款要改?”

    “咱俩谁跟谁啊,直接签了得了,还看什么。”林乐洋拿起签字笔翻到最后一页,却被季冕阻止了。

    两人正着话,方坤叼着一根烟进来,“季哥,你找我有事?”边边把烟杵灭在烟灰缸里,假笑道,“哟,乐洋也在?听你去《使徒》剧组试镜了?结果怎么样?”然而不用问他也知道,有季冕在,林乐洋无论演技多烂都能拿到自己满意的角色。

    林乐洋笑容变浅很多,颔首道,“坤哥好,我拿到一个男三的角色。”其实他更喜欢男四,那个角色虽然挂得早,但在戏里与季哥是亲兄弟,有很多对手戏。

    “那恭喜你了,男三的人物设定很适合你。”方坤坐在另一头的沙发上,眼睛不时瞟一瞟茶几,发现上面放着一份a级合约,不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季冕等两人寒暄完才道,“阿坤,以后麻烦你带一带乐洋。”

    “什么意思?让我当他的经纪人?”方坤瞬间绷直了身体。若是给他选择的权利,他绝不会去带林乐洋。这人耳根子软,没担当,没主意,偏偏自尊心奇高,总以为别人都看不起自己,所以行事别别扭扭,又敏感得不行,一句话不好就变脸。带他一个比带一群练习生还累!但眼下季冕都开口了,他无论如何都得答应下来。

    同样的,林乐洋心里也充满了抗拒。他很不喜欢方坤看自己的眼神,审视、怀疑,戒备,甚至是轻蔑。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人一定很看不起自己,认为自己不配跟季冕在一起。未来将与方坤朝夕相处,那感觉比装在套子里还让他窒息。

    当然,这些问题其实他都可以克服,但早在试镜之前他便与陈鹏新好了,如果自己当了艺人,一定会请他当经纪人。陈鹏新与他是高中同学,两人家境都很困难,于是相约来京都闯荡,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曾挤在同一个桥洞里,互相取暖、互相勉励、互相扶持,最终才有了今的一切。陈鹏新交际能力非常好,赚得总是比他多,所以常常接济他,若是没有对方的劝,他也不会重拾课本考上大学。

    毫不夸张地,在这世界上,对林乐洋帮助最大的人非陈鹏新莫属,连季冕都得靠后,他们毕竟是从一起长大的朋友。如今陈鹏新也在冠世工作,但由于入职时间短、资历浅,只能打打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季哥给了自己一个机会,那么林乐洋也想给好友一个机会。他犹豫片刻后坚定道,“季哥,能不能让我自己选择经纪人”

    方坤绷直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他知道季冕很宠这子,但凡这子提出要求,季冕都能答应。

    果然,季冕连思考都没有便点头道,“你想选谁?把人叫来我看看。”

    “好的季哥,你等等,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他叫陈鹏新,是我发,我俩从到大都在一块儿玩。”林乐洋喜出望外,连忙掏出手机联络好友,得知对方正在外面给同事买咖啡,一叠声地催他回来。

    “季哥,你是不是答应我了?”挂断电话后,林乐洋确认道。

    “只要你的朋友能力不错,品行端正,我就答应你。”季冕打开电脑,调出一份经纪约,正色道,“但朋友归朋友,公事归公事,你跟他之间还得签一份正式的合约,明确一下双方的权利与义务。”

    “那当然。”林乐洋喜滋滋地保证,“季哥,陈鹏新能力很强,品行也端正,我跟他从一起长大,我最了解。当初我能进入冠世实习还是他帮我介绍的呢。他很厉害,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我们俩以后一定会努力的……”

    方坤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你有没有告诉他你跟季哥的关系?”

    “没有,绝对没有!我不会害季哥的!”林乐洋连忙否认。

    方坤正色道,“你给季哥当过助理,对娱乐圈算不上陌生,应该知道这个圈子里到处都是眼睛。你跟季哥的关系必须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当然,要我发誓吗?”林乐洋举起一只手,却被季冕轻轻握住,“不需要,我相信你。乐洋,我快要息影了,出不出柜对我而言影响不大,但你却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不能毁了你的前途。隐瞒你的存在并不是出于自保,而是出于爱护。你能相信我吗?”

    林乐洋紧紧回握他的手,笃定道,“我相信你。”他怎么会不相信季冕?他对季冕太了解了,他宽宏、豁达,乐意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他与“自私自利”四个字从来就不沾边。

    季冕似乎很愉快,俯身吻了吻男友的面颊,喟叹道,“乐洋,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林乐洋羞红了脸,不禁傻乎乎地笑起来,心里默默回答:遇见你才是我的幸运!

    两人洒了一会儿狗粮,季冕忽然逗弄道,“那如果有一我要正式出柜,你怕不怕?”

    林乐洋想也不想地摇头,“不怕!”你要隐瞒,我就默默站在你背后;你要公开,我就勇敢地挡在你身前,只要我们能安安稳稳地在一起便足够了。

    季冕笑得更加愉悦,把男友搂入怀里用力抱了抱。

    方坤快被冷冷的狗粮拍死了,沉声道,“我先跟你们好,在大庭广众之下你们绝对不能做出太过亲密的举动。如果有你们的绯闻传出来,季哥倒没什么,最惨的一定是林乐洋,被黑都是轻的,更有可能永远退出娱乐圈。喂,我话你们听见没有?”

    林乐洋好不容易从季冕怀里挣脱,脸红红地点头,“听见了,一定会保持距离。”

    ---

    三日后,《使徒》正式开机,肖嘉树带着一名经纪人和一名助理来到片场参加开机仪式。上完香后,导演请大家一块儿吃饭,互相认识认识。

    看见肖嘉树的经纪人和助理,方坤眼睛都快鼓出来了,凑到季冕耳边道,“肖嘉树究竟是什么来头,连黄氏双剑客都能请来?”

    黄氏双剑客指的是黄美轩和黄子晋,这姐弟俩一个是冠世娱乐的金牌经纪人,一个号称造星大师,专门为艺人上形体课、演技课、舞蹈课等等,虽然收费贵得离谱,但效果却好得出奇,在圈里可是人人趋之若鹜。他们手里捧出的巨星至少有十几个,资历非常雄厚。前几方坤还听这两人打算效仿苏瑞出去单干,怎么今就屈尊降贵来带新人了?肖嘉树的背景有那么恐怖吗?

    季冕从来不会主动去打听这些事,于是摆摆手,示意方坤别多问。

    与此同时,传中背景恐怖的肖少爷虽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上去很沉稳安静,放在桌面下的双手却搓来搓去,兴奋得很。为了降火,他已经连续喝了半个月的白粥,好不容易离开母上大人的视线,怎能不大吃一顿?那道铁板扒鳜鱼颜色好漂亮……想吃;那道菠萝鸭片好香,应该是咸甜口的……想吃;那道三色蛋好特别,看上去比米其林餐厅的大厨做出来的魔鬼蛋还好吃……饿了……

    肖少爷正襟危坐、表情淡定,口水却早已分泌了一大堆,正默默地、努力地咽回去。见导演站起来,似乎要开场白,他连忙在心里呼吁:导演,一定要长话短,咱们不来官僚主义那一套,啊!

    “你怎么跟他聊起来了?”施廷衡从包厢里走出来,手里同样拿着一包烟,“刚才灌了罗章维几杯酒,打听到一点事。这位肖公子家里巨富,背景很不得了,连试镜都没去就直接把凌峰这个角色拿下了,怪不得酒桌上谁都不搭理,连导演话也敢摆脸色。”

    “罗章维的老.毛病还没改?”季冕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罗章维这人平时虽然话多,但什么该什么不该心里还是有数的,然而一旦喝多了,那张嘴就成了大喇叭,问什么答什么,只管往外爆料。也因此,他还曾被不明人士套过几次麻袋。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专门雇了一个助理帮他挡酒。”施廷衡点燃香烟,继续道,“听肖嘉树今年刚毕业,读的是金融管理,一点表演基础都没有。剧组里跟他对手戏最多的人就是你,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都是一个公司的,就当带一带后辈,没什么。”季冕摆手道。

    “你果然好脾气,我最怕的就是带新人,麻烦忒他妈多!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就读金融系的公子哥儿,自己有没有演技心里没点逼数?要不是他背景太强硬,罗导演根本不会同意用人。难怪今谁给罗导演敬酒他都喝,这是心里憋着一股火呢。”施廷衡似想到什么,不免摇头,“这些富二代真是……读书、读书不行,工作、工作不行,发现娱乐圈赚钱快就想来混口饭吃。他们以为当演员很容易?靠一张脸就能红?啧啧……”

    季冕沉默了片刻,然后杵灭烟蒂,认真道,“他演技好不好,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你难道没打听清楚?他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硕士文凭。对了,他今年刚满二十。”话落迈步离去。

    施廷衡呆愣良久才吐出一口眼圈,“我.操,既然能考上沃顿商学院,又是硕士毕业,还来混什么娱乐圈?太想不开了!”

    ---

    肖嘉树回到包厢,发现导演已经喝高了,被两名助理左右架着,正准备离场,余下的主创人员还在应酬,似乎并不打算早退。要知道施廷衡和季冕都没走,谁要是放过攀交他们的机会谁就是傻瓜。

    黄美轩好不容易等到肖少爷回来,连忙把倒满的酒杯推过去,低声交代,“去,跟剧组里的演员认识认识,每人敬一口,不用喝多。”

    “我不喜欢喝酒,”肖嘉树把酒杯推开,加重语气,“也不想认识剧组里的人。我拍完戏就走,谁知道我是谁?”

    “你这孩子……”黄美轩话没完就被黄子晋打断了,“姐,你别逼树。他刚入圈,得先适应适应。”

    “这有什么好适应的,都是基本的交际……”姐弟俩因为敬不敬酒而吵了起来,好在声音不大,表情也不难看,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

    肖嘉树暗松口气,赶紧拿起筷子吃菜。还没开始演戏,他已经厌倦了这个圈子。难怪外人都管娱乐圈叫做名利场,这里不看出身,不重学历,更不在乎品德,只要你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便能扶摇直上。在这个圈子里,你可以爬得很快,攀得很高,但跌下来的速度也同样惊人。

    肖嘉树不喜欢这个圈子的浮华与喧嚣,自然也就不喜欢演戏。好在他的戏份不多,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便能搞定。当他埋头吃东西时,隔壁桌的演员们正频频往这边看。

    既然是名利场便有主次、尊卑之分。在安排酒宴时,主创人员和可有可无的普通员工自然不会在一个包厢;导演、主演、制片人、投资商和戏份不多的演员也不会在同一桌。如果按咖位来编排位置,肖嘉树绝不可能坐在导演和季冕中间,但他偏偏坐了,态度还那么嚣张,不得不令人侧目。

    剧组的女一号苗穆青原本应该坐在肖嘉树那个位置,却在开宴前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名牌竟然被放在了隔壁桌,肚子里早就憋了一团火。她双手抱胸,脸色铁青,只等抢座的人来了便发难,结果人是来了,难却发不了,只因对方的经纪人是黄美轩,助理是黄子晋。这是何等顶配?用膝盖想也知道肖公子的背景绝对不简单。

    苗穆青满肚子火气刹那间变成了火热,根本没心思与同桌的人应酬,只专心等待接近肖公子的机会。

    “苗姐,我敬你一杯。听你也是传媒大学毕业的?我是你的学弟……”林乐洋满上一杯酒,恭恭敬敬地递给苗穆青,但对方并不领情,甚至还有些不耐烦,一把推开酒杯,冷道,“你自己喝吧,我最近皮肤有些干,不能多喝。”

    泼出来的白酒洒了林乐洋一身,他却不得不按捺住脾气,温声道,“那苗姐你一定得多多注意身体。这杯酒我喝了,你随意。”话落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但他做足了姿态,苗穆青却看也不看,手里捧着一杯红酒朝隔壁桌的肖嘉树走去,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她俯下.身凑到肖嘉树耳边话,肖嘉树举起酒杯与她碰了碰,然后酌一口,态度并不热络,甚至于渐渐露出不耐的神色。她似乎感觉到了,又了几句话便悻然走开,与几名投资商起话来。

    林乐洋看着这一幕就仿佛看着一面镜子,只不过自己和苗穆青的角色倒换了而已。他忽然感到很不平,隐隐还有股无处宣泄的怨气,这怨气憋得他眼眶都开始发红。但他很快就看见大步走进来的季冕,他那么英俊,那么优雅,浑身散发着非凡的气场,令人瞩目。四处勾搭投资商的苗穆青也经受不住诱.惑,朝他走了过去,却被他抬手挡开了,态度十分冷淡。

    看到这里,林乐洋满心的怨气一下子散开了,嘴角悄悄勾起一抹弧度。似乎是心有灵犀,季冕也朝他看过来,眼底满是温柔。他不疾不徐地走到次桌,低声道,“走,我带你转一圈,认识几位前辈。”

    “好,谢谢季哥。”林乐洋拿起酒杯跟随在他身后,态度看似拘谨,实则正努力憋笑。如果这些人知道季冕是自己的爱人,他们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一定会吓得眼睛都脱眶吧?林乐洋越想越乐,差点笑出声来。

    季冕回头瞥他一眼,表情透着无奈和宠溺。

    当别的演员忙于拓展人脉时,肖嘉树已经吃饱喝足拍屁股走人了。反正他也不打算在这圈子里混,人不人脉的实在无所谓。

    ---

    翌日,《使徒》剧组正式开工,导演刻意把难度的戏份集中在这拍摄,以免太多的ng招来晦气。

    肖嘉树捧着一杯咖啡站在外围,脸上透着漫不经心。黄子晋则指着正在拍摄中的场地道,“你看,那是主摄影机,拍的是全景,那是副摄影机,拍的是特写。你得从那边走过去,在靠墙的地方站定,几台摄影机才能拍摄到你的表情。这就是走位,走位走不好,演技再好也是空的,因为画面上找不到你的人。还有,你站位的时候得注意灯光往哪边打,尽量不要让自己背光……”

    黄子晋一边指点一边演示,末了安慰道,“不用紧张,这一幕戏很简单,你能拍好。”

    肖嘉树智商本来就不低,又有人手把手地教,自然很快便学会了,点头道,“你放心吧子晋哥,我都明白了。”不就是刚归国,与哥哥见个面,聊聊家常,谈谈公事吗?本色出演完全可以搞定。

    当他志得意满时,站在不远处的方坤摇头道,“从没见过哪个艺人演戏的时候请老师来现场教的,肖少爷果然是独树一帜。”

    季冕笑了笑没话。林乐洋看向肖嘉树,满心都是羡慕。他也不是科班出身,也要边拍边学,但他没有肖嘉树那样的条件,能请到造星大师现场指点,只能凭自己努力。以后在片场勤快一点,与导演和几位副导演搞好关系,多看、多问、多钻研,自然能学到很多东西。这样一想,他那点轻微的不平衡就消失了,只余坚定的信念。

    季冕却在这时拍了拍他肩膀,轻笑道,“你在演技方面是黄子晋厉害还是我厉害?”

    “当然是季哥厉害。”林乐洋目露崇拜。

    “肖嘉树有黄子晋当老师,你有我,没什么好羡慕的。”季冕揉揉男友的额发。

    林乐洋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被季冕看出来了,脸颊不免涨红,嗫嚅好半才低声道,“谢谢季哥。以后有不懂的地方请季哥多多教我。”哪怕周围没有人,他也不敢表露出爱意,唯恐连累季冕。季冕怎么能这样好,好得他无法形容!

    “ok,这条过了,肖嘉树、季冕准备上场!”罗导演的大嗓门打断了这温馨动人的一刻,也令方坤暗松口气。明明好了不能举止亲密,这两人怎么就忍不住?他立刻把季冕推上前,催促道,“快去,快去,好好体验一下肖少爷的演技。”如果他真有那玩意儿的话。

    “你回来啦?快回房换衣服。你爸和你哥在书房谈事,我跟他们你跟朋友去看演唱会去了。”她头也不抬地摆手。

    “妈,你在看什么呢?”肖嘉树挤到薛淼身边坐下,发现她正在刷新“super新声代”的官,首页就是李佳儿夺冠时的照片。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