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肖父无奈道, “这不是学历的问题,爸不同意, 谁也不能随随便便进入肖氏。爸答应给树5%的股份, 难道这还不够吗?他什么都不用干,每年光是拿股份就能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

    听到这里, 肖嘉树抿直的唇角微微有些颤抖。他不缺那点股份, 也不想什么都不干便过上一辈子。在他看来,那不叫舒舒服服,而叫庸庸碌碌。他是肖家的子孙, 他为什么不能为家族出力?

    肖母简直快疯了,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法与丈夫沟通, 不免声嘶力竭起来,“5%的股份难道不是树该得的吗?你爸前几也给了二房和三房各5%的股份,那是肖家子孙应有的份例,都要给的, 凭什么到树这里就成了格外施恩了?他不是你的儿子, 不是你爸的孙子?他是我跟别人生的野种?肖启杰, 你不能这么偏心,眼里只看得见定邦,完全不拿树当回事!他那么努力地学习,只是为了能在毕业后帮帮你,帮帮他大哥。他是个好孩子, 你们不能这样对他!”

    “好了, 你什么胡话!他是我的儿子, 我当然会照顾他。不进肖氏就是偏心了?他什么都没干就有5%的股份,出去谁不羡慕?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是想借他争一份家产,你完全是为了你自己!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签了婚前财产协定,你不会贪图肖家一分钱,难道你都忘了吗?你要是不甘心自己去跟爸,别在这儿胡搅蛮缠!”

    肖母出离愤怒,尖叫道,“肖启杰,你混蛋!当年我的确签了婚前财产协定,我嫁给你不是为了你的钱,这是真的。但我是我,树是树,我可以不要你们肖家一分一毫,但树是你的儿子,他理应得到属于自己的东西!你们不能把他丢到国外便什么都不管了,他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呜呜的哭声传来,透着浓烈的悲愤和无奈。

    肖嘉树已经完全没有表情了,像一尊雕像般坐在沙发上。父亲是二婚,在母亲之前还有一任妻子,死于胃癌,两人是在前妻离世后半年认识的,不存在婚内出轨,也不存在三上.位,但由于母亲特殊的职业,旁人便怎样都不肯相信她的清白,总认为她是故意勾引父亲,然后借着肖家的权势上.位。而肖家真正的掌权者肖老爷子更是对母亲误会甚深,又极其宠溺原配所出的长孙,于是对母子俩极尽打压之能事。

    肖嘉树原以为自己考上沃顿商学院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爷爷会对自己改观,但现在看来简直是痴心妄想。肖老爷子性情十分顽固,他要是喜欢一个人恨不得掏心掏肺,讨厌一个人便是看一眼也嫌多余。肖嘉树的异母哥哥肖定邦就是那个被偏爱的,而他自己则是个多余的。

    楼上的争吵告一段落,只有母亲隐隐约约的哭声传来;父亲的气性也消了,嗓音变得和缓很多,似乎在道歉。他作为肖家的嫡长子本该扛起顶立门户的重任,但无奈能力有限,又优柔寡断毫无魄力,老爷子便越过他择定长孙肖定邦继承家业。如今的肖家由二人了算,别人没有话语权。老爷子不让肖嘉树进入肖氏,一是看不上他的出身,二也是怕兄弟阋墙。

    肖定邦对母子俩的态度并不热络,看见了点个头而已,也就更不会帮肖嘉树话。于是之前的问题又来了,自己为什么要回国?为什么会放弃喜欢的专业改去读工商管理?自己付出的汗水与努力就这样白费了吗?肖嘉树慢慢把头靠在椅背上,表情不出得茫然。

    恰在此时,肖定邦提着公文包进来了,之前还对二少不冷不热的佣人立刻迎过去,一个帮忙拿包,一个帮忙脱大衣,还有一个从鞋柜里取出一双拖鞋,恭恭敬敬地摆放在大少脚边,没人比他们更明白谁才是肖家真正的主人。

    “大哥,你回来了。”肖嘉树立即站起来,嘴角不知不觉便往上翘。对这个大哥他还是很尊敬的,有能力、有魄力,刚上任没几年就把肖氏的产业扩大了两倍有余,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担任肖氏制药集团的掌舵者。他是生的领袖。肖嘉树从来就没想过与大哥争夺些什么,他只是想让爷爷和爸爸为自己骄傲,同时也想为大哥分忧。有一句古话怎么的来着?哦对了,叫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但肖定邦似乎不是这样想的。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冷淡地点了一下头,听见楼上传来的哭声,眉心不免一皱。但他什么都没,既不表达弟弟归国的欢迎之意,也不关心父母之间的争吵,转身便上了二楼。

    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景消失在楼梯转角,肖嘉树略带欢喜雀跃的眼眸暗淡下来。站在角落里的佣人纷纷垂头,却在对视间交换了一个鄙夷的眼神。三就是三,私生子就是私生子,哪怕登堂入室也讨不了好。肖家还有明白人,只要肖老爷子和大少不松口,二少永远也出不了头。

    感受到这满是压迫排挤的氛围,肖嘉树难过极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立刻购买回美国的机票,从此再也不回来,但思及楼上的母亲,又硬生生忍耐了下来。自己走了母亲该怎么办?她与父亲的感情似乎越来越恶劣,父亲毫无根由的猜忌就像一柄尖刀,把母亲割得遍体鳞伤,而她原本能过得更好……

    又一次,肖嘉树为自己的弱感到难过,他什么都做不了,更帮不上母亲。沮丧间,肖母红着眼眶下来了,脸上却带着优雅而又温柔的微笑,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树,快去洗个澡,换一套衣服,待会儿要去老宅陪你爷爷吃饭。”

    哪怕知道自己不能进入肖氏是爷爷的决定,肖嘉树也产生不了反抗的心理。他如果透露出一丁点的不满,爷爷便会大发雷霆,然后迁怒到母亲身上,当着叔叔婶婶的面用最刻薄的话语肆意谩骂母亲。他看不上戏子,认为他们是下九流的玩意儿。

    肖嘉树内心充满抗拒,却还是乖乖站起来,“好,我马上去。”

    薛淼摸摸儿子的头,笑容温柔,眼里却有泪光闪过。她不知道自己送儿子出国是对是错,鼓励他改念工商管理是对是错,甚至于当年嫁给肖启杰是对是错?但她知道自己做了最正确的一件事,那就是把儿子带到这个世上。他是她最好的礼物,最温暖的慰藉。

    一家四口很快收拾停当去了老宅。肖老爷子在一众子孙的环绕下坐于主位,原本正朗声大笑,看见进门的肖嘉树,面色立刻冷了下来,“你那穿的是什么?破破烂烂的成何体统!”他举起拐杖指了指孙子的裤子。

    肖嘉树低头看看自己的破洞牛仔裤,满脸都是问号。这可是acne studio今年新出的款,穿上去又潮又酷,显得自己腿更长更直,再搭配白t不要太帅,怎么就成了破烂了?他正想与爷爷解释几句,就听背后传来大哥沉稳的声音,“爷爷,收购阳光制药的事我有几个问题要跟您讨论讨论。”

    肖老爷子的脸色立刻和缓下来,扬手道,“走,去书房谈。洪颖,让大厨开始做菜吧。”

    “哎,我这就去让他们弄。”洪颖笑着答应一声。她是肖老二的妻子,本身出自豪门大族,又精明能干,很得老爷子器重,家里的事几乎全交给她来管。只可惜她生的几个儿子不争气,能力比不上肖定邦,否则肖家的掌舵者究竟是哪房还不准。她特别嫉恨肖定邦,却又惹不起对方,只好拿肖嘉树母子俩出气,话总是带着刺,专往人最痛的地方戳。

    肖嘉树很不喜欢两位叔叔婶婶,但若是不来老宅,又会被爷爷斥责没有规矩,不懂孝顺,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等等,所以不得不来。肖家之于他,之于母亲,都是一个巨大的囚笼……

    “怕你担心。”季冕轻轻抹掉他嘴角的水渍,反省道,“但我现在发现,不告诉你反而会让你更担心。我错了,以后改正。你是知道了这件事才提前结束行程?”

    林乐洋彻底发不出火了,嘟囔道,“是啊,我提前回来了,想尽早看见你。知道错了就好,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别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知情者,那很悲惨。还有,以后再不能赶夜路了,尤其是在偏僻的地方拍戏的时候。”

    “好,我一定吸取教训。”季冕把男友搂进怀里,轻笑道,“快去洗个澡,等会儿我带你去吃大餐。”

    林乐洋做出开心的样子,心里却有些不情愿。季冕从在国外长大,习惯了吃西餐,又由于身份特殊,去的都是一般人不能进的高档场所,一定得正装出席,进食中必须严格遵守礼仪,旁边还有侍者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每次与季冕吃西餐,林乐洋就没吃饱过,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更闹得胃疼。如果可以,他很想大声告诉对方:吃什么西餐啊!咱们随便找一家火锅店都比这些米其林餐厅吃得痛快!

    然而两人关系建立之初,他不但不好意思表露出对西餐的反感,还得假装喜欢以博得季冕的认同,等两人感情渐深,他又怕出来惹季冕难过,于是就这样忍耐了下来。

    他笑嘻嘻地亲了季冕一口,走进浴室后立刻垮脸。他想起了俄国作家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创作的一篇,名叫《装在套子里的人》。用完美的礼仪吃西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窒息。

    季冕站在浴室外,盯着水雾氤氲的推拉门,眼底的笑意慢慢收敛,改为沉思。良久之后,他忽然摇头叹息,脸上透着既无奈又庆幸的表情。

    一个时后,洗去一身尘埃的林乐洋和乔装改扮的季冕坐在一家火锅店的包厢里,面前摆放着许多碗碟,有牛肚、鸭肠、粉丝、土豆……也有麻酱、辣酱、蘑菇酱……红艳艳的汤底在锅中翻滚,散发出霸道的香气。

    林乐洋用力闻了闻这香气,表情有些恍惚,“季哥,你怎么忽然想吃火锅?你能吃辣吗?”

    “我点的是微辣,应该没问题。”季冕揉乱男友的头发,笑道,“以后你喜欢吃什么一定要出来,别将就我。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靠的不是互相将就,而是互相沟通、互相理解,还有互相包容。”

    林乐洋脸颊慢慢涨红,嗫嚅道,“季哥,你看出来我不喜欢吃西餐啦?”他羞臊得很,却也满心感动。季哥果然很温柔,一如当初开始交往那般。他从来没变过,是自己不够勇敢。

    季冕无奈摇头,“你的演技很好,我都被你瞒过去了。以后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一定要出来,别闷在心里。当然,我也会对你坦诚以待。”

    林乐洋连连点头,“好,我以后一定不会骗你。季哥你真好,我上辈子一定积了很多德,这辈子才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简直比抽中亿万彩票还幸运!

    “什么傻话呢,你也很好。”季冕再次揉乱他的头发,笑道,“快吃吧,我听见你的肚子在咕咕叫。”

    林乐洋捂了捂脸,然后拿起筷子开吃,想吃什么煮什么,不够再叫,两片嘴唇辣得红艳艳的。季冕吃得不多,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男友,一会儿帮他递纸巾,一会儿帮他夹菜,眼里盛满温柔。

    吃到半饱以后,林乐洋舒爽地叹了口气,感觉今的约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开心。他擦掉嘴角的油渍,忍不住亲了季冕一口,换来对方一声朗笑。

    “再过几个月你就毕业了,打算去哪里上班?我有朋友在京市台,可以帮你疏通一下。”季冕替男友倒了一杯茶水。

    “到时候再看吧,我先把毕业论文写好。”林乐洋习惯性地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表情。他其实并不想当主播,反倒更喜欢演戏,却又怕季冕误会自己借他上.位,所以一直不敢提。

    季冕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末了无奈叹息。他放下茶杯,似在斟酌,却最终什么都没。林乐洋害怕他果真帮自己找播音主持的工作,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两人沉默地用完餐,又沉默地回到家。

    “乐洋,记住之前我过的话,想要什么只管告诉我,别闷在心里。工作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能帮的我一定帮。”洗掉一身火锅味的季冕从浴室里走出来,精壮的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看上去性.感极了。

    林乐洋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脸颊瞬间涨红,然后绕过季冕飞快跑进浴室,把身体洗洗干净。

    两人顺其自然地抱在一起,季冕一边亲吻男友,一边去摸床头柜里的保险套。林乐洋被他高超的吻技弄得头晕脑胀,却在他碰触到自己时绷紧了神经。生活中的季冕有温柔的一面,也有霸道的一面,但床上的季冕简直是一头野兽,叫林乐洋很难消受。

    他两只手抵在季冕胸前,看似爱抚,实则轻轻推拒,这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但季冕很快就停下来,用被子盖住自己,哑声道,“你明是不是得回学校交论文?”

    林乐洋见坡就下,“是啊,明我得七点钟起床,韩教授约了我八点见面。”

    “那今晚我们不做了。你好好休息,争取顺利通过论文答辩。”季冕站起来,忍耐道,“你先睡吧,我去浴室洗个澡。”

    林乐洋也不问他为什么要洗两次澡,一边点头一边缩进被窝里,满心都是如释重负。

    季冕站在莲蓬头下,试图用冷水浇灭欲.火,脸上的表情晦暗莫测。

    半时后,林乐洋已经睡着了,身体蜷缩起来,像一个婴儿,这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睡姿。全身冰凉的季冕站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把空调温度调高,又给他盖了一床薄被,然后走到隔壁书房打电话。

    “修叔,我想推荐一个人进《使徒》剧组……他不是专业演员,但是演技很不错,您能给他一次试镜的机会吗?好的,好的,我会准时带他来试镜,谢谢修叔。这么晚了您也早点睡吧,少喝点酒,注意身体。”挂断电话后,季冕盯着摆放在书桌上的剧本,长长叹了一口气。

    翌日,听季冕想推荐林乐洋进剧组的方坤简直快疯了,“我的季大影帝,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跟林乐洋是什么关系你自己不清楚吗?别人瞒都瞒不过来,你还想让他进娱乐圈,还想带他一起拍戏,你是嫌那些狗仔不够神通广大是不是?”

    “等我彻底淡出娱乐圈后,我不会公开出柜,但也不会再遮掩我的性向。”季冕认真道,“上半辈子活得太累了,下半辈子我想轻松一点。”

    “好,你反正要息影了,你不在乎,但林乐洋才多少岁?他要是红起来了,你不为他考虑考虑?同性恋在圈子里很难混,你又不是不知道。”方坤苦口婆心地劝阻,“再了,现在林乐洋是一心一意跟你,等他见识到娱乐圈的多姿多彩后,你能肯定他还会吊死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爱他就让他远离娱乐圈,这里是地狱!”

    “还有一句话是这么的——爱他就带他进入娱乐圈,这里是堂。”季冕一字一句道,“不管是堂还是地狱,全看个人的选择。我相信乐洋,愿意给他一个机会,赢了皆大欢喜,输了从容接受,这就是我的态度。”

    方坤气得浑身发抖,好半晌才道,“行,我看你们俩能折腾多久!”

    当大家猜测他会ng几次时,罗导开始第三遍戏。他的确想给肖嘉树紧紧皮子,可也不会为了他平白浪费胶卷。

    “我给你几个关键词,你记住了。一是恐惧,二是克制,三是期盼,四是绝望,五是悲哀。恐惧什么呢?因为你把集团的犯罪证据交给警方,而集团却率先截获了这些证据,你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更何况你之前还被凌涛的死对头抓住动了刑,注射了毒.品和艾滋病毒,你已经没有未来了,你你怕不怕?克制什么呢?你毒瘾犯了,但你不能在你哥哥的面前表现出来,而你从到大接受的教育方式不允许你在人前露出狼狈的姿态,所以你要克制。期盼什么呢?你期盼你哥哥还有一点良知,能够改邪归正。绝望什么呢,你唯一的亲人要杀你,你你绝不绝望?悲哀,你都快死了,还是被自己亲哥杀死的,你不悲哀谁悲哀?这样你明白了吧?”

    “明白明白。”化好妆、穿好戏服的肖嘉树连连点头,眼睛里却满是圈圈。他本来就没有一点儿表演功底,又哪里知道该怎么把如此复杂的情绪表现出来?

    导演定定看他一眼,交代道,“你要是还不明白,就结合现实把自己带入戏。你想象一下季冕是你亲哥,他要杀你,你是什么心情?”

    “那我肯定会崩溃。”肖嘉树干巴巴地笑。季冕和他亲哥完全是两类人,根本没有共同点,怎么联想?他顿了顿,又问,“导演,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毒瘾犯了是什么样子?你一直骨头里面痒,恨不得把自己挠死,可我骨头从来没痒过啊。”

    罗章维压了压心火,然后大吼,“王导,找一段视频让他看,赶紧的!”

    王副导演立刻找来一段真人视频让肖少爷观摩。肖嘉树捧着ipad认真观看,心里则暗暗松了口气——又能再拖延一段时间了。罗导那些话他短时间内根本没法理解,更何论上去表演。不过毒瘾犯了是这种样子?满地打滚、哀号、哭求、撕扯头发、涕泗横流,简直辣眼睛啊!难怪凌峰要克制这种生理反应。

    肖嘉树刚看完这段全程高能的视频便被罗章维推进一口大箱子里,然后让扮演保镖的两名演员把箱盖盖上,准备开拍。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