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恰在此时, 她事先定好的闹钟响了,便立刻站起来,焦急道, “是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应该是我妈出了什么事。季哥, 我去接一下。”

    “你去吧。”季冕略一颔首, 随即闭眼假寐。

    方坤叹息道,“李佳儿真不容易……”

    “别话。”季冕抬手阻止他。

    走廊外静悄悄的,哪里有人讲电话?李佳儿拿着手机躲在楼梯间里, 用力把自己的眼睛揉红, 又点了两滴眼药水, 把睫毛弄得半湿,掐好时间点走回病房。

    方坤本就担心她母亲, 见她似乎哭过, 张口便要询问,却被季冕冷声打断, “佳儿,我有点累了, 想睡一会儿。你先回去吧。”

    正打算好好演一场苦情戏的李佳儿,“……”这剧本不对啊!她还等着季冕询问自己为什么哭呢, 自己就可以告诉他母亲病重需要一大笔手术费。如果他提出借钱, 自己就坚定拒绝, 过几改签到极光的时候便可以拿经济拮据为借口获得他的谅解。季冕出身于单亲家庭, 对母亲很孝顺, 这件事全国人民都知道。

    李佳儿计划得很好,这样做既可以推掉娱乐的邀约,又不会彻底得罪季冕,真是两全其美。而所谓“病情加重”的母亲,如今正躺在疗养院里数钱呢。只要给她足够的钱,她可以配合女儿干任何事,正如当年诬陷何毅那样。

    但无奈季冕不按牌理出牌,竟然问也不问,直接撵人?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李佳儿整个人都是蒙的,连自己怎么离开医院的都不知道。

    方坤若有所思地看着季冕,“你没看见李佳儿快哭了吗?她妈肯定出事了。”

    “她妈出事跟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她爸还是你是她爸?”季冕冷道。

    “这话可不像是你的。”方坤皱眉。

    “我的确爱才,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帮。我真的老了,眼光不行了。”季冕由衷感慨。

    “怎么又来了!你眼光很不错啊!李佳儿不但歌唱得好,演技也很厉害,有爆红的潜质。”

    “把自己的人生当成一出戏,每分每秒都在表演给别人看,这样的人演技能差得了?你跟陶一声,以后不要再联系李佳儿,她要是不愿意,你就让她离职。”

    “你这是要跟李佳儿划清界限?你不会怕了肖嘉树吧?”方坤大为意外。

    季冕却不理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周楠,你跟李佳儿的合约拟好了吗?拟好了?那你先放着吧,别急着联系她。她已经找好东家了,极光,对,已经洽谈好了。不,我不知道,不然也不会把她引见给你。我也不明白她怎么想的……”到这里,季冕的表情略微有些奇怪,停顿片刻后才道,“这次真是抱歉,让你白忙活一场。改我请你吃饭。行,回见。”

    挂断电话后,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

    方坤惊愕道,“李佳儿不签娱乐,要签极光?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一直没听你啊!”

    “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季冕摆手,“给我一个本子一支笔。”

    方坤连忙从包里翻出本子和笔,口中感慨不停,“李佳儿怎么会签约极光?她怎么那么不谨慎!”

    极光以恶意炒作、压榨艺人、风气糜烂而闻名,甚至有传言极光的经纪人非常喜欢为艺人拉皮条,甚至诱惑他们吸食毒.品以达到完全掌控的目的。签约极光的艺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长相好、年纪轻,一旦上了年纪颜值下滑,立刻便会被舍弃。

    但与此同时,极光也有自己的优势。它的幕后老板来头很大,手里握有许多顶级资源,想捧红谁是分分钟的事。李佳儿若是为了筹钱替母亲治病,签约极光倒也情有可原,毕竟那边的签约费很高,只是可惜了这么个姑娘……

    方坤正暗自惋叹,却听季冕冷笑了一声,不由问道,“你笑什么?”

    “没有。我原本以为自己眼光差,没想到你更差。”季冕边写字边摇头,眸色冷冰冰的。

    方坤不服气地道,“我能把你捧成大满贯影帝,已经足够证明我的眼光。你写什么呢?看也看不懂。”

    只见笔记本上列了两排人名,第一排人名有护士、岚姐、陈哥等等,后面均打了一个叉;第二排人名有方坤、修总、肖嘉树、李佳儿……后面均打了一个勾。勾勾叉叉之后有点评,只两个字,不是“反感”就是“欣赏”,末了重重写下“好感值、恶感值”六个字。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拆开来全都看得懂,合一起就抓瞎了!方坤很是莫名其妙,正想询问,却听季冕勒令道,“你慢慢走出去,电话不要挂断,我让你停下你就停下,然后估算一下你跟我之间的距离。”边边拨打了方坤的电话。

    方坤拿起手机,无奈地走出去,心里嘀咕道:莫非真的撞坏了脑子?这可怎么办?要不要请国内外的脑科专家来看看?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沿着走廊慢慢朝前走,走出去一段距离就听季冕命令道,“停,测一下你现在离我有多远。”

    “大概十五到二十米的样子。”

    “行,你可以回来了。”季冕挂断电话,侧耳聆听片刻,这才在本子上写下一行字——有效距离十五至二十米,末了轻轻按揉太阳穴。当方坤进来时,发现他正靠倒在病床上,表情有些颓丧。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方坤真有些心慌。

    “你知道吗?”季冕徐徐开口,“昨晚上我明明记得我伤得最重,一块铁皮卡进我的心脏,血不停地流,再过五分钟,不,或许只要三分钟,我就会死。但是我现在却还活着,全身上下没有半点伤口。”

    “你肯定记错了。”方坤打断他,“你别想了,这都是脑震荡的后遗症。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你现在应该庆幸,而不是怀疑人生。”

    “对,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这句话给了季冕极大的安慰。他似乎想通了什么,徐徐吐出一口气。

    ---

    三后,两人乔装打扮出了院,刚回到家就接到周楠的电话。他似乎很无奈,“李佳儿果然推掉了我的合约,也不准备参演我的戏。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现实,只知道钱钱钱。”

    “抱歉。”季冕语带愧疚。

    “你有什么好道歉的,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得嘞,我继续物色人选,先挂了啊。”

    “别急着挂。我听你那部戏很缺投资?”

    “别别别,你千万别投。我老实跟你吧,那部戏是川川在拍,他纯粹拍着好玩呢,请了杰斯当艺术总监,演员的造型可雷人,配色眼花缭乱看得我头晕!他请演员还只看脸,不看演技,长得好就往剧组里扔,别的都不管。我已经做好赔钱的心理准备了,不能再坑你。”起男友赵川,周楠真是哭笑不得。

    很清楚赵川的不靠谱和杰斯耐人寻味的审美观,季冕立刻打消了投资的念头,颔首道,“那我只能为你祈祷了。但愿你少赔一点。”

    周楠无奈道,“川川高兴就好,赔不赔的无所谓。李佳儿那事不算啥,你要是还有好人选,继续给我推荐啊,我现在极度缺人!”

    季冕满口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不禁摇头失笑,笑容未敛,又有一个电话进来,屏幕显示“李佳儿”三个字。

    “喂,季哥?我、我很抱歉,我已经签约极光了。”她的嗓音听上去很沉重,似乎压了很多心事。

    “是吗?那恭喜你。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能理解。没什么事我先挂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季冕挂断电话后直接把人拉黑。

    正准备演一出“被逼无奈”戏码的李佳儿,“……”她立即回拨电话,但那头已经接不通了,发微信也石沉大海,再登微博,系统提示她季冕已取消了关注,曾经发过的几条赞赏她的博文也都删得一干二净。

    很快便有友发现了这一点,纷纷在微博下面留言,李佳儿是不是得罪了季大神,被讨厌了。由于季冕名声非常好,粉丝团又庞大,一时间所有的责难都朝李佳儿这边涌来。

    李佳儿急得满头是汗。季冕这些年越来越低调,很少在微博上发表动态,于是每一条有关于他的消息都会蹿上热搜榜。这件事要不能尽快解决,热搜榜头条肯定会变成“季冕取关李佳儿”,对她的人气影响很大。要知道,当初之所以很多人粉她,都是看在季冕曾多次夸奖她的份上,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听到这里,肖嘉树抿直的唇角微微有些颤抖。他不缺那点股份,也不想什么都不干便过上一辈子。在他看来,那不叫舒舒服服,而叫庸庸碌碌。他是肖家的子孙,他为什么不能为家族出力?

    肖母简直快疯了,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法与丈夫沟通,不免声嘶力竭起来,“5%的股份难道不是树该得的吗?你爸前几也给了二房和三房各5%的股份,那是肖家子孙应有的份例,都要给的,凭什么到树这里就成了格外施恩了?他不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爸的孙子?他是我跟别人生的野种?肖启杰,你不能这么偏心,眼里只看得见定邦,完全不拿树当回事!他那么努力地学习,只是为了能在毕业后帮帮你,帮帮他大哥。他是个好孩子,你们不能这样对他!”

    “好了,你什么胡话!他是我的儿子,我当然会照顾他。不进肖氏就是偏心了?他什么都没干就有5%的股份,出去谁不羡慕?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是想借他争一份家产,你完全是为了你自己!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签了婚前财产协定,你不会贪图肖家一分钱,难道你都忘了吗?你要是不甘心自己去跟爸,别在这儿胡搅蛮缠!”

    肖母出离愤怒,尖叫道,“肖启杰,你混蛋!当年我的确签了婚前财产协定,我嫁给你不是为了你的钱,这是真的。但我是我,树是树,我可以不要你们肖家一分一毫,但树是你的儿子,他理应得到属于自己的东西!你们不能把他丢到国外便什么都不管了,他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呜呜的哭声传来,透着浓烈的悲愤和无奈。

    肖嘉树已经完全没有表情了,像一尊雕像般坐在沙发上。父亲是二婚,在母亲之前还有一任妻子,死于胃癌,两人是在前妻离世后半年认识的,不存在婚内出轨,也不存在三上.位,但由于母亲特殊的职业,旁人便怎样都不肯相信她的清白,总认为她是故意勾引父亲,然后借着肖家的权势上.位。而肖家真正的掌权者肖老爷子更是对母亲误会甚深,又极其宠溺原配所出的长孙,于是对母子俩极尽打压之能事。

    肖嘉树原以为自己考上沃顿商学院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爷爷会对自己改观,但现在看来简直是痴心妄想。肖老爷子性情十分顽固,他要是喜欢一个人恨不得掏心掏肺,讨厌一个人便是看一眼也嫌多余。肖嘉树的异母哥哥肖定邦就是那个被偏爱的,而他自己则是个多余的。

    楼上的争吵告一段落,只有母亲隐隐约约的哭声传来;父亲的气性也消了,嗓音变得和缓很多,似乎在道歉。他作为肖家的嫡长子本该扛起顶立门户的重任,但无奈能力有限,又优柔寡断毫无魄力,老爷子便越过他择定长孙肖定邦继承家业。如今的肖家由二人了算,别人没有话语权。老爷子不让肖嘉树进入肖氏,一是看不上他的出身,二也是怕兄弟阋墙。

    肖定邦对母子俩的态度并不热络,看见了点个头而已,也就更不会帮肖嘉树话。于是之前的问题又来了,自己为什么要回国?为什么会放弃喜欢的专业改去读工商管理?自己付出的汗水与努力就这样白费了吗?肖嘉树慢慢把头靠在椅背上,表情不出得茫然。

    恰在此时,肖定邦提着公文包进来了,之前还对二少不冷不热的佣人立刻迎过去,一个帮忙拿包,一个帮忙脱大衣,还有一个从鞋柜里取出一双拖鞋,恭恭敬敬地摆放在大少脚边,没人比他们更明白谁才是肖家真正的主人。

    “大哥,你回来了。”肖嘉树立即站起来,嘴角不知不觉便往上翘。对这个大哥他还是很尊敬的,有能力、有魄力,刚上任没几年就把肖氏的产业扩大了两倍有余,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担任肖氏制药集团的掌舵者。他是生的领袖。肖嘉树从来就没想过与大哥争夺些什么,他只是想让爷爷和爸爸为自己骄傲,同时也想为大哥分忧。有一句古话怎么的来着?哦对了,叫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但肖定邦似乎不是这样想的。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冷淡地点了一下头,听见楼上传来的哭声,眉心不免一皱。但他什么都没,既不表达弟弟归国的欢迎之意,也不关心父母之间的争吵,转身便上了二楼。

    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景消失在楼梯转角,肖嘉树略带欢喜雀跃的眼眸暗淡下来。站在角落里的佣人纷纷垂头,却在对视间交换了一个鄙夷的眼神。三就是三,私生子就是私生子,哪怕登堂入室也讨不了好。肖家还有明白人,只要肖老爷子和大少不松口,二少永远也出不了头。

    感受到这满是压迫排挤的氛围,肖嘉树难过极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立刻购买回美国的机票,从此再也不回来,但思及楼上的母亲,又硬生生忍耐了下来。自己走了母亲该怎么办?她与父亲的感情似乎越来越恶劣,父亲毫无根由的猜忌就像一柄尖刀,把母亲割得遍体鳞伤,而她原本能过得更好……

    又一次,肖嘉树为自己的弱感到难过,他什么都做不了,更帮不上母亲。沮丧间,肖母红着眼眶下来了,脸上却带着优雅而又温柔的微笑,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树,快去洗个澡,换一套衣服,待会儿要去老宅陪你爷爷吃饭。”

    哪怕知道自己不能进入肖氏是爷爷的决定,肖嘉树也产生不了反抗的心理。他如果透露出一丁点的不满,爷爷便会大发雷霆,然后迁怒到母亲身上,当着叔叔婶婶的面用最刻薄的话语肆意谩骂母亲。他看不上戏子,认为他们是下九流的玩意儿。

    肖嘉树内心充满抗拒,却还是乖乖站起来,“好,我马上去。”

    薛淼摸摸儿子的头,笑容温柔,眼里却有泪光闪过。她不知道自己送儿子出国是对是错,鼓励他改念工商管理是对是错,甚至于当年嫁给肖启杰是对是错?但她知道自己做了最正确的一件事,那就是把儿子带到这个世上。他是她最好的礼物,最温暖的慰藉。

    一家四口很快收拾停当去了老宅。肖老爷子在一众子孙的环绕下坐于主位,原本正朗声大笑,看见进门的肖嘉树,面色立刻冷了下来,“你那穿的是什么?破破烂烂的成何体统!”他举起拐杖指了指孙子的裤子。

    肖嘉树低头看看自己的破洞牛仔裤,满脸都是问号。这可是acne studio今年新出的款,穿上去又潮又酷,显得自己腿更长更直,再搭配白t不要太帅,怎么就成了破烂了?他正想与爷爷解释几句,就听背后传来大哥沉稳的声音,“爷爷,收购阳光制药的事我有几个问题要跟您讨论讨论。”

    肖老爷子的脸色立刻和缓下来,扬手道,“走,去书房谈。洪颖,让大厨开始做菜吧。”

    “哎,我这就去让他们弄。”洪颖笑着答应一声。她是肖老二的妻子,本身出自豪门大族,又精明能干,很得老爷子器重,家里的事几乎全交给她来管。只可惜她生的几个儿子不争气,能力比不上肖定邦,否则肖家的掌舵者究竟是哪房还不准。她特别嫉恨肖定邦,却又惹不起对方,只好拿肖嘉树母子俩出气,话总是带着刺,专往人最痛的地方戳。

    肖嘉树很不喜欢两位叔叔婶婶,但若是不来老宅,又会被爷爷斥责没有规矩,不懂孝顺,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等等,所以不得不来。肖家之于他,之于母亲,都是一个巨大的囚笼……

    有些人在困难的时候或许会需要亲人、爱人、朋友的安慰,这样能使他们动力满满,但林乐洋却恰恰相反,越是难堪的时刻他越想一个人面对,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显得更狼狈。

    他再次向施廷衡道歉,然后没话找话地瞎聊,生怕季冕真的走过来安慰自己。季冕已经跨出去的脚步慢慢收回,表情略显无奈。这时,肖嘉树挤到他身边,踮起脚尖看向拍摄场地,悄咪.咪地问,“刚才怎么了,谁吃ng了?”

    连续在片场呆了一个星期,肖嘉树发现自己对表演依然没兴趣,却很爱旁观别人吃ng的场景。众位演员吃ng的理由各种各样,ng后的表情千姿百态,而导演的谩骂则滔滔不绝、气势汹汹,构成一幅极其生动有趣的画面,叫他百看不厌。他还想着要不要把这些场景截取下来做成视频,留着以后慢慢欣赏呢。

    见季冕不搭理自己,他自自话,“一定是林乐洋,他和我一样也不是科班出身,没什么功底。”

    季冕依然不答,只是眉头紧皱地看着对面。

    第三条开始拍摄,场记刚打完板,准备就绪的林乐洋和施廷衡就互相揪住对方的衣领躲进楼梯间。这次走位很成功,两人都进入了摄像机的拍摄范围,而且表情和动作均很到位。林乐洋扯掉施廷衡的口罩,出“果然是你”的台词,施廷衡嘴巴微张,似要话,却立马顿住,并把林乐洋推进更阴暗的角落,只因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是全局的警察在这栋楼里搜捕通.缉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