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肖父盯着他满是破洞的牛仔裤,指责道, “你穿的这是什么?我没给够你生活费?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以后不准再穿这种破烂玩意儿, 害得我丢人!”

    不等肖嘉树反驳,薛淼便先炸了, “你懂什么?这是acne studio今年新出的款式, jonny johansson亲自参与设计的主打产品, 树穿上去腿显得又长又直,比人家首席模特还帅, 哪里难看了?你跟你爸既然那么正统,干嘛不穿长袍马褂?大清已经亡了,你醒醒吧老古董!这么着, 你要是不满意,我以后不叫你名字了,直接叫你启杰阿哥成吗?再不然叫你王爷?你也真不要脸!”

    肖嘉树面无表情, 内心却默默给母亲点了一个赞。他就自己穿这件牛仔裤很帅嘛,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肖父气得捂住胸口,“你在我跟前倒是横,刚才怎么没看见你反驳爸一个字?我这不是为了树好吗?爸喜欢规规矩矩的人, 树就不能体谅体谅他老人家,让他看得舒服一点?”

    “喜欢规矩人?别搞笑了肖启杰!他那纯粹是看树不顺眼!无论树穿什么, 什么, 做什么, 他都能挑出无数个缺点。树还只是穿了一件破洞牛仔裤, 露了个膝盖骨, 你那两个好侄女一个露了大半胸脯,一个连内.裤边都遮不住,怎么不见老爷子发话?她们穿就是时髦、潮流,树穿倒成了破烂了,没这么欺负人的!”

    “你够了没有?我发现你越来越喜欢胡搅蛮缠……”

    “没够!我今儿就要跟你好好掰扯掰扯,你们一家子太过分了……”

    父母你一句我一句地吵起来,闹得肖嘉树头疼。他劝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听,不得不叫停司机,下了车。肖定邦的汽车坠在后面,经过他时放缓了速度,却没有停下来,最终也慢慢远去了。

    肖嘉树在原地站了几分钟,不知是轻松多一点还是落寞多一点。他原以为考上沃顿商学院的自己能获得父亲和爷爷的认同,但其实没有;他以为荣耀归国的自己能获得他们的认同,但其实也没有。正如母亲的那样,无论他什么、做什么,都是无用的,有些人永远也没办法讨好。

    那自己还坚持些什么?肖嘉树感觉既委屈又不忿,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看见一家造型工作室,眼珠一转便扎了进去。

    “染发,奶奶灰、葱头绿、屎黄色,什么非主流给我染什么。”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对了,再给我纹个身,扎个耳洞。”

    葱头绿、屎黄色?您确定不是来砸我们招牌的?造型师心里暗暗吐槽,面上却笑眯眯地答应下来。非主流就非主流,但绝对不能丑!为了自己的招牌着想,造型师仔仔细细看了青年几眼,然后脸红了。这位顾客也长得太好看了一点吧?不是时下.流行的花美男,也不是硬汉型男,而是二者综合起来的俊美,五官既透着精致,也透着酷帅,看上去很有侵略性,鼻梁又高又挺,嘴唇又薄又红,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简直能勾魂!

    就凭这副盛世美颜,染彩虹色也不会丑啊!造型师信心百倍地道,“那我帮你做渐变色吧,根部是黑色,慢慢慢慢变成灰色。你的发质很好,非常顺滑,长度也够,把头发撩起来的时候就能看见颜色的过度和转变,很漂亮。”边边拿出ipad让顾客看效果。

    肖嘉树盯着视频看了一会儿,拍板道,“就这个色。”够潮够炫,重要的是父亲绝对接受不了。

    造型师显得很高兴,调试染料的时候还愉悦地哼起了歌。他喜欢一切美的事物,更喜欢亲手让他们变得更美。

    四时后,焕然一新的肖嘉树走出造型工作室,头上顶着渐变色,耳朵戴着黑曜石,身上却没有纹身。他怕痛,造型师刚把工具拿出来他便怂了,迫不及待地刷卡付账,狼狈而逃。回到家时,薛淼正在敷面膜,看见儿子的新造型,面膜纸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爸呢?”肖嘉树面上很淡定,掌心却冒出许多冷汗。他从到大都是乖乖仔,做出叛逆的事还是第一次。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薛淼不敢置信地问道。

    “喜欢就弄。”肖嘉树拨乱头发,让母亲好好看看自己酷炫的发色,状似轻松地道,“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痛。”薛淼无奈扶额。

    “染头发不痛,我对染料不过敏。”肖嘉树换好拖鞋,从冰箱里拿了一张新的面膜纸。

    “我是,待会儿你爸拿棍子打你的时候可能会痛。儿子,你快回房躲一躲吧。”薛淼接过面膜纸,怜悯道。

    肖嘉树:“……”

    在房里躲了一一夜的肖嘉树还是挨了打,要不是肖定邦忽然跑回来跟肖父谈收购公司的事,他的屁股和腿肚子就保不住了。但他依然顶住了巨大的压力,死活也没把头发染回来。肖父的气性过了便也没再强迫儿子,只是一看见他就唉声叹气,仿佛看见了纨绔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肖嘉树在国内没什么朋友,平时既不抽烟喝酒,也不泡妞赌.博,更不喜欢飙车,唯一的爱好就是打游戏。只要给他一台配置高的电脑加一根线,再备上充足的食物,他能足不出户地宅上好几个月。所以,肖父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但薛淼却受不了儿子的颓废。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儿子早晚会垮掉,包括精神和身体。他活得没有一点追求,也没有一点目标,就像行尸走肉一样,这才是最可怕的。思虑再三,她把儿子的线拔了,又押着他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得体的衣服,这才带他出门。

    “冠世娱乐?妈,你带我来这儿干嘛?”肖嘉树抬头看看摩大厦上的招牌,疑惑道。短短几个月他便瘦了一大圈,眼眶下面带着浓重的青黑,看上去很不健康。

    “带你来上班。”薛淼走进电梯,摁了顶楼的键,等门关上才道,“我有冠世娱乐的股份,今后都会过到你名下,你也算冠世娱乐的大股东,总得来自己的公司看看。”

    “妈,你还跟娱乐圈有牵扯呢?爸要是知道了……”肖嘉树为母亲担心起来,完全忘了问自己上班的事。

    “他知道了又怎样?大不了吵一架。他不让你进肖氏,我总不能看着你废掉吧?你好歹是沃顿商学院的高材生,难道毕业出来只能打游戏?你是不是怕进入娱乐圈后被你爸爸、爷爷骂?你要是怕了我立马带你回去。”

    “我怕什么?反正他们也不管我。”肖嘉树心里有点发虚,面上却装得很淡定,仿佛自己无所畏惧。

    都“知子莫若母”,凭薛淼对儿子的了解,自然知道该怎么逼他走出他爸爸和爷爷为他打造的囚笼。她为肖启杰牺牲了半辈子,从此郁郁寡欢、委曲求全,绝不希望儿子重蹈自己的覆辙。老爷子再生气又怎样?难不成还能把他们母子俩吃了?

    胡思乱想间,电梯门开了,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迎面走过来,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他身材十分高大,长相也俊美无俦,眉宇间的轻佻与邪肆非但没能折损他的气度,反倒令他更显魅力。他紧紧抱了抱薛淼,又很快放开,喟叹道,“淼淼,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最近过得好吗?”

    “就那样。”薛淼并不想编造一些童话来诓骗好友,同时也麻痹自己,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儿子道,“树,这是你修叔叔,快叫人。”

    修长郁,冠世娱乐的掌舵者,同时也是娱乐圈呼风唤雨的人物。母亲当年就签在他旗下,被他一手捧红,两人曾经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在长久的合作中又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但自从母亲嫁入肖家后便与娱乐圈的朋友断开了联系,也因此,肖嘉树对这位修叔叔很陌生,但并不妨碍他辨认出这张经常上商业和娱乐杂志的俊脸。

    “修叔叔好。”肖嘉树乖乖点头弯腰。

    他继承了薛淼精致绝伦的长相,却与肖启杰半点不似。薛淼当年参演的第一部戏便是反串男主角,以女儿之身把一位潇洒不羁的侠客演绎得淋漓尽致,从此风靡万千少女。她的女粉丝比男粉丝多得多,而与她像了七八分的肖嘉树在继承之中又进行了改良,容貌更提升一个档次。

    修长郁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棵精神的树苗,更何况他还是淼淼的儿子。

    肖嘉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举起酒杯,与身边的黄美轩和黄子晋碰了碰,然后夹起一块鸭肉放进碗里。黄美轩悄悄拉扯他衣袖,他不理,连刨了几口饭才看过去,低声问道,“黄姐,导演不是已经完话了吗?可以吃了吧?”

    “跟导演、季哥、衡哥喝一杯,快去。”黄美轩边边给肖少爷倒酒。

    施廷衡、季冕分别是这部电影的男一号、男二号,也都是影帝级别的大咖,后辈理当敬他们一杯,而他们喝不喝则是另一回事。肖嘉树虽然在国外待了很多年,对中国的餐桌礼仪却也不陌生,拿起酒杯敬了导演、施廷衡和季冕,除了一句“多多关照”,再没有别的话。

    与之相对的,别的新人陆陆续续走到三人身边,又是敬酒又是讨好,恭维的话一句接一句层出不穷,越发显得肖少爷性格高傲、不知礼数。

    黄美轩有些头疼,却也无可奈何,狠狠瞪了埋头苦吃的肖少爷一眼,然后低问,“你这吃的是什么?”

    “辣子鸡丁啊。”肖嘉树抬起头,嘴唇红艳艳的,眼眶还挂着几滴亮晶晶的泪。

    “谁准你吃辣的!薛姐你口腔溃疡才好,火气还没降下去呢!吃青菜!”黄美轩边边夹了一大堆青菜,放进肖少爷碗里。

    肖嘉树把青菜挪到一边,继续吃辣子鸡丁,吃完把筷子伸向水煮肉片。连续喝了半个月的白粥,他现在只想吃些重口味的东西。黄美轩见他不听话,拿起干净的勺子敲他手背,他哎呀低叫,却依然坚强地把水煮肉片夹回来,一口吃掉。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心我告诉薛姐!”黄美轩恐吓道。

    肖嘉树冲她讨好地笑了笑,然后继续把“罪恶”的手伸向不远处的香辣虾。黄美轩那叫一个气啊,拿勺子连连敲他手背,却都无法阻止。两人的互动十分亲昵,不像经纪人与艺人,倒更像长辈与家中辈。众人看在眼里,对肖嘉树摆谱的行为也都不怎么介意了。

    没有强势的背景,传中的大魔王黄美轩能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肖嘉树?不可能的!既然有背景,那就得罪不起,他爱摆谱便随他去吧。这样一想,几名主创人员开始寻肖嘉树话,却只得到他嗯嗯啊啊几声敷衍,心里怄得要死也不敢表露出来。

    肖嘉树很能吃,还专往辣菜伸筷子,气得黄美轩直瞪眼。她的弟弟黄子晋忽然低笑起来,主动给肖少爷舀了一勺麻婆豆腐,凑到他耳边道,“吃,只管放开了吃,明早上大号的时候你就舒坦了。”

    “啊?”肖嘉树呆呆地看向他。

    “明早上,大号。”黄子晋重复一遍,不过音量放得很低,除了肖少爷和姐姐黄美轩,谁也没听见。

    肖嘉树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想象力特别丰富,别人随随便便一句话,他能够利用想象力将它构造成色彩最丰富的画面。眼下,他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自己坐在马桶上,用力憋红了脸,却怎么也拉不出来的场景,经过十几分钟惨无人道地折磨,好不容易通畅了,拉出来的却是一团火,火焰从马桶里呼啦啦蹿出来,烧焦了他的头发,有什么东西爆开了,满地都是黄色的、粘稠的可疑物体……背景音乐同时在脑海中回荡——菊花残,满腚伤,你的内裤已泛黄,花落人脱肛,只能趴不能躺……

    呕……想吐……肖嘉树慢慢放下筷子,慢慢捂住嘴,用控诉的眼神看向黄子晋。

    黄子晋揉乱他酷炫的灰发,笑道,“乖,继续吃,哥帮你夹。”

    “哥,我错了,我吃清淡的东西。”肖嘉树连忙低下头,老老实实吃青菜。

    黄子晋单手托腮,笑盈盈地看着他,眼里满是宠溺。他长相极其俊美,甚至可以用妖异来形容,唯一的缺点便是少了一点阳刚气,年少时也曾大红大紫过一段时间。但正是因为这张脸,他后来被某个涉黑团伙控制,强迫他拍那种片子。要不是薛姐及时赶到,他可能早就疯了、死了,或生不如死。而薛姐之所以冒那么大风险与该团伙周旋,不过是因为恰好看见姐姐躲在公司楼道里哭而已。她当时连他们是谁都不认识。

    这么多年过去,他退出舞台改做幕后,姐姐也从勤杂工混成了金牌经纪人,但他们一刻也不敢忘记究竟是谁将他们救出了地狱,又给了他们美好的明。莫薛姐只是让他们暂时带一带肖嘉树,就是让他们一辈子给肖嘉树当保姆,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当黄子晋陷入回忆时,季冕的脸色却有点古怪。他先是用餐巾捂住嘴,然后猛灌一杯酒水,末了摇头失笑,低不可闻地斥了一句“活宝”。方坤注意到他的反常,凑过去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头疼?”

    “没,我很好。”季冕放下酒杯,又回过头看了看坐在另一桌的林乐洋,发现他与周围的人谈笑晏晏十分融洽,这才放心地出去了。

    肖嘉树吃饱以后想放水,也出去了,洗完手回到包厢,看见季冕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抽烟,不禁走过去,“季哥,能给我一根烟吗?”

    “你也抽烟?”季冕有些意外。别看肖嘉树长得高大俊美,实则内里就是个男孩,稚嫩得很。

    “我抽得少。”肖嘉树不敢在母亲面前抽烟,一旦被她发现,挨抽的就不是烟,而是他自己。所幸他烟瘾不大,回国之后才没暴露。

    季冕低笑起来,然后将整包烟递过去,语重心长道,“中国人在聚餐的时候往往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交际。别人都在话,唯独你埋头吃东西,谁也不理,这就太扎眼了。背景再强硬的人也需要人脉,尤其是在娱乐圈,与别人多多交流,结个善缘,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个我知道,谢谢季哥。”肖嘉树一点儿也没觉得季冕多管闲事。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季冕是真心为自己好才会这些话,否则谁理你?在这个圈子里,咖位决定一切,为了往上爬,谁都可以踩上一脚,像季冕这种既不践踏同行,还能设身处地为后辈着想的人,已经太少太少了。

    季冕果然像百度资料里的那样,是个大好人!肖嘉树对季冕的好感度蹭蹭上涨。虽他曾经护着李佳儿,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出自本心、出自善意,实在是不可多得。

    面对他,肖嘉树忽然有了倾吐的**,低声道,“季哥,其实我一点儿也不会演戏,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凌峰这个角色塑造好,所以我不敢跟剧组里的人套近乎。你想啊,我要是整在剧组里上蹿下跳,让大家都认识我了,结果因为演技烂,不得不退出,那得多丢脸!还不如我一开始就谁也不搭理呢,安安静静地来,安安静静地走,好歹还能为自己留些面子。”

    他用力吸一口烟,继续道,“我早就想好了,我要是能把这个角色演下来,我就演,演不下来我就趁早走人,把位置留给真正有演技的艺人,所有的损失我来赔偿。有一句俗话叫做‘占着茅坑不拉.屎’,我感觉自己就是那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特别亏心。”

    季冕深深看他一眼,劝慰道,“什么傻话?你可以赔偿剧组金钱上的损失,但你能赔偿时间上的损失吗?因为你,剧组临时换角,所有戏份重拍,档期就耽误了,这是金钱无法弥补的。你先别想着自己演不好该怎么办,而要想着自己拼尽全力也得把它演好,这才算成功跨出了第一步。凌峰这个角色我看过,设定跟你本人很像,难度并不大,你只要本色出演也就差不多了。”

    “真的吗?”肖嘉树果然被安慰到了,原本灰暗的眸子变得亮晶晶的。这种话薛淼也曾过很多次,但肖嘉树总以为那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偏爱,是戴着滤镜的。然而现在连季冕也这么,他一下子就放心了,感觉自己得到了很大的鼓舞和肯定。

    修长郁从善如流地抽了一根,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感叹,“我还以为你早就戒了。”

    “过得不顺心的人戒不掉香烟。”薛淼微微垂眸,免得烟雾熏红自己眼睛,修长的指尖夹着烟嘴,姿态既优雅又透着一股忧郁。她过得不顺心,这一点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修长郁,不如坦然相告。更何况他俩没什么话是不能的。沉默片刻后她继续道,“刚才我让你帮树安排一个职务你可别当真。我不想让他当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你的意思是?”修长郁意识到了什么,不免愕然。

    “对,我想让他去演戏。”薛淼徐徐吐出一口烟雾,娇艳欲滴的唇色在雾气中氤氲,“你先帮他随便安排一个职务,让他在剧组里待一段时间,熟悉熟悉流程,再帮他物色一个合适的角色。”

    “你这也太乾纲独断了吧?你不问问树愿不愿意?他可是肖氏的少爷,你却让他进娱乐圈,他爸爸和爷爷一怒之下会不会剥夺他的继承权?这么些年都忍过来了,你何苦!”修长郁苦口婆心地劝阻。

    薛淼却并不领情。在修长郁面前,她完全是另一番模样,烈性如火、强势无比,而这才是她的本来面貌,“我自己可以忍,为了儿子我却不能忍。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多优秀吗?结果到头来他那些所谓的亲人却逼迫他掩盖自己的光芒,做一个庸庸碌碌,混吃等死的废物。这几个月他把自己锁在房里打游戏,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澡也不洗,他那么爱臭美的人,却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我看了就像挖心一样疼!在你们眼里,他的确很富有,一辈子不干事也有花不完的钱,可是谁又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