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都是一个公司的, 就当带一带后辈,没什么。”季冕摆手道。

    “你果然好脾气, 我最怕的就是带新人,麻烦忒他妈多!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就读金融系的公子哥儿, 自己有没有演技心里没点逼数?要不是他背景太强硬, 罗导演根本不会同意用人。难怪今谁给罗导演敬酒他都喝, 这是心里憋着一股火呢。”施廷衡似想到什么,不免摇头,“这些富二代真是……读书、读书不行, 工作、工作不行,发现娱乐圈赚钱快就想来混口饭吃。他们以为当演员很容易?靠一张脸就能红?啧啧……”

    季冕沉默了片刻,然后杵灭烟蒂, 认真道, “他演技好不好,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你难道没打听清楚?他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 硕士文凭。对了,他今年刚满二十。”话落迈步离去。

    施廷衡呆愣良久才吐出一口眼圈, “我.操, 既然能考上沃顿商学院,又是硕士毕业, 还来混什么娱乐圈?太想不开了!”

    ---

    肖嘉树回到包厢,发现导演已经喝高了, 被两名助理左右架着, 正准备离场, 余下的主创人员还在应酬,似乎并不打算早退。要知道施廷衡和季冕都没走,谁要是放过攀交他们的机会谁就是傻瓜。

    黄美轩好不容易等到肖少爷回来,连忙把倒满的酒杯推过去,低声交代,“去,跟剧组里的演员认识认识,每人敬一口,不用喝多。”

    “我不喜欢喝酒,”肖嘉树把酒杯推开,加重语气,“也不想认识剧组里的人。我拍完戏就走,谁知道我是谁?”

    “你这孩子……”黄美轩话没完就被黄子晋打断了,“姐,你别逼树。他刚入圈,得先适应适应。”

    “这有什么好适应的,都是基本的交际……”姐弟俩因为敬不敬酒而吵了起来,好在声音不大,表情也不难看,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

    肖嘉树暗松口气,赶紧拿起筷子吃菜。还没开始演戏,他已经厌倦了这个圈子。难怪外人都管娱乐圈叫做名利场,这里不看出身,不重学历,更不在乎品德,只要你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便能扶摇直上。在这个圈子里,你可以爬得很快,攀得很高,但跌下来的速度也同样惊人。

    肖嘉树不喜欢这个圈子的浮华与喧嚣,自然也就不喜欢演戏。好在他的戏份不多,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便能搞定。当他埋头吃东西时,隔壁桌的演员们正频频往这边看。

    既然是名利场便有主次、尊卑之分。在安排酒宴时,主创人员和可有可无的普通员工自然不会在一个包厢;导演、主演、制片人、投资商和戏份不多的演员也不会在同一桌。如果按咖位来编排位置,肖嘉树绝不可能坐在导演和季冕中间,但他偏偏坐了,态度还那么嚣张,不得不令人侧目。

    剧组的女一号苗穆青原本应该坐在肖嘉树那个位置,却在开宴前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名牌竟然被放在了隔壁桌,肚子里早就憋了一团火。她双手抱胸,脸色铁青,只等抢座的人来了便发难,结果人是来了,难却发不了,只因对方的经纪人是黄美轩,助理是黄子晋。这是何等顶配?用膝盖想也知道肖公子的背景绝对不简单。

    苗穆青满肚子火气刹那间变成了火热,根本没心思与同桌的人应酬,只专心等待接近肖公子的机会。

    “苗姐,我敬你一杯。听你也是传媒大学毕业的?我是你的学弟……”林乐洋满上一杯酒,恭恭敬敬地递给苗穆青,但对方并不领情,甚至还有些不耐烦,一把推开酒杯,冷道,“你自己喝吧,我最近皮肤有些干,不能多喝。”

    泼出来的白酒洒了林乐洋一身,他却不得不按捺住脾气,温声道,“那苗姐你一定得多多注意身体。这杯酒我喝了,你随意。”话落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但他做足了姿态,苗穆青却看也不看,手里捧着一杯红酒朝隔壁桌的肖嘉树走去,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她俯下.身凑到肖嘉树耳边话,肖嘉树举起酒杯与她碰了碰,然后酌一口,态度并不热络,甚至于渐渐露出不耐的神色。她似乎感觉到了,又了几句话便悻然走开,与几名投资商起话来。

    林乐洋看着这一幕就仿佛看着一面镜子,只不过自己和苗穆青的角色倒换了而已。他忽然感到很不平,隐隐还有股无处宣泄的怨气,这怨气憋得他眼眶都开始发红。但他很快就看见大步走进来的季冕,他那么英俊,那么优雅,浑身散发着非凡的气场,令人瞩目。四处勾搭投资商的苗穆青也经受不住诱.惑,朝他走了过去,却被他抬手挡开了,态度十分冷淡。

    看到这里,林乐洋满心的怨气一下子散开了,嘴角悄悄勾起一抹弧度。似乎是心有灵犀,季冕也朝他看过来,眼底满是温柔。他不疾不徐地走到次桌,低声道,“走,我带你转一圈,认识几位前辈。”

    “好,谢谢季哥。”林乐洋拿起酒杯跟随在他身后,态度看似拘谨,实则正努力憋笑。如果这些人知道季冕是自己的爱人,他们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一定会吓得眼睛都脱眶吧?林乐洋越想越乐,差点笑出声来。

    季冕回头瞥他一眼,表情透着无奈和宠溺。

    当别的演员忙于拓展人脉时,肖嘉树已经吃饱喝足拍屁股走人了。反正他也不打算在这圈子里混,人不人脉的实在无所谓。

    ---

    翌日,《使徒》剧组正式开工,导演刻意把难度的戏份集中在这拍摄,以免太多的ng招来晦气。

    肖嘉树捧着一杯咖啡站在外围,脸上透着漫不经心。黄子晋则指着正在拍摄中的场地道,“你看,那是主摄影机,拍的是全景,那是副摄影机,拍的是特写。你得从那边走过去,在靠墙的地方站定,几台摄影机才能拍摄到你的表情。这就是走位,走位走不好,演技再好也是空的,因为画面上找不到你的人。还有,你站位的时候得注意灯光往哪边打,尽量不要让自己背光……”

    黄子晋一边指点一边演示,末了安慰道,“不用紧张,这一幕戏很简单,你能拍好。”

    肖嘉树智商本来就不低,又有人手把手地教,自然很快便学会了,点头道,“你放心吧子晋哥,我都明白了。”不就是刚归国,与哥哥见个面,聊聊家常,谈谈公事吗?本色出演完全可以搞定。

    当他志得意满时,站在不远处的方坤摇头道,“从没见过哪个艺人演戏的时候请老师来现场教的,肖少爷果然是独树一帜。”

    季冕笑了笑没话。林乐洋看向肖嘉树,满心都是羡慕。他也不是科班出身,也要边拍边学,但他没有肖嘉树那样的条件,能请到造星大师现场指点,只能凭自己努力。以后在片场勤快一点,与导演和几位副导演搞好关系,多看、多问、多钻研,自然能学到很多东西。这样一想,他那点轻微的不平衡就消失了,只余坚定的信念。

    季冕却在这时拍了拍他肩膀,轻笑道,“你在演技方面是黄子晋厉害还是我厉害?”

    “当然是季哥厉害。”林乐洋目露崇拜。

    “肖嘉树有黄子晋当老师,你有我,没什么好羡慕的。”季冕揉揉男友的额发。

    林乐洋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被季冕看出来了,脸颊不免涨红,嗫嚅好半才低声道,“谢谢季哥。以后有不懂的地方请季哥多多教我。”哪怕周围没有人,他也不敢表露出爱意,唯恐连累季冕。季冕怎么能这样好,好得他无法形容!

    “ok,这条过了,肖嘉树、季冕准备上场!”罗导演的大嗓门打断了这温馨动人的一刻,也令方坤暗松口气。明明好了不能举止亲密,这两人怎么就忍不住?他立刻把季冕推上前,催促道,“快去,快去,好好体验一下肖少爷的演技。”如果他真有那玩意儿的话。

    “没,味道很赞!”肖嘉树连忙摆手,然后梗着脖子把没嚼烂的牛肉咽下去,眼睛和眉毛都挤成了一块儿。

    季冕,“……”

    方坤笑着圆场,“喝酒吗?这家的红葡萄酒很不错,你尝尝?”

    酒?一喝进嘴里便会像硫酸一样腐蚀溃疡,从而令人痛不欲生的酒?肖嘉树心里含泪,面上却扯开一抹微笑,“好啊,谢谢坤哥。”

    方坤分别给季冕和肖少爷倒了一杯红酒,正准备借着品酒的间隙聊一聊签约的事,却见肖少爷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然后飞快低下头去。

    “怎么?酒也不合胃口?”季冕微笑看他。

    “不!口、感、很、赞!”肖少爷已经痛得连话都不利索了,一张俊脸比锅底还黑。

    季冕,“……”

    方坤哈哈一笑,“喜欢就多喝一点。”话落又给肖少爷倒了一些酒。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肖嘉树觉得自己简直是度日如年,捏酒杯的手都在打颤。他发誓,只要自己能活着走出这家餐厅,以后便再也不吃垃圾食品了。当他内心散发出强烈的sos信号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先是与方坤、季冕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亲昵无比地捏了捏肖嘉树的脸,“树苗,回国了也不来看看你苏阿姨?”

    “苏阿姨?你也在这儿吃饭?”肖嘉树差点喜极而泣,连忙站起来给了女子一个熊抱,正想替在座的各位介绍,就听苏阿姨强势道,“坤,我把人借走了,你们吃着,我已经埋过单了。”

    “哎呀苏姐,这怎么好意思?”方坤还想客气几句,女子已经把人高马大的肖少爷拉走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座位和一杯浅浅的红酒。

    “肖嘉树竟然连苏瑞都认识,人脉资源很雄厚啊!”方坤酌一口红酒,徐徐道,“看来我未必签得下他。不过这样也好,脾气臭、演技差、管理不好表情,还难伺候,这餐饭下来,我可以尽早打消之前的想法了。他那样的,想红容易,想红得长久却难,随便参加一档真人秀,分分钟暴露真实性格,然后被黑成翔。”

    季冕并不答话,只轻轻摇晃了一下红酒杯。在最喜欢的餐厅吃着最喜欢的牛排喝着最喜欢的红酒,没人打扰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算了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签一个祖宗回来。你太好带了,再带别人我会不习惯。”方坤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顿时享受地眯起眼睛,“好吃,肖嘉树的舌头一定是坏掉了。”

    另一头,肖嘉树跟随苏瑞进入包厢,立马就挤眉弄眼做了个痛苦的表情,“苏阿姨,快给我一杯水冲冲嘴巴!”

    “怎么了这是?”苏瑞连忙端起桌上的白水。

    “我口腔溃疡,刚才喝了酒。”肖嘉树清洗完口腔后泪花也跟着冒了出来,看上去像只委屈的二哈,惹得苏瑞哈哈直笑。她曾经是薛淼的经纪人,后来二人合资开设了一家经纪公司,前些年又一起策划了一场女歌手选秀活动,打开了国内如火如荼的选秀市场,也令公司彻底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论起关系,二人比亲姐妹还亲,苏瑞又是单身主义者,不结婚不生孩子,薛淼的儿子跟她的儿子没什么两样。

    她是看着肖嘉树长大的,自然对他十分关心,立刻让助理去买降火的药,又把人教训了一顿,让他注意身体,这才开始询问工作上的事。

    “他们压根就没给我安排工作,把我当摆设。”肖嘉树有点委屈,然后龇牙咧嘴地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刚才他就想点汤水来着,但季冕似乎很霸道,是请客,其实一早就确定好了菜色,根本没给他点餐的权利。

    “那我跟修长郁一。”苏瑞立刻拿起手机。

    “别别别,”肖嘉树连忙阻止,“我是新人,他们不信任我的能力,所以才会这样。苏阿姨,你要是让修叔叔帮我出头,同事会更看不起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认真工作,有活儿抢着干,日子久了,大家就会明白我是怎样的人,也会慢慢接纳我。这是每一个职场新人都要经历的阶段,我能处理好的。”

    苏瑞看看他透着神圣使命感的脸,忽然扶额笑起来,“树苗,你怎么这么甜?干脆别在冠世干了,来我这里吧。”

    “不了,妈都跟修叔叔好了,不能不守信用。工作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哪能跳槽就跳槽。”肖嘉树一边摇头一边喝汤。

    “行,咱们树苗已经长成参大树了。”苏瑞爱怜地摸摸他脑袋,交代道,“明下午你来公司玩一玩吧。super新声代最后一场总决赛,很精彩。”

    “super新声代”是苏瑞和薛淼合资开设的瑞水文化经纪公司的王牌节目,国内选秀界的鼻祖,影响力很大,每两年举办一次。这一次是瑞水与冠世合资举办,盛况空前,一经开播便连续打破了好几个收视纪录,火得一塌糊涂。就连肖嘉树这种刚回国的海龟也知道一点“super新声代”的消息。

    “就到总决赛了啊?前面好几期我都没看。”肖嘉树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话的方式很扎心。

    好在苏瑞了解他的性格,不以为忤道,“总决赛才是最精彩的。你来看,我给你弄贵宾席,这一届的歌手都很不错。”

    “不行啊,我要工作。我是季冕的助理,不能玩忽职守。”肖嘉树一本正经地拒绝。身为职场萌新,他可不能三打鱼两晒。

    苏瑞扶额,“……季冕也来,他是总决赛的评委。”

    “哦,那还差不多。不用给我贵宾票,我就站在评委台边上好了,万一季冕有事可以随时找到我。”肖嘉树认真想了想,这才答应下来。

    苏瑞,“……”

    ---

    第一就在无所事事中度过了,第二下午,季冕果然带着肖嘉树前往瑞水总部。作为一家刚兴起不到十年的公司,瑞水的业绩已经超越很多老牌经纪公司,跻身业内前三。它的总部设立在市中心,而总决赛就在旁边的体育馆里举行,一次性可以容纳五万观众。

    “季哥要上妆,你坐在这里等一等,别乱跑。”方坤对肖少爷道,而对方正左看右看,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好的。”肖嘉树坐在靠门口的沙发上,脑海中依然在回味刚才看见的大舞台:好高远,好宽阔,下面是人山人海,如果站上去唱一首歌会是怎样的感受?然而他只能幻象一下,这辈子都没办法知道答案。

    季冕似乎很疲惫,眼睛一闭便开始假寐。化妆师的动作越发心翼翼,连呼吸都放缓很多。半时后,舞台准备就绪,评委也隆重上场,选手们载歌载舞地开始了表演。

    肖嘉树果然站在评委台下,与一众摄影师挤在一块儿。方坤则坐在评委台后方的位置,稍微往前一凑就能与季冕搭上话。能杀入决赛的选手实力都很强,表演也精彩纷呈,观众频频发出热烈的尖叫和掌声,带动了场中的气氛。

    肖嘉树被气氛感染,不禁松了松领带,向来沉静的双眼发出灼热的光芒。他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血液在燃烧,头脑在咕咚咕咚冒着泡泡。

    最后一名选手上场了,她长得非常漂亮,气质似乎很柔弱,但开口唱歌的时候却极有爆发力,嗓音蕴含着金属的质感,沉重而冷锐。她是最热门的夺冠选手,比赛还未结束便拥有了很多粉丝,就算输了总冠军,前途也差不了。

    观众热情更高,几乎嗨翻了,但肖嘉树却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选手,表情莫测。透过这把独特的嗓音,他被带回了久远的,难以忘却的,不堪的回忆。

    “好的季先生,还需要别的吗?”侍者很有礼貌地询问。

    季冕拿眼去看肖嘉树,肖嘉树连忙摆手,“不用了,谢谢。”又是牛排,还洒了黑椒,这回真不能好了!他算是看透了季影帝,什么脾气温和、乐善好施、慷慨大方……全是假的,他就是一个独.裁者,习惯用自己的方式去对待周围的人,很少会给他们选择的权利。就拿两次吃饭的经历来,他总会把菜点好,从来不问别人喜欢吃什么。

    肖嘉树很想断然拒绝,但良好的教养不允许他这么做。

    “哟,谁惹我们肖少爷了?瞧这脸黑的。”方坤故意带话题,他以为肖嘉树还在想李佳儿的事。

    季冕却懒得与对方太多废话,开门见山道,“李佳儿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封杀她?”

    “你们怎么知道?”肖嘉树面露意外。他目前还不明白,在娱乐圈里根本没有所谓的“机密”可言,只看周围的人想不想宣扬而已。

    这子不行啊,敢做不敢当!方坤心生鄙夷,面上却带着和蔼的微笑,游道,“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来来来,你跟我们,有误会大家尽早解开,别闹得这么绝。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娱乐圈很,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不要把人往死里逼。”

    如果发还在的话,他肯定也不想提起李佳儿,那自己就更没有向外人解释的必要。那些难堪的、肮脏的回忆,从此便让它彻底埋葬吧,反正李佳儿已经离开,自己终于为发做了最后一件事。想到这里,肖嘉树摆手道,“没什么误会,我整的就是她。整她之前我查过的,绝对不会弄错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