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季冕认真解释道, “我的确给你提供了一个机会, 但并没有让制片人和导演一定得选择你。你是凭自己的实力进去的。石宇这个角色乐观、开朗、重情重义, 与你的形象非常贴近。并且他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在各个方面都很青涩, 而你试镜的时候演技虽好, 却也带着一种青涩感, 正是因为这一点, 导演才放弃了那么多人气高的明星而选中了你。乐洋, 你要相信自己, 你在表演这方面很有赋,稍加磨练一定能更上一层楼。我很看好你。”

    林乐洋被夸得脸都红了,刚才那点芥蒂早已烟消云散。他用力点点头,慎重其事道,“季哥,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给你丢脸。”

    “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季冕笑着揉揉他脑袋,紧接着拿出一份合同, “我准备签下你, 你看看还有哪些条款要改?”

    “咱俩谁跟谁啊,直接签了得了,还看什么。”林乐洋拿起签字笔翻到最后一页, 却被季冕阻止了。

    两人正着话, 方坤叼着一根烟进来, “季哥,你找我有事?”边边把烟杵灭在烟灰缸里,假笑道,“哟,乐洋也在?听你去《使徒》剧组试镜了?结果怎么样?”然而不用问他也知道,有季冕在,林乐洋无论演技多烂都能拿到自己满意的角色。

    林乐洋笑容变浅很多,颔首道,“坤哥好,我拿到一个男三的角色。”其实他更喜欢男四,那个角色虽然挂得早,但在戏里与季哥是亲兄弟,有很多对手戏。

    “那恭喜你了,男三的人物设定很适合你。”方坤坐在另一头的沙发上,眼睛不时瞟一瞟茶几,发现上面放着一份a级合约,不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季冕等两人寒暄完才道,“阿坤,以后麻烦你带一带乐洋。”

    “什么意思?让我当他的经纪人?”方坤瞬间绷直了身体。若是给他选择的权利,他绝不会去带林乐洋。这人耳根子软,没担当,没主意,偏偏自尊心奇高,总以为别人都看不起自己,所以行事别别扭扭,又敏感得不行,一句话不好就变脸。带他一个比带一群练习生还累!但眼下季冕都开口了,他无论如何都得答应下来。

    同样的,林乐洋心里也充满了抗拒。他很不喜欢方坤看自己的眼神,审视、怀疑,戒备,甚至是轻蔑。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人一定很看不起自己,认为自己不配跟季冕在一起。未来将与方坤朝夕相处,那感觉比装在套子里还让他窒息。

    当然,这些问题其实他都可以克服,但早在试镜之前他便与陈鹏新好了,如果自己当了艺人,一定会请他当经纪人。陈鹏新与他是高中同学,两人家境都很困难,于是相约来京都闯荡,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曾挤在同一个桥洞里,互相取暖、互相勉励、互相扶持,最终才有了今的一切。陈鹏新交际能力非常好,赚得总是比他多,所以常常接济他,若是没有对方的劝,他也不会重拾课本考上大学。

    毫不夸张地,在这世界上,对林乐洋帮助最大的人非陈鹏新莫属,连季冕都得靠后,他们毕竟是从一起长大的朋友。如今陈鹏新也在冠世工作,但由于入职时间短、资历浅,只能打打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季哥给了自己一个机会,那么林乐洋也想给好友一个机会。他犹豫片刻后坚定道,“季哥,能不能让我自己选择经纪人”

    方坤绷直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他知道季冕很宠这子,但凡这子提出要求,季冕都能答应。

    果然,季冕连思考都没有便点头道,“你想选谁?把人叫来我看看。”

    “好的季哥,你等等,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他叫陈鹏新,是我发,我俩从到大都在一块儿玩。”林乐洋喜出望外,连忙掏出手机联络好友,得知对方正在外面给同事买咖啡,一叠声地催他回来。

    “季哥,你是不是答应我了?”挂断电话后,林乐洋确认道。

    “只要你的朋友能力不错,品行端正,我就答应你。”季冕打开电脑,调出一份经纪约,正色道,“但朋友归朋友,公事归公事,你跟他之间还得签一份正式的合约,明确一下双方的权利与义务。”

    “那当然。”林乐洋喜滋滋地保证,“季哥,陈鹏新能力很强,品行也端正,我跟他从一起长大,我最了解。当初我能进入冠世实习还是他帮我介绍的呢。他很厉害,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我们俩以后一定会努力的……”

    方坤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你有没有告诉他你跟季哥的关系?”

    “没有,绝对没有!我不会害季哥的!”林乐洋连忙否认。

    方坤正色道,“你给季哥当过助理,对娱乐圈算不上陌生,应该知道这个圈子里到处都是眼睛。你跟季哥的关系必须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当然,要我发誓吗?”林乐洋举起一只手,却被季冕轻轻握住,“不需要,我相信你。乐洋,我快要息影了,出不出柜对我而言影响不大,但你却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不能毁了你的前途。隐瞒你的存在并不是出于自保,而是出于爱护。你能相信我吗?”

    林乐洋紧紧回握他的手,笃定道,“我相信你。”他怎么会不相信季冕?他对季冕太了解了,他宽宏、豁达,乐意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他与“自私自利”四个字从来就不沾边。

    季冕似乎很愉快,俯身吻了吻男友的面颊,喟叹道,“乐洋,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林乐洋羞红了脸,不禁傻乎乎地笑起来,心里默默回答:遇见你才是我的幸运!

    两人洒了一会儿狗粮,季冕忽然逗弄道,“那如果有一我要正式出柜,你怕不怕?”

    林乐洋想也不想地摇头,“不怕!”你要隐瞒,我就默默站在你背后;你要公开,我就勇敢地挡在你身前,只要我们能安安稳稳地在一起便足够了。

    季冕笑得更加愉悦,把男友搂入怀里用力抱了抱。

    方坤快被冷冷的狗粮拍死了,沉声道,“我先跟你们好,在大庭广众之下你们绝对不能做出太过亲密的举动。如果有你们的绯闻传出来,季哥倒没什么,最惨的一定是林乐洋,被黑都是轻的,更有可能永远退出娱乐圈。喂,我话你们听见没有?”

    林乐洋好不容易从季冕怀里挣脱,脸红红地点头,“听见了,一定会保持距离。”

    ---

    三日后,《使徒》正式开机,肖嘉树带着一名经纪人和一名助理来到片场参加开机仪式。上完香后,导演请大家一块儿吃饭,互相认识认识。

    看见肖嘉树的经纪人和助理,方坤眼睛都快鼓出来了,凑到季冕耳边道,“肖嘉树究竟是什么来头,连黄氏双剑客都能请来?”

    黄氏双剑客指的是黄美轩和黄子晋,这姐弟俩一个是冠世娱乐的金牌经纪人,一个号称造星大师,专门为艺人上形体课、演技课、舞蹈课等等,虽然收费贵得离谱,但效果却好得出奇,在圈里可是人人趋之若鹜。他们手里捧出的巨星至少有十几个,资历非常雄厚。前几方坤还听这两人打算效仿苏瑞出去单干,怎么今就屈尊降贵来带新人了?肖嘉树的背景有那么恐怖吗?

    季冕从来不会主动去打听这些事,于是摆摆手,示意方坤别多问。

    与此同时,传中背景恐怖的肖少爷虽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上去很沉稳安静,放在桌面下的双手却搓来搓去,兴奋得很。为了降火,他已经连续喝了半个月的白粥,好不容易离开母上大人的视线,怎能不大吃一顿?那道铁板扒鳜鱼颜色好漂亮……想吃;那道菠萝鸭片好香,应该是咸甜口的……想吃;那道三色蛋好特别,看上去比米其林餐厅的大厨做出来的魔鬼蛋还好吃……饿了……

    肖少爷正襟危坐、表情淡定,口水却早已分泌了一大堆,正默默地、努力地咽回去。见导演站起来,似乎要开场白,他连忙在心里呼吁:导演,一定要长话短,咱们不来官僚主义那一套,啊!

    肖嘉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举起酒杯,与身边的黄美轩和黄子晋碰了碰,然后夹起一块鸭肉放进碗里。黄美轩悄悄拉扯他衣袖,他不理,连刨了几口饭才看过去,低声问道,“黄姐,导演不是已经完话了吗?可以吃了吧?”

    “跟导演、季哥、衡哥喝一杯,快去。”黄美轩边边给肖少爷倒酒。

    施廷衡、季冕分别是这部电影的男一号、男二号,也都是影帝级别的大咖,后辈理当敬他们一杯,而他们喝不喝则是另一回事。肖嘉树虽然在国外待了很多年,对中国的餐桌礼仪却也不陌生,拿起酒杯敬了导演、施廷衡和季冕,除了一句“多多关照”,再没有别的话。

    与之相对的,别的新人陆陆续续走到三人身边,又是敬酒又是讨好,恭维的话一句接一句层出不穷,越发显得肖少爷性格高傲、不知礼数。

    黄美轩有些头疼,却也无可奈何,狠狠瞪了埋头苦吃的肖少爷一眼,然后低问,“你这吃的是什么?”

    “辣子鸡丁啊。”肖嘉树抬起头,嘴唇红艳艳的,眼眶还挂着几滴亮晶晶的泪。

    “谁准你吃辣的!薛姐你口腔溃疡才好,火气还没降下去呢!吃青菜!”黄美轩边边夹了一大堆青菜,放进肖少爷碗里。

    肖嘉树把青菜挪到一边,继续吃辣子鸡丁,吃完把筷子伸向水煮肉片。连续喝了半个月的白粥,他现在只想吃些重口味的东西。黄美轩见他不听话,拿起干净的勺子敲他手背,他哎呀低叫,却依然坚强地把水煮肉片夹回来,一口吃掉。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心我告诉薛姐!”黄美轩恐吓道。

    肖嘉树冲她讨好地笑了笑,然后继续把“罪恶”的手伸向不远处的香辣虾。黄美轩那叫一个气啊,拿勺子连连敲他手背,却都无法阻止。两人的互动十分亲昵,不像经纪人与艺人,倒更像长辈与家中辈。众人看在眼里,对肖嘉树摆谱的行为也都不怎么介意了。

    没有强势的背景,传中的大魔王黄美轩能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肖嘉树?不可能的!既然有背景,那就得罪不起,他爱摆谱便随他去吧。这样一想,几名主创人员开始寻肖嘉树话,却只得到他嗯嗯啊啊几声敷衍,心里怄得要死也不敢表露出来。

    肖嘉树很能吃,还专往辣菜伸筷子,气得黄美轩直瞪眼。她的弟弟黄子晋忽然低笑起来,主动给肖少爷舀了一勺麻婆豆腐,凑到他耳边道,“吃,只管放开了吃,明早上大号的时候你就舒坦了。”

    “啊?”肖嘉树呆呆地看向他。

    “明早上,大号。”黄子晋重复一遍,不过音量放得很低,除了肖少爷和姐姐黄美轩,谁也没听见。

    肖嘉树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想象力特别丰富,别人随随便便一句话,他能够利用想象力将它构造成色彩最丰富的画面。眼下,他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自己坐在马桶上,用力憋红了脸,却怎么也拉不出来的场景,经过十几分钟惨无人道地折磨,好不容易通畅了,拉出来的却是一团火,火焰从马桶里呼啦啦蹿出来,烧焦了他的头发,有什么东西爆开了,满地都是黄色的、粘稠的可疑物体……背景音乐同时在脑海中回荡——菊花残,满腚伤,你的内裤已泛黄,花落人脱肛,只能趴不能躺……

    呕……想吐……肖嘉树慢慢放下筷子,慢慢捂住嘴,用控诉的眼神看向黄子晋。

    黄子晋揉乱他酷炫的灰发,笑道,“乖,继续吃,哥帮你夹。”

    “哥,我错了,我吃清淡的东西。”肖嘉树连忙低下头,老老实实吃青菜。

    黄子晋单手托腮,笑盈盈地看着他,眼里满是宠溺。他长相极其俊美,甚至可以用妖异来形容,唯一的缺点便是少了一点阳刚气,年少时也曾大红大紫过一段时间。但正是因为这张脸,他后来被某个涉黑团伙控制,强迫他拍那种片子。要不是薛姐及时赶到,他可能早就疯了、死了,或生不如死。而薛姐之所以冒那么大风险与该团伙周旋,不过是因为恰好看见姐姐躲在公司楼道里哭而已。她当时连他们是谁都不认识。

    这么多年过去,他退出舞台改做幕后,姐姐也从勤杂工混成了金牌经纪人,但他们一刻也不敢忘记究竟是谁将他们救出了地狱,又给了他们美好的明。莫薛姐只是让他们暂时带一带肖嘉树,就是让他们一辈子给肖嘉树当保姆,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当黄子晋陷入回忆时,季冕的脸色却有点古怪。他先是用餐巾捂住嘴,然后猛灌一杯酒水,末了摇头失笑,低不可闻地斥了一句“活宝”。方坤注意到他的反常,凑过去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头疼?”

    “没,我很好。”季冕放下酒杯,又回过头看了看坐在另一桌的林乐洋,发现他与周围的人谈笑晏晏十分融洽,这才放心地出去了。

    肖嘉树吃饱以后想放水,也出去了,洗完手回到包厢,看见季冕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抽烟,不禁走过去,“季哥,能给我一根烟吗?”

    “你也抽烟?”季冕有些意外。别看肖嘉树长得高大俊美,实则内里就是个男孩,稚嫩得很。

    “我抽得少。”肖嘉树不敢在母亲面前抽烟,一旦被她发现,挨抽的就不是烟,而是他自己。所幸他烟瘾不大,回国之后才没暴露。

    季冕低笑起来,然后将整包烟递过去,语重心长道,“中国人在聚餐的时候往往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交际。别人都在话,唯独你埋头吃东西,谁也不理,这就太扎眼了。背景再强硬的人也需要人脉,尤其是在娱乐圈,与别人多多交流,结个善缘,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个我知道,谢谢季哥。”肖嘉树一点儿也没觉得季冕多管闲事。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季冕是真心为自己好才会这些话,否则谁理你?在这个圈子里,咖位决定一切,为了往上爬,谁都可以踩上一脚,像季冕这种既不践踏同行,还能设身处地为后辈着想的人,已经太少太少了。

    季冕果然像百度资料里的那样,是个大好人!肖嘉树对季冕的好感度蹭蹭上涨。虽他曾经护着李佳儿,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出自本心、出自善意,实在是不可多得。

    面对他,肖嘉树忽然有了倾吐的**,低声道,“季哥,其实我一点儿也不会演戏,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凌峰这个角色塑造好,所以我不敢跟剧组里的人套近乎。你想啊,我要是整在剧组里上蹿下跳,让大家都认识我了,结果因为演技烂,不得不退出,那得多丢脸!还不如我一开始就谁也不搭理呢,安安静静地来,安安静静地走,好歹还能为自己留些面子。”

    他用力吸一口烟,继续道,“我早就想好了,我要是能把这个角色演下来,我就演,演不下来我就趁早走人,把位置留给真正有演技的艺人,所有的损失我来赔偿。有一句俗话叫做‘占着茅坑不拉.屎’,我感觉自己就是那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特别亏心。”

    季冕深深看他一眼,劝慰道,“什么傻话?你可以赔偿剧组金钱上的损失,但你能赔偿时间上的损失吗?因为你,剧组临时换角,所有戏份重拍,档期就耽误了,这是金钱无法弥补的。你先别想着自己演不好该怎么办,而要想着自己拼尽全力也得把它演好,这才算成功跨出了第一步。凌峰这个角色我看过,设定跟你本人很像,难度并不大,你只要本色出演也就差不多了。”

    “真的吗?”肖嘉树果然被安慰到了,原本灰暗的眸子变得亮晶晶的。这种话薛淼也曾过很多次,但肖嘉树总以为那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偏爱,是戴着滤镜的。然而现在连季冕也这么,他一下子就放心了,感觉自己得到了很大的鼓舞和肯定。

    薛淼惊讶地看着儿子,“她就是你要找的人?”

    “有可能是,但我得查一查。”肖嘉树脸色很阴沉,到就做,这便上楼联系以前的老同学。这位同学是一名很厉害的黑客,也在美国留学深造,回国后开了一家侦探社,只要不是身份特别高的人,通过络便能在几时内把对方的老底查个一清二楚。

    肖嘉树支付了一笔高额费用,对方自然加快了速度,不过一时,李佳儿的所有资料便躺在了他的邮箱里。她原名王诗琪,京都人,曾在师大附中读书,后来卷入一起案件而退学,之后便整了容,开始在外面打工,这些年的经历很丰富。

    肖嘉树从未在现实中见过王诗琪,只看过她的照片,却由于拍摄角度的原因,并不能一眼就认出对方。但他对王诗琪的嗓音太熟悉了,熟悉到连梦中都会频频听见。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纷乱而又残酷的纠葛,从未在他的记忆中退去。他向来不是以权压人的纨绔,这次却极想破例一次,亲手掐断对方的锦绣前程。

    这晚上,肖嘉树失眠了,翌日顶着一双熊猫眼去了公司,在电梯里偶遇方坤和季冕。

    “季哥,坤哥,早上好。”他礼貌地打招呼。

    “早上好。”季冕微微一笑,仿佛昨晚的不愉快从未存在过。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