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九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季冕, “……”

    方坤笑着圆场, “喝酒吗?这家的红葡萄酒很不错, 你尝尝?”

    酒?一喝进嘴里便会像硫酸一样腐蚀溃疡,从而令人痛不欲生的酒?肖嘉树心里含泪, 面上却扯开一抹微笑, “好啊, 谢谢坤哥。”

    方坤分别给季冕和肖少爷倒了一杯红酒, 正准备借着品酒的间隙聊一聊签约的事, 却见肖少爷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然后飞快低下头去。

    “怎么?酒也不合胃口?”季冕微笑看他。

    “不!口、感、很、赞!”肖少爷已经痛得连话都不利索了, 一张俊脸比锅底还黑。

    季冕,“……”

    方坤哈哈一笑,“喜欢就多喝一点。”话落又给肖少爷倒了一些酒。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肖嘉树觉得自己简直是度日如年,捏酒杯的手都在打颤。他发誓, 只要自己能活着走出这家餐厅,以后便再也不吃垃圾食品了。当他内心散发出强烈的sos信号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先是与方坤、季冕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亲昵无比地捏了捏肖嘉树的脸,“树苗,回国了也不来看看你苏阿姨?”

    “苏阿姨?你也在这儿吃饭?”肖嘉树差点喜极而泣, 连忙站起来给了女子一个熊抱, 正想替在座的各位介绍, 就听苏阿姨强势道, “坤,我把人借走了,你们吃着,我已经埋过单了。”

    “哎呀苏姐,这怎么好意思?”方坤还想客气几句,女子已经把人高马大的肖少爷拉走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座位和一杯浅浅的红酒。

    “肖嘉树竟然连苏瑞都认识,人脉资源很雄厚啊!”方坤酌一口红酒,徐徐道,“看来我未必签得下他。不过这样也好,脾气臭、演技差、管理不好表情,还难伺候,这餐饭下来,我可以尽早打消之前的想法了。他那样的,想红容易,想红得长久却难,随便参加一档真人秀,分分钟暴露真实性格,然后被黑成翔。”

    季冕并不答话,只轻轻摇晃了一下红酒杯。在最喜欢的餐厅吃着最喜欢的牛排喝着最喜欢的红酒,没人打扰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算了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签一个祖宗回来。你太好带了,再带别人我会不习惯。”方坤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顿时享受地眯起眼睛,“好吃,肖嘉树的舌头一定是坏掉了。”

    另一头,肖嘉树跟随苏瑞进入包厢,立马就挤眉弄眼做了个痛苦的表情,“苏阿姨,快给我一杯水冲冲嘴巴!”

    “怎么了这是?”苏瑞连忙端起桌上的白水。

    “我口腔溃疡,刚才喝了酒。”肖嘉树清洗完口腔后泪花也跟着冒了出来,看上去像只委屈的二哈,惹得苏瑞哈哈直笑。她曾经是薛淼的经纪人,后来二人合资开设了一家经纪公司,前些年又一起策划了一场女歌手选秀活动,打开了国内如火如荼的选秀市场,也令公司彻底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论起关系,二人比亲姐妹还亲,苏瑞又是单身主义者,不结婚不生孩子,薛淼的儿子跟她的儿子没什么两样。

    她是看着肖嘉树长大的,自然对他十分关心,立刻让助理去买降火的药,又把人教训了一顿,让他注意身体,这才开始询问工作上的事。

    “他们压根就没给我安排工作,把我当摆设。”肖嘉树有点委屈,然后龇牙咧嘴地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刚才他就想点汤水来着,但季冕似乎很霸道,是请客,其实一早就确定好了菜色,根本没给他点餐的权利。

    “那我跟修长郁一。”苏瑞立刻拿起手机。

    “别别别,”肖嘉树连忙阻止,“我是新人,他们不信任我的能力,所以才会这样。苏阿姨,你要是让修叔叔帮我出头,同事会更看不起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认真工作,有活儿抢着干,日子久了,大家就会明白我是怎样的人,也会慢慢接纳我。这是每一个职场新人都要经历的阶段,我能处理好的。”

    苏瑞看看他透着神圣使命感的脸,忽然扶额笑起来,“树苗,你怎么这么甜?干脆别在冠世干了,来我这里吧。”

    “不了,妈都跟修叔叔好了,不能不守信用。工作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哪能跳槽就跳槽。”肖嘉树一边摇头一边喝汤。

    “行,咱们树苗已经长成参大树了。”苏瑞爱怜地摸摸他脑袋,交代道,“明下午你来公司玩一玩吧。super新声代最后一场总决赛,很精彩。”

    “super新声代”是苏瑞和薛淼合资开设的瑞水文化经纪公司的王牌节目,国内选秀界的鼻祖,影响力很大,每两年举办一次。这一次是瑞水与冠世合资举办,盛况空前,一经开播便连续打破了好几个收视纪录,火得一塌糊涂。就连肖嘉树这种刚回国的海龟也知道一点“super新声代”的消息。

    “就到总决赛了啊?前面好几期我都没看。”肖嘉树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话的方式很扎心。

    好在苏瑞了解他的性格,不以为忤道,“总决赛才是最精彩的。你来看,我给你弄贵宾席,这一届的歌手都很不错。”

    “不行啊,我要工作。我是季冕的助理,不能玩忽职守。”肖嘉树一本正经地拒绝。身为职场萌新,他可不能三打鱼两晒。

    苏瑞扶额,“……季冕也来,他是总决赛的评委。”

    “哦,那还差不多。不用给我贵宾票,我就站在评委台边上好了,万一季冕有事可以随时找到我。”肖嘉树认真想了想,这才答应下来。

    苏瑞,“……”

    ---

    第一就在无所事事中度过了,第二下午,季冕果然带着肖嘉树前往瑞水总部。作为一家刚兴起不到十年的公司,瑞水的业绩已经超越很多老牌经纪公司,跻身业内前三。它的总部设立在市中心,而总决赛就在旁边的体育馆里举行,一次性可以容纳五万观众。

    “季哥要上妆,你坐在这里等一等,别乱跑。”方坤对肖少爷道,而对方正左看右看,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好的。”肖嘉树坐在靠门口的沙发上,脑海中依然在回味刚才看见的大舞台:好高远,好宽阔,下面是人山人海,如果站上去唱一首歌会是怎样的感受?然而他只能幻象一下,这辈子都没办法知道答案。

    季冕似乎很疲惫,眼睛一闭便开始假寐。化妆师的动作越发心翼翼,连呼吸都放缓很多。半时后,舞台准备就绪,评委也隆重上场,选手们载歌载舞地开始了表演。

    肖嘉树果然站在评委台下,与一众摄影师挤在一块儿。方坤则坐在评委台后方的位置,稍微往前一凑就能与季冕搭上话。能杀入决赛的选手实力都很强,表演也精彩纷呈,观众频频发出热烈的尖叫和掌声,带动了场中的气氛。

    肖嘉树被气氛感染,不禁松了松领带,向来沉静的双眼发出灼热的光芒。他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血液在燃烧,头脑在咕咚咕咚冒着泡泡。

    最后一名选手上场了,她长得非常漂亮,气质似乎很柔弱,但开口唱歌的时候却极有爆发力,嗓音蕴含着金属的质感,沉重而冷锐。她是最热门的夺冠选手,比赛还未结束便拥有了很多粉丝,就算输了总冠军,前途也差不了。

    观众热情更高,几乎嗨翻了,但肖嘉树却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选手,表情莫测。透过这把独特的嗓音,他被带回了久远的,难以忘却的,不堪的回忆。

    “谢谢衡哥一直配合我。要不是你这么包容,我的心态肯定会崩。”林乐洋双手合十真诚道谢。但谁也不知道,真正让他度过这次危机的人不是施廷衡,而是站在不远处的季冕。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要给季冕丢脸,这才把濒临崩溃的情绪拉回平稳的状态。季冕是他的精神支柱。

    一想到那人,林乐洋连忙抬头搜寻对方的身影,却发现他早已走到自己身边,眼里溢满温柔,“演的不错,不愧是我旗下的艺人。罗导,以后还得麻烦你多教教他。”话落抬起手,极其自然地摸了摸林乐洋撞红的前额。

    “不麻烦,林挺聪明,一教就会。”罗章维的并不是客气话。像林乐洋这种没有表演功底的新人只ng几次就过,已经算很不错了。有一回他碰见一个当红鲜肉,一场哭戏拍了一个多时也没有眼泪,最后只能滴眼药水蒙混过关,也是日了狗了。他那差点抡起大喇叭打人!

    季冕低低笑了两声,又拍了拍林乐洋的肩膀,紧皱的眉头总算彻底舒展开来。

    肖嘉树不知何时挤到罗章维身边,弯腰看向显示屏,暗忖:怎么就过了?如果这回也ng,林乐洋一定会哭出来。这场戏不难嘛,扯一扯,打一打,最后往垃圾箱里一栽,完事了。要我来拍,保准一条过。话回来,我好像一次ng也没吃过,真是才!他摸了摸自己下颌,眼睛弯成月牙状,忽然觉得侧脸有些冷,转头一看,发现是季冕正盯着自己。

    “季哥,你有事?”他语带迟疑。

    “你过来。”季冕把人拉到一旁,伸手道,“手机拿出来,把刚才拍摄的视频删掉。”

    “为什么?”肖嘉树连忙把手机藏在背后。

    “进入剧组之前你没签保密协议?片场禁止演员拿手机偷拍视频或照片,更禁止外泄。”

    “我不会外泄的……”肖嘉树还想争辩几句,见季冕板着一张脸,微带冷意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严肃的表情实在有些吓人,只得把手机交出去。

    季冕把视频删光,沉声道,“按理来我不该管你,但你还记不记得开机仪式那你跟我过的话?你你要好好把这部戏演完,不会浪费公司的资源。现在呢,你又在做什么?每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来,来了什么也不干,只管打游戏。早知如此,我那就该劝你早点退出剧组,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肖嘉树很不服气,争辩道,“我拍戏拍得很好啊,从来没吃过ng,哪有浪费公司的资源?”

    季冕深深看他一眼,没话,递还手机后便离开了。肖嘉树对准他后脑勺挥舞了几拳,吐槽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偷懒咋啦?又没吃你家大米!却没料季冕忽然回头,叫他左脚绊右脚,差点跌个狗吃.屎。

    季冕看着踉踉跄跄的青年,不免失望摇头。

    这段插曲过后,罗章维又拍了几条警局里的戏,末了举起大喇叭喊道,“季冕、肖嘉树、周复……前往会客厅拍摄《使徒》第八十六镜第一场第一次!”被叫到名字的演员连忙赶往目的地。

    会客厅也在同一栋大楼里,剧组为了省钱,只租借了郊区的一栋闲置写字楼,分区域进行布置,警局的戏、凌氏集团的戏、国际警察署的戏……几乎所有需要实景的内场均在这栋楼里拍摄。

    道具组早已将空荡荡的会客厅布置妥当,真皮沙发,羊毛地毯,紫檀木茶几,每一个细节均彰显着两个字——奢华。这便是凌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也是集团内的元老们召开秘密会议的地方。

    今要拍摄的一幕戏是凌峰在凌涛的推荐下正式进入公司就职并负责一个大项目。该项目表面上是与欧洲某个跨国公司合作,扩大集团的进出口数额,实则暗地里还有一条进出口线路专门用来运送毒.品。而欧洲的毒.品商发明了一种新型毒.品,一次便能致瘾,且终身难以戒除,对人类危害极大,已经在欧美地区扩散开来,如今准备进军东南亚市场。毫无疑问,凌氏集团将成为他们的代理人。

    凌氏集团的各位元老浸.淫黑道多年,自然不嫌这些带血的钱脏手,但凌涛有弟弟需要照顾,多少还保留着一点人性,对这桩生意难下决断。凌峰只看见明面上的企划书,对集团背地里的交易一概不知,这次会议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其他元老则打算用他的性命威胁凌涛就范。种种争锋都掩藏在暗潮之下……

    前一晚上,肖嘉树已经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所以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在座的都是狠人,只有凌峰一个是傻白甜,挺好演的。

    各位演员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定,导演一声令下,场记便打了板子。肖嘉树拿起企划书认真翻阅,季冕侧过身子看他,嘴角挂着温柔的微笑,三位元老却都面沉如水。

    道具组自然不会真的拿一本企划书给肖嘉树看,上面虽然印满了字,却都是道具师随便在上下载的,没什么意义。肖嘉树为了表演更真实,不免定睛看了看,然后发现了这样一则笑话——请用abcdefg造句。一位来自东北的熊孩子举起手:a呀,这b孩,c家的,光脚站在d上,ef也不穿,gg还露在外边。

    噗!不行了,要喷!肖嘉树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拼命忍着,表情反倒越来越严肃,眼看快忍不住了,眉头狠狠一皱,随即便举起食指压住了自己的两片唇瓣,并做了一个摩挲的动作。

    他时间掐得太巧,原本在这一个节点,凌峰已经看完企划书,并对集团盲目扩大经营规模的行为感到忧虑。而肖嘉树忍笑的表情和动作竟完全吻合了凌峰忧虑的心理状态。于是罗章维非但没喊cut,还欣慰地点了点头。

    肖嘉树好不容易把笑意压下去,这才徐徐开口,“哥,这个项目太冒险了,我建议你再考虑考虑。据我所知,欧洲那边……”

    季冕做出倾听的姿态,扮演元老的一名艺人却阴阳怪气地道,“峰啊,你才刚毕业,什么工作经验都没有,一来就插手集团这么重要的事务,是不是有些轻率?”

    又一名元老冷冷开口,“凌涛,你好不容易把弟弟平安养大,可不能让他犯错。有些错误可以改,有些错误却是要命的。我们都把身家性命押在这次的项目上,你可不能坑我们。”话落用满带戾气的眸子扫了凌峰一眼。这却是在暗示凌涛,如果他不听话,欧洲那边会拿凌峰开刀。

    凌涛自然听懂了,表情温和,眸子里却满是寒冰,徐徐道,“正因为项目太大,我才更要慎重考虑。各位叔伯,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

    接下来,几人围绕凌峰的性命了些暗潮汹涌的话,而身为矛盾的焦点,凌峰却懵然无知,还当大家在为项目争执,几次出言调停。肖嘉树作为肖家多余的那个儿子,在父亲和哥哥面前总是扮演类似的角色,只要傻乎乎地坐着,偶尔几句场面话就可以,完全无法插手家里或公司的事,所以这一场戏对他而言也同样没有难度。

    其他几位演员都是老戏骨,更不可能出错,八.九分钟后,导演拍板道,“ok,这条过了,下一场准备。”

    我靠,又过了?演戏不要太容易!季哥这回总算亲眼看见了吧,我哪有浪费资源?我明明演技一流!肖嘉树心里沾沾自喜,面上却故作淡定,还似有若无地瞟了季冕一眼。他走到懒人椅旁边,准备玩几把游戏,似想到什么又匆匆跑回去,把企划书拿了过来。里面全是搞笑的段子,蛮好看的。

    “子晋哥,你发现没有,我从开拍到现在一次ng都没吃过。”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把自己的成就宣扬出去。

    黄子晋笑眯眯地拍他脑袋,勉励道,“咱们树苗是演戏的才!加油干,哥看好你!”

    站在不远处的季冕忽然朝他们看过来,眸光闪了闪。

    总之一句话,他想凭自己的努力在娱乐圈站稳脚跟,而不是借季冕的势。

    季冕认真解释道,“我的确给你提供了一个机会,但并没有让制片人和导演一定得选择你。你是凭自己的实力进去的。石宇这个角色乐观、开朗、重情重义,与你的形象非常贴近。并且他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在各个方面都很青涩,而你试镜的时候演技虽好,却也带着一种青涩感,正是因为这一点,导演才放弃了那么多人气高的明星而选中了你。乐洋,你要相信自己,你在表演这方面很有赋,稍加磨练一定能更上一层楼。我很看好你。”

    林乐洋被夸得脸都红了,刚才那点芥蒂早已烟消云散。他用力点点头,慎重其事道,“季哥,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给你丢脸。”

    “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季冕笑着揉揉他脑袋,紧接着拿出一份合同,“我准备签下你,你看看还有哪些条款要改?”

    “咱俩谁跟谁啊,直接签了得了,还看什么。”林乐洋拿起签字笔翻到最后一页,却被季冕阻止了。

    两人正着话,方坤叼着一根烟进来,“季哥,你找我有事?”边边把烟杵灭在烟灰缸里,假笑道,“哟,乐洋也在?听你去《使徒》剧组试镜了?结果怎么样?”然而不用问他也知道,有季冕在,林乐洋无论演技多烂都能拿到自己满意的角色。

    林乐洋笑容变浅很多,颔首道,“坤哥好,我拿到一个男三的角色。”其实他更喜欢男四,那个角色虽然挂得早,但在戏里与季哥是亲兄弟,有很多对手戏。

    “那恭喜你了,男三的人物设定很适合你。”方坤坐在另一头的沙发上,眼睛不时瞟一瞟茶几,发现上面放着一份a级合约,不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季冕等两人寒暄完才道,“阿坤,以后麻烦你带一带乐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