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九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季冕拿出手机看了看, 叹息道,“有些人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人家之所以戴着墨镜, 或许是因为眼睛哭肿了;不打招呼、不话,或许是因为情绪低落。不要用自己的猜测去胡乱评定一个人,那不公平,也不准确。”

    方坤很是诧异,“哟, 你怎么会替他话?你不是很讨厌这死子吗?”

    季冕抹了把脸, 语气无奈,“阿坤,我老了, 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老什么老,你才三十二岁,还有大把的光阴可以挥霍。你走得又不是偶像鲜肉路线,得靠脸和年龄来撑, 你是正宗的实力派, 年纪越大越有味道。我你那么早息影干嘛?就凭你的演技,再拍十年、二十年电影都不成问题。”方坤惋惜道。

    “我想安定下来, 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到这里,季冕表情一变,“你没把我出车祸的事告诉乐洋吧?”

    嘁, 谁会告诉他?他来了顶个屁用, 只会问东问西六神无主, 惹得我更心烦。要是一不心被记者拍到, 那乐子可就大了。方坤内心很不屑,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淡淡道,“我没通知他,他目前还在四川采风。”

    季冕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颔首道,“那就好。别把这件事告诉他,免得他担心。阿坤,你为什么不喜欢乐洋?”

    “我哪有不喜欢他,你想多了。”方坤矢口否认,心里却想起一件往事。当初林乐洋还在工作室上班的时候曾把财务印章随意放在桌上忘了锁回去,致使印章被人盗用,方坤审了一圈人,大家碍于季冕的关系不敢举报,最后只能辞退了当时的财务总监。后来一名女员工离职时才偷偷将此事告诉方坤,虽然没有证据,也不知道真假,但方坤从此便对林乐洋有了芥蒂,总认为这人没有担当和责任心,不是个好的伴侣人选。

    他生怕林乐洋哪一把季冕给拖累了,总会下意识地阻止两人在一起。但能不能长久毕竟是情侣之间的私事,容不得旁人置喙,他也就按捺不提,免得日后被季冕埋怨,他挑拨离间。

    季冕偏过头,用古怪的表情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叹息道,“阿坤,我们多年的朋友,有些话你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别闷在心里。乐洋年纪还,做事不成熟,以后总会长大的。我会好好教他。”

    “瞧你的,我们俩谁跟谁,有什么话不能敞开谈?”方坤口里打哈哈,心中却不以为然。朋友之间的确需要坦诚,但事关对方的恋人,那就另当别论。他可以不喜欢林乐洋,却绝不会当着好友的面非议对方一句。想到这里,他对肖少爷的恶感反而减去不少。林乐洋都二十四岁了还在读大学,肖少爷才二十出头便已经硕士毕业了,读的还是国际名校,人跟人就是不能比啊。

    季冕眉头微微一皱,状似不经意地道,“乐洋家里环境不好,高中没毕业就辍学打工,后来又凭自己的努力回到大学读书。他其实并不比别人差,只是没有那个条件而已。我跟他有很多相同的人生经历,所以能达到灵魂的共鸣,跟他在一起,我是最轻松最快乐的。阿坤,人这一辈子,能找到这样一个让自己放松的伴侣非常不容易,我希望你能支持我们。”

    方坤尴尬地笑了笑,勉强打趣道,“我一直都挺支持你们的啊。季哥,你脑子果然撞坏了,都开始伤春悲秋了。”话落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情绪太外露,让季哥看出点儿什么。

    季冕适时结束这个话题,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阿坤,这首歌叫什么名字?”随即开始哼唱。

    “你没听过这首歌吗?《安河桥》啊,有故事的人都爱听。”方坤喟叹道,“我跟你,当初我头一次听见这首歌的时候就想起了我的初恋女友,眼泪哗哗得,简直哭成了狗,停都停不下来。”

    “是嘛?”季冕一边打开手机下载歌曲,一边调侃道,“没想到你也有多愁善感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有肖嘉树会哭成那样。”

    “肖嘉树怎么了?”他最后一句话得很轻,方坤没听清楚。

    “没怎么。”季冕摆手,不欲多谈。

    恰在此时,房门被敲响了,方坤走去一看,惊讶道,“佳儿,你怎么来了?”

    去而复返的李佳儿声解释,“我听陶姐姐季哥出了车祸,便来看看。坤哥你放心,我伪装得很好,记者没发现。”

    “快进来。”方坤连忙把人让进屋,笑道,“你有心了。季哥伤得不重,只是有一点脑震荡,住院观察几就能回去。”

    李佳儿把新买的百合插在靠窗的花瓶里,状似担忧,“听陶姐姐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季哥,都晚上一两点钟了,您做什么还赶回来?真要出了什么事,您的粉丝该多伤心啊。下回别再这样了,休息够了再上路,不差那几个时。”

    “就是!我了他无数次他都不听。”方坤跟着抱怨。

    季冕微笑颔首,眼底却透着审视。他想了想,故意带起话题,“佳儿,你跟娱乐谈好合约了吗?那边的新戏该开拍了吧?”

    李佳儿的笑容依然甜美,嘴上着“正在谈,快了,周总人很好,谢谢季哥”等话,心里却满腹怨言。她最想签的公司一是冠世、二是冠冕、三是瑞水……娱乐一个刚注册的公司算什么?只可惜冠世总裁修长郁如今不泡女明星了,且对自己的绯闻很反感,谁要是跟他扯上关系,他就踩谁,让她不敢越雷池一步。所幸季冕果然如百度资料上记载得那样,是个爱做慈善的老好人,只要合了他的眼缘,他都愿意拉一把,这才搭上了冠冕工作室的顺风车。

    可是千想万想,她绝没想到在签约的过程中竟会杀出一个肖嘉树,把自己的好事全给搅合了。她那个恨啊!恨不得吃肖嘉树的肉,喝肖嘉树的血!然而在接受了季冕的帮助进而与周楠搭上线后,她连季冕也一并恨上了。周楠的娱乐简直就是个空壳子,刚搭起来,什么资源都没有,那所谓的剧组更是一个草台班子,纯属搞笑来的,演员演员没有,经费经费没有,服装、化妆品、化妆师都得自备……

    李佳儿参观过公司和剧组的环境后,心已经凉透了。她无比确信,这部戏一定会成为自己一辈子都洗不掉的黑历史,更何况片酬竟然只有二十万!这是打发叫花子呢!她现在走一次穴的酬劳都不止二十万!瞧瞧导演和编剧给这部戏取的名字——《冷酷太子俏王妃》,一股浓浓的智障风扑面而来,弄得她反胃。

    季冕在娱乐圈里地位那么高,如果真心想帮自己,哪里会让自己去这种破烂摊子一样的公司?什么爱才、温和、乐于助人,全都是假的!上次他介绍的那部历史正剧也是个大坑,竟然让自己去演历史上最有名的荡.妇,这不是存心毁自己形象吗?李佳儿越想越恨,面上却笑得甜美。她可不是刚踏入社会的新人,会傻傻地任人摆布。上次她能拿母亲当借口推掉那部历史正剧,这次也能推掉娱乐的合约。

    但推掉归推掉,季冕这边却不能得罪,毕竟还有个肖嘉树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她总得找个靠山暂时靠靠。想罢,李佳儿眼眶微红,迟疑道,“季哥,陶姐姐跟我,想封杀我的人是肖嘉树。刚才我遇见他了,您知道他为什么封杀我吗?”

    “为什么?”季冕面色如常,眸光却已经冷透。

    “他是何毅的朋友。我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何毅还不肯放过我。”李佳儿话音刚落,方坤便义愤填膺地开口,“你什么?肖嘉树就是因为这个要封杀你?这些富二代真是无法无,害了别人还要赶尽杀绝,太他妈不是东西了……”

    “别骂了,”季冕按揉眉心,状似疲惫,“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不用担心。”

    “真的过去了吗?”李佳儿露出害怕的表情,心里却十分怨恨。在她看来,季冕对自己的安排不是帮助,而是坑害。他堂堂大满贯影帝,要是真心扶持一个后辈,哪里会把这么糟糕的角色送过来,一个荡.妇,一个智障,演完前途也毁得差不多了!听陶他手里还有两个本子,一个《明空》,一个《使徒》,都是大导演、大制作,如果真心想帮人,就该让自己上这两部戏啊!

    李佳儿的贪心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想得十分,甚至是百分。

    季冕拿出手机看了看,叹息道,“有些人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人家之所以戴着墨镜,或许是因为眼睛哭肿了;不打招呼、不话,或许是因为情绪低落。不要用自己的猜测去胡乱评定一个人,那不公平,也不准确。”

    方坤很是诧异,“哟,你怎么会替他话?你不是很讨厌这死子吗?”

    季冕抹了把脸,语气无奈,“阿坤,我老了,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老什么老,你才三十二岁,还有大把的光阴可以挥霍。你走得又不是偶像鲜肉路线,得靠脸和年龄来撑,你是正宗的实力派,年纪越大越有味道。我你那么早息影干嘛?就凭你的演技,再拍十年、二十年电影都不成问题。”方坤惋惜道。

    “我想安定下来,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到这里,季冕表情一变,“你没把我出车祸的事告诉乐洋吧?”

    嘁,谁会告诉他?他来了顶个屁用,只会问东问西六神无主,惹得我更心烦。要是一不心被记者拍到,那乐子可就大了。方坤内心很不屑,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淡淡道,“我没通知他,他目前还在四川采风。”

    季冕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颔首道,“那就好。别把这件事告诉他,免得他担心。阿坤,你为什么不喜欢乐洋?”

    “我哪有不喜欢他,你想多了。”方坤矢口否认,心里却想起一件往事。当初林乐洋还在工作室上班的时候曾把财务印章随意放在桌上忘了锁回去,致使印章被人盗用,方坤审了一圈人,大家碍于季冕的关系不敢举报,最后只能辞退了当时的财务总监。后来一名女员工离职时才偷偷将此事告诉方坤,虽然没有证据,也不知道真假,但方坤从此便对林乐洋有了芥蒂,总认为这人没有担当和责任心,不是个好的伴侣人选。

    他生怕林乐洋哪一把季冕给拖累了,总会下意识地阻止两人在一起。但能不能长久毕竟是情侣之间的私事,容不得旁人置喙,他也就按捺不提,免得日后被季冕埋怨,他挑拨离间。

    季冕偏过头,用古怪的表情看了他好一会儿,最终叹息道,“阿坤,我们多年的朋友,有些话你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别闷在心里。乐洋年纪还,做事不成熟,以后总会长大的。我会好好教他。”

    “瞧你的,我们俩谁跟谁,有什么话不能敞开谈?”方坤口里打哈哈,心中却不以为然。朋友之间的确需要坦诚,但事关对方的恋人,那就另当别论。他可以不喜欢林乐洋,却绝不会当着好友的面非议对方一句。想到这里,他对肖少爷的恶感反而减去不少。林乐洋都二十四岁了还在读大学,肖少爷才二十出头便已经硕士毕业了,读的还是国际名校,人跟人就是不能比啊。

    季冕眉头微微一皱,状似不经意地道,“乐洋家里环境不好,高中没毕业就辍学打工,后来又凭自己的努力回到大学读书。他其实并不比别人差,只是没有那个条件而已。我跟他有很多相同的人生经历,所以能达到灵魂的共鸣,跟他在一起,我是最轻松最快乐的。阿坤,人这一辈子,能找到这样一个让自己放松的伴侣非常不容易,我希望你能支持我们。”

    方坤尴尬地笑了笑,勉强打趣道,“我一直都挺支持你们的啊。季哥,你脑子果然撞坏了,都开始伤春悲秋了。”话落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情绪太外露,让季哥看出点儿什么。

    季冕适时结束这个话题,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阿坤,这首歌叫什么名字?”随即开始哼唱。

    “你没听过这首歌吗?《安河桥》啊,有故事的人都爱听。”方坤喟叹道,“我跟你,当初我头一次听见这首歌的时候就想起了我的初恋女友,眼泪哗哗得,简直哭成了狗,停都停不下来。”

    “是嘛?”季冕一边打开手机下载歌曲,一边调侃道,“没想到你也有多愁善感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有肖嘉树会哭成那样。”

    “肖嘉树怎么了?”他最后一句话得很轻,方坤没听清楚。

    “没怎么。”季冕摆手,不欲多谈。

    恰在此时,房门被敲响了,方坤走去一看,惊讶道,“佳儿,你怎么来了?”

    去而复返的李佳儿声解释,“我听陶姐姐季哥出了车祸,便来看看。坤哥你放心,我伪装得很好,记者没发现。”

    “快进来。”方坤连忙把人让进屋,笑道,“你有心了。季哥伤得不重,只是有一点脑震荡,住院观察几就能回去。”

    李佳儿把新买的百合插在靠窗的花瓶里,状似担忧,“听陶姐姐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季哥,都晚上一两点钟了,您做什么还赶回来?真要出了什么事,您的粉丝该多伤心啊。下回别再这样了,休息够了再上路,不差那几个时。”

    “就是!我了他无数次他都不听。”方坤跟着抱怨。

    季冕微笑颔首,眼底却透着审视。他想了想,故意带起话题,“佳儿,你跟娱乐谈好合约了吗?那边的新戏该开拍了吧?”

    李佳儿的笑容依然甜美,嘴上着“正在谈,快了,周总人很好,谢谢季哥”等话,心里却满腹怨言。她最想签的公司一是冠世、二是冠冕、三是瑞水……娱乐一个刚注册的公司算什么?只可惜冠世总裁修长郁如今不泡女明星了,且对自己的绯闻很反感,谁要是跟他扯上关系,他就踩谁,让她不敢越雷池一步。所幸季冕果然如百度资料上记载得那样,是个爱做慈善的老好人,只要合了他的眼缘,他都愿意拉一把,这才搭上了冠冕工作室的顺风车。

    可是千想万想,她绝没想到在签约的过程中竟会杀出一个肖嘉树,把自己的好事全给搅合了。她那个恨啊!恨不得吃肖嘉树的肉,喝肖嘉树的血!然而在接受了季冕的帮助进而与周楠搭上线后,她连季冕也一并恨上了。周楠的娱乐简直就是个空壳子,刚搭起来,什么资源都没有,那所谓的剧组更是一个草台班子,纯属搞笑来的,演员演员没有,经费经费没有,服装、化妆品、化妆师都得自备……

    李佳儿参观过公司和剧组的环境后,心已经凉透了。她无比确信,这部戏一定会成为自己一辈子都洗不掉的黑历史,更何况片酬竟然只有二十万!这是打发叫花子呢!她现在走一次穴的酬劳都不止二十万!瞧瞧导演和编剧给这部戏取的名字——《冷酷太子俏王妃》,一股浓浓的智障风扑面而来,弄得她反胃。

    季冕在娱乐圈里地位那么高,如果真心想帮自己,哪里会让自己去这种破烂摊子一样的公司?什么爱才、温和、乐于助人,全都是假的!上次他介绍的那部历史正剧也是个大坑,竟然让自己去演历史上最有名的荡.妇,这不是存心毁自己形象吗?李佳儿越想越恨,面上却笑得甜美。她可不是刚踏入社会的新人,会傻傻地任人摆布。上次她能拿母亲当借口推掉那部历史正剧,这次也能推掉娱乐的合约。

    但推掉归推掉,季冕这边却不能得罪,毕竟还有个肖嘉树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她总得找个靠山暂时靠靠。想罢,李佳儿眼眶微红,迟疑道,“季哥,陶姐姐跟我,想封杀我的人是肖嘉树。刚才我遇见他了,您知道他为什么封杀我吗?”

    “为什么?”季冕面色如常,眸光却已经冷透。

    “他是何毅的朋友。我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何毅还不肯放过我。”李佳儿话音刚落,方坤便义愤填膺地开口,“你什么?肖嘉树就是因为这个要封杀你?这些富二代真是无法无,害了别人还要赶尽杀绝,太他妈不是东西了……”

    “别骂了,”季冕按揉眉心,状似疲惫,“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不用担心。”

    “真的过去了吗?”李佳儿露出害怕的表情,心里却十分怨恨。在她看来,季冕对自己的安排不是帮助,而是坑害。他堂堂大满贯影帝,要是真心扶持一个后辈,哪里会把这么糟糕的角色送过来,一个荡.妇,一个智障,演完前途也毁得差不多了!听陶他手里还有两个本子,一个《明空》,一个《使徒》,都是大导演、大制作,如果真心想帮人,就该让自己上这两部戏啊!

    李佳儿的贪心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想得十分,甚至是百分。

    “你出了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一吻结束,林乐洋的语气已变得十分绵软。

    “怕你担心。”季冕轻轻抹掉他嘴角的水渍,反省道,“但我现在发现,不告诉你反而会让你更担心。我错了,以后改正。你是知道了这件事才提前结束行程?”

    林乐洋彻底发不出火了,嘟囔道,“是啊,我提前回来了,想尽早看见你。知道错了就好,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别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知情者,那很悲惨。还有,以后再不能赶夜路了,尤其是在偏僻的地方拍戏的时候。”

    “好,我一定吸取教训。”季冕把男友搂进怀里,轻笑道,“快去洗个澡,等会儿我带你去吃大餐。”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