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九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谈话到这里便结束了, 然后是一阵惊动地的撞击声。何毅受不了刺激, 心神失守之下误踩油门, 狠狠撞在桥墩上……他好不容易找到李佳儿的联系方式,本想激她出实话并录音, 然后交给对自己大失所望的父亲,却原来父亲一直都知道他是清白的……

    肖嘉树把录音复制下来, 不眠不休地听了一晚上,眼泪都快流干了。他不明白某些人为什么能坏到那种程度, 可以对救助自己的好心人下手, 甚至于残害自己的血脉。

    当何毅的亲人来美国办理丧事时,他偷偷把录音发给了何母, 原以为这样就能让好友瞑目, 哪料何母竟心脏.病发,昏倒过去, 人还没醒就被送进了一家疗养院, 是得了抑郁症。从那以后, 何母便消失了, 只留下何毅的坟墓孤零零地留在异国的土地上,甚至没能迁回祖国落叶归根。

    又过几年,肖嘉树才通过母亲的人脉打听到何父移民去了澳大利亚,他在那边早就有了家室,二儿子只比何毅几个月……

    知道得越多, 肖嘉树就越是不甘心。这些年他总想找到李佳儿, 让她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看见她利用受害者的身份博取周围人的同情;看见她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坚强、乐观、积极向上的新时代女性, 他觉得恶心极了,也愤怒极了。

    但他的教养不允许他用过激的手段报复女性,所以只是阻断了李佳儿的前途,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与此同时,他也不想翻出那些不堪的往事,让死去的好友受到外人评判。他生前问心无愧,死后也应该获得永恒的宁静。

    这件事到此为止……到此为止……一首摇滚终于结束,换成了舒缓的鼓点,肖嘉树才压下满心戾气,慢慢站起来。但他刚踏出一步,嗓音疲惫的男歌手便开始吟唱,歌词既沧桑又悲凉,一瞬间激起了很多回忆,有好的也有坏的,但坏的在渐渐褪色,只留下好的永远珍藏在心底。两个男孩手拉手一起上学;躲在高高的大树上,你一句我一句地畅想未来;高个子的男孩每都会骑自行车带矮个子男孩回家,不心摔跤的时候,他会把男孩抱进怀里,轻轻抚摸他脑后的黑发……他们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

    男歌手还在悠悠吟唱,肖嘉树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他缩在墙角,头埋入双膝,哭得像个孩子,哭得停不下来……

    ---

    方坤发现季冕一直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不由问道,“是不是头疼了?我叫医生来看看?”

    “不,不是。”季冕摆手否认。

    又过十分钟,季冕开始频频按揉太阳穴,终于忍无可忍道,“你去楼梯间看看,我好像听见……”但他话只了一半就打住,然后靠倒在枕头上,并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

    “你听见什么了?”方坤环顾四周,莫名道,“病房里很安静啊,你该不会耳鸣吧?”

    “应该是耳鸣,不过现在好了。”季冕疲惫地摆手,也不知想到什么,表情变得很难看。

    与此同时,稍后赶来的修长郁推开楼梯间的门,愕然道,“还真是树啊。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修、修叔,嗝……”肖嘉树不想再哭了,却控制不住自己,一边话一边打嗝,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修长郁吓了一跳,连忙掏出纸巾给人擦脸,沉声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出来修叔叔帮你解决。”

    “没、没事,我就是听歌听哭了。”肖嘉树连忙把耳机拿掉,胡乱擦了一通脸。他现在既狼狈又羞臊,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歌那么催泪?”修长郁原本还有些不信,拿起耳机一听,不由笑了,“原来是这首歌,难怪。”身为“也曾哭过的听众”之一,修长郁实在不好什么,只能把惨兮兮的子带进公共洗手间打理仪容。

    “都这么大了还躲在楼梯间里哭,幸亏是让我看见了,不然别人非得笑死。树啊,你跟你妈年轻的时候真像,你妈遇见难事表面看上去很坚强很镇定,背地里却常常躲起来哭,有时候是台,有时候是车里,被我发现了还死不肯承认……”想起往事,修长郁低低笑起来,眼里却满是酸涩。

    “我妈也爱哭啊?”肖嘉树顿了顿,然后飞快改口,“不对,我干嘛要用也字,我才不爱哭。我今是特殊情况。”

    “好,你不爱哭。你跟你妈真像,都比较嘴硬。”修长郁忍俊不禁。

    肖嘉树,“……”

    洗完脸,眼睛却还有些红肿,肖嘉树不得不掏出一副墨镜戴上,这才跟随修长郁去探望季冕。病房里来了几位访客,都是影帝、影后级别的大咖,正气氛和乐地着什么。看见修长郁,他们连忙站起来打招呼,态度十分热情。肖嘉树嗓子都哭哑了,情绪也很低落,于是不想话,更不想应酬,走到床边,默默冲季冕点头。

    “你来了,坐。”季冕定定看他一眼。

    “嗯。”肖嘉树挨着病床坐下,打开酷狗,循环播放刚才那首歌。这种行为近乎于自虐,让他又痛又悔,却没办法停下。如果不是他做事不谨慎,私自把视频发给何母,也不会害得她情绪崩溃。他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内心却哭得像个孩子。有些事真的忘不了,也不能忘……

    季冕轻轻按揉太阳穴,用前所未有的温和嗓音道,“想吃苹果吗?我帮你削一个?”

    肖嘉树隔着墨镜看他,然后摆手,像石头一样僵硬的下半张脸令他看上去又酷又拽,欠扁极了。方坤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死子。

    季冕仿佛听不懂拒绝,依然削了一个苹果递过去。肖嘉树不得不接下,在一口一口认真啃苹果的过程中,心底的悲伤竟然不知不觉被冲淡了。他关掉酷狗,摘掉耳机,把光秃秃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然后坐回原位,继续隔着墨镜看季冕。这人好像没受什么重伤,只是脑震荡,这便好。

    “最近有什么打算?要是没事干就回公司?上次辞退你是我欠考虑,我向你道歉。”季冕沉默片刻后道。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是我干涉了工作室的正常运作,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你眼瞎识人不清,那是智商问题,与对错无关。这样想着,肖嘉树便摇头拒绝了。

    季冕,“……”

    罗章维是《使徒》的总导演,也是圈内有名的话痨,一段祝酒词硬是讲了二十多分钟,从影片立意到后期宣传再到票房野望,拉拉杂杂一大堆。但他在圈内很有声望,曾经拿过好几个影响力颇大的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于是各位主创人员只能乖乖听着,时不时还报以热烈的掌声。

    但在众多或崇拜、或恭敬、或谄媚、或微笑的面孔中,却有一张脸越来越臭,那就是刚入行的肖嘉树。为了赶上吉时,开机仪式定在十二点半举行,正好是饭点;仪式结束已到了下午四点钟,大家互相熟悉熟悉,聊聊,拉拉关系,然后赶赴饭店,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七点半。而肖嘉树习惯在中午十二点半和下午六点半吃饭。也就是,今一整,他除了早上那碗白粥什么东西都没吃,肚子早就饿瘪了。

    他也想微笑着、从从容容地等待开餐,但在胃里空空,而面前又摆满美味佳肴的情况下,实在是做不到啊!他看了看不远处的一盘烤鸡,想象自己忽然站起来,把烤鸡塞进导演嘴里,让他停止叨逼叨的场景。嗯,这样似乎舒服多了,还可以再忍五分钟。

    他点点头,然后捂住肚子,并未注意坐在对面的季大影帝忽然看了自己一眼,表情有点古怪,仿佛想笑,又控制住了。

    “……祝影片大卖。”导演总算下了结语,众人陆陆续续站起来。

    肖嘉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举起酒杯,与身边的黄美轩和黄子晋碰了碰,然后夹起一块鸭肉放进碗里。黄美轩悄悄拉扯他衣袖,他不理,连刨了几口饭才看过去,低声问道,“黄姐,导演不是已经完话了吗?可以吃了吧?”

    “跟导演、季哥、衡哥喝一杯,快去。”黄美轩边边给肖少爷倒酒。

    施廷衡、季冕分别是这部电影的男一号、男二号,也都是影帝级别的大咖,后辈理当敬他们一杯,而他们喝不喝则是另一回事。肖嘉树虽然在国外待了很多年,对中国的餐桌礼仪却也不陌生,拿起酒杯敬了导演、施廷衡和季冕,除了一句“多多关照”,再没有别的话。

    与之相对的,别的新人陆陆续续走到三人身边,又是敬酒又是讨好,恭维的话一句接一句层出不穷,越发显得肖少爷性格高傲、不知礼数。

    黄美轩有些头疼,却也无可奈何,狠狠瞪了埋头苦吃的肖少爷一眼,然后低问,“你这吃的是什么?”

    “辣子鸡丁啊。”肖嘉树抬起头,嘴唇红艳艳的,眼眶还挂着几滴亮晶晶的泪。

    “谁准你吃辣的!薛姐你口腔溃疡才好,火气还没降下去呢!吃青菜!”黄美轩边边夹了一大堆青菜,放进肖少爷碗里。

    肖嘉树把青菜挪到一边,继续吃辣子鸡丁,吃完把筷子伸向水煮肉片。连续喝了半个月的白粥,他现在只想吃些重口味的东西。黄美轩见他不听话,拿起干净的勺子敲他手背,他哎呀低叫,却依然坚强地把水煮肉片夹回来,一口吃掉。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心我告诉薛姐!”黄美轩恐吓道。

    肖嘉树冲她讨好地笑了笑,然后继续把“罪恶”的手伸向不远处的香辣虾。黄美轩那叫一个气啊,拿勺子连连敲他手背,却都无法阻止。两人的互动十分亲昵,不像经纪人与艺人,倒更像长辈与家中辈。众人看在眼里,对肖嘉树摆谱的行为也都不怎么介意了。

    没有强势的背景,传中的大魔王黄美轩能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肖嘉树?不可能的!既然有背景,那就得罪不起,他爱摆谱便随他去吧。这样一想,几名主创人员开始寻肖嘉树话,却只得到他嗯嗯啊啊几声敷衍,心里怄得要死也不敢表露出来。

    肖嘉树很能吃,还专往辣菜伸筷子,气得黄美轩直瞪眼。她的弟弟黄子晋忽然低笑起来,主动给肖少爷舀了一勺麻婆豆腐,凑到他耳边道,“吃,只管放开了吃,明早上大号的时候你就舒坦了。”

    “啊?”肖嘉树呆呆地看向他。

    “明早上,大号。”黄子晋重复一遍,不过音量放得很低,除了肖少爷和姐姐黄美轩,谁也没听见。

    肖嘉树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想象力特别丰富,别人随随便便一句话,他能够利用想象力将它构造成色彩最丰富的画面。眼下,他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自己坐在马桶上,用力憋红了脸,却怎么也拉不出来的场景,经过十几分钟惨无人道地折磨,好不容易通畅了,拉出来的却是一团火,火焰从马桶里呼啦啦蹿出来,烧焦了他的头发,有什么东西爆开了,满地都是黄色的、粘稠的可疑物体……背景音乐同时在脑海中回荡——菊花残,满腚伤,你的内裤已泛黄,花落人脱肛,只能趴不能躺……

    呕……想吐……肖嘉树慢慢放下筷子,慢慢捂住嘴,用控诉的眼神看向黄子晋。

    黄子晋揉乱他酷炫的灰发,笑道,“乖,继续吃,哥帮你夹。”

    “哥,我错了,我吃清淡的东西。”肖嘉树连忙低下头,老老实实吃青菜。

    黄子晋单手托腮,笑盈盈地看着他,眼里满是宠溺。他长相极其俊美,甚至可以用妖异来形容,唯一的缺点便是少了一点阳刚气,年少时也曾大红大紫过一段时间。但正是因为这张脸,他后来被某个涉黑团伙控制,强迫他拍那种片子。要不是薛姐及时赶到,他可能早就疯了、死了,或生不如死。而薛姐之所以冒那么大风险与该团伙周旋,不过是因为恰好看见姐姐躲在公司楼道里哭而已。她当时连他们是谁都不认识。

    这么多年过去,他退出舞台改做幕后,姐姐也从勤杂工混成了金牌经纪人,但他们一刻也不敢忘记究竟是谁将他们救出了地狱,又给了他们美好的明。莫薛姐只是让他们暂时带一带肖嘉树,就是让他们一辈子给肖嘉树当保姆,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当黄子晋陷入回忆时,季冕的脸色却有点古怪。他先是用餐巾捂住嘴,然后猛灌一杯酒水,末了摇头失笑,低不可闻地斥了一句“活宝”。方坤注意到他的反常,凑过去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头疼?”

    “没,我很好。”季冕放下酒杯,又回过头看了看坐在另一桌的林乐洋,发现他与周围的人谈笑晏晏十分融洽,这才放心地出去了。

    肖嘉树吃饱以后想放水,也出去了,洗完手回到包厢,看见季冕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抽烟,不禁走过去,“季哥,能给我一根烟吗?”

    “你也抽烟?”季冕有些意外。别看肖嘉树长得高大俊美,实则内里就是个男孩,稚嫩得很。

    “我抽得少。”肖嘉树不敢在母亲面前抽烟,一旦被她发现,挨抽的就不是烟,而是他自己。所幸他烟瘾不大,回国之后才没暴露。

    季冕低笑起来,然后将整包烟递过去,语重心长道,“中国人在聚餐的时候往往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交际。别人都在话,唯独你埋头吃东西,谁也不理,这就太扎眼了。背景再强硬的人也需要人脉,尤其是在娱乐圈,与别人多多交流,结个善缘,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个我知道,谢谢季哥。”肖嘉树一点儿也没觉得季冕多管闲事。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季冕是真心为自己好才会这些话,否则谁理你?在这个圈子里,咖位决定一切,为了往上爬,谁都可以踩上一脚,像季冕这种既不践踏同行,还能设身处地为后辈着想的人,已经太少太少了。

    季冕果然像百度资料里的那样,是个大好人!肖嘉树对季冕的好感度蹭蹭上涨。虽他曾经护着李佳儿,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出自本心、出自善意,实在是不可多得。

    面对他,肖嘉树忽然有了倾吐的**,低声道,“季哥,其实我一点儿也不会演戏,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凌峰这个角色塑造好,所以我不敢跟剧组里的人套近乎。你想啊,我要是整在剧组里上蹿下跳,让大家都认识我了,结果因为演技烂,不得不退出,那得多丢脸!还不如我一开始就谁也不搭理呢,安安静静地来,安安静静地走,好歹还能为自己留些面子。”

    他用力吸一口烟,继续道,“我早就想好了,我要是能把这个角色演下来,我就演,演不下来我就趁早走人,把位置留给真正有演技的艺人,所有的损失我来赔偿。有一句俗话叫做‘占着茅坑不拉.屎’,我感觉自己就是那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特别亏心。”

    季冕深深看他一眼,劝慰道,“什么傻话?你可以赔偿剧组金钱上的损失,但你能赔偿时间上的损失吗?因为你,剧组临时换角,所有戏份重拍,档期就耽误了,这是金钱无法弥补的。你先别想着自己演不好该怎么办,而要想着自己拼尽全力也得把它演好,这才算成功跨出了第一步。凌峰这个角色我看过,设定跟你本人很像,难度并不大,你只要本色出演也就差不多了。”

    “真的吗?”肖嘉树果然被安慰到了,原本灰暗的眸子变得亮晶晶的。这种话薛淼也曾过很多次,但肖嘉树总以为那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偏爱,是戴着滤镜的。然而现在连季冕也这么,他一下子就放心了,感觉自己得到了很大的鼓舞和肯定。

    季冕拿眼去看肖嘉树,肖嘉树连忙摆手,“不用了,谢谢。”又是牛排,还洒了黑椒,这回真不能好了!他算是看透了季影帝,什么脾气温和、乐善好施、慷慨大方……全是假的,他就是一个独.裁者,习惯用自己的方式去对待周围的人,很少会给他们选择的权利。就拿两次吃饭的经历来,他总会把菜点好,从来不问别人喜欢吃什么。

    肖嘉树很想断然拒绝,但良好的教养不允许他这么做。

    “哟,谁惹我们肖少爷了?瞧这脸黑的。”方坤故意带话题,他以为肖嘉树还在想李佳儿的事。

    季冕却懒得与对方太多废话,开门见山道,“李佳儿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封杀她?”

    “你们怎么知道?”肖嘉树面露意外。他目前还不明白,在娱乐圈里根本没有所谓的“机密”可言,只看周围的人想不想宣扬而已。

    这子不行啊,敢做不敢当!方坤心生鄙夷,面上却带着和蔼的微笑,游道,“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来来来,你跟我们,有误会大家尽早解开,别闹得这么绝。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娱乐圈很,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不要把人往死里逼。”

    如果发还在的话,他肯定也不想提起李佳儿,那自己就更没有向外人解释的必要。那些难堪的、肮脏的回忆,从此便让它彻底埋葬吧,反正李佳儿已经离开,自己终于为发做了最后一件事。想到这里,肖嘉树摆手道,“没什么误会,我整的就是她。整她之前我查过的,绝对不会弄错人。”

    方坤,“……”这话耿直得让人没法接啊!

    季冕放下刀叉,直视青年,语气温和,态度却很强硬,“还是看吧。你那么恨她,总得有原因。”

    真霸道!肖嘉树心里撇嘴,面上便露出一些不耐烦。恰在此时,侍者送来了一客黑椒牛排,咸香的味道直冲鼻管,却偏偏不能吃,令他更为光火。这些人怎么一个二个就那么眼瞎呢?被王诗琪那种女人耍得团团转,还上赶着为她话,真气人!更气人的是——这家的牛排超级好吃,自己却吃不着,只能干看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