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七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你果然好脾气, 我最怕的就是带新人,麻烦忒他妈多!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就读金融系的公子哥儿,自己有没有演技心里没点逼数?要不是他背景太强硬, 罗导演根本不会同意用人。难怪今谁给罗导演敬酒他都喝,这是心里憋着一股火呢。”施廷衡似想到什么, 不免摇头, “这些富二代真是……读书、读书不行, 工作、工作不行,发现娱乐圈赚钱快就想来混口饭吃。他们以为当演员很容易?靠一张脸就能红?啧啧……”

    季冕沉默了片刻, 然后杵灭烟蒂,认真道,“他演技好不好,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你难道没打听清楚?他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 硕士文凭。对了,他今年刚满二十。”话落迈步离去。

    施廷衡呆愣良久才吐出一口眼圈,“我.操,既然能考上沃顿商学院,又是硕士毕业, 还来混什么娱乐圈?太想不开了!”

    ---

    肖嘉树回到包厢,发现导演已经喝高了,被两名助理左右架着, 正准备离场, 余下的主创人员还在应酬, 似乎并不打算早退。要知道施廷衡和季冕都没走, 谁要是放过攀交他们的机会谁就是傻瓜。

    黄美轩好不容易等到肖少爷回来,连忙把倒满的酒杯推过去,低声交代,“去,跟剧组里的演员认识认识,每人敬一口,不用喝多。”

    “我不喜欢喝酒,”肖嘉树把酒杯推开,加重语气,“也不想认识剧组里的人。我拍完戏就走,谁知道我是谁?”

    “你这孩子……”黄美轩话没完就被黄子晋打断了,“姐,你别逼树。他刚入圈,得先适应适应。”

    “这有什么好适应的,都是基本的交际……”姐弟俩因为敬不敬酒而吵了起来,好在声音不大,表情也不难看,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

    肖嘉树暗松口气,赶紧拿起筷子吃菜。还没开始演戏,他已经厌倦了这个圈子。难怪外人都管娱乐圈叫做名利场,这里不看出身,不重学历,更不在乎品德,只要你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便能扶摇直上。在这个圈子里,你可以爬得很快,攀得很高,但跌下来的速度也同样惊人。

    肖嘉树不喜欢这个圈子的浮华与喧嚣,自然也就不喜欢演戏。好在他的戏份不多,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便能搞定。当他埋头吃东西时,隔壁桌的演员们正频频往这边看。

    既然是名利场便有主次、尊卑之分。在安排酒宴时,主创人员和可有可无的普通员工自然不会在一个包厢;导演、主演、制片人、投资商和戏份不多的演员也不会在同一桌。如果按咖位来编排位置,肖嘉树绝不可能坐在导演和季冕中间,但他偏偏坐了,态度还那么嚣张,不得不令人侧目。

    剧组的女一号苗穆青原本应该坐在肖嘉树那个位置,却在开宴前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名牌竟然被放在了隔壁桌,肚子里早就憋了一团火。她双手抱胸,脸色铁青,只等抢座的人来了便发难,结果人是来了,难却发不了,只因对方的经纪人是黄美轩,助理是黄子晋。这是何等顶配?用膝盖想也知道肖公子的背景绝对不简单。

    苗穆青满肚子火气刹那间变成了火热,根本没心思与同桌的人应酬,只专心等待接近肖公子的机会。

    “苗姐,我敬你一杯。听你也是传媒大学毕业的?我是你的学弟……”林乐洋满上一杯酒,恭恭敬敬地递给苗穆青,但对方并不领情,甚至还有些不耐烦,一把推开酒杯,冷道,“你自己喝吧,我最近皮肤有些干,不能多喝。”

    泼出来的白酒洒了林乐洋一身,他却不得不按捺住脾气,温声道,“那苗姐你一定得多多注意身体。这杯酒我喝了,你随意。”话落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但他做足了姿态,苗穆青却看也不看,手里捧着一杯红酒朝隔壁桌的肖嘉树走去,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她俯下.身凑到肖嘉树耳边话,肖嘉树举起酒杯与她碰了碰,然后酌一口,态度并不热络,甚至于渐渐露出不耐的神色。她似乎感觉到了,又了几句话便悻然走开,与几名投资商起话来。

    林乐洋看着这一幕就仿佛看着一面镜子,只不过自己和苗穆青的角色倒换了而已。他忽然感到很不平,隐隐还有股无处宣泄的怨气,这怨气憋得他眼眶都开始发红。但他很快就看见大步走进来的季冕,他那么英俊,那么优雅,浑身散发着非凡的气场,令人瞩目。四处勾搭投资商的苗穆青也经受不住诱.惑,朝他走了过去,却被他抬手挡开了,态度十分冷淡。

    看到这里,林乐洋满心的怨气一下子散开了,嘴角悄悄勾起一抹弧度。似乎是心有灵犀,季冕也朝他看过来,眼底满是温柔。他不疾不徐地走到次桌,低声道,“走,我带你转一圈,认识几位前辈。”

    “好,谢谢季哥。”林乐洋拿起酒杯跟随在他身后,态度看似拘谨,实则正努力憋笑。如果这些人知道季冕是自己的爱人,他们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一定会吓得眼睛都脱眶吧?林乐洋越想越乐,差点笑出声来。

    季冕回头瞥他一眼,表情透着无奈和宠溺。

    当别的演员忙于拓展人脉时,肖嘉树已经吃饱喝足拍屁股走人了。反正他也不打算在这圈子里混,人不人脉的实在无所谓。

    ---

    翌日,《使徒》剧组正式开工,导演刻意把难度的戏份集中在这拍摄,以免太多的ng招来晦气。

    肖嘉树捧着一杯咖啡站在外围,脸上透着漫不经心。黄子晋则指着正在拍摄中的场地道,“你看,那是主摄影机,拍的是全景,那是副摄影机,拍的是特写。你得从那边走过去,在靠墙的地方站定,几台摄影机才能拍摄到你的表情。这就是走位,走位走不好,演技再好也是空的,因为画面上找不到你的人。还有,你站位的时候得注意灯光往哪边打,尽量不要让自己背光……”

    黄子晋一边指点一边演示,末了安慰道,“不用紧张,这一幕戏很简单,你能拍好。”

    肖嘉树智商本来就不低,又有人手把手地教,自然很快便学会了,点头道,“你放心吧子晋哥,我都明白了。”不就是刚归国,与哥哥见个面,聊聊家常,谈谈公事吗?本色出演完全可以搞定。

    当他志得意满时,站在不远处的方坤摇头道,“从没见过哪个艺人演戏的时候请老师来现场教的,肖少爷果然是独树一帜。”

    季冕笑了笑没话。林乐洋看向肖嘉树,满心都是羡慕。他也不是科班出身,也要边拍边学,但他没有肖嘉树那样的条件,能请到造星大师现场指点,只能凭自己努力。以后在片场勤快一点,与导演和几位副导演搞好关系,多看、多问、多钻研,自然能学到很多东西。这样一想,他那点轻微的不平衡就消失了,只余坚定的信念。

    季冕却在这时拍了拍他肩膀,轻笑道,“你在演技方面是黄子晋厉害还是我厉害?”

    “当然是季哥厉害。”林乐洋目露崇拜。

    “肖嘉树有黄子晋当老师,你有我,没什么好羡慕的。”季冕揉揉男友的额发。

    林乐洋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被季冕看出来了,脸颊不免涨红,嗫嚅好半才低声道,“谢谢季哥。以后有不懂的地方请季哥多多教我。”哪怕周围没有人,他也不敢表露出爱意,唯恐连累季冕。季冕怎么能这样好,好得他无法形容!

    “ok,这条过了,肖嘉树、季冕准备上场!”罗导演的大嗓门打断了这温馨动人的一刻,也令方坤暗松口气。明明好了不能举止亲密,这两人怎么就忍不住?他立刻把季冕推上前,催促道,“快去,快去,好好体验一下肖少爷的演技。”如果他真有那玩意儿的话。

    毫无疑问,这给他们带去了终身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于是获救后,兄弟俩共同做下一个决定——此生永不入黑道。舅舅霍华德收养了二人,并帮助他们争夺家族财产。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霍华德也与贩毒集团有牵扯,在凌涛尚未长成时,他慢慢将凌氏集团变成了毒.品贩子洗钱的工具。

    凌涛十八岁后继承公司,发现自己如果不入黑道,弟弟就会遭遇毒.品贩子的报复,只得上了贼船。他的身体里流淌着狼性的血液,又由于儿时的遭遇,手段特别狠辣,渐渐打下一片地,到最后连霍华德也不是他的对手,不得不离开集团以避锋芒。

    凌峰比凌涛五岁,一直活在哥哥的保护之下,又常年在国外读书,对集团事务一概不知。如果凌涛是黑暗的使徒,那凌峰就是白日的行者,他的一切都是阳光的、积极的,身上凝聚着凌涛所有的向往与寄托。

    肖嘉树认真研究过剧本,发现这个角色对自己来果然不是太难,于是对接下来的拍摄充满了信心。他的渐变式灰发已经染回纯黑,完美的五官配上年深日久蕴养出的高贵气质,与自.便家境优渥又被保护得很好的凌峰像足了十成十。更妙的是,他的眼眸非常澄澈,身上还带着一股刚入社会的青涩感,与季冕所扮演的凌涛站在一起时,一个沐浴着阳光,一个隐藏在阴影里,形成了一种十分古怪的张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