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五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没, 味道很赞!”肖嘉树连忙摆手,然后梗着脖子把没嚼烂的牛肉咽下去,眼睛和眉毛都挤成了一块儿。

    季冕, “……”

    方坤笑着圆场,“喝酒吗?这家的红葡萄酒很不错, 你尝尝?”

    酒?一喝进嘴里便会像硫酸一样腐蚀溃疡, 从而令人痛不欲生的酒?肖嘉树心里含泪,面上却扯开一抹微笑,“好啊, 谢谢坤哥。”

    方坤分别给季冕和肖少爷倒了一杯红酒,正准备借着品酒的间隙聊一聊签约的事, 却见肖少爷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然后飞快低下头去。

    “怎么?酒也不合胃口?”季冕微笑看他。

    “不!口、感、很、赞!”肖少爷已经痛得连话都不利索了,一张俊脸比锅底还黑。

    季冕, “……”

    方坤哈哈一笑, “喜欢就多喝一点。”话落又给肖少爷倒了一些酒。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肖嘉树觉得自己简直是度日如年, 捏酒杯的手都在打颤。他发誓,只要自己能活着走出这家餐厅,以后便再也不吃垃圾食品了。当他内心散发出强烈的sos信号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先是与方坤、季冕打了一声招呼, 然后亲昵无比地捏了捏肖嘉树的脸, “树苗, 回国了也不来看看你苏阿姨?”

    “苏阿姨?你也在这儿吃饭?”肖嘉树差点喜极而泣, 连忙站起来给了女子一个熊抱,正想替在座的各位介绍,就听苏阿姨强势道,“坤,我把人借走了,你们吃着,我已经埋过单了。”

    “哎呀苏姐,这怎么好意思?”方坤还想客气几句,女子已经把人高马大的肖少爷拉走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座位和一杯浅浅的红酒。

    “肖嘉树竟然连苏瑞都认识,人脉资源很雄厚啊!”方坤酌一口红酒,徐徐道,“看来我未必签得下他。不过这样也好,脾气臭、演技差、管理不好表情,还难伺候,这餐饭下来,我可以尽早打消之前的想法了。他那样的,想红容易,想红得长久却难,随便参加一档真人秀,分分钟暴露真实性格,然后被黑成翔。”

    季冕并不答话,只轻轻摇晃了一下红酒杯。在最喜欢的餐厅吃着最喜欢的牛排喝着最喜欢的红酒,没人打扰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算了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签一个祖宗回来。你太好带了,再带别人我会不习惯。”方坤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顿时享受地眯起眼睛,“好吃,肖嘉树的舌头一定是坏掉了。”

    另一头,肖嘉树跟随苏瑞进入包厢,立马就挤眉弄眼做了个痛苦的表情,“苏阿姨,快给我一杯水冲冲嘴巴!”

    “怎么了这是?”苏瑞连忙端起桌上的白水。

    “我口腔溃疡,刚才喝了酒。”肖嘉树清洗完口腔后泪花也跟着冒了出来,看上去像只委屈的二哈,惹得苏瑞哈哈直笑。她曾经是薛淼的经纪人,后来二人合资开设了一家经纪公司,前些年又一起策划了一场女歌手选秀活动,打开了国内如火如荼的选秀市场,也令公司彻底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论起关系,二人比亲姐妹还亲,苏瑞又是单身主义者,不结婚不生孩子,薛淼的儿子跟她的儿子没什么两样。

    她是看着肖嘉树长大的,自然对他十分关心,立刻让助理去买降火的药,又把人教训了一顿,让他注意身体,这才开始询问工作上的事。

    “他们压根就没给我安排工作,把我当摆设。”肖嘉树有点委屈,然后龇牙咧嘴地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刚才他就想点汤水来着,但季冕似乎很霸道,是请客,其实一早就确定好了菜色,根本没给他点餐的权利。

    “那我跟修长郁一。”苏瑞立刻拿起手机。

    “别别别,”肖嘉树连忙阻止,“我是新人,他们不信任我的能力,所以才会这样。苏阿姨,你要是让修叔叔帮我出头,同事会更看不起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认真工作,有活儿抢着干,日子久了,大家就会明白我是怎样的人,也会慢慢接纳我。这是每一个职场新人都要经历的阶段,我能处理好的。”

    苏瑞看看他透着神圣使命感的脸,忽然扶额笑起来,“树苗,你怎么这么甜?干脆别在冠世干了,来我这里吧。”

    “不了,妈都跟修叔叔好了,不能不守信用。工作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哪能跳槽就跳槽。”肖嘉树一边摇头一边喝汤。

    “行,咱们树苗已经长成参大树了。”苏瑞爱怜地摸摸他脑袋,交代道,“明下午你来公司玩一玩吧。super新声代最后一场总决赛,很精彩。”

    “super新声代”是苏瑞和薛淼合资开设的瑞水文化经纪公司的王牌节目,国内选秀界的鼻祖,影响力很大,每两年举办一次。这一次是瑞水与冠世合资举办,盛况空前,一经开播便连续打破了好几个收视纪录,火得一塌糊涂。就连肖嘉树这种刚回国的海龟也知道一点“super新声代”的消息。

    “就到总决赛了啊?前面好几期我都没看。”肖嘉树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话的方式很扎心。

    好在苏瑞了解他的性格,不以为忤道,“总决赛才是最精彩的。你来看,我给你弄贵宾席,这一届的歌手都很不错。”

    “不行啊,我要工作。我是季冕的助理,不能玩忽职守。”肖嘉树一本正经地拒绝。身为职场萌新,他可不能三打鱼两晒。

    苏瑞扶额,“……季冕也来,他是总决赛的评委。”

    “哦,那还差不多。不用给我贵宾票,我就站在评委台边上好了,万一季冕有事可以随时找到我。”肖嘉树认真想了想,这才答应下来。

    苏瑞,“……”

    ---

    第一就在无所事事中度过了,第二下午,季冕果然带着肖嘉树前往瑞水总部。作为一家刚兴起不到十年的公司,瑞水的业绩已经超越很多老牌经纪公司,跻身业内前三。它的总部设立在市中心,而总决赛就在旁边的体育馆里举行,一次性可以容纳五万观众。

    “季哥要上妆,你坐在这里等一等,别乱跑。”方坤对肖少爷道,而对方正左看右看,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好的。”肖嘉树坐在靠门口的沙发上,脑海中依然在回味刚才看见的大舞台:好高远,好宽阔,下面是人山人海,如果站上去唱一首歌会是怎样的感受?然而他只能幻象一下,这辈子都没办法知道答案。

    季冕似乎很疲惫,眼睛一闭便开始假寐。化妆师的动作越发心翼翼,连呼吸都放缓很多。半时后,舞台准备就绪,评委也隆重上场,选手们载歌载舞地开始了表演。

    肖嘉树果然站在评委台下,与一众摄影师挤在一块儿。方坤则坐在评委台后方的位置,稍微往前一凑就能与季冕搭上话。能杀入决赛的选手实力都很强,表演也精彩纷呈,观众频频发出热烈的尖叫和掌声,带动了场中的气氛。

    肖嘉树被气氛感染,不禁松了松领带,向来沉静的双眼发出灼热的光芒。他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血液在燃烧,头脑在咕咚咕咚冒着泡泡。

    最后一名选手上场了,她长得非常漂亮,气质似乎很柔弱,但开口唱歌的时候却极有爆发力,嗓音蕴含着金属的质感,沉重而冷锐。她是最热门的夺冠选手,比赛还未结束便拥有了很多粉丝,就算输了总冠军,前途也差不了。

    观众热情更高,几乎嗨翻了,但肖嘉树却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选手,表情莫测。透过这把独特的嗓音,他被带回了久远的,难以忘却的,不堪的回忆。

    林乐洋彻底发不出火了,嘟囔道,“是啊,我提前回来了,想尽早看见你。知道错了就好,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别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知情者,那很悲惨。还有,以后再不能赶夜路了,尤其是在偏僻的地方拍戏的时候。”

    “好,我一定吸取教训。”季冕把男友搂进怀里,轻笑道,“快去洗个澡,等会儿我带你去吃大餐。”

    林乐洋做出开心的样子,心里却有些不情愿。季冕从在国外长大,习惯了吃西餐,又由于身份特殊,去的都是一般人不能进的高档场所,一定得正装出席,进食中必须严格遵守礼仪,旁边还有侍者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每次与季冕吃西餐,林乐洋就没吃饱过,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更闹得胃疼。如果可以,他很想大声告诉对方:吃什么西餐啊!咱们随便找一家火锅店都比这些米其林餐厅吃得痛快!

    然而两人关系建立之初,他不但不好意思表露出对西餐的反感,还得假装喜欢以博得季冕的认同,等两人感情渐深,他又怕出来惹季冕难过,于是就这样忍耐了下来。

    他笑嘻嘻地亲了季冕一口,走进浴室后立刻垮脸。他想起了俄国作家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创作的一篇,名叫《装在套子里的人》。用完美的礼仪吃西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窒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