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四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罗章维看见肖嘉树的表情变化,立马拊掌, “ok, 就是这种状态,跟死了孩子一样。各单位注意, 准备开拍了啊!一、二、三, action!”

    肖嘉树的指尖在键盘上飞快移动,几秒钟后又僵硬地停下, 目光微凝, 眉头紧皱。电脑屏幕上出现一份秘密账簿, 记录着凌氏集团最近半年的毒.品买卖数额, 业务范围几乎囊括了整个东南亚,毒.品种类更是多达数百。

    毫无疑问,凌氏集团正如安妮的那样, 是一个大毒窟, 凌涛也不是什么民营企业家, 而是东南亚地区实力最强的毒枭。找到确凿证据的肖嘉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却又不得不信。他盯着电脑屏幕, 视线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摄住,根本移动不了, 又过片刻竟连眼皮都开始颤抖。他完全忘了这是在演戏, 更做不出惊恐的表情。他如坠深渊, 不敢面对, 只能死死捂住自己的脸, 仿佛不去面对, 眼前的一切就都不存在一般。

    捂脸的动作违背了罗章维的初衷,这样一来,观众还怎么去领会凌峰此时此刻的绝望感?但是,当罗章维准备喊卡时,却看见了肖嘉树青筋暴突的手背,还有他越咬越用力,已完全紧绷到快要变形的下颌骨,最后,他修长的脖颈也开始染上紫红色,肌肉的纹理一条一条浮出来,似乎快要将他的脑袋撑裂。

    只有极端的恐惧和焦躁才能让一个人出现这样的生理反应,它是如此逼真,如此扭曲,表达出来的情绪远比一个生动的表情更强烈。罗章维举起的手慢慢放下了,示意季冕上场。

    季冕立刻收起满心震撼,推门进入办公室。

    肖嘉树身体微微一僵,然后迅速调整好心态。他并未立刻放下捂脸的手,而是继续靠在椅背上,似乎只是在闭目养神,另一只手却握住鼠标微微一动,将账簿关掉。当季冕走到他身边时,他才自然地放下手,露出满是血丝的眼睛。

    “这么晚还没走?”季冕状似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电脑。

    “在做计划书。这次的项目风险太大,我没有把握。”肖嘉树疲惫地叹了一口气。屏幕上显示的不是账簿,而是一份正在完善中的企划方案,堆叠在他手边的也都是相应的数据资料,进一步佐证了他的话。

    季冕不动声色,眸光却柔和下来,拍拍他肩膀道,“别做了,跟我去吃宵夜,还记得城南那个烧烤摊吗?现在还开着呢。”

    “现在还开着?”肖嘉树疲惫尽扫,状似轻松地道,“那你等等我,我给文件存个档。”

    “好,我等你。”季冕站在办公桌对面,肖嘉树存好文档关上电脑,这才站起来露出后背。他淡蓝色的衬衫早已被冷汗湿透,一大片水渍印在背部,显得非常扎眼,而室内开着空调,温度只在十八度左右,别穿着衬衫,就算再加一件外套也不会觉得热。

    若是季冕看见这件衬衫,或许他能猜到一些端倪。但肖嘉树却一点也不慌,拿起搭放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自然而然地穿上,掩盖住了唯一的破绽。

    他走到季冕身边,笑容爽朗,季冕则将手按在他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兄弟俩走出办公室,感应灯在几秒钟之后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熄灭……

    这只是一个情节再简单不过的镜头,但演员所要表达的情绪却是强烈的、慑人的,甚至于颠覆性的。为什么?因为凌峰的整个世界就是在这一刻尽数崩塌,不留灰烬。而肖嘉树若是不能表现出他的无助和恐惧,这一幕便彻彻底底失败了。但当季冕走进办公室后,他又要及时掌控住这种无助的情绪,让它既在体内翻腾,又不能显露于表面,这就很考验演员的演技。

    罗章维原本还担心肖嘉树不能演绎出自己所需要的那种感觉,但他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当他站起身露出被汗水湿透的后背时,这一幕的拍摄效果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越是不起眼的细节越能表现出深层次的情感,所以作为一名优秀的演员,不仅肢体动作要带着戏,眼里要带着戏,连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要参与到表演中来。

    “cut!”罗章维掏出红包,故作不情愿地道,“拿去,拿去,这条过了!”

    “谢罗导打赏!”肖嘉树接过红包,然后蹲坐在自己的专用马扎上,准备检查拍摄效果。季冕也走过来,眼睛盯着显示器。

    罗章维将之前的视频回放一遍,季冕这才看见肖嘉树汗湿的后背,眸光不禁闪了闪。作为搭档,他当时一点也没发现这个破绽,相信电影中的凌涛也是一样。这不是在演戏,而是实打实的恐惧、无助、焦躁,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生理反应。

    肖嘉树可真是……他垂眸去看青年,却发现他沉着一张脸,嘴唇也微微泛白,状态极其不好。

    肖嘉树入戏很快,出戏却很慢。他完全没法从凌峰的感情中抽离,甚至有点怀疑人生。凌氏集团那么赚钱是因为贩卖毒.品,那肖氏制药呢?要知道肖氏制药本来就靠生产药物起家,合成几种毒.品简直轻而易举!如果他们私底下也搞几条毒.品生产线,然后把成品混在一大批药物中运送到全国……

    他越想越害怕,连身体都发起抖来。

    季冕隐忍了片刻,最终弯下腰,拍了拍青年冷飕飕的后背。

    肖嘉树没有反应,他已经完全被莫须有的想象吓蒙了。

    季冕抹了抹头发,表情似无奈似好笑,然后蹲下.身与肖少爷平视,轻轻拍打他脸颊,“想什么呢,嗯?”

    肖嘉树打了个哆嗦,差点从马扎上掉下去。他没有焦距的眼睛渐渐映照出季冕的身影,这才从虚幻中抽离,艰难道,“没想什么,就是在发呆。”

    “去化妆间休息休息,喝杯热饮。”季冕拉他起来,见他不忘带上马扎,嘴角飞快划过一抹笑意。什么时候狂霸拽的肖少爷变成了走哪儿便把马扎带到哪儿的**丝了?

    肖嘉树木愣愣的,被季冕一路拖着走,直到一杯热牛奶下肚才稍微好点。

    “入戏太深最忌讳一个人待着,越待越爱胡思乱想。你手机呢?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季冕提议道。

    肖嘉树睁大眼睛,似有所悟,然后飞快跑到门外,悄摸摸地给肖定邦打电话,“哥,你在哪儿呢?”

    肖定邦严肃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在公司,有什么事吗?”

    “哥,咱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制药的。”

    “没卖毒.品吧?”

    肖定邦沉默良久,似乎在暗暗运气,过了好半晌才咬牙切齿道,“晚上回家一趟,我给你洗洗脑子。”

    “不不不,我不回去。没卖毒.品就好,哥你千万不能走错路啊!”肖嘉树赶在大哥暴怒之前挂断电话,这才狠狠舒了一口气。他推开房门,探进去半个脑袋,感激道,“季哥,谢谢你的牛奶,我已经没事了。”

    季冕随意地摆手,“不用谢。拍戏归拍戏,别和现实弄混了。”

    “我知道了。”肖嘉树点头答应,然后关上房门,走出去十几米才想起马扎还留在季哥化妆间里,连忙跑回去拿。敲开房门之前,他好像听见一阵低沉的笑声,但开门之后,季哥的表情却很严肃,“还有什么事?”

    “我忘了我的马扎。”肖嘉树奇怪地看他一眼。

    季冕嘴角不自觉地往上勾了勾,又迅速抿直,将马扎递给他,调侃道,“喏,你的专属宝座。”

    肖嘉树脸颊微微泛红,再次道谢后便一溜烟地跑了。他前脚刚走,林乐洋后脚就到,压下满心不适,状似不经意地问,“季哥,肖嘉树找你干什么呢?”

    “他入戏太深,我让他缓缓。”

    缓缓可以,就不能在外面缓,非要带进化妆间?林乐洋止不住这样想,却又不敢多问。好在肖嘉树的戏份已经全部拍完,今后不用再看见他。

    季冕把杯子洗干净,并不过多解释什么。有时候解释得越多,情况反而会越复杂。

    “我有一笔投资要谈,得跟罗导请三假,”他徐徐道,“你好好拍戏,别分心,也不要跟不熟悉的演员或导演去吃饭,这圈子太乱了。”

    “我知道。”林乐洋乖巧地答应下来,走过去想给男友一个亲吻,却被季冕推开,“我先走了,你中午多吃点再好好睡一觉,下午还要拍几场打戏。拍之前让道具师多检查几遍威亚,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实在拍不了就用替身,别怕丢人。”

    林乐洋连连点头,心里甜丝丝的。把季哥送上车后,他走到大棚吃饭,却见陈鹏新正与一名副导演凑在一起嘀咕着什么,表情有些神秘。副导演走后,他端着两盒饭飞快跑过来,兴奋道,“乐洋,晚上我带你去参加一个酒会。”

    “我不去。”林乐洋下意识地拒绝。

    陈鹏新恨铁不成钢地斥道,“你知道是什么酒会吗,就不去?告诉你,是丁震组的局,还邀请了很多大导演,我好不容易才帮你打通关系!你知不知道自己会错过多少机会?你傻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