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二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肖嘉树掏出本本朝罗章维跑去。季冕盯着他的背影摇头失笑。年轻人果然有冲劲儿, 只不知能保持多久。

    方坤等两人完话才走过来, 埋怨道, “季哥,你竟然专门去跟肖嘉树他的观点才是对的, 我们都错了, 你不够意思啊!他要面子, 我们就不要面子啊?一个镜头而已, 有什么好争的,你当没听见不就得了。”

    “你们在讨论我的电影, 我还不能发表一下看法?”季冕放下筷子慢慢擦手,“你总跟一个孩计较, 你不觉得丢人?肖嘉树招你惹你了,你要处处针对他?”

    “那你跟我为什么要帮着他封杀李佳儿, 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内.幕?”一起这事方坤就挠心挠肺的, 特别想挖掘出真.相。

    “既然是内.幕, 我又怎么能告诉你?有本事你去找肖嘉树问。”季冕不会胡乱曝光别人的**, 擦完手正想与林乐洋好好谈一谈, 却见他已经走到罗章维身边,也跟肖嘉树一样,手里拿着一个本本记笔记。

    他摇头失笑, 冲陈鹏新招手, “我听乐洋每早上七点就来片场帮忙?”

    “是啊季总, 我们乐洋可勤快了, 一大早就来帮场务搬道具、布置场地和灯光, 忙活完了便躲到一边去背台词,时刻不敢松懈。季总,乐洋是您旗下的艺人,往后还得请您多关照,他一个人出来打拼不容易,早年还住过地下通道……”陈鹏新着着就红了眼眶,煽情的功力不比一线演员差。

    季冕有些头疼,抬手打断他,“行了,我知道乐洋这些年过得不容易。以后你别那么早带他来片场,他是演员,不是勤杂工,那些活用不着他干。”

    陈鹏新连忙点头,心里却琢磨开了。季总这话是什么意思?心疼乐洋还是嫌弃乐洋?他还没琢磨清楚,季冕已经站起来朝化妆间走去。待会儿他有一场打戏要拍,得事先在衣服里面绑上安全带,这样才好吊威亚。

    ---

    为了节约成本、赶上档期,制片主任往往会安排某些镜头集中在一段时间拍摄,譬如临时租借一栋别墅,所有在这栋别墅里发生的剧情都得在租借期内拍完,否则便浪费钱。而今,罗章维要拍摄的镜头大多是打戏,因为吊威亚的设备搭建起来很麻烦,能集中拍完就避免了人力资源的浪费。

    打戏比文戏难拍,这是众所周知的,既要演员做到感情的传递,又要达到动作的流畅与逼真,没有事先排练过几十甚至上百次,绝不可能一镜就过。肖嘉树没学到什么演戏方面的技巧,却认识到了作为演员的艰辛。若要演好每一个角色,他们必须方方面面都学一点,一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也不夸张。

    而之前留给他不堪印象的苗穆青,拍起打戏却十分拼命,被施廷衡连续踢了好几脚都没皱过一下眉头,只要导演再来一次,她就能立刻爬起来再打,半句抱怨也没有。

    肖嘉树看得一愣一愣的,对每个人的观感都在不断刷新。

    两段打戏拍了两个多时才算通过,苗穆青带着浑身青紫离开了,施廷衡却站在场边等待下一场戏。

    “咦?今季哥也要领便当?”肖嘉树看了看罗章维的笔记本,上面纪录着下一场打戏的内容,竟然是凌涛被何劲杀死的一幕。

    “没错,先把重头戏拍了,剩下的戏份我可以慢慢来,这样比较没压力。”罗章维正色道,“你待会儿好好看看季冕是怎么拍戏的。能与他同台飙一场戏,比你上一年的演技课都有用。”

    肖嘉树连连点头,深表认同。

    话间,季冕走了过来,一边绑威亚一边听罗章维戏。这场戏的标题叫做“末路”,的是凌涛利用男主何劲和女主安妮捣毁了凌氏集团和东南亚贩毒圈,甚至抓捕了欧洲一名大毒枭,于是准备搭乘直升机前往家乡安置弟弟的骨灰盒,却没料何劲收到线人提供的消息,赶来抓捕。两人在台发生打斗,最终何劲击毙了凌涛,却发现他胸前佩戴的铭牌雕刻着两个花体英文字母t&amp;f,而这正是暗地里给何劲提供线索的神秘人的代号。

    在这一刻,所有真.相被揭开,原来捣毁跨国贩毒链的最大功臣不是警方,而是一个贩毒头子。

    这场戏很不好拍,一是打斗动作太难,二是感情冲突太激烈,文戏、武戏掺杂在一起,不能这头轻了那头重了,得相当益彰才可以。若是能顺利把这场戏拍下来,罗章维敢打包票,二十年内必然没有哪部警匪片能超越它。

    “季冕,施廷衡,你俩给我打起精神来,要知道我们不是在拍戏,而是在创造经典,别给老子拖后腿!”罗章维挥了挥手里的大喇叭。

    季冕和施廷衡也不废话,绑好威压便上了场。

    肖嘉树双手插兜,站姿潇洒,实则心里的人早活跃开了,一边蹦跶一边高声呐喊:季哥加油!林乐洋却是满脸的担忧,生怕吊威亚途中发生什么意外。

    罗章维聘请了国内最著名的武术指导团队,设计的动作透着一股狠劲,却偏偏很飘逸,打斗起来十分赏心悦目。季冕和施廷衡私底下排练过很多遍,可是配合默契,两人一拳一脚气势万钧,偶尔腾挪跳跃宛若游龙,竟只ng八.九次就过了,乐得罗章维哈哈大笑。

    第二镜接着第一镜的动作拍摄。施廷衡不敌季冕,便去抢夺他紧紧抱在怀里的木盒子,并不心将木盒踢翻,才发现里面装的不是现金或珠宝,而是凌峰的骨灰。台上风大,骨灰被吹得漫都是,季冕沉稳的表情瞬间扭曲,几乎是往死里揍施廷衡。他眼珠子一片血红,额头和脖颈的青筋一鼓一鼓的,像一只狂兽。

    周围的工作人员都被他忽然爆发的情绪吓住了,更何况是直面他演技的施廷衡?施廷衡被打得连连后退,眼看快要掉下台,一股大风吹过来。发狂中的季冕微微一愣,下意识便松开了勒住施廷衡脖颈的手,改去看骨灰盒。施廷衡抓住这个机会将他踢开,翻滚两圈后捡起一把手.枪,从背后打中了他的心脏。

    季冕嘴里吐出一口鲜血,人也应声倒下,却用力抠住地面,一寸一寸爬到骨灰盒旁边,用沾满鲜血的手将散乱的骨灰拢起来,一点一点,一遍一遍,拢到一处的时候终于不动了,血红的双眼始终睁开,缓慢扩散的瞳孔里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疯狂,唯余平静。与弟弟死在一块儿,这是他穷途末路中的最好归宿。

    副摄像机给他的双眼来了一个长达一分钟的特写,完全不用化妆,他的眼眶便能因为疯狂而呈现出病态的猩红,眸光慢慢溃散,最终化为永久的黑暗。

    这一幕摄住了罗章维的心,更摄住了肖嘉树的魂。他盯着显示屏,满脸都是崇拜和热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生时唯一在乎的人是弟弟,死时唯一记挂的东西是弟弟的骨灰。直到亲眼目睹这场戏,肖嘉树才真正理解季冕之前所的话。凌涛不是不爱凌峰,恰恰相反,他的爱比任何人都深沉,几乎刻入了骨髓。凌峰是他的命,凌峰死了,他的命也没了,所以他能为他干尽一切疯狂的事,包括摧毁自己辛苦创下的基业。

    季冕凭借高超的演技,将这种彻骨之爱演绎得淋漓尽致。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肖嘉树在心里疯狂为季冕打call,看见他解开威亚走过来,腿脚不禁有些发软。啊呀我的妈!季哥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虽然凌乱,却超级有型!贴身的白衬衫将他健硕的肌肉线条勾勒出来,再加上略显猩红的眼珠和唇边的一抹血迹,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野性十足!

    季哥不但人长得帅,演技好,会武功,连气质都这么超凡,不行了,我要给季哥跪了!肖嘉树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两步,过快的心跳令他呼吸困难。季冕原本有些避着他,不知怎的却又走过来,扶住他胳膊。

    被迷得五迷三道的肖嘉树瞬间清醒,脸颊涨红道,“季哥,你有事?”

    “没事。”季冕放开他,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躲在人群中的林乐洋看见这一幕,脸色灰败地走开了。十分钟后,季冕回到休息室卸妆,似想到什么,对方坤道,“你去把乐洋叫过来,我有话跟他。”

    “什么话?”方坤有些不情愿。虽然他俩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一个是老板一个是员工,相处多一点没什么好怀疑的,但也不能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你去叫。”季冕语气微冷。

    方坤悻悻去了,找了一大圈才把人带回来。林乐洋刚调整好的心态在看见季冕的一瞬间又崩了。他受不了季冕总是把目光放在肖嘉树身上,拍完戏第一个看的人是肖嘉树,还跑去拉他的胳膊,什么意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