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二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晚上, 肖嘉树照例被肖启杰骂了一顿, 他整就知道在外面玩, 不务正业、无所事事等等, 但肖嘉树却一点儿也不像往常那般觉得伤心委屈,反而很平和, 因为他找到了愿意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将来的每一他都会过得很充实。

    他十岁便被送出国, 很少关注国内的新闻, 更没看过几部国产电影,对季冕、施廷衡等大咖的了解仅限于听过, 从不关注。但现在, 他决定把季冕参演的所有电影都看一遍, 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人。

    打开电脑没多久他就陷了进去, 直到凌晨四点才草草睡了一觉,第二七点起床, 八点赶到片场, 拿着一个本本跟在罗章维身后转悠。

    “你跟着我干嘛?”罗章维哭笑不得地回过头。

    “我想跟你学戏。”肖嘉树认真答道。

    “哟, 你子开窍了?不玩游戏了?”罗章维很意外,但更多的是高兴。

    “拍戏比较有趣,我喜欢拍戏。”肖嘉树晃了晃本子, 上面写满了罗章维不经意间出口的话, 譬如“演员是以自身为创作的手段与工具”、“没有丰富想象力的人做不了演员”等等, 闹得罗章维挺不好意思的。

    他咳了咳, 正色道, “你子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片场,最好的老师就是实践,你多拍几部电影比纪录我话有用得多。你要是真有时间就找个安静的地方看看剧本,背背台词,把自己的角色研究透,理论上的东西闲暇之余再学。你们公司有开设演技班,黄子晋就是老师,你去报个名,上几堂理论课,知道演戏是怎么一回事也就差不多了。真正的演技得从生活中去学,平时多看点书,多去外面走一走,丰富自己的生活经历。”

    肖嘉树边听边点头,怕自己忘了还在本子上写道:下午去公司报名参加演技班,买几本理论书。

    罗章维笑看他一眼,摆手道,“体会到表演的魅力了吧?去去去,一边儿研究剧本去,别跟着我转,待会儿我给演员戏的时候你再过来听,从别人那里吸取一点经验。”

    “好嘞罗导。”肖嘉树乖乖走到一边,拿起剧本苦读。九点多,黄子晋匆忙赶到片场,把肖少爷拉到无人的角落询问,“今怎么不等我?早餐吃了没有?这是后你要拍的戏份,我帮你分析好了,你先看看,有不懂的地方再问。”

    肖嘉树盯着资料,脸颊慢慢涨红,“子晋哥,我想跟你个事。”

    “什么事?”

    “你以后不用给我当助理了,回去上课吧。我想试着自己去研究台词该怎么,角色该怎么演,我想塑造属于肖嘉树的凌峰,而不是黄子晋的凌峰。子晋哥,我以前很怕黑,更怕被锁在箱子里,昨我以为自己会崩溃,但是没有,当我脱离凌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也脱离了恐惧。表演让我获得了一种强大的力量,那力量来源于现实,又超脱于现实……”肖嘉树绞尽脑汁想了半,这才拍着脑门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以后我会自己学着去表演,谢谢子晋哥!”

    他边边鞠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黄子晋定定看他,忽然笑起来,“不用谢,那我就在电影院里等着《使徒》的首映式了。加油,树苗。”他目送肖嘉树走远,然后把精心准备的资料扔进垃圾箱,嘴角挂着一抹既无奈又欣慰的笑容,刚转身就见季冕站在不远处,表情有些复杂。

    “季哥,来这么早?”他率先打招呼。

    “被解雇了?”季冕略一颔首。

    “是啊,”黄子晋不以为意地耸肩,“虽然被解雇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觉得很高兴。”

    “或许是因为看见他就会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季冕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但黄子晋并未听清,追问道,“什么?”

    “没什么。我还要拍戏,先走了。”季冕摆手离开,来到片场后不由自主地环顾四周,发现肖嘉树坐在休息棚里看剧本,这才朝罗章维走去。

    他今的戏份不多,前面还有苗穆青和施廷衡的两场对手戏,至少得等到十一点才能开拍。施廷衡似乎被他激起了斗志,态度特别认真,抓住苗穆青反复对戏,有衔接不顺畅的地方便去询问罗章维的意见,三人讨论得热火朝。

    季冕同他们打了招呼,走到休息棚吃早饭。

    肖嘉树已经放下剧本,正戴着耳机看季冕主演的一部电影,发现正主儿来了,蹭地一下站起来,面红耳赤地道,“季哥早上好!”

    “坐下吧,别紧张。”季冕嗓音里带着笑。

    肖嘉树正想问他吃早饭了没有,没吃便等会儿,自己已经让生活助理去买御膳轩的豪华早餐了,再过十分钟就能送到。没错,他今之所以来得这么早,一是为了学习,二是为了跟季冕套套近乎,拉拉关系。身为新出炉的迷弟,他怎么能放过与偶像交流的机会?

    但不等他开口,陈鹏新推搡着表情腼腆的林乐洋走过来,谄笑道,“季总,我们早餐买多了,您要不要跟我们一块儿吃?包子、饺子、馒头、花卷,什么都有。”

    季冕微不可查地瞟了肖嘉树一眼,颔首道,“那就多谢了。”

    “不用谢。您要是不嫌我碍事,以后我专门给您送早餐过来。”陈鹏新是个会来事的,脸皮也厚,二话不就往季冕身上粘。

    林乐洋臊得要死,好半才抬起头,低低喊了一声“季哥”。

    “都是一个公司的,别那么生疏,坐下吃吧。”季冕不忘招呼肖嘉树,“你吃早饭了吗?要不要来一点?”

    肖嘉树好好的计划被打乱,心里别提多郁闷,扫了食品袋一眼,摇头道,“这是在片场外面买的早餐吧,面点怎么发黄了?季哥,外面的餐馆都不干净,要不……”

    他话没完,停好车的方坤走过来,嘲讽道,“片场几百个工作人员,都在外面买早餐也没见出什么事。正宗的面粉本来就是黄的,雪白的面粉都经过二次加工,没有老面粉健康。你们这些富二代就是事多,一点苦都受不了。季哥有一回去甘肃拍戏,连续半个多月没水洗澡,要换做是你,你不得发疯?”

    他拿起一个肉包子塞进嘴里,含糊道,“好吃,我就爱这家的香菇肉包!”

    陈鹏新大为舒坦,谄笑道,“坤哥您爱吃就多吃点。”

    林乐洋偷偷瞟了季冕一眼,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主动把对方最爱吃的千层饼递过去。

    拍戏要吃很多苦,这一点肖嘉树自然明白,见方坤当着季冕的面怀疑自己的职业素养,立刻拿起一个发黄的馒头吃起来。接近偶像的第一步——看他演的电影,第二步——吃他爱吃的东西。嗯,这样季哥总不会觉得自己矫情.事多了吧?

    他也不解释自己刚才无意冒犯,只是想请季哥吃早餐而已,低下头给生活助理发了一条微信,让对方把豪华早餐送给罗导和施廷衡几人就算完了。解释多了人家不但不领情,还以为你炫富,又是何必?

    季冕瞥他一眼,温声道,“别发短信了,吃吧。”

    “好嘞,谢谢季哥。”肖嘉树嘴里啃着老面馒头,心里却乐淘淘的。

    方坤忍不住怼他一句,“早餐是陈买的,你谢季哥干嘛?”

    “谢谢你啊陈。”肖嘉树也不生气,自然而然便转过头向陈鹏新道谢,表情依然乐淘淘的,末了低下头看电影,想着等人散了再与季哥搭讪。

    陈鹏新心里嫌弃他,面上却笑得很客气。林乐洋瞥一眼他的手机,惊诧道,“你在看《乱世流离》?”像肖嘉树这样的富二代怎么会看文艺片?他看得懂吗?

    “是啊,季哥第一次获得影帝奖就是凭借这部电影,可好看了!”肖嘉树晃了晃手机,脸上全是炫耀,仿佛季冕的成功也是他的成功,完全忘了正主儿就在对面。

    林乐洋颔首赞同,心里却满是不屑:又一个借电影话题来巴结季哥的新人。他打死也不相信肖嘉树这种从在国外长大的香蕉人能看懂民国时期的文艺片。那些家族兴衰,国家败亡,乱世流离,他真能理解?真能入眼甚至入心?

    与林乐洋想法一致的人还有方坤。他似笑非笑地道:“那你这部电影哪个镜头拍得最好?”

    肖嘉树一时之间不清楚,干脆把影片倒回去,让方坤自己看,“我觉得这个镜头最好,孔荀的两个儿子都战死了,他收到噩耗的第二照常起来喂鸡喂鸭、打扫屋子,扫到儿子空荡荡的房间时,他站在窗户边发愣,脸颊照着太阳,眼里却全是浑浊与空寂。这一幕我特别喜欢!”但他不好意思的是:每次重放这一段,他就会哭一次,心里酸涩得厉害,却偏偏不清道不明。

    这部电影方坤看过不下三次,却没有一次注意到这个镜头,不免呵呵笑起来。富二代就是富二代,什么都不懂还喜欢装逼。

    林乐洋虽没有方坤表现得那么明显,心里却对肖嘉树的眼光表示怀疑。这个镜头在电影里一晃而过,莫季哥,连导演都从未提及,可见它不过是一种情绪的渲染而已,没什么特别的。想到这里,他徐徐开口,“我最欣赏孔荀的妻子被日本人打死时他抱着尸体嚎啕大哭的片段。这一段把季哥对角色的掌控力和感染力表现得淋漓尽致,我看一遍哭一遍。”

    话落他满怀期待地看向季冕,却发现季冕正直勾勾地盯着肖嘉树,眼里闪烁着亮光。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