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二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冕走远了一些, 等笑意收住才在浑身染血的人偶旁站定, 冲罗章维打了一个ok的手势。

    “action!”罗章维一声令下, 几台摄像机同时开始运作。

    季冕原本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已经全乱了, 脸上沾满血点,目光也森冷无比。之前他总爱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外表看上去儒雅又俊逸, 现在的他则煞气冲、状若癫狂。一众保镖被他的气势镇住, 连头都不敢抬。

    他扔掉领带, 又抹了抹头发,这才拿出手机, 语气平静地开口, “来给屠彪收尸, 这次的大买卖我分你三成。”

    接电话的正是屠彪的得力属下, 也是一名野心家,立马就赶过来给凌涛善后。有了凌涛的支持, 他既能接手屠彪的帮主之位, 又能获得巨额利益, 何乐而不为?

    季冕挂断电话后朝抱着凌峰尸体的保镖走去,正想把人接过来,看见他脸上的污迹, 连忙拿出手绢去擦。他的动作十分温柔也十分心, 但泪痕和血迹早已凝结成块, 怎么擦都擦不干净。他愣住了, 许久之后才把帕子折叠整齐放回西装内袋, 然后抱着凌峰的尸体慢慢往前走。

    地下停车场里光线十分昏暗,四周笼罩在阴影中,唯有出口的位置亮着一盏灯。季冕就迎着这盏灯,一步一步前行,沉重而又缓慢的脚步声在空旷静谧的地下停车场里回荡,哒、哒、哒……

    镜头慢慢拉远,他抱着凌峰尸体的身影也在长长的通道里消失不见,弑亲这场戏彻底结束了。

    “cut!”罗章维激动地站起来,“这条过了!”

    扮演保镖的壮汉们齐齐松了一口气,肖嘉树却半点反应都没有。他眉目安详,表情宁静,甚至连眼皮子都没乱颤,像死了一样。还未开拍,他就反复催眠自己,结果成功让自己睡了过去,这事闹的……

    季冕怕吵醒他,只好把人抱到黄子晋身边,低声道,“给他搬一张懒人椅过来,他睡着了。”

    黄子晋嘴角微微一抽,但见树苗睡得实在是香甜,又不忍心吵醒他,只好去搬椅子。

    围观的工作人员纷纷忍笑,心里却不得不对肖少爷表示敬佩。扮演死尸的时候能把自己整睡过去,这心理素质得多好?他完全进入了死尸的心理状态,那就是没有状态。

    罗章维抡起大喇叭,似乎想抽肖少爷,却只是高高抬起轻轻落下,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让他睡,别吵他。你过来看看视频。”他刻意放低了音量,语气中饱含对优秀后辈的宽容与欣赏。

    最后这一镜依旧没得,季冕的演技hold住全场,尤其是他抱着凌峰的尸体走向那盏微弱灯光时,竟无端端令人心酸。他一句台词也没有,只是简单地行走,却把一个穷途末路的暴徒演绎得淋漓尽致。

    罗章维把今拍摄的几个镜头按照顺序播放一遍,颔首道,“不错,拍出了我要的效果。今提前收工,大家收拾收拾回家去吧。黄子晋,这是树的红包,你待会儿别忘了拿给他。他今的表现让我惊叹,是一棵好苗子,你和黄美轩要好好栽培啊!”

    “谢谢罗导,他现在在您手里,要栽培也是您栽培。”黄子晋接过红包真诚道谢。罗导对树苗的态度转变他已经看出来了,之前一口一个“肖嘉树”地叫着,语气十分不耐,现在却改为“树”,一言一行都透着几分亲昵,可见起了爱才之心。如此,树苗总算是在《使徒》剧组立住了,他也不负薛姐所托。

    “我肯定要栽培他的。他的演技既然能达到这种程度,再像以前那样本色出演我可不答应。才第一次拍戏,就能通过有意识的心理技术达到性的下意识的创作,这种赋可不多见。”罗章维指了指睡得香甜的青年,正色道,“只要他自己不松懈,将来绝对能成为华国最顶尖的演员之一。”

    “罗导您谬赞了。”黄子晋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谦虚摆手。当他们交谈时,季冕已走到肖嘉树身边,默默看着对方。刚设定自己是一具尸体,下一秒就陷入深度睡眠并摒除一切心理活动,这样的赋的确可怕。

    方坤走过来想叫他,却被他抬手阻断了未出口的话,只得比划着让他上车。二人路过林乐洋时故作客气地问道,“一起走吗?”

    林乐洋灰暗的眼眸微微一亮,本想答应,看见周围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只得摇头。他之前承诺过,不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季哥表现得太亲密。

    季冕递给他一个稍后再约的眼神,这才上车走了。与几名副导演拉完关系的陈鹏新跑过来,责备道,“你怎么不跟季总一块儿回去?路上一个多时的车程,够你们很多话了。他是你的老板,你得跟他处好关系懂不懂?”

    “我懂,但是太上赶着了给人感觉不好。”林乐洋朝自己的保姆车走去,陈鹏新跟着他一路碎碎念,关上车门后才正色道,“肖嘉树跟咱们一个公司,又是同时期出道,拍的第一部戏还撞上了,简直像冤家对头一样。我有预感,以后别人少不了拿他跟你比较,你必须想办法盖过他的风头,否则得被他压一辈子。”

    “被他压一辈子,有那么严重吗?我俩根本不搭界,不去管他就好。”林乐洋状似轻松地笑了笑。

    陈鹏新急了,压低嗓音道,“是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俩一个公司,一个时期出道,都以拍电影为主,粉丝不拿你俩较劲拿谁?远的不,就这部电影,你们一个扮演初入社会的贵公子,一个扮演初入职场的警察,角色设定本来就有类似的地方,放映之后肯定会有观众注意到。你要是能在演技方面碾压他,或者与他旗鼓相当也就算了,你要是被他的演技吊打,你自己想想丢不丢人?一出道就败了,以后还能好?”

    林乐洋的笑容勉强起来,“你是我的演技不如他?”

    “没,怎么会!”陈鹏新赶紧摆手,“你的演技也很好,但是不能松懈,一松懈就糟糕了。那个肖嘉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我告诉你,罗章维这回聘请的演员都是娱乐圈里以演技著称的老戏骨,他想玩一票大的,既要卖座还得拿奖,你要是表现得稍微逊色一点,一定会被他们秒得连渣都不剩。前段时间播放完毕的《孽海》你看了吧?里面那个女一号是个流量花,人气高得离谱,就因为给她配戏的全是老戏骨,《孽海》刚播完她的粉丝数就掉了几十万,只因她的演技被那些老戏骨衬得不能看。而你的情况比她更坏,单你一个也就算了,表现差点还能用刚出道这个借口来搪塞,但如果有了肖嘉树的对比,你你尴不尴尬?”

    林乐洋拿出手机看了看,“邬倩倩演技被一众老戏骨秒杀”的新闻依然占据热搜榜第一位,不禁觉得压力倍增。肖嘉树今的表现确实给他敲响了警钟,但更令他无法释怀的是季哥的反应。他似乎很欣赏肖嘉树,甚至被他激起了斗志。

    能让日渐淡漠的季哥重新变得热切并专注,没人比林乐洋更明白这有多难。

    “鹏新,就算你不我也不会松懈的。”他表情凝重地关掉页。

    ---

    肖嘉树一路睡回了家,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母亲薛淼正坐在一旁喝茶。

    “醒啦?今感觉如何?拍戏辛不辛苦?”薛淼放下茶杯,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儿子表现如何,她早已从黄子晋那里得知,但并不妨碍她听儿子再一遍。别人眼里看见的东西,并不会比儿子亲身感受到的更深刻。

    肖嘉树连忙爬起来,兴致勃.勃地道,“妈,你不知道,我今入戏了,我终于明白把自己代入角色是什么样的体验。演戏真的很有意思,它甚至能把你生命中原本很沉重、很可怕的东西转化为一种艺术,使之变得生动有趣。妈,我决定了,我要当演员,我喜欢拍戏。”

    “你的幽闭恐惧症根本没治好是吗?”薛淼忧心道。

    “要是不把我锁进箱子里,我就不会害怕。”肖嘉树避重就轻道,“我被罗导推进箱子里的时候的确很恐惧,但是我看见了季冕扮演的凌涛,然后意识到我在拍戏,那种恐惧感就自然而然地转移到凌峰身上,而我正是凌峰,我得用他的身体去话、去行动。一旦我出戏了,恐惧感也随之消失,这就是表演最奇妙的地方,它使人忘我!”

    薛淼看着眼睛发亮的儿子,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儿子一定不知道,他现在所的这番话,正是体验派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最为推崇的一种表演方式,既“从自我出发并最终达到忘我”。但这只是他第一次拍戏啊!他还那么年轻,心性未定,如果入戏太深,会不会终有一走不出来?

    生了一个才儿子真是甜蜜的苦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